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見她點頭,陸錦依身邊站著的人似乎會意了,便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紙遞給她。

陸錦依伸手接過紙,看了看對面的人,慢悠悠打開。

紙上並沒有寫太多字,只是簡單的兩句話。

只是這話卻是讓她面露吃驚來。

猜來猜去,猜了那麼多,卻沒有想到結果卻是這個。

「為什麼?」她詫異的看向前邊的女人。

沒錯,是女人,還有現在站在旁邊的也是個女人。

身材嬌小可以說是少年,但許多東西能用外物遮掩,可日久保持下來的體香卻遮掩不了。

而且打她的這個女人應該與對面的女人是主僕關係,但從對方身上的香味來判斷,她們的身份地位絕對不低。

雖然她對脂粉熏香什麼都不了解,但她天生嗅覺靈敏,上輩子也聞過不少香水味兒,雖然這裡是古代,但熏香也是有好壞和等級的。

從味道來判斷,這熏香級別應該不低,而且還能出現在一個僕從身上,也就是說對方所處的地方,應該是每日都能接觸到這種香。

對面的人沒說話,又點了下頭。

旁邊的女人就又拿出一張紙遞給她。

陸錦依接過紙打開,眉頭擰得更緊了。

「我實在不明白,你們大費周章把我綁過來,就是想讓我做菜,還給錢?」

兩張紙張,共有四句話,內容卻只有一個,就是要她接下來的五天,每天負責做菜,三餐不斷,還要加上點心,每道菜不管是什麼,一道一百兩。

陸錦依心想,如果我每頓做滿漢全席,你們付得起嗎?

婚變:總裁妻,爲期一年 旁邊的女人似乎忍不住,壓著嗓子,悶聲道:「你不用管,只管說做不做。」

「我做又怎麼樣,不做又怎麼樣,你們會把我怎麼樣?」陸錦依嗤笑一聲,側頭看她,突然抬手搶過她手上的鞭子。

「誒,你……」對方沒想到她一個「階下囚」竟然還如此囂張的搶東西,錯愕之下脫口喊出,接著發現暴露了,連忙捂住嘴。

陸錦依輕笑一聲,沒有半點意外,只是弔兒郎當的甩著竹條,挑眉看著前面的女人,道:「我這人向來是比較好說話的,不過有一點,我討厭被強迫,再者,可能你還不知道,我這個人也挺奇葩的,一般心情和情緒都會影響做飯,比如我心情不好,那做出的飯菜恐怕也不太美味。」

「你在威脅我家……你竟然敢威脅,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個村姑而已,我家……讓你做飯已經是三輩子燒高香換來的福氣了,哪來的狗蛋竟敢威脅,信不信現在就把你套進麻袋裡丟池裡去。」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旁邊的女人聞言,似乎有些生氣,這會知道暴露了,也不再偽裝,直接本聲罵了出來。

陸錦依卻不介意,只是聳聳肩道:「是啊,我只是一條賤命而已,比不上你家主子金貴,我只是比較好奇,是哪家金貴的娘子這麼屈尊,費工夫把個村姑抓來就為了吃村姑做的飯。」

「你!」

「行了。」對面的女子打斷婢女的話,看向陸錦依,抬手把寬大的帽子往後拉,摘下面巾,一邊對她道:「你挺聰明,不過有時候太聰明未必是好事。」

陸錦依挑眉。

因為女子身邊的人提著燈籠,光芒都在她身上,所以她能看清她的樣貌。

腦中九轉十八彎,最後也只相處五個字來形容對方了:春水芙蓉色。

這女子相貌非常出眾,可以直接用美來形容了,這樣的相貌,走出去,絕對是百分百的回頭率。

雖然她上輩子,這輩子見過的美女也不少,但這樣的還是很讓她驚艷,主要是相貌和氣質搭配得太完美,就像完美搭配的葡萄酒和酒食一樣。

都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看著這麼一個大美人站在面前,還挺順眼,心情頓時也輕鬆了不少。

反正她來古代之後,這位是她自陸錦瑟后見過最美的女子,而且和陸錦瑟那種空有皮相,氣質違和的美不同,這位給人一種非常靈秀的感覺,就是第一眼就覺得,這個人不是個壞人。

雖然這感覺挺奇葩的,畢竟自己這會就是被這個不是壞人的人給綁來這裡,還被打了好幾下。

「你看什麼,再敢亂看把你眼珠子挖了。」見她直直盯著看,旁邊的婢女又怒了,抬腳就去踢她的腿。

「梨兒。」女子叫了聲。

婢女聞言,便狠狠瞪了陸錦依一眼,走回到她身邊,伸手接過後便男子手中另一個燈籠。

「姑娘無需擔心,即便你不允,自也會放你回去,只是你回去之手謹言便可,需知禍從口出。」

陸錦依覺得這個人太完美了,長相氣質一等一不說,聲音也那麼好聽。

她揉了揉腿,站起來,笑眯眯道:「其實我這個人還有一個奇葩點,就是對看著順眼的美人特別寬容。」 「放肆!你……」叫梨兒的婢女聞言,立刻怒喝出聲,不過又被她主子抬手給止住了話頭,只能狠狠的瞪著陸錦依,面帶警告。

「外貌不過是皮囊,終有老去之日,還不如姑娘的巧手。」女子淡淡道。

陸錦依卻似能從她平淡隨意的話中品出幾分悲潦之味。

她眨了眨眼睛,心想這美人似乎還是個有故事的美人,想著,便道:「要我做飯也可以,不過你們貿然把我抓來,我的家人會擔心的,至少得和他們說一聲。」

「你可寫封信,我命人送去客棧。」女子道。

「也行,不過有一點,這期間你們不能逼迫我做不願意做的事情,而且請遵守諾言,五日後邊送我回去。」陸錦依抬手拍了拍衣袖,繼續道:「還有,我現在很餓,不太想動彈,有吃的沒?」

「你別太得寸進尺!」梨兒顯然看她非常不爽,又忍不住怒喝。

陸錦依雙手掐腰,非常沒有形象的左搖搖,右搖搖,一邊懶洋洋道:「都說殺人前還能吃頓飽飯呢,這又要牛耕田又不讓牛吃草可不地道哦。」

「呵。」輕柔的笑聲在屋中響起,把又要開口怒罵的婢女給嚇住了,彷彿她們主子會笑是一件多麼驚奇的事情,以至於都忘記去計較陸錦依了。

陸錦依則是暗中感慨,本來就面若桃李,傾城之色,之前清冷如蓮,如今一笑卻是如春風初來,冰雪消融,著實美得不太真實。

這樣的顏值如果進娛樂圈,她敢保證,只要不作死,光這臉和氣質,站著當花瓶都能紅。

「你笑著挺好看的,應該多笑笑。」她真心建議,這樣的笑容太治癒了。

女子聞言,笑容卻是一收,眼帘微垂了一瞬,隨後微側頭對身邊的婢女道:「給夏姑娘安排一間廂房,讓廚房準備飯食送去,不得虧待了。」

說完,她便轉身走了。

梨兒回過神來,連忙屈膝應是,隨後目送她們離開。

等她們走遠了,她才轉過頭去看陸錦依,不過這會卻沒有了怒意,只是眼神有些複雜和糾結,但不爽的情緒還是佔了上風。

她白了她一眼,丟下一句:「跟我來。」就大踏步往外走。

陸錦依聳聳肩,也跟了上去。

這會已是入夜,四處都暗黑一片。

之前她以為對方是故意讓她所在的地方暗黑,但走了半天,她突然發現,或許她是誤會了。

因為不管走到哪裡,四處都是沉浸在夜色中,沒有見到一盞燈,除了清淺的月光和梨兒提著的燈籠外,沒有其他一點光芒。

從四周的味道分辨,還有透過淡淡的月光隱約看到的輪廓,她猜想這裡可能是一座園林,果然是豪貴之家。

不過這麼大一座園林,夜晚竟然都被點一盞燈,顯得有些過分的寂寥和荒涼了。

她隨口問了句:「天這麼黑,怎麼不多點幾盞燈籠,這樣夜半走路不怕摔啊。」

可惜她得到的不是回答,而是梨兒顯得有些冷漠的警告:「想要五天後活著離開,就收起你的好奇心,別怪我沒提醒你,在這裡,你只需要負責一日三餐,其餘的最好是少問、少說、少打聽。」

陸錦依斜眼看她一眼,不過只能看到後腦勺,她掃了眼四周,撇撇嘴,沒再開口了。

走了大概半盞茶的時間,也不知道繞了幾個彎,走了多少條路,通過了幾個門,走了多少條迴廊,總算聽到梨兒一聲:「到了。」

梨兒轉身道:「中間那間房間是你的,吃食等會會有人送來,你最好安分點呆在房間里別亂跑。」說著就要走。

陸錦依連忙抓住她的手臂,道:「誒,等等。」

凰的女人 「放肆!」梨兒一驚,連忙甩手臂,手上的燈籠差點都被甩落了。

陸錦依也被她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連忙放手,狐疑的看著她。

梨兒大概也知道自己反應有些過度了,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冷聲道:「還有什麼事?」

「那個,這四處黑漆漆的,有沒有燈啊?」

梨兒擰眉,從荷包中抽出火摺子丟給她,道:「房裡有燭台,自己點。」說完就又要轉身走了。

陸錦依連忙又開口:「等等。」

梨兒身子一頓,沉著臉轉過來,咬牙切齒道:「還有什麼事,一次說完。」

總裁圈愛:青梅是我的 「咳,那麼,能不能給我弄些熱水啊,我想沐浴,還有麻煩給我備兩套衣服,或者幫我去客棧拿也行,好了,就這樣,沒其他了。」

梨兒磨著后槽牙,狠狠瞪她一眼,惱火的丟下一句:「等著。」說完就大步流星的走了,也不怕幅度太快把燈籠給晃滅了。

陸錦依勾起嘴角,捏著火摺子晃悠著,轉身往她剛剛指的房間走。

幸好這會月光還不算暗,至少能看見房門。

伸手推開門,屋裡一片黑暗,幾乎和之前她在的那個房間一樣,伸手不見五指,也得虧她不怕黑。

吹了吹火摺子,接著一點火光走進去,一邊摸索著,終於在靠近床的桌子上找到了燭台。

昏黃的燭光勉強讓整個伍子都顯露出來,雖然不是很清晰。

讓她詫異的是,這個伍子的門窗上竟然也用黑布蒙著。

不對,不應該說是蒙著,而是窗紙被替換成厚厚的黑布,厚得外邊的光完全無法穿透的那種。

她皺了皺眉,轉身那了燭台,往外走,去隔壁幾間屋子看了看,發現所有屋子的門窗夾層的窗紙都是黑布。

「太奇怪了,這什麼獵奇審美。」她伸手輕輕戳著黑布,迷惑又好奇,感覺從人到屋子都透著一股子古怪。

「嗷。」

「哇啊!」

陸錦依正嘀咕著,旁邊就突然冒出一個聲音來,這黑燈瞎火的,膽子再大這會也被嚇去半個了。

她連忙往旁邊一跑,燭台都差點掉地上,轉頭一看,卻見欄杆上正站著一隻體形有點胖的貓,而欄杆下,還有一隻狗正在努力的往上跳,似乎也想和貓一樣跳上欄杆,剛剛的聲音就是這狗發出來的。

陸錦依捂著幾乎要跳出來的心,對上胖貓綠悠悠的眼睛。 「喵。」胖貓和她對看了一會,一屁股做了下來,抬起爪子舔了舔,懶洋洋的喵了一聲。

後邊那隻一直鍥而不捨扒拉著欄杆的狗這會似乎也發現了陸錦依一樣,放棄了欄杆,繞過來,跑到陸錦依腳邊,圍著她轉圈圈,一邊嗅著。

陸錦依身子猛的一僵,生怕這狗嘴巴一張就給她來一口。

不過狗並沒有對她發起攻擊,繞了兩圈后,似乎失去了興趣,又跑到貓坐著的欄杆下,繼續嗷嗷的扒拉著。

胖貓大概被它嗷得煩了,抬起爪子就給它頭上一爪子,然後輕巧的跳下來,幾個起落後就消失在夜色里。

狗見它跑了,便立刻也嗷嗷的追上去,沒一會也不見影子,只留下陸錦依還呆站在廊下。

她緩過神來,往四周看了看,想看看還有沒有其他東西。

正看著,餘光掃到院門的時候又被嚇了一跳,只見院門那邊,遠遠看著,就像一盞白色的燈籠飄在半空中,這大半夜的著實嚇人。

不過定眼看,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往這邊走。

她連忙走下迴廊,站在階下,正對走來的人。

燈籠緩緩悠悠的,隨著距離拉近,她勉強也能看清。

一個婦人正一手提著燈籠,一手提著個大食盒走過來。

「姑娘,請用餐。」婦人走到距離她差不多兩米的位置就停下,只是抬起拎著食盒的手。

陸錦依看看她,又看看食盒,忙走上前接過,一邊道謝。

拎過食盒她才知道這食盒有多重,裡邊也不知道放了什麼。

她抬頭還想和對方說兩句,卻見對方已經轉身往回走了。

她張了張嘴,最後只能聳肩作罷,然後彎腰拎著食盒進屋。

食盒有三層,打開第一層是一大碗飯和筷子、勺子,第二層是一盤小炒肉,第三層是一盅湯和兩個小碟子,一碟子放著滷肉,一碟子放著青菜,還算豐盛。

她把東西一一擺出來,抓著筷子就開吃。

本來已經餓得快麻木了,結果現在一嗅到肉菜的香味,頓時就又開始叫個沒停。

她正吃著,外邊就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門沒關。」她喊了聲,張口喝了口湯,隨後就見一個女子提著一個包袱走進來,道:「姑娘,這是您的衣服。」那女子站在不遠處,輕聲道。

「哦,謝謝,幫我放柜子上就好了。」

「好的。」女子應聲,便把包袱放到柜子上,隨後道了句:「水已送到,不知姑娘是要在何處沐浴?」

「啊?這麼快?那就在房裡吧,有浴桶嗎?」陸錦依忙放下筷子,站起來。

女子點頭道:「有的,您稍等。」她說完,便轉身走到門口,對著外邊的人道:「都抬進來。」

「是。」外邊幾個人齊應了聲,接著陸錦依就見到兩個大漢抬著一個紅木浴桶進來,後邊跟著幾個大漢,每個人雙手都拎著兩個大紅木桶進來,待浴桶放下后,便揭開蓋子,開始往裡邊倒水。

陸錦依站在一邊看著,心想這宅子人還真不少,剛剛路上沒見著其他人,還以為這裡沒什麼人呢。

「水倒好了,姑娘可先試試水溫,看看合不合適。」女子轉身對她說道。

陸錦依看著氤氳的熱氣,擺擺手道:「不用了,這樣挺好,勞煩大家了。」

其餘人沒反應,女子道:「那您可要現在沐浴?」

陸錦依眨眨眼,明白過來她的意思,這是想伺候她沐浴呢。

她連忙擺手道:「我剛剛才吃了飯,先等一下,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待會自己來就行。」

女子聞言,便也點頭道:「好,那便不打擾姑娘了。」她說著,擺手讓人都離開,隨後走到桌邊利落的收拾好,便提起食盒,朝她點點頭便也離開了。

目送他們離開后,陸錦依伸手把門關上,抬手摸了摸鼓起來的肚子,看著浴桶上氤氳的霧氣,又低頭瞧瞧肚子,到底還是沒忍住誘惑,在屋裡走了兩圈當消食后就取了衣服,開始沐浴。

這家也不愧是豪貴之家,生活器具不說,連衣服也明顯不是普通品。

這衣服看著簡單,款式也普通,但料子卻不輸她以前在將軍府的時候穿的那些。

美美泡了個澡,睡衣也上來了,穿好衣服就躺上床,拉開被子蓋上,吹滅燭台,便開始睡。

大概睡前泡了舒服的澡,這一夜竟然是無夢到天亮。

不對,應該說天還沒亮就被敲門聲給驚醒了。

「這麼早,什麼事嗎?」她披著外衣走出來開門,就見著站門口的梨兒,俏臉微沉,盯著她時滿臉的嫌棄,道:「你是不是忘記你來這裡是做什麼的了,現在都什麼時辰了,還不去準備朝食?」

陸錦依眨眨眼,抬手順了順有些散的頭髮,笑道:「我還真給忘了,那行,我先洗漱一下。」

說著也不等梨兒回應,就轉身又進了屋子。

「你……」梨兒張口就想訓斥,但牙磨了幾下,到底沒說,只是哼了聲,轉身到欄杆上坐著等。

沒一會陸錦依就出來了。

「好了,可以走了。」她邊走邊挽袖子。

梨兒跟著走,擰著眉盯著她的頭,忍不住問道:「你這頭髮怎麼不弄一下。」

陸錦依聞言,疑惑的甩了甩頭,頭上被卷了幾圈用髮帶紮成馬尾的辮子一盪一盪的,還挺有存在感。

「不會。」她知道對方是什麼意思,她可不會扎古代那些髻,以前在將軍府的時候是婢女弄,後來在楊家是楊瀾弄,等離開了楊家之後,她基本就是直接用髮帶綁馬尾或者綁半頭。

在伍家村的那段時間更簡單,直接一條馬尾辮捲起,然後用頭巾綁著固定就行。

再後來頭髮基本就是梅兒或者喜兒在打理,現在沒了她們在身邊,自然就又恢復到從前了。

梨兒看著隨著她搖頭,那跟著一盪一盪的一坨頭髮,表情更加嫌棄了,也懶得再說話。

不過她不說話,陸錦依卻開始說了,還是她不得不回答的話,基本都圍繞著對方主子的喜好,口味,忌口等問題。

兩人一問一答的,說著說著就到廚房。

廚房離她住的地方倒不是很遠,比昨晚走過來近許多,而且非常大,這會已經有幾個人在裡邊忙碌了。

廚房裡有不少的獨立灶台,這會有幾個灶台已經有了主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