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音剛落,劉明直接轉身離開,留給樑弱水一個霸道至級的後背。

慕容雲逸苦笑了下,然後同樣後退幾步,只有樑弱水一臉邪笑的看着劉明的後背。


“怎麼不打了,幾個男人比娘們還囉嗦,害姑奶奶沒看到好戲。”陳清月嘀咕着。

劉明來到王韻身邊,握着她有點冰涼的小手,看着下面還未反應過來的人。

“從今天開始王韻是我的女人,針對王家的就是和我劉明過不去,我這人沒什麼優點,就是記仇。”

說完看着王韻。

“你是我的,任何人搶不去。”

然後拉着王韻向着二樓上去,也不顧一臉驚愕的衆人。


好戲看完,知道今晚婚禮廢了,一衆人都離開了,文芳菲猶豫了下,同樣跟着文成離開了。

陳清月則帶着一絲的戲謔看着上樓的兩人,然後也離開了,只不過她的腦子裏在想着怎麼報仇呢。

現在的現場只有一些工作人員還有一臉震驚的王家人,以及一臉憤怒的申家人,但是卻沒有一人上去打擾劉明,他們可不想和申贏的下場一樣。 沒有了劉明文芳菲帶着文成直接就離開了,文芳菲的心裏有點小吃醋,自然不會去等劉明,陳清月則是跟着文芳菲就離開了。

“姐,怎麼啦,心情不好。”文成小心的問到。

“我幹嘛心情不好。”文芳菲像是被人抓了小辮子,心虛的說道。“哼,我爲了劉明那二貨,值得我不開心嘛。”

“嘿嘿。”文成乾笑了一聲。

文芳菲也頓時感覺到她話語的露餡,文成可沒說劉明,而自己卻提出劉明,這不是明顯的欲蓋彌彰麼。


但是文芳菲現在的心情還是比較煩躁,所以也就沒有在爭執,而是將所有的鬱悶發泄在了腳下的法拉利上。

“咦,有人?”文成驚異的說了一句。

“你說什麼?”文芳菲只顧發泄自己的鬱悶,沒有聽清文成說什麼。

“沒什麼,讓我來開車,我怕你把氣全部發泄到車上了。”

文芳菲沒有拒絕,而是微微起身,將方向盤交給了自己的弟弟,然後和文成換了個位子,坐到了副駕駛的位子上。

文成握着方向盤,透過後視鏡看到後面的尾巴,這是第一次文成在自己姐姐的身邊表現自己的能力,但是此刻他可顧不了那麼多了,他可不希望自己這些人出事。

文成很有技巧性的掌握這法拉利的方向,不時的轉彎,甩尾,這讓後面的車根本無法把速度真正的提上來。

然後身後的那輛車也無所謂,他們只要跟蹤就行,他們可不想超越,等到把車子逼入人少的地方他們就可以行動了。


“小姐,文家的兩人似乎被跟蹤了。”跟着文芳菲一起離開的陳清月的司機看着前面的兩輛車說道。

“跟上去,去看看熱鬧。”陳清月磨着一對小虎牙,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

“嗯,知道了,小姐。”

文成好像並不知道他們的陰謀似的,任憑他們的逼迫,而上了一條無人的公路,這條路通往郊區的,所以晚上根本沒什麼車。

可是上了這條路還沒結束,文成直接一個疾拐,拐入了旁邊的小道。

後面的車輛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但是他們也無所謂了,這個時候劉明不在身邊,是他們行動的最好機會,他們怎麼可能會放棄。

看到車子進入了旁邊的小道,所以同樣是一個疾拐,跟着進去了。

陳清月趕來,看着車子都進去了,小虎牙再次磨着,下了某個決定,然後看着自己身邊的司機兼保鏢。

“林叔,你回去吧,我去看看。”

“小姐,這…..”林叔猶豫

“讓你回去就回去,不相信我嗎?”陳清月瞪着林叔。

知道陳清月脾氣的林叔沒有在堅持,說了一句“小姐小心”之後就開車離開了,而讓那個陳清月一個人呆在了這裏。

進入小道的文成將法拉利迅速一個180度旋轉,直接調轉過了頭,然後猛踩油門,既然直直的朝着後面的車撞了過去。

跟蹤者似乎並不畏懼,竟然同樣加速,似乎想要和文成來個魚死網破。

“文成,你幹什麼?啊。”文芳菲大聲的叫出來。

300m

200m

50m

10m

……………

吱吱……

就在即將相撞的時候,後面跟蹤的瑪莎拉蒂終於還是選擇了保住性命,突然一個急轉,而法拉利擦身而過,但是不小的衝擊力,還是把文芳菲撞的昏了過去。

文成看着旁邊昏過去的文芳菲,一個手撐,開門跳下車,看着同樣瑪莎拉蒂上下來的兩人,冷冷的看着兩人。

下車的兩人都是中年人,頭髮乾淨利落,白白淨淨,有點奶油小生的味道,然後看向文成陰狠的眼神,顯示着他們不像表面那樣溫和。

趕來的陳清月恰好看到相撞的一幕,小手捂嘴,眼睛咕嚕嚕的轉了一拳,終究是躲在小道旁邊的草堆後,而沒有上前去。

因爲陳清月看到了不一樣的文成,女人的好奇心加上陳清月天生的敏感性,讓她覺得文成不簡單,所以他選擇了不出現,看看文成到底是什麼身份。

對持的兩方人也並沒有發現陳清月的到來,只見兩個奶油小生,看着下車的文成,眼神犀利。

“呵呵,文家小少爺,看來我們還是小瞧了啊。”沉默了下繼續說道。“不過一些到手兩個文家的人,這真是可喜可賀啊。”

“你確定到手了麼?”文成眼睛緊緊盯着兩人。

“呵呵,難道不是嗎,我承認我們沒你狠心,但是對付你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話音剛落,兩人同時前衝,一人出掌,一人握拳,顯然是不想給文成任何機會。

就在兩人接近文成的時候,文成突然笑了。“你們的情報真的很差,呂家。”

在兩人驚愕的目光之中,文成握拳竟然同時瞬間轟向兩人,在兩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兩人同時倒地。

—————–

—————–

此時和劉明呆在酒店的二樓,和王韻互訴衷腸,正在準備提槍上陣的時候,突然門被人敲響了,這讓劉明不由的皺着眉頭,但還是穿上衣服出門。

本愛準備發火的劉明頓時驚訝的站在門邊,不是別人,竟然是連詩雅。

一身緊身的T恤,披上一件小夾克,下身是一件緊身牛仔,身材火爆的讓人流口水,只不過這次她沒有戴大號墨鏡,露出好看的眼眸,看到劉明,又在嘴上出現了深深的酒窩,看起來魅惑中又帶了一絲可愛。

“你來幹什麼?”劉明沒有發火,但聲音中還是有一絲沉悶。

“文芳菲被人追殺?”

連詩雅的話,頓時讓劉明瞪大雙眼,她想到了文芳菲,自己是來保護她的,今天晚上竟然把她忘了,但還是故作冷靜的說道。“我爲什麼相信你?”

“我找不出理由讓你相信我,你可以不信。”

“你爲什麼不救她?”

“因爲你喜歡她,所以我不喜歡她,我幹嘛救我不喜歡的人。”

劉明覺得喝着女人說話真累,也就懶得廢話,直接回房告訴王韻自己有事,然後直接拉着連詩雅就離開了。

從路邊攔了一輛車,直接打劫,看着車飛奔向連詩雅說的地點,看着副駕駛上一臉從容的連詩雅,劉明冷聲道。“希望你沒有騙我。”

連詩雅沒有說話,而是看着劉明露出她深深的酒窩。

經過飛奔終於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趕到了連詩雅說的地方,一個急拐,出現在那條小路上,看到那輛紅色的法拉利,劉明急忙剎車。 這時候本愛準備離開的文成聽到車聲,連忙假裝昏倒。

劉明走了過去連忙探查車上的文芳菲,伸出手在她的鼻翼上探了下,然後放才放心的點了點頭,隨即走向昏迷的文成,同樣發現他沒事,而那兩個殺手則已經倒在地上毫無所覺了,明顯是已經死了。

劉明看着站在自己身邊的連詩雅,深邃的看了一眼,但是搖了搖頭。“謝謝你。”

然後將文成和文芳菲同時抱到自己來的那輛車上,正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連詩雅一屁股再次坐在副駕上,又露出了一個深深的酒窩。“謝謝兩個字又不值錢,這種謝法有什麼用。”

劉明有點懷疑這女人是不是覺得她的酒窩很好看,每次看自己的時候總要帶上她那招牌式的酒窩,雖然劉明不否認這酒窩確實很好看。

劉明最終沒有把連詩雅趕下車,而是帶到了文家,沒有原因,因爲劉明根本趕不走。

直到劉明的車消失在這小道的時候,陳清月方纔從後面的草堆出出來,看着劉明離開的方向,磨着小虎牙。

“好玩,文成,劉明,還有那女人,還有呂家,嘿嘿,真有意思。”

陳清月掏出手機,撥通號碼說道。“派人來***接我?”

看着已經沒有氣息的兩人,還有兩輛車一陣出神。

劉明載着兩人回到文家,自然引來文霆的一陣關心詢問,但是並沒有責怪劉明,儘管如此劉明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畢竟是自己的失職。

“這位是?”安頓好兄妹兩人之後,文霆方纔看到跟着劉明一起的連詩雅。

劉明感覺有點頭大,自己都不知道怎麼介紹她,畢竟自己也不熟,然而不等劉明解釋,連詩雅突然抱住劉明的手臂,看着文霆淡淡的笑了笑,卻並沒有露出深深的酒窩。

“我是劉明的朋友,文叔叔好。”

見劉明沒有反駁,文霆也就默認了,於是說道找人給她安排客房就離開了。

“你還不走?”看到文霆離開,劉明問道。

“幹嘛走啊,你還沒報答我呢?”

“……..”

劉明回房,把連詩雅一個人丟在了這裏,他認爲這女人是開玩笑,所以也就懶得爭執,回去休息纔是王道。

看到劉明離開,連詩雅再次露出深深的酒窩,然後來到文霆說好的房間休息。

—————

—————

由於文芳菲只是不小的衝擊力而促使她暈過去的,而文成則壓根就是裝的,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兩人都已經醒過來了。

文芳菲得知自己沒死,興奮的在劉明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直到劉明喊疼的時候,方纔鬆嘴的。

“幹嘛咬我?”

“我想確定自己死沒死啊?”


“那你不能咬你自己啊?”

“我怕疼”

“……..”

看到文芳菲沒事,劉明又來到了文成的房間,文成此時也已經起來的,靠在牀頭,看着劉明進來,頓時興奮的不得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