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見狀,二人的臉色均是不由一變,意識到大事不妙。

「一起出手,不能讓這些神光臨體。」張若塵沉聲道。

四色神光的威力,他們已經親眼見識過,能夠輕易熔煉神力怪物,真要作用在他們身上,後果將不堪設想。

當即,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一同出手,以時間之力、空間之力、本源之力和真理之力,構築穩固的防禦護罩。

四色神光快速匯聚而來,紛紛附着在防禦護罩之上。

「嗤。「

防禦護罩受到侵蝕,不由發出極為刺耳的聲音。

頃刻之間,防禦護罩便是出現了破損,絲絲縷縷的四色神光,從一個個細小的孔洞中滲透進入。

千星天女的瞳孔緊縮,道:「好可怕的侵蝕力,比單純的神力衝擊要恐怖很多倍。」

毫不遲疑的,千星天女連忙催動本源珠,釋放出多道本源神光,將侵入的絲絲縷縷四色神光瓦解。

張若塵則是取出時空秘典,將聖氣不斷注入,想要構築出多元空間。

讓他沒想到的是,時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間,極其微小,根本就無法將他和千星天女容納進去。

毫無疑問,這一切定然都與神力怪物有關,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均受到了極強的制約。

「嘭。」

隨着越來越多的四色神光匯聚而來,防禦護罩終是整體崩潰。

頓時,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被四色神光所淹沒,任憑他們施展什麼手段,都根本無法阻擋。

在這種情況下,二人均是遇到了大麻煩,四色神光瘋狂的侵入他們的體內,侵蝕血肉、聖氣,乃至聖魂。

「我的壽元……」

千星天女的表情劇變。

時間力量,對她造成的傷害,最為巨大,導致她的生命力快速流逝,烏黑的長發,竟是開始變成灰白之色。

張若塵作為時間掌控者,對時間力量有着極強的免疫力,可本源神力對他的傷害卻是極大。

他的五行混沌體是何等的強橫,此刻卻出現了潰散的跡象,血肉化作無數細微的粒子。

另外,兩人還遇到一個相同的麻煩,就是皮膚在變成烏黑色,好似中毒了一般,那卻是黑暗力量侵蝕的結果。

畢竟,他們倆都沒有修鍊過黑暗之道。

「結掌。」張若塵說道。

如同心有靈犀,千星天女立即明白他所說的意思,一掌向他按了過去。

張若塵也打出一掌,與她的手掌結合在一起,將自身的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源源不斷的傳遞過去。

頓時,千星天女的危機得到緩解,生命力流失的速度大為減慢。

千星天女穩定住心神,連忙將自身的本源之力,傳遞到張若塵體內,幫助張若塵抵擋本源力量的侵蝕。

當然,即便他們二人對時間力量、空間力量和本源力量,都有很強的免疫力,卻也無法完全消除影響,所以危機遠未真正的解除。

「這樣下去,我們根本就支撐不了太長時間,還有什麼辦法可用?」千星天女的眉頭深深皺起。

一旦抵擋不住四色神光的侵蝕,他們倆都將只有死路一條,且會死得極其痛苦。

張若塵眼神平靜,古井不波,越是在這種危急時刻,他便越是冷靜,因為慌亂,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唯有努力思考出應對之策,才有活命的希望。

一番沉思后,張若塵道:「這種四色神光的確很強,幾乎能夠侵蝕任何東西,以至尊聖器都無法抵擋住,為今之計,只有試試恆古之道修成的規則。」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調動體內的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和真理規則,從通天河內衝出,如一道道秩序鎖鏈,纏繞向侵入體內的四色神光。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由一動,亦是開始調動本源規則和真理規則,與四色神光對抗。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如今雖然還只是聖王境修為,可恆古之道修成的規則,卻已經是具備了恆古不滅的特徵,四色神光也無法破壞。

很快,兩人所修鍊出的恆古之道規則,會合到了一起,相互交織,形成一條規則河流,流淌在兩人的體內,循環不息。

與此同時,時空秘典和本源珠都置入了規則河流之中,釋放出道道奇異的力量,使得兩人的體外,都出現了一層朦朧的聖光。

耗費極大力量,大部分四色神光,終是從兩人的體內驅除出來,被朦朧聖光抵擋在外。

「呼。」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均是長舒了一口氣,情況總算是有了好轉。

「接下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四色神光匯聚而來,我們不可能抵擋得住,必須要想辦法提升所修恆古之道的造詣才行。」張若塵嚴肅道。

千星天女點頭,道:「我們還有一些神力結晶,都可以利用起來。」

恆古之道的修鍊,可謂是困難無比,唯一的捷徑,就是煉化神力結晶。

張若塵目光轉動,看向那十幾塊正在被四色神光煉化的神力結晶,道:「我們需要更多的神力結晶。」

聞言,千星天女立刻會意,那些神力怪物死後留下的神力結晶,用來修鍊的效果,應該會更好。

當即,二人攜手,快速向著那十幾塊神力結晶掠去。

再晚一些,說不得那些神力結晶,就該全部被煉化掉。

藉助規則河流形成的朦朧聖光,二人將十四塊神力結晶,一併卷了過來,同時將其上包裹的四色神光消除。

這其中,時間神力結晶有五塊,空間神力結晶有四塊,本源神力結晶有三塊,剩下的兩塊,則是黑暗神力結晶。

「開始吧。」

張若塵揮手將日晷取了出來,眼下他們最缺的便是時間。

二人對視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堅毅之色,隨即不再遲疑,立刻開始煉化神力結晶,努力提升恆古之道的造詣,以期能夠逃脫被四色神光煉化的命運。 「大半夜不睡覺你想幹什麼?」

「明明白天才剛剛教訓過你的…」

「你小子不長記性啊。」

以上三句分別來自卡贊、羅賓、阿金,三個最經常教訓蒂迦的人,算的上是在卡羅索上面蒂迦唯三的『噩夢』。

小砂糖衝到蒂迦的身後,把克爾拉給帶回了哥哥姐姐們的身邊,雙臂張卡,面向蒂迦,直接把克爾拉護在了身後。

小砂糖竟然也開始保護人了?

按年齡來算的話,克爾拉好像是與砂糖同歲的,但是算到具體月份的話…

砂糖依舊是最小的那一個!

不過這件事情卡贊是沒有告訴別人的,大家都只知道兩個小丫頭同歲,但是並不知道誰是姐姐。

砂糖好像自主的把自己當做克爾拉的姐姐了。

蒂迦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這麼多人的情況下他也不是很想說話,所以默不作聲的站在原地。

砂糖身後臉蛋通紅的克爾拉看著這一幕有點慌張,剛打算鼓起勇氣走過去解釋一下子的,結果就被一個粉色短髮的小姐姐給拉走了。

「蕾玖姐姐…」

「都這麼腫了…蒂迦哥也不知道下手輕重,一看就是跟阿金哥學壞了。」

蕾玖捧著克爾拉的小臉,眼中滿是心疼,姐愛泛濫的蕾玖怎麼能忍受的住自家妹妹受這麼大的苦?

阿金直接無緣無故的躺槍了,每次他都會因為蒂迦犯錯而遭到牽連。

整的就跟蒂迦變成這熊樣跟他阿金有關係一樣?

克爾拉感受著蕾玖輕輕在她臉上擦藥的力度,第一次知道,原來平時那個『力大無窮』的蕾玖姐姐的力氣竟然也會有這麼小的時候啊。

醫務室外沒有了聲音,克爾拉開始有些擔心蒂迦哥哥。

蒂迦哥並沒有欺負她…

克爾拉低垂著腦袋,兩隻小手揪住了莫奈姐姐給她買的小裙子,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難過。

而這一點,蕾玖察覺到了,只是裝著沒有察覺到。

蒂迦哥又因為她被牽連了…

啪嗒。

克爾拉覺得不能這樣下去,她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打算去門外解釋清楚。

「怎麼啦?快坐下!」

但是一碼歸一碼,在治療這件事情上蕾玖的態度是極其強硬的,傷沒有處理好前就想在她面前亂跑的話是不可能的。

克爾拉剛剛從椅子上站起來,蕾玖直接就給她摁了回去。

「???」

克爾拉一臉懵:「蕾玖姐姐…」

「閉嘴!」

「…噢嗚…」

被剛剛才溫溫柔柔的蕾玖姐姐嗷嚎了一聲,克爾拉還有點委屈呢,直接就不敢反抗了。

既然如此,只能委屈蒂迦哥了。

實際上,在門外的蒂迦並沒有受到什麼委屈。

如同剛才他自己所說的一樣,明明在別人眼裡面如同死物一般,但是在卡羅索上就算什麼都不做,哥哥姐姐們也會一下子就發現他的情緒變化。

剛才蒂迦無意間展現出來的小小委屈讓不明所以的幾個人直接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所以並沒有再說些什麼。

這幾個不明所以的人裡面不包括三個人。

縱觀全局馮克雷,見聞色奇高莫奈,警惕性極強羅賓。

馮克雷在夜裡面大家都睡著的時候會一個人待在瞭望室裡面修行,同時觀察海上的狀況,一面出現意外,而剛才甲板上發生的一幕,他盡收眼底。

莫奈的見聞色是整個怪物家族最高的,是距離高級僅剩一步之遙的程度。

從克爾拉與蒂迦剛發出聲音,砂糖還沒有使用能力的時候,剛睡著沒多久,還處於半睡半醒之間的莫奈直接醒過來了。

羅賓因為過去經歷的原因,就算是待在卡羅索上也天然自帶很高的警惕性,不過她倒不是因為蒂迦醒過來的。

蒂迦的那種特性很特殊,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克爾拉一樣那麼容易就關注到蒂迦的。

羅賓是因為小砂糖開門時能力發出的聲音醒過來的。

這三個人都全局聽到了蒂迦和克爾拉的交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