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還得從這個露天‘倉庫’建立起來的第二天,也就是空幻返回的前一天說起。

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嗯哼,當時身爲頭領的平領不堪受辱(霧),利用職權逃離現場,跑到倉庫乘涼。

他嗅着空氣中誘人的肉香,隨手拉過一片盛有露水的闊葉,輕輕的嚐了那麼一小口,然後甚是陶醉的咪起雙眼。

“多麼悠閒滴猿生啊,神馬頭領,神馬大祭司,都是浮雲,真安靜,真舒服……”

這時,巢穴外部突然出現騷動,隨後越來越嘈雜。

“嗯?靈韻大祭司又在做什麼危險的事麼?”頭都不擡的瞄了眼那個方向,平領稍稍移了移身子讓其更加舒服,然後便繼續靠在樹幹之上,望着數個‘倉庫’內的燻肉,一邊幻想着整個巢穴都是這樣裝滿食物的情景,一邊漸漸陷入夢鄉。

“夢神來了,這樣的情景應該不遠了。”對於平領對夢神的信任,顯然已經達到讓其他成員無語的程度了。

但這對平領來說何嘗不是件好事了,至少他能夠在夢神到了之後,心理壓力瞬間暴跌,工作壓力也大大緩解,若非如此,他現在恐怕還在翔翼嘎嘎猿們的質疑下,苦惱而又煩悶的過着頭領的日子。

不過很顯然,凡事過猶不及,過於放鬆明顯不是件好事。

聽着遠處的騷動越來越近,其中還夾着一些獸吼,平領不滿的晃了晃腦袋。

聽覺?很吵;

視覺?閉着眼睛看不見;

嗅覺?全是鮮美的燻肉味,好舒服……

觸覺?嗯……就是硬了點,如果軟寫睡起來應該更舒服……

磁感?好多生物磁場,看來睡迷糊了……

意感?嗯,它們還沒覺醒這項需要入門的感知能力……

於是,平領鬱悶了,因爲後面越來越嘈雜,就算想睡也睡不了。

“難道要飛起來看看?”心裏面不由得埋怨起靈韻起來,“這大祭司怎麼這麼麻煩啊,總弄的亂七八糟,哎,我畢竟還是頭領,起來看看吧。”

惱怒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平領念念不捨的從乾燥的地面起身,撲扇了幾下翅膀,讓身體緩緩升高。

咚!咚!咚!

“這次靈韻大祭司他們的聲響還真大?”睜着迷糊的雙眼瞄了眼聲音傳來的方向,見聲源似乎有接近的趨勢,平領瞬間驚醒:“這個,不會是大祭司又來找我麻煩吧?不行,得快逃!”

疑惑的看了看前方,不過很不幸,這裏被一棵大樹給擋在了視線。

仔細考慮了一下,平領還是覺得從樹叢中穿梭逃離現場來的好些,如果飛到半空中,即便大祭司不使用那種恐怖的能力,一個普通的嘎嘎猿都能將他鎖定。

但是,一想起那位可憐的被修理的逃兵,平領卻有躊躇不前。

“我怎麼說也是頭領,雖然的確是偷了下懶,但也不至於被修理吧,要不回去?”

於是,在平領猶豫不前的停在身旁樹枝上時,杯具產生了。

正在平領準備向反方向逃跑之時,他突然感覺身邊的大樹傳來一股巨力,隨後向自己迅速靠攏,還沒等平領來的及做出下一步反應,他就被大樹給砸到在地,然後眼前一黑。

“我……我再也不……不偷懶了!”世界清靜了……

然後,咱們將鏡頭設爲空間視覺,於是咱們便看見一頭體型巨大的恐龍,此時正躺倒在地,身子不自然的抽搐,口鼻眼耳俱都開了閥門,流淌出可口的鮮血飲料。

當然,這頭恐龍的遭遇並不是咱們需要注意的,咱們所關注的是,這頭恐龍身下的那根樹幹,以及樹幹下伸出的兩片翅膀。

默哀ing……

“哼哼,這些傢伙真是奇怪啦楚霞,怎麼一股腦的往這裏跑,連我們攻擊都不理的說。怪不得這裏的傢伙都這麼笨,原來是空幻所說的地域因素啊,整個地區的傢伙都是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

杯具的兩位跟班(平石、平明)同時做出OTZ狀,顯然被打擊的頗深,甚至都沒心情去看這頭壓着他們老大的恐龍,以及這頭恐龍身後那條長長的,倒着羣各色恐龍的道路。

“果然,路都是走出來的,這句話還真有理啊。”楚霞也難得發出聲感慨。

至於楚琴,依舊看着被一羣恐龍衝鋒踩出的道路,雙眼閃動着名爲智慧的光芒。

“這好像是個好方法,修嘎石土路之時,如果用大型恐龍這麼一衝,不就能省去了大家費時費力的拔樹這一道很麻煩的步驟了麼?”

然後,此時處於平領巢穴實際決策者的靈韻三猿,在上次遭遇獸潮的陰影影響之下,很自然的將此次動物突襲歸結於獸潮抽風,雖然作爲目標的祭壇還處在規劃之中,也不妨礙她們做出應對措施。

於是,本來在考慮怎麼處理石料問題的三猿,全票通過優先將分級完善,然後立刻以露天‘倉庫’爲核心,佈設防禦圈。

所有翔翼嘎嘎猿輪流升空預警,地面嘎嘎猿小隊則輪流巡邏,以防大型獸潮突襲。如此立體防禦之下,平領巢穴幾乎固若金湯(看起來)。

至於偉大的平領頭領,終於在處理此次突襲恐龍屍體的時候,被一隊興高采烈地收割食物的嘎嘎猿,其中那位不小心摔倒在地的傢伙發現。

然後,通過現場瞭解,隨後腦補出基本接近現實情況的靈韻大祭司,以一個關心下屬的優秀領導的姿態,直接跑到這位頭領面前,並站在一塊石頭上學着空幻的動作,重重的拍了拍這位除了有些腦震盪,只是受了點皮外傷的頭領。

“你很好,居然連我都木有發現你藏在這兒,不愧是這裏的頭領啊,我對你另眼相看了,有前途。”

不過,大家都能從小靈韻的戲謔甚至忍笑的臉部肌肉上看出,這爲喜歡埋汰猿的主完全沒有那麼一絲絲的讚賞,更多的是幸災樂禍。

而平領大頭領,此刻只能悲憤的一邊接受大祭司的‘表揚’,一邊感激的接受楚霞的療傷。

這就是傳說中的痛並快樂着吧。

當第二天空幻返回,看着這條從樹林外延伸到露天‘倉庫’羣的小角度頂角的三角形‘道路’之時,很是重重的表揚了一下留守的各位,自己之前計劃的道路有了個雛形,省了很大的力氣啊。

然後便是此次遇襲的原因分析。

不過,被上次獸潮攻擊而影響思維的靈韻等猿分析不出,只能將其向前次嘎山部落獸潮聯繫,這是當局者迷。

而身爲旁觀者(嗯,大概,也許是旁觀者吧。)的平領等猿,卻並不知道那次獸潮,於是他們從‘道路’的箭頭方向上,很自然的想出了正確的原因,那是倉庫中的食物吸引了這些肉食動物。

而實際上,正是因爲平領巢穴的大面積狩獵,讓這些獨行肉食動物陷入缺糧,餓的雙眼泛紅的動物們,除了部分揮淚遷徙的,其它中一部分在強烈的反抗意識驅動,以及倉庫食物的飄香影響之下,提出了“打土豪(嘎嘎猿)、分田地(倉庫)”的偉大策略。

但很可惜,他們木有那些偉人的實力,一開始衝鋒就沒了組織,一股腦兒向倉庫豬突,即便被攻擊也毫無所覺的飢餓恐龍們,就這樣一點點被學乖了的小靈韻她們,指揮着基本完善的小隊,如同玩TD遊戲一般,將這羣恐龍消滅在倉庫之前。

最後那頭恐龍是幸運的,它居然將這個巢穴的頭領給砸暈了;

最後那頭恐龍是不幸的,它在看到倉庫的前一刻失去了生命。

而實際上,它們都是不幸的(廢話),因爲它們都掛了(=。=)。

於是,最終得利者,正是除平領(他暈了)外的所有巢穴成員。

這些恐龍提供的食物,在經過加工,再配合空幻提出的木製房屋,最後加上之前存下的食物,巢穴三十天內將不用爲食物發愁了。

當平領從楚琴和平石處得到這個結論之後,幸福的再次暈了過去。

不過身爲頭領,他怎麼會如此不堪了,於是,在他隨後醒來之時,就立即向空幻提議,再多設幾個這樣的露天‘倉庫’,以吸引更多的‘移動肉庫’前來入倉。

這個建議和空幻一拍即合,就這樣,在木製倉庫緊密建設的同時,中圈出現了四個露天倉庫,食物滾滾而來……纔怪。

動物們可不真的是傻子,特別是肉食動物們。

即第一批TD防禦之後,只來了兩批,而且數量都不多。

在見到事不可爲之後,無論空幻和平領將倉庫建的多外面,都再也沒有那個動物敢過來,甚至這強大的露天‘倉庫’,一度成爲獵食者驅逐器。

終於,在空幻返回第七天,六座預計燻肉容量上萬(也就幾十天的消耗量)的木屋建成之後,只剩下幾個小型露天‘倉庫’,以防禦工事爲分類留在了外圍,其餘食物全部入庫。

這讓獵食者們大大的鬆了口氣:“這東西真是嚇死俺們鳥。” 棋盤上的愛情 廖院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很看好秦苒,左丘容一直都知道。

然而左丘容沒有想到連方院長他們都很看好秦苒……

有秦苒在,左丘容知道廖院士根本不會收自己做徒弟,但是比起方院長,左丘容覺得廖院士做秦苒關門弟子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是。」秦苒在想著方震博的事情,沒什麼心情理會左丘容,隨意的應了一聲,直接看向葉師兄,「葉師兄,你的研究結果呢?」

兩人直接去葉師兄的試驗台。

葉師兄知道秦苒有老師的,但也可惜方院長那行人,只是提起正事,他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

「這是γ射線穿透率……」葉師兄拿起自己試驗台上的文件,兩人詳細說著。

半個小時后,廖院士回來。

他沒有先去看自己的實驗進程,而是站在葉師兄跟秦苒身側聽了一會兒。

這兩人沉浸在項目中,都沒有察覺到廖院士。

直到他們討論完。

「廖院士?」秦苒拿著手機,把一份報告發給徐校長,這才看到廖院士,她往旁邊退了一步。

廖院士本就有些孤僻,臉上向來沒有多餘的表情,秦苒參加國際賽的事情他知道,但從來沒有了解內容。

今天聽著兩人的討論,他十分驚訝。

「沒事,你們繼續。」廖院士擺手,示意他們繼續,他回到自己的實驗台邊。

站了半晌,才抬頭看向秦苒那邊,今年他本來不準備看ICNE國際賽的,今天聽著秦苒跟葉師兄兩人的討論,他想了想,還是坐在了電腦面前,給項目負責人發了條詢問國際賽的入場票。

這種科研型的項目,除了各大記者跟搞研究的人,普通觀眾基本上很少見,但依舊一票難求。

因為這些票基本上被國際排名前十的學校壟斷,這些學校會派遣本校的尖子生前去觀看。

不過廖院士這種級別,找熟人要一張票也不難。

**

比賽越來越近,接下來的時間秦苒基本上都在實驗室。

二月十號。

又是新的一年。

雖然是新年,但距離比賽太近,秦苒跟葉師兄等人都沒有放假。

京大放假期間沒什麼人。

京城市中心年間三天內,規定時間能夠燃放爆竹,下午四點開始,爆竹聲此消彼長,各大古街都掛上了紅燈籠,大街小巷能看到有人在舞獅。

今天路上的車不多,基本上都是人。

下午四點半,程雋把車停在物理實驗室大門邊。

相較於其他地方,物理實驗室要冷清的多。

他下車,一邊看大門的方向,一邊上在跟程溫如打電話。

程溫如那邊很吵,她把手機擱到耳邊,又用另一隻手堵住另一邊的耳朵,怕程雋聽不到,吼著嗓子:「今天晚上真不回來?」

「嗯,去小陵他們那裡。」程雋眼睫垂下。

手機那邊,程溫如停在長廊角落裡,看校場上一堆年輕人,沉默了一下。

近十年,程雋年邊鮮少回來,不是在任務就是趕手術。

絕戀蜀山仙 今年他正好在京城,程溫如原本以為今年回熱鬧一點。

不遠處,校場上的一個孩子吼了一句:「到時間了,去給老爺子磕頭拿紅包了!」

一行年輕人嘻嘻鬧鬧。

程家這群孩子自然不缺這個錢,但圖的是個熱鬧,除了過年,程家很少聚的這麼齊全。

程溫如記得早上程管家還跟她說老爺子給秦苒準備了一個很大的紅包……

**

雲錦小區。

秦漢秋好幾天前就休息研究菜單,今天一下午都在廚房忙活。

秦管家、阿文、阿海還有對面的庫克老師都在。

秦管家阿文一行人正在給各個房門窗戶貼春聯。

門鈴響了一聲。

秦漢秋拿著鍋鏟從廚房探出頭,咧著嘴笑:「肯定是苒苒來了!」

秦管家連忙放下手裡的春聯,去開大門,臉上笑意盈盈:「大小……」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道修長挺拔的清影,對方正微微偏頭,跟身邊的女生說話,看到有人開門,他才看向門邊,馥雅出塵,微微笑了下:「秦管家,你好。」

秦管家「大小姐」三個字被憋回了嘴裡。

他連忙往後退了一步,感覺原本寬敞的客廳都顯得有些逼仄:「程、程少!」

心中有些恍惚,秦漢秋光說秦苒今天會來……

可有說程家太子爺也會來嗎?

程雋十分友好的對秦管家打招呼,矜貴有禮。

秦管家卻不敢受禮,他往旁邊退了幾步。

本來在貼對聯的阿文跟阿海也倉皇的從椅子上跳下來,有些束手束腳。

正當他們無措的時候,秦漢秋又從廚房露了個頭,看到程雋,他顯然十分高興,舉著鍋鏟:「小程,你來的正好,幫我打打下手,他們都不行!」

程雋顯然有些習以為常,他伸手脫了外套,不緊不慢的捲起襯衫的袖子。

廚房跟大廳隔得不遠。

秦管家還能聽到秦漢秋的聲音——

「小程,你把那個盤子端過來。」

「小程,你覺得這個配菜怎麼樣?」

「小程,你顛一下鍋……」

「……」

外面的秦管家阿文三人挺石化的。

京城,除了秦漢秋,還有其他人敢這麼使喚程家太子爺嗎?

怕是程老爺子都使喚不動吧?

三個人面面相覷,忽然意識到——

原來秦家,二爺他才是真正的王者!

秦陵的門是開著的,他頭上戴著帽子,正坐在電腦前玩小遊戲,庫克正在看著他的小遊戲。

電腦屏幕上正顯示著【通關】兩個字。

庫克坐在他身邊看著,一邊跟秦陵討論,目光隨意的看著通關。

正好看到通關頁面右下角,很小的一個logo標誌——

一朵紅色的小型罌粟花。

「等等!」 嘰嘰嘰(依舊是高級滴同聲翻譯O(∩_∩)O:老大,即將登陸一號衛星,感應羣確認無危險。)

嘎吱吱(附屬巢進入一號衛星登陸軌道,核心巢繞主星同步軌道運行。)

巨大的球形物體,如同水滴般分裂出十個小型的球體,隨後慢慢繞一號衛星運行,軌道逐步降低。

而最大的球形物體則速度不減,開始以這顆衛星的軌道,同軌道環繞前方生態星。

隨着輕微的碰觸聲響起,十個小型球體相繼在一號衛星各處着陸,各球體相聚距離完全相同,如同一張天羅地網般將整個一號衛星囊括其中。

不一會兒,這十個小型球體就如同失去束縛的液體般,瞬間灑下佔據了一片圓形區域,而在這片區域中,一個錐形房屋般的建築靜靜聳立中。

不,如果拉近的話,還能發現它在規律般的蠕動,如同……活着一般。

吱吱(附屬巢展開完畢,工作序列開啓,老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