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見沒人搭理,那人又捏了個手訣,張禾心道不好,正要變陣,卻沒來得及。那人周身散發出巨大的寒氣,一個幾乎肉眼可見的冰環朝四周散開,將地下的淤泥都凍得硬邦邦。

淤泥被凍,沼澤水面結冰,這部分陣就成了死陣,不過這只是一個陣的一小部分而已,張禾連擺了十八道大陣,一點也不擔心,看那人怎麼辦。

那人走過沼澤,前面又被圍困,前方不僅迷霧重重,而且妖氣沖天,張禾學了索亞娜的一些召喚魔法,放出了幾百只毒蜂怪在林中飛來飛去。

那人苦笑幾聲道:“小友,我真的不是壞人,你們在百溪山莊殺人,要不是我壓下來,軍隊就開進去了。如果我想害你們,我早就可以去通知軍方了。”

聽了這話,張禾方纔道:“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百溪山莊的事情?”

那人道:“因爲我也是組織內的人,我比他們的官還要大呢。”

張禾道:“那你爲什麼壓下這件事,你想讓我們做什麼?”

那人道:“聰明!我確實想吸收你們進組織,不過不是明面上的組織,而是我們自己的組織。”

張禾道:“聽不懂。”


那人道:“在下是妖怪聯盟的會長龍天軒,想吸收你們加入,百溪山莊殺的那幾個人,就當做投名狀了,要是你們以後對妖怪聯盟不利,這事還會捅出來的。”

張禾道:“妖怪聯盟是做什麼的?”

龍天軒道:“就是妖怪自發組織的聯盟,做一切對妖怪有益的事情。你倆都是妖怪,投名狀現成,加入組織,出了事有人管,有好事都會通知,何必整天爲百溪山莊的事情擔驚受怕。”

張禾道:“也好,你要能破了我的陣,我就加入組織。”

龍天軒長嘯一聲,化了妖形,卻是一頭青龍,那青龍一飛沖天,盤旋於大陣之上,向下面笑道:“你的陣只能困地面,我飛起來比雲還高,你如何困得住?”

張禾道:“那就見過會長了!”收了陣法,跟李星瀚一齊來見龍天軒。

龍天軒收了妖形,向兩人道:“歡迎加入,目前我們妖怪聯盟已經有血丹妖怪11名,現在加上李星瀚,有12名了,金丹妖怪已有上百名,但像張禾這種能直接變化出陣法的妖怪還沒有過。”

張禾驚道:“你知道我們的名字?”

龍天軒道:“這有什麼,百溪山莊的案子就是我負責的。我妖怪聯盟會長的身份,只是隱藏身份,我不暗不明面上的身份,是國家情報人員,真正明面上的身份,是我們妖怪聯盟的實體組織,中華商會的會長。”

李星瀚道:“是做買賣的麼?”

龍天軒道:“不是直接做生意的,就像作家協會,不是直接寫作的,就是會裏有很多商業人士,沒事開個會吹吹牛,喊喊社會主義什麼的。”

張禾道:“商會現在什麼規模?”

龍天軒道:“有成員一千多人,除了一百多名妖怪作爲骨幹會員,還有一些做生意的老闆,大家經常坐在一起研究怎麼拉貸款,怎麼偷稅漏稅什麼的。而且除了有一百多妖怪以外,商會本身沒有什麼祕密,是合法的社會團體。我們的總會在北京,西安有個大分會,上海有個大分會,其他城市還有些小的分會。巖城的分會剛剛建立,你們可以作爲骨幹成員。”

張禾道:“我們是有工資的嗎?”

龍天軒笑道:“商會是國家支持的民間團體,由於我的特殊關係,每年向國家申請的錢足夠發工資了。”

李星瀚道:“一個月多少錢?”

龍天軒道:“李星瀚可以做副會長,一月兩萬。張禾先做個助理,一月一萬五。”

張禾笑了:“好高的工資啊。”

龍天軒哈哈大笑:“不要謝我,謝國家。”

龍天軒帶着兩人到了商會的常務辦公地點,是在靠近市中心的一座寫字樓。樓外面看上去有些老舊,樓裏面卻是富麗堂皇,到了辦公區域,地下的灰色地毯一塵不染,辦公桌上放着各種飲料和紙巾,看上去桌椅都是實木做的。

還沒來得及細細欣賞,張禾他們就被一個戴眼鏡氣質很好的女助理帶去辦手續,張禾跟在後面,看着那助理穿着薄風衣,腿上穿着灰色的。。。。。。這個張禾不太認識,可能是厚絲襪,總之顯得腿特別瘦,跟胳膊似得。

手續辦完,那個女助理道:“我姓江,叫我小江就行。”

李星瀚愣了一下,才意識道自己已經是這邊分會的副會長了,張禾雖然是助理,卻是總助理,比那個女助理級別高。

龍天軒道:“這邊事情不多,人也比較少,他們每天上網玩遊戲,偶爾有事情處理下就行。”

小江笑了一下,大方地說道:“這樣的工作上哪找去。”


龍天軒道:“你們想坐班就坐班,不想坐班就加呆着,有事小江會打電話。”

李星瀚道:“真是好工作啊。”

龍天軒道:“你倆再跟我來一下。”

龍天軒帶兩人到了一間空辦公室,關好門,拿出兩個軍官證道:“這是真證,遇上麻煩可以用一下,不要老用。”


張禾拿來一看,上面赫然是自己的照片。

龍天軒道:“暫時先這樣吧,這是聯盟給你們的一點方便,以後有好事都會叫你們的。” 龍天軒走後,張禾和李星瀚在辦公室裏面面相覷。

“李總好!”張禾突然敬了個禮,兩人哈哈大笑。在辦公室坐了一會,確實沒什麼事。

“玩去。”

“走。對了,那個蕭蕭什麼情況?”張禾道。

“你問我我問誰。。。。。。”李星瀚微笑的臉上看不出心裏是真的不在乎還是裝的。在張禾看來,李鋼鞭是個不太喜歡隱藏自己感情的漢子,當然,感情的事誰也說不好。


兩人在中華商會辦事處上了一天班,放假了,大長假,因爲現在已經27號了,31號,就是春節。

張禾還小的時候,春節還叫春節,大年三十的前幾天,一家人高興的跟啥似得,現在的春節,只有一個意思,那就是中央臺要播聯歡晚會了,播完就過年了。

哎,小時候還盼着吃肉,現在,沒盼頭。

此刻,張禾並沒有在家裏修煉,因爲他的修煉速度是常人的1501倍,重力術已經到了極致,砸人一下,能造成四倍傷害,要是加到別人身上,別人的體重也會成爲原來的十倍,打架的時候會遲鈍很多。鬼家的驅使之法,也差不多了,驅使蜂怪的召喚魔法,也差不多了,現在幹什麼呢?

其實到了過年,雖然沒有什麼氣氛,還是有些感慨的,又要大一歲了啊。張禾想起了自己學生時代的夢想,現在成了妖怪,夢想依然在。

張禾又撿起了吉他,拿出了了那本封面上油跡斑斑的《布魯斯應用》,玉皇大帝都能唱最炫民族風,爲什麼我不能彈布魯斯?

張禾沒帶吉他來巖城,去樂器店買了一把面單的缺角琴,調音器,撥片等,開始練琴。張禾這回沒有急於求成地去彈後面的曲子,從頭開始,五聲音階還沒忘,然後加入一個降e的音,也叫布魯斯音,就是布魯斯音階了。

一個布魯斯吉他手正在誕生。。。。。。

方玥聽到琴聲,走了進來道:“這個音階彈的還不錯。”

張禾道:“上大學的時候就買了琴,一直貪玩,現在都彈得不咋地,九和絃都不會按了。”

方玥道:“給我來彈。”

張禾把琴遞過去,方玥居然是個很好的吉他手,彈了貓王的Hound dog, Shoppin’ around, I forgot to remember to forget, That’s all right, 張禾很開心:“你可以教我啊。”

“我不怎麼會彈布魯斯,不會即興,給我譜子能彈彈。”方玥道。

兩個有共同愛好的人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張禾看着眼前這個漂亮的媽媽,她的臉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皮膚也很好,聲音又嫵媚,簡直要想入非非,忽然戚笑也進來了。

“我要走了。”

“去哪啊?”張禾道。

“我要去英國留學了。”戚笑道。

“你要找外國男人?”

“不是,我考上英國的召喚魔法學院了,跟我們寵物專業是對口的。”

“還有誰考上了?”

“很多人考上了啊,不過你認識的蘇家倆姐妹都沒考上,蘇晴本來就考不上,蘇小茜差了十好幾分,也沒考上。”戚笑道。

“你就捨得這麼丟下我。。。。。。”有方玥在,張禾不好意思說咋倆還是那啥伴侶什麼什麼的,只是道:“那你在那邊怎麼過呀?”

“該怎麼過怎麼過唄。”戚笑道。

“會找男人嗎?”

“儘量不找吧。”戚笑道。言下之意,實在不行了就找唄。

“哦,什麼時候走啊?”張禾有些鬱悶。

“過了十五吧,我還要準備好多東西,有空多來看看我,走啦。”

戚笑出門以後,張禾看着抱着吉他的方玥,提不起興趣來了,方玥很會察言觀色,立刻便說還有事,也出去了,留下張禾對着吉他發呆。

手機響了,看看居然是趙雨華,張禾接了:“放假了。”

“出來玩玩吧。”趙雨華道:“你現在做什麼呢?好久不見,把我忘了嗎?”

張禾道:“好啊,我正悶的慌,什麼地方見?”

“濱河公園吧,十二點見,一起吃個飯下午去玩。”趙雨華道。

“在哪?”

“你是不食人間煙火了麼?我都被你打敗了,那你中午來原來公司出來的那個蜀香苑吧,我帶你去。”趙雨華道。

“哦,好,我又沒打你,怎麼還把你打敗了?”

“你已經第二次打敗我了。。。。。。”

張禾乘車去了原來上班的公司附近,躲躲閃閃害怕遇到同事,東張西望了半天才賊眉鼠眼地進了蜀香苑,趙雨華已經點好菜了。

“趕緊吃,吃了就走。”趙雨華道。

張禾有點緊張,還以爲完成任務,又害怕原來公司的人突然也來吃飯。跟趙雨華打了招呼便開吃,生怕浪費了時間。

“你急個什麼勁啊?”趙雨華忽然笑道。

“不是你說趕緊吃麼?”張禾詫異地看着趙雨華。

“今天第三次被你打敗了。”趙雨華道。

“我當你着急呢。。。。。。”

兩人去乘車,張禾跟趙雨華並排坐,還是很拘束,也不知道胳膊碰到一起的時候該繼續挨着還是趕緊分開。尤其是車體轉彎的時候,車的慣性使張禾很容易就往趙雨華那邊靠,也不知道該不該靠上去。

到了傳說中的濱河公園,兩人並排走,還是一樣的尷尬,人家都是情侶出來玩的,拉着手,要不就都是男的或者都是女的。

趙雨華道:“你現在幹什麼工作啦?”

張禾道:“好工作,每天上網打遊戲,給開一萬五。”


“。。。。。。”

“介紹我也去吧。”

“我給你問問。”張禾拿出手機打龍天軒的電話:“會長,我這可以再招個人不?”

張禾打完電話,向趙雨華道:“月薪一萬,每天上網玩遊戲就行,不來也行,幹不?”

趙雨華道:“每天上網打遊戲?”

張禾道:“也不逼着打,不打也成。”

趙雨華道:“真的?那我可辭職了啊,要不是真的我就上你家吃飯去。”

“歡迎。”張禾支吾了半天,終於道:“咱還是拉着手走吧,你看人家看我們的眼神,怎麼那麼不自然呢。”

“那是你心裏有鬼。”趙雨華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