• 未分類
  • 0

見到老者帶領着衆人走後,我把布魯從乾坤戒內拽了出來,誰知布魯剛一出乾坤戒,就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問他到底是什麼原因,怎麼會惹上了這麼多人,布魯這才激動的給我說起了他離開我之後的經歷。

原來,布魯跟着那個白衣道人一路來到了一個布魯也不知道的地方,畢竟這裏是凡間,布魯纔剛到,所以也不熟悉這裏的地形。

布魯偷偷的跟着白衣道人找到了打開隱世門派的座標,隨後便跟着白衣道人一同鑽進了那結界之中。

可誰知道,結界之中是一個很大的世外門派,好像叫什麼崑崙派,哪裏到處都是他們的弟子,而布魯剛一進去便開始被圍攻。

布魯就在這隱世門派結界內到處跑,他也不想以自己魔王的實力出手,因爲那樣肯定會造成人員傷亡。

但是,隨着加入戰鬥的人越來越多,人員境界居然也開始了提升,由先前的普通修者駕馭着仙劍追逐,發展到了擁有離體異能的仙人和仙尊。

雖然追逐的人員減少了很多,但是剩下的可都是實力派,以至於最後加入了一個和布魯一樣等級的仙王后期高手!

這名仙王對布魯一出手,那可謂就是死手,完全是沒有任何情面,既然如此,布魯也展開了反擊,但是對方人多,布魯終究處於下風。

可是布魯找不到出口,所以只能到處亂撞,你說老布頭他還挺幸運的!

居然被他誤打誤撞逃出了結界,不過身後卻追來了大約十幾個手持道器鋼劍的傢伙,而領頭傢伙就是剛纔我所見到的那個老者。

‘‘轟!’’~

我和布魯說着說着,突然只聽一聲爆炸聲在我所棲息的賓館上方發生,隨後便從上方傳來了一道飄渺的音訊。

‘‘魔障,還不快出來受死!’’~

這是老者的聲音,我記得清清楚楚,原來這老雜毛根本就沒走,感情他一直在監視我和布魯的談話。

‘‘瑪的,老子跟他們拼了!’’~

布魯說完後,化爲一道黑光從窗臺上快速飛出,與天空中那些崑崙派的人對峙,吸引了大量的凡人圍觀。

臥槽,布魯一出去,勞資豈不是也要跟上去,如果不去的話,豈不是太不仗義了,所以我也沒多想,化爲一道紫光從窗戶中飛出,落在了布魯的旁邊。

‘‘哎,我說你個老東西,你說誰是魔障呢,你他媽還仙障呢!’’~

布魯說完後,對着那仙風道骨的老者一陣鄙視,差點沒把那個老頭給氣的吐血,經管如此,他還是保持着那副笑容,不動,不怒!

‘‘魔障,你爲什麼要跟蹤我派外出降鬼人員,快說,你到底是何居心!’’~

這次倒不是老者說話了,而是他身邊的一位看起來挺白的小夥說的,老者也沒有阻止他,看來這也是老者的意思。

布魯也沒有搭理那個小白臉,只是一個勁的看着老者,兩人的神情此時看起來貌似都很緊張,這讓我想起了小說中常說的那種念戰。

身未戰,念先戰,這是神魔較量的第一階段,我知道此時不能讓人干擾布魯,否則的話,布魯有可能會陷入被摧毀神識的狀態而陷入封免。

但是這也不是我所能做主了,此時對方可認爲現在是最好的攻擊機會,還沒等人說開打,那邊倒先一擁而上!

偶滴神啊,面對十幾名尊級前後期的高手揮刀向我斬來,勞資真是有點吃不消啊,於是在此情況之下,看來我只能搬救兵了。

‘‘召喚蘇爾特爾!!’’~

‘‘吼!~’’~

隨着一道紫光閃過,一位看起來像枯木似的老人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而且此人一出,僅僅是強大的氣勢就已經將那些來犯的傢伙給逼退到了原點。

就連那位仙風道骨的老者都被震得嘴角流出了鮮血,看起來是受了雙重打擊,才導致他受了內傷。

重生學霸:玄學大師在校園 ,沒辦法,這就叫他自作孽不可活。

現在,上風已經扭轉到了我們這邊,要知道,在面對皇級的高手中,他們是沒有任何勝算的。

然而在此情況之下,他們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就在逃的時候他們都不忘喊一聲:‘‘可惡,你們等着,我們還會回來的!’’~

趕走了那些可惡之徒後,我知道他們肯定還會捲土重來,如果我把他們視爲敵人的話,這將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絕對要比血族強大無數倍!

但是人總是明智的,只要別人做的不是太過分,一切都好說。~~

再說了,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們的不對,待他們下次帶來更高的高層之後,我給他們說清楚不就行了嗎。

再看看此時的腳下,已經慢慢的全是人,看樣子他們覺得自己貌似見到了所謂傳說中的神靈。

然而人類的思想總是被禁錮與神與信仰之間,怪不得他們一旦面對所謂真正的神靈,就表現的跟個奴隸似的。

還有戰鬥,我並不認爲高手決鬥需要很長的時間,相反,我認爲他們的速度都很快,應該速戰速決,並不需要你來我往的撞擊,相互刺殺,這樣的打鬥豈不是太單一。

現在,我終於初步的認識了一個凡間隱世門派‘崑崙派’,雖然我並不明白這些在凡間隱世的門派是怎麼生存的,不過經過我的猜測,他們之中一定有通道連接天地。

所以,我產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去崑崙派內部轉轉,無論混進去還是混不進去,我都要試試,說不準還真能找到點什麼。

就算找不到連接天與地的通道,我也可以去他們的藏經閣偷幾本武林祕籍。

要知道,原產於崑崙派這樣的祕籍要是拿到黑市上,一定可以賺不少錢,想想都讓人興奮!

不過現在,面對着腳下這麼多的人,我只有先收了布魯和蘇爾特爾!

然後自己化爲一道誰也看不到的光,一瞬間就消失在了衆人的眼球之中。~~

當我再次出現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了自己租的房子中,然後又‘嗖’的一閃,進入了乾坤戒內的第一位面。

然後又找到之前豔遇的那個靈泉,一頭扎進去洗了個澡,隨後又盤腿懸浮在靈泉之上,吸收附近濃郁的靈氣助我升階。

突然,我感覺到我似乎被水下的東西給拉住了,而且還是三個方向抓的,兩個扯住我的腳,而另一個則更狠,一把抓在了我的禁處。

只聽‘撲通’一聲,我便被這三隻手給拉進了水中,在水中可沒有陸地上隨便。


再說了,勞資哪裏可沒有練過金鐘罩鐵布衫,被這樣當棍子抓着可不舒服,感情對方到現在還不知道她抓的到底是什麼吧!

剛一進水,我這就四處擺動着身子,而我也已經看清楚了下面是誰。

既然是納蘭琪她們三個美女,那我就裝成我在水中看不見一切!~~

乾脆就閉着眼伸手在四處狂摸,就當勞資是在佔便宜吧,反正時不時的還會碰到一團軟軟的東西,每當有這種感覺的時候,我都會少不了猛的一捏……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哈哈,賺了,這次總算沒白來,她們三個幾乎讓我摸了一個遍,最終變成了我在水中抓她們。


她們三個人都是身披一縷薄紗,在這水下游動,每當她們露出水面的時候,薄紗都會貼在她們那誘人的身體上,這對我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視覺考驗。

最終,蘇幕煙和楚雪玩累了,她們要回岸邊去,而琪琪也要跟她們走。

但是卻被我搶先給攔住,然後我們兩人相擁着游到靈泉中央,讓靈氣將我們二人團團圍住。

又是一陣迷人的雙修,在靈霧中吻着琪琪迷人的脖頸,聞着她淡淡的體香,讓我整個人再次陷入了狂野狀態。

但是我始終不知道,原來煙兒和雪兒這兩個小妮子已經躲在暗中偷窺了我和琪琪之間發生的關係,很顯然,雪兒顯得有點失落。

拽丫頭槓上惡魔校草

第二天,我去商場購置了一大批女裝,都是現今流行的時裝,然後把乾坤戒內的這三個極品妹紙給叫了出來!

示意她們試試合不合身,因爲我要帶着她們從這裏一路前往幾千公里外的崑崙山。

讓她們沿途賞賞如今的凡間,畢竟在乾坤戒裏待了這麼久,是該出來見見如今的凡間了。

沒想到,這三人褪去往日穿的古代的長袍和紗裙,換上我買給她們買的的時裝居然是這麼的性感。~

蘇幕煙是小清新,雪兒是萌娃,至於納蘭琪,那是性感加有型。~~

總之,她們三人全都傾國傾城,據我所知,凡間還真少有女子比得過她們的身材和模樣。

爲此我還借了二朋的跑車,美女配豪車,再加上我這個帥哥,那真是天地絕配。

於是,我制定好了行程,第二天便全體出動,不過話說臨行前的那天晚上我算是倒了大黴了。

說好的在一起睡的,再說了我的牀也大,再來兩個也不成問題,誰知道嘞,這三個妹紙居然都有多動症!

一晚上差點沒把我給踹死,直接把我從牀頭給踹到牀腿,從牀腿踹到牀腿,又從牀腿踹到牀底!

沒辦法,勞資只能委屈了一夜,睡了賓館給配的硬皮沙發,這硬皮沙發還不如木椅子呢,差點沒把我給隔死。

我們的行程一開始,我便駕馭着二朋的蘭博基尼一路狂飆,直殺向崑崙山脈。

一路上,我打開蘭博基尼的車棚,戴着墨鏡,享受着這秋陽的微曬,而且身邊還有三位絕世美女陪伴,那可謂是一個爽字了得。

再說了,有此豪車在手,誰還敢攔我,大不了我遵循交通規則就行了唄!

然而禍不單行,老子這個窮光蛋還是被窮光蛋光顧了,我想這一切肯定都是二朋的豪車惹得禍,居然讓我在偏僻路段遇到了搶劫的。

偶滴神啊,造孽啊,要是我真是這車的主人,我肯定會一踩油門衝過去,砸死你們這些王八蛋!

但是可惜咱不是,所以只能跟着他們這羣搶劫犯手裏的刀子和槍比劃的地方走了過去。

‘‘鐺,鐺,鐺!’’

‘‘兄弟,我們打劫,只劫財不劫色,咱不廢話,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掏出來,手機也要,一毛的也別留,除了那輛車,你有什麼掏什麼!’’~

只見一個領頭的小青年走了上來,拿着兩把砍刀在一起相撞發出聲響,恐嚇我們交出隨身的財物。

臥槽,沒想到勞資一世英明居然被這幾個小混混給打劫了,我先是給了他們隨身攜帶的五十萬,然後問他們:‘‘各位兄弟,我們可以走了吧!’’~

誰知道剛說完這句話,一把明晃晃的鋼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隨後伴來這搶劫團伙頭頭的‘哈哈’大笑!


並用狂妄的語氣對我說:‘‘小子,你腦子壞了吧,你家既然這麼有錢,我怎麼能把你放了,當然是勒索你家裏的錢啦!’’~

那頭頭說完之後,掏出手機塞到我的手中,示意我自己輸入手機號碼。。。


滴,滴,滴!~

一共按了三下子,隨後就遞給了那個頭頭,那個頭頭也沒看我按的號碼,只說了聲:‘‘哎呦小樣,你家電話號碼挺好記的,不愧是有錢人!’’

隨後他見對方接通後,就直接對着話筒大喊:‘‘喂,你兒子和你三個兒媳婦現在在我手裏,明日六點準備好五千萬,在h縣會面,如果你要是耍花招的話,可別怪我撕票到了之後給我打電話,老子手機快欠費了!’’~

那個頭頭說完之後,也不看手機,直接把手機給關了,然後塞進了褲兜裏,招呼幾個兄弟就把我們四個人給綁了!


然後帶到了距離這裏最近的小黑屋裏,如果按當時的地形來看,這裏應該是某個廢棄的工廠,而且這附近都沒有人家。

話說我還真沒見過這麼笨的劫匪,我輸入的是報警電話,他居然連看都不看,還說我家電話號碼挺好記得,就三個數!

之後就讓警察準備五千萬去h縣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說這劫匪,可謂是笨蛋笨到家了,簡直就是奇葩啊。

本來是想和他們開個玩笑,誰知道他們自己倒還沿着玩笑走,這完全超乎了我的意料。

第二天一早,我們三個便被這個團伙帶到了h縣,而警察早就在預定地點布好了埋伏!

還有狙擊手隱蔽在樓上,時刻注意着這羣手裏有槍械的武裝搶劫團伙。~~

我之所以沒有反抗,其實是想和這些劫匪玩玩,要不然以我的實力,就是再來一萬個劫匪照樣讓他們有來無回。

然而這羣劫匪直到被抓都不知道哪裏出現了錯誤,本來以爲萬無一失,卻料想成了自投羅網,讓警察們輕輕鬆鬆便將他們一網打盡。

經過判定,這支劫匪團隊是國際專業劫匪,已經參與了不下於三十起搶劫事件,至於這次爲什麼失誤,警方得出的結論是,太有自信心了!

就是因爲太有自信心,才讓這支國際專業搶劫團隊跌落至菜鳥水平,而對這些劫匪來說,可謂是一個巨大的悲劇!

一切完事後,我又繼續開着二朋的蘭博基尼行駛在高速路上,而這三個妹紙依然無憂無慮,因爲她們比誰都明白,凡兵利器根本就難以對她們造成傷害。

一路上聽着音樂,開着豪車,載着美女,別提有多壯麪了,而煙兒在車坐上一站起來,強勁的風流便直接把她的短裙給掀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