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許詩雅擡起頭看看,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衝着那幾人招了招手。

“咦,今天怎麼就你自己?你的大叔男朋友呢?”一個叫陸瑤的女老師道。

幸好陳明此時沒在,若是聽見被人稱作大叔的話,估計心裏會抓狂吧。

要是按照穿越前的年紀算,陳明不過是和她們差不多,就算是現在也不過是比她們大三五歲而已。

“什麼男朋友,別亂說,我跟他不是…”許詩雅俏臉一紅解釋道。

“詩雅,你就算承認了能怎樣,我們又不會讓你請吃飯。”蘇紅跟着道。“對了,明天是週末,我們準備去野營,要不你帶着大叔,咱們一起去?” 許詩雅聞言,臉上浮現一抹爲難。

眼前的蘇紅和陸瑤跟旁邊的兩個男老師是情侶。

可她帶上陳明算什麼?

而且一想到要在外面過夜,許詩雅就忍不住多想。

“詩雅,去不去嘛,要不我去幫你和大叔說?”蘇紅見許詩雅不回答於是再次道。

“去哪呀?”這時陳明從二樓下來道。

“大叔,你來的正好。”蘇紅擡眼一看道。

“大叔!?”陳明一臉茫然。

“對呀,你比我們都大,難道不應該叫大叔嗎?”蘇紅一臉認真的點點頭。

陳明忍不住在心裏翻翻白眼,自己竟然被人叫大叔。

不過誰讓她們都是許詩雅的同事,而且跟許詩雅的關係不錯呢。

想着,陳明也沒有繼續跟蘇紅糾纏這一個問題。

“行吧,要和我說什麼事?”

“露營啊,明天下午我們去南湖野餐,晚上剛好在哪露營,我看詩雅有點不太情願,要不你跟她說說?”

“是嗎?詩雅,這麼好的週末活動怎麼能錯過呢。” 陳明轉頭看向許詩雅。

“我…”

“行,我替詩雅答應了,明天下午南湖見。” 而不等許詩雅話說完,陳明便轉頭朝蘇紅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們就不打擾你們倆了。”

說着蘇紅和陸瑤還有她們的男友走到了一旁的座位上坐下。

而許詩雅則一臉幽怨的瞪一眼陳明,似乎在爲陳明替他做決定感到不高興。

陳明嘿嘿一笑,坐到許詩雅對面。

“怎麼了?不想去野餐露營?”

“不是,我還沒想好呢,誰讓你替我做的決定?”

“我這不也是想着帶你放鬆一下嘛,就這樣說了,明天上午我去買露營的裝備,明天下午出發。”

許詩雅聞言,翻翻白眼,然後就繼續喝咖啡了。

“一頓火鍋?”陳明見狀道。

許詩雅不理。

“兩頓火鍋,外加一個星期的午飯。”陳明繼續。

“這還差不多。”

“走啦,發現一家不多的火鍋店,現在過去?”

許詩雅點點頭,然後跟不遠處的陸瑤和蘇紅等人打聲招呼便跟着陳明離開了。

不久後兩人便一起來到巴奴火鍋。

從裏面再出來時不過是八點多點,陳明看看許詩雅,猶豫着道:“時間還早,要不咱們去看電影?”

“行啊,剛好我也好久沒看過電影了。”

陳明心裏一喜,然後趕忙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看的電影票,訂好票後,便開車帶着許詩雅去了電影院。

到電影院陳明又去買了一杯果汁一杯可樂和一大桶爆米花。

陳明訂的電影票是《南極之戀》,看名字挺好,所以就買了。

陳明也沒有想到因爲一場電影,許詩雅會哭的稀里嘩啦。

坐在許詩雅的身邊,陳明只好不停給許詩雅遞紙巾,安慰她。

電影結束十多分鐘,陳明才帶着紅着眼的許詩雅從電影院出來。

“陳明,你說荊如意真的死了嗎?”許詩雅帶着哭聲問道。

“或許吧,在那樣的環境下,恐怕沒有人能活下去。”


陳明話音剛落,許詩雅的眼淚立馬就再次滑落下來。


見狀,陳明頓時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爲什麼剛纔要那樣回答,隨即連忙改口道:“或許沒死也說不定,結尾的時候男女主不還擁抱在一起看極光呢嗎。”

可是這樣一說,許詩雅哭的頓時更厲害了。

陳明手足無措的看着許詩雅,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下一秒,讓陳明沒想到的是,許詩雅竟然一下抱住了自己,趴在懷中哭泣起來。

陳明猶豫一下,於是也伸手抱住了許詩雅。

此時此刻,陳明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

心裏興奮的同時,陳明也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不知道怎麼安慰許詩雅纔好。

過去好久,許詩雅才從陳明懷中離開,眼睛紅紅的低着頭不敢看陳明。

回到家,陳明看着許詩雅走進自己房子關上門,然後才轉身回到自己的住處。

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一會,陳明覺得不放心,於是給許詩雅發條微信問一下情況。

見許詩雅回覆短信,陳明才放心。

轉眼來到第二天。

陳明起牀收拾一下,然後便匆匆出門購買露營的帳篷和裝備去了。

回到家時就發現蘇紅竟然拉了一個微信羣,露營小分隊。

許詩雅和蘇紅還有陸瑤在裏面聊着下午的野餐需要買什麼食材。

不過陳明並沒有摻和的意思,放下手機開始做午飯。

做好飯,給許詩雅發個信息,很快對方就過來了。

飯桌上,許詩雅臉色有些羞紅,或許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裏有些不好意思。

陳明倒是沒有在意,而是岔開了話題,聊了一會下午野餐的事情。

吃完飯收拾一下,然後兩人便一起出發前往了超市。

在超市逛了一個多小時,買了幾包東西。

許詩雅跟蘇紅和陸瑤在羣裏說了聲,然後就出發前往南湖了。

路上陳明並沒有開多快,反正時間還早,看着沿途的風景跟許詩雅聊着天。

一個多小時後,陳明帶着許詩雅來到南湖邊上,然後看了下定位,朝約定的地方行駛過去。

蘇紅和陸瑤還有他們的男友還沒到達,於是陳明和許詩雅邊收拾東西邊等幾人。

不久後,衆人匯合,加上烤爐開始生火烤串。

蘇紅還特意帶了個相機,給衆人拍照留念。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太陽落下時夜幕也籠罩了大地,於是幾人又升起篝火,三女圍坐在草地上吃着東西聊着天,至於陳明等人則各自選擇了位置搭建帳篷。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衆人才紛紛回到帳篷。

只不過蘇紅和陸瑤跟男友都是一個帳篷共住,只有陳明是搭建了兩個帳篷,而且兩個帳篷距離也不算近。

畢竟自己和許詩雅還不是情侶,自然不能像他們那樣。

只是陳明剛走進帳篷,準備休息時,手機就收到一條微信。

“你能過來陪我一會嗎?我一個人有點害怕。”

看着微信內容,陳明臉上露出一抹笑容,然後給許詩雅回覆一條微信,便離開了帳篷。 許詩雅的帳篷旁,陳明穿着衝鋒衣坐在草地上。

而許詩雅則從帳篷裏探出個腦袋,臉上帶着笑容看着陳明。

“謝謝你陪我,那個…我從來沒在野外住過,所以…”

“沒關係,反正我現在也睡不着。”陳明笑笑道。

許詩雅臉色有些紅,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面的話題。

看一眼二十米開外的帳篷熄滅了燈光,許詩雅又扭頭看向陳明。

結果讓許詩雅沒有想到的是,陳明竟然也在看她。

四目相對,許詩雅的俏臉刷一下變得更紅了。

“陳明…”許詩雅低着頭輕聲道。


“怎麼了?你不會是想要我跟你住在一個帳篷裏吧?”陳明打趣道。

“不是不是。”許詩雅連忙搖頭。“我是想問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因爲我喜歡你。”陳明深吸一口氣,說出了心裏的想法。


一時間許詩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她壓根沒想到的陳明竟然會這麼直接,一點準備的時間都不留給她。

“有流星。”這時陳明突然道。

聞言,許詩雅下意識擡頭,看見那一閃即逝的流星後,慌忙閉上眼睛,雙手合十的許願。

陳明看着許詩雅的樣子,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等到許詩雅睜開眼睛後,笑着問道:“你許了什麼願望?”

“不告訴你,說出來就不靈驗了。”許詩雅露出一個俏皮的表情。

陳明笑笑沒有繼續問,不過自己許的願望很簡單,就是能跟許詩雅繼續這樣下去,一直白頭到老。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不知覺已經十一點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