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言罷,桓淇栩撂筆。利落地起身,欲往外走去。

「陛下,攝政王求見。」

聽得殿外傳來內侍的通傳聲,桓淇栩面露喜色,正在他躊躇時。裴重熙已經從殿外進來,在離他幾步外的地方止步。

「臣裴重熙叩見陛下。」

攏袖作揖,未有跪拜的動作。這是先帝給他和桓儇的特權。可不跪君王。

雖然有此特權,但是裴重熙的禮數還是極為周全。

「裴中書不必多禮。」桓淇栩面帶笑意,對著鄭毅道:「鄭監你快讓人準備新茶。朕好久沒看見裴中書。」

「喏。」

鄭毅垂首疊步離去。

在他即將踏出門檻時轉頭看了眼坐在下首的裴重熙,眼中疑惑漸重。似乎自從大殿下回來后,此人收斂許多。

桓淇栩面露不忿,雙手握緊成拳擱在桌案上,「裴中書,你來的時候可有看見太極殿門口那些人?」

「自然。」掃了眼泛著浮沫的茶湯,裴重熙沉眸道:「陛下是在為他們煩惱?可是陛下知道他們為何而來么?」

聞問桓淇栩一怔,烏黑眼瞳里染上疑色。

示意內侍去準備紙筆,裴重熙持著狼毫筆洋洋洒洒地寫了一段話。又交由內侍,轉交給桓淇栩。

「裴中書這是何意?朕不明白……」

「他們不是不懂律法為何物,也並非藐視皇權。而是知道如何更好地去利用。馮家對忠武皇帝有救命之恩,功勞過甚。如今就算有錯也得寬恕。」裴重熙語氣淡淡。彷彿在說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

可是這話落在桓淇栩耳中,他忍不住揚眉輕哼。唇齒囁喏中,壓下了自己騰燒起來的怒火。神色謙虛地望著裴重熙。

勉力平息怒火的桓淇栩,正色道:「縱然有功勞,但是也不能以此為借。朕既然受萬民供養,就當愛護百姓。他們仗著功績藐視朕,朕可以不理會,可他們不能仗勢欺壓百姓。」

其心昭昭灼目,還未被這冰冷的御座所吞沒。只是不知道這樣一顆熾熱的心,又能維持多久。

幽深的鳳眸凝在桓淇栩面上,其中掠過一道鋒芒。裴重熙勾唇,若無其事地捧茶而飲。

「陛下的心是好的。可要是對付那些人少不得要非常手段。」裴重熙語氣柔和,「名望於您無用,那些人就是打著您不敢殺功臣的名義才如此的。凌煙閣總歸不缺畫像。」

肅殺之氣從裴重熙眼中劃過。瞥了眼面露凝重的桓淇栩,他唇角勾起一抹弧度來。那些人打得什麼主意他很清楚,無非就是仗著功績想脅迫朝廷罷了。

「那裴中書是要朕殺一儆百?」

聽他問自己,裴重熙含笑頷首,「陛下登基一年就亂殺功臣,臣以為實在是不妥。不如將領頭者貶官,以挫其銳氣。」

「若他們還是堅持為馮仁弘求情。」

「那隻能一罪論處。朝廷自有朝廷的的法度,不可忤逆。」裴重熙忽地起身折腰,「你才是這天下的主人。」

「朕明白了。裴中書可否同朕一塊去?」

「臣遵旨。」

。杜濤笑著揮揮手:「這一切主要歸功於唐大少你想出了這麼一個絕妙的計劃。江濤男孩通常看起來很聰明,這次他也明白了。然而,很遺憾,我的波爾多狗太大了。據估計,它將來會成為一隻被遺棄的狗。」

杜濤說著,遺憾地搖了搖頭。

對此沒有什麼可遺憾的。

……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284章絕妙的計劃 萬元望着熟悉的天花板。

他又雙叒叕做噩夢了。

不過這次的噩夢有點普通,有點索然無味。

叩叩——

萬元的房間傳來敲門聲。

「進。」

門打開,是彩子,她今天穿的還是女子高中生制服,配上一雙白色過膝襪和司空見慣的豬腰子鞋。

這是正宗雞盆JK。

她一臉期待的看着萬元:「元,一起去逛街嗎?」

逛街?

萬元看了看房間里的日曆,每到雙休日啊。

「你不用上學嗎?」

彩子昂首挺胸的說道:「我請假了,你不是說要好好度過最後的時光嗎,所以和我一起去逛街吧,我不想到時候你離開了,除了這間事務所之外沒有任何關於你的回憶了。」

嗯。。

萬元覺得彩子說的挺有道理,既然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

於是穿戴整齊,和彩子出了門。

這次沒有大包小包的了,只拿了個相機,畢竟去逛街,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應該。。

不過以他的身高,和彩子走在一起,就像是高中生姐姐帶着弟弟出來玩一樣。

雖然彩子的身高也才一米七都不到就是了。

雞盆的遊玩項目一般也就那些吧,遊戲廳,餐廳,下午茶,買東西之類的。

在和彩子玩了一天之後,他們來到一家飾品店,準備買點紀念品,畢竟出來玩不可能什麼都不買嘛。

彩子給萬元買的紀念品是一串粉紅色的手鏈,據她說感覺萬元帶上只要不露臉只看背影就會感覺像是個小女生一樣,非常可愛又非常有惡趣味。

畢竟以萬元現在的長發,穿上lolita裝女生也沒有任何違和感。

但這是不可能的,女裝只有一次和無數次,萬元是永遠不可能女裝的。

現在身上唯一像女生的物品估計就是彩子給買的那串粉紅手串了。

萬元也給彩子買了紀念品,不過現在還不能給她,這個紀念品還需要一個儀式才能成為完全體。

「大頭貼?」

彩子疑惑的看着萬元,為什麼萬元會把她帶到大頭貼這裏來呢?

她還以為萬元一直帶着面具是因為不想別人看到他的臉呢。

雖然彩子覺得很可惜,畢竟她可是見過萬元真容的,很帥,非常帥,帥的不像人。

但她還是尊重萬元的意願,沒有打算拉着他來拍約會必備的大頭貼。

但現在萬元卻主動拉着她來了。

「你,不要緊嗎?」

萬元搖搖頭,拉着彩子走了進去。

投幣,隨後摘下面具。

他並不是不能摘面具,只是呼吸已經成為他的本能了,雖然不需要,但還是喜歡呼吸,而一旦呼吸就會讓伊莫庫的腐化外泄,畢竟是伊莫庫的造物。

但萬元可以停止呼吸,只不過停止呼吸會像憋氣一樣難受,所以才有了防毒面具。

現在為了給彩子留點回憶,暫時取下來也不是不行的。

大頭貼的相機在咔嚓咔嚓的拍著。

萬元和彩子都比出了搞怪的姿勢,一輪下來很難看到一張正經的大頭貼。

可謂是物以類聚了。

等大頭貼的攝像結束,萬元重新帶上面具和彩子去外面取出照片。

在彩子欣賞着他們搞怪的大頭貼時,萬元拿着一張大頭貼轉身搗鼓了起來。

就在彩子看完轉頭打算和萬元分享的時候。

一個掛墜出現在眼前。

裏面裝着的,正是她和萬元唯一一張還算正經的大頭貼。

裏面她和萬元都開心的笑着,活脫脫的俊男美女。

「送你,就當留作紀念吧。」

他並不是一個無情的人,相反,萬元覺得自己還挺浪漫的。

沒看見彩子感動的都快哭了嗎。

就這樣,這次的逛街完美的結束了。

原本打算在餐廳吃飯的萬元被彩子攔住了。

興緻昂揚的彩子把萬元拖回事務所並表示在走之前只能吃她做的飯。

於是,在廚房裏一陣乒乒乓乓后。

一頓大餐就呈現在了萬元面前。

彩子一邊吃一邊和萬元閑聊這。

大概的意思就是,一個叫唯的學妹經常和她抱怨,自己的家總是充滿油煙。

因為家裏沒有母親,所以沒有經常打掃,再加上家裏經營的是烤肉鋪,油煙機也不太行,導致家裏每個角落都像是有油一樣。

連被子都油膩膩的。

而且她的哥哥還有個怪癖,就是經常跑去廚房喝油。

是的,沒錯,就是直接喝油,一口悶的那種。

導致她的哥哥在進入青春期后,臉上都是痘痘,一擠就噴白漿。

簡直就是活火山,外號也是活火山。

這也就算了。

她的哥哥在學校被別人欺負,回來就要打罵她,據彩子說,那個叫唯的學妹很有可能會產生輕生的念頭。

所以她想徵求一下萬元的意見,能不能讓那個學妹搬過來和自己一起住一段時間。

說實話,對於彩子學妹的這個遭遇,萬元是不太感冒的,畢竟你不可能讓萬元同意萬元就同意啊。

這是他的事務所,又不是孤兒院。

所以,萬元說道:「她家的烤肉店叫什麼名字?反正最近沒什麼委託,我去考察一下,如果那裏的環境確實不合適女孩子居住的話,我會考慮讓她搬過來的,但要經過她家人的同意。」

彩子點點頭:「好像叫,,燒肉不倒翁吧。」

燒肉不倒翁?沒聽說過的烤肉店。。

應該不怎麼出名。

萬元把這件事記在心裏,打算明天去考察一下。

說是充滿油煙,但估計也就那樣吧,應付一下彩子迸發的善心。

人間疾苦到處都是,不可能救的過來的。

更不用說只是這種家庭環境的問題了。

不過可以適當的教訓一下那個女生的哥哥。

不敢對外人動手卻對家人動手這是什麼垃圾?

反正萬元不太看得上。

他自從工作以來對家人都是報喜不報憂的。

哪怕之前在公司受氣了也絕對不會把壞情緒留給家裏人。

所以他非常看不起這種只敢對家裏人凶的傢伙。

光聽彩子說他就想給那男的邦邦兩拳了。

實地考察的目的主要也是想過去給那男的邦邦兩拳。

實在改不過來就人道毀滅吧。

嗯,就這樣。

。 秦北舟黑著臉,一把擒住陸漓作祟的手:「當着我的面揩油?你一個世家小姐,能不能注意點身份?男女授受不親,別隨隨便便佔人便宜。」

本王的人,是你想摸就能摸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