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都說到此了,也應該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沐家大小姐跟沐家二小姐目光痴傻的看著眼前這個女子,還沒想出對策來,沐九兒就已經轉眸過來,聲音冷冷的。

「皇家的人都最愛顏面,更何況是被一個香澤國的富商的家眷與小官吏的家眷羞辱?就算是抄家問斬都是輕罰了。」

抄家問斬……

事到如今,不慌都不行了,她們都嫁到了香澤國,就等於全部落到了沐九兒的手裡,生死也都是她一句話的事情!連累了夫家上上下下,還有她們的孩子……

沐家大小姐掙脫開掙扎,撲倒沐九兒的腳下,「之前姐姐不懂事,看在我們是親姐妹的份上就饒過我們這次吧!」

沐九兒一出聲,眼神似笑非笑的盯著倔強的沐二小姐。

這回就算沐二小姐在怎麼倔強也不得不低下她的頭顱,臣服在沐九兒裙下,「是我做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過我們這次,不要牽扯到我們夫家,是我從前我們對不起你。」

沐九兒笑,「當然,雖然你欠我的良多,但我這人比較大人大量都不去跟你們計較。我會看在昔日姐妹情分上只罰你們跪上一夜,如果你們覺得過意不去,多跪幾天也沒有關係。」


旁邊的士兵嘴角抽搐,這攝政王妃太狠了,罰跪還要人家感恩戴德! 沐九兒,算你狠!

就算再不心甘情願也不敢藐視皇族。

沐九兒微笑著從跪下的兩人面前徑直走過,而沐家大小姐跟沐家二小姐深知如今的沐九兒不是她們能夠對付的。

忍氣吞聲也就算了,如果真惹惱了她恐怕大家都沒好果子吃。

臨近正午時分,隊伍已經整裝待發,香澤國的精兵數千人浩浩蕩蕩的跟在車隊後面,香車寶鼎,再加上沐府上下大大小小全部立在沐府牌樓跟前,沐九兒走出沐府,前來歡送的人擠滿了沐家各個介面,大家眼巴巴的來看著,目的就是一睹香澤國攝政王的風采,雖然沐九兒臭名昭著,大家也都見過,但不少人還是為了看熱鬧,沾點喜氣。

一下子沐府門口門庭若市。

等沐九兒上了馬車才發現車廂中只有皇甫辰絕一個人。

「小池呢?」

「她不跟我們走了。」

「什麼?」

沐九兒瞪大眼睛,連忙起身就要下車,皇甫辰絕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住,「你幹甚麼去?」

「找她呀!」

正要甩開皇甫辰絕的手,只見皇甫辰絕撩起車簾,「你朝外面看。」

沐九兒疑惑的抬眼過去,只看到隊伍後面還有一個小隊伍,隊伍前面是沐清風跨坐在一匹白馬之上,小池臉色粉撲撲的坐在沐清風的身前,身後的北越國護衛抬著聘禮。

「這……」沐九兒傻了。

「你個小笨蛋,估計就你沒察覺出沐清風跟小池暗生了情愫。」

說著捏了捏沐九兒的鼻子。

「誰說的!」沐九兒揮開皇甫辰絕的手,不滿的說:「我早就知道了。」

只是沒想到二人的進展這麼快……

她跟皇甫辰絕認識這麼久才下聘,他們倆人才相處多久就私定終身了?

皇甫辰絕眼神幽深的望著後面的沐清風,語氣帶點悔過的說:「是我下手太慢!這是我的過錯。」

聞言,沐九兒白了皇甫辰絕一眼。

馬車已經開始緩慢的行駛,沐九兒最後看了一眼沐府那個牌匾,耳邊聽到百姓們的議論聲。

「原本以為沐府有個沐九兒變成了鳳凰,沒想到沐府的二少爺也成了北越國的駙馬了?」

「那可不是,一下子沐府出了兩個皇親貴胄,風光著呢!」

「沐府這次可真是飛黃騰達咯。」

皇甫辰絕拉著沐九兒靠著她坐下,沐九兒想到了什麼突然回過頭來問,「你送的那聘禮不下萬金吧?」

「萬金?十萬金都有了。」

沐九兒眉眼一抬:「你有錢?」

「額,哈哈。」

皇甫辰絕一愣,然後大笑,曖昧的靠近沐九兒,嘴巴靠近她的耳朵,

「本王有沒有錢,愛妃你不知道嗎?」

沐九兒嘴角抽搐,這男人正經的時候吧真是讓人有些心中發寒,不正經的時候把,可真不是騷的一點點……

「滾開——」

沐九兒蹦出兩個字,動了動身子,坐在皇甫辰絕對面。

對於皇甫辰絕的事情,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很多事情,只要她問,他便會說,的確,他沒有沒有瞞著她。

但是,就是因為這一點,倒是讓她有些疑惑了,索性,對於她沒威脅性的事情,她也不去詢問了。

朝中勢力,他的人馬不比皇甫耀的少,只是,他隱藏的太深太深了。

就是因為探不清楚他的底細,所以皇甫耀等人有些忌憚,想方設法的和他作對。 窺情竊愛 ,算你狠!

就算再不心甘情願也不敢藐視皇族。

沐九兒微笑著從跪下的兩人面前徑直走過,而沐家大小姐跟沐家二小姐深知如今的沐九兒不是她們能夠對付的。

忍氣吞聲也就算了,如果真惹惱了她恐怕大家都沒好果子吃。

臨近正午時分,隊伍已經整裝待發,香澤國的精兵數千人浩浩蕩蕩的跟在車隊後面,香車寶鼎,再加上沐府上下大大小小全部立在沐府牌樓跟前,沐九兒走出沐府,前來歡送的人擠滿了沐家各個介面,大家眼巴巴的來看著,目的就是一睹香澤國攝政王的風采,雖然沐九兒臭名昭著,大家也都見過,但不少人還是為了看熱鬧,沾點喜氣。

一下子沐府門口門庭若市。

等沐九兒上了馬車才發現車廂中只有皇甫辰絕一個人。

「小池呢?」

「她不跟我們走了。」

「什麼?」

沐九兒瞪大眼睛,連忙起身就要下車,皇甫辰絕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住,「你幹甚麼去?」

武安君毅 找她呀!」

正要甩開皇甫辰絕的手,只見皇甫辰絕撩起車簾,「你朝外面看。」

沐九兒疑惑的抬眼過去,只看到隊伍後面還有一個小隊伍,隊伍前面是沐清風跨坐在一匹白馬之上,小池臉色粉撲撲的坐在沐清風的身前,身後的北越國護衛抬著聘禮。

「這……」沐九兒傻了。

「你個小笨蛋,估計就你沒察覺出沐清風跟小池暗生了情愫。」

說著捏了捏沐九兒的鼻子。

「誰說的!」沐九兒揮開皇甫辰絕的手,不滿的說:「我早就知道了。」

只是沒想到二人的進展這麼快……

她跟皇甫辰絕認識這麼久才下聘,他們倆人才相處多久就私定終身了?

皇甫辰絕眼神幽深的望著後面的沐清風,語氣帶點悔過的說:「是我下手太慢!這是我的過錯。」

聞言,沐九兒白了皇甫辰絕一眼。

馬車已經開始緩慢的行駛,沐九兒最後看了一眼沐府那個牌匾,耳邊聽到百姓們的議論聲。

「原本以為沐府有個沐九兒變成了鳳凰,沒想到沐府的二少爺也成了北越國的駙馬了?」

「那可不是,一下子沐府出了兩個皇親貴胄,風光著呢!」

「沐府這次可真是飛黃騰達咯。」

皇甫辰絕拉著沐九兒靠著她坐下,沐九兒想到了什麼突然回過頭來問,「你送的那聘禮不下萬金吧?」

「萬金?十萬金都有了。」

沐九兒眉眼一抬:「你有錢?」

「額,哈哈。」

皇甫辰絕一愣,然後大笑,曖昧的靠近沐九兒,嘴巴靠近她的耳朵,

「本王有沒有錢,愛妃你不知道嗎?」

沐九兒嘴角抽搐,這男人正經的時候吧真是讓人有些心中發寒,不正經的時候把,可真不是騷的一點點……

「滾開——」

沐九兒蹦出兩個字,動了動身子,坐在皇甫辰絕對面。

對於皇甫辰絕的事情,她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很多事情,只要她問,他便會說,的確,他沒有沒有瞞著她。

但是,就是因為這一點,倒是讓她有些疑惑了,索性,對於她沒威脅性的事情,她也不去詢問了。

朝中勢力,他的人馬不比皇甫耀的少,只是,他隱藏的太深太深了。

就是因為探不清楚他的底細,所以皇甫耀等人有些忌憚,想方設法的和他作對。 就是因為探不清楚他的底細,所以皇甫耀等人有些忌憚,想方設法的和他作對。

這一行又是五天。

轉眼離祭祀大典的時間只剩下兩天。

下了車,攝政王府遒勁有力的溜金大字映入眼帘,此時天色即將成為夜幕,攝政王的四周高高掛著大紅燈籠。

府邸門口青岩親自率領著護衛,丫鬟,小廝齊刷刷的站在門口迎接。

這樣隆重的歡迎儀式,已經無聲的證明了沐九兒的身份,這個一直以貴客久居的女子已經是攝政王妃,他們的准主子了。

「恭迎攝政王,攝政王妃!」

聲音整齊,倒像是提前排練過的。

皇甫辰絕從車廂中探出頭來,看著愣在那的沐九兒,笑問,「攝政王妃,滿意嗎?」

「……」

這廝也跑出來打趣她!

沐九兒將皇甫辰絕從車廂中拽出來,狠狠地掐了他一把!居然不提前給她提個醒,害她出糗!

皇甫辰絕咬緊牙關,暗罵,這個狠心的女人!


「王爺,公主已經設宴等著給您,呃,還有王妃接風洗塵呢!」

說著偷偷瞥沐九兒。

果然,沐九兒問,「哪個公主?」

「當然是凰女,虞國長公主呀!」那侍女是服侍軒轅珍兒多時的,自然是向著她的主子。

身份來講不知道要比沐九兒高出多少倍,一個小國來的庶女居然也敢跟凰女爭?真是不知死活!

沐九兒無視那侍女眼神中的鄙視跟不屑,轉頭問皇甫辰絕,「她如何住進王府了?」

皇甫辰絕立即抬眼掃視青岩。

青岩是一肚子的苦,當時攝政王昏迷不醒,而軒轅珍兒好歹也是凰女不是?她執意要住進攝政王府?他還能把人給趕出去不成?如今,他可真是有理也沒辦法解釋的清了。

唯有撇過臉,不敢看攝政王的臉色。

破天荒的,一直久居在攝政王府的軒轅珍兒帶著烏壓壓的奴婢,遠遠的走了出來,難得看到她笑意盈盈的。


沐九兒繼續掐皇甫辰絕,你乾的好事!

皇甫辰絕表面上沒什麼表情,內心早就怒火焚燒了!青岩!你好樣的!待會兒在找你算賬!

「珍兒已經命人準備了晚宴,專門為辰絕一人接風洗塵的。」

一人……

軒轅珍兒特地強調這兩個字,眼睛有意無意的在沐九兒身上打轉,笑意有些不明不白。


軒轅珍兒一來就給沐九兒一個下馬威,眾人有看戲的,有憤怒的,有茫然的總之神態各異的瞪大了眼睛瞧著這一幕。

只有青岩尷尬的站在一旁用腳尖蹭著地面,心中忐忑難安,心裡抽死自己的想法都有了!

他都是造的什麼孽喲!

豈料,軒轅珍兒更加得寸進尺,站在皇甫辰絕身邊,拉住他的另一個胳膊。

「難道攝政王這點臉面都不給嗎?」

這副可憐巴巴,語氣柔弱的樣子是男的都有點把持不住。

這王府稍微有點資歷的人都知道當年軒轅珍兒倒追皇甫辰絕的事情,如今皇甫辰絕定下了攝政王妃,那軒轅珍兒哪肯就此善罷甘休?恐怕日後有的鬧!就是因為探不清楚他的底細,所以皇甫耀等人有些忌憚,想方設法的和他作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