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話題被轉移到她身上,舒瀟一臉坦然:「嗯,在準備婚禮了。」

「哈哈哈,這可不是,孩子大了,我們也都老了。」

歐陽焱笑聲里有無奈,歲月從來不饒人吶。

倒是在他旁邊的舒起雲又皺起了眉,結婚的事情,他這個當父親的真是半點不知情,他看向自家妹妹,舒夕落悄咪咪地做了個鬼臉,用嘴型告訴他:

「回家再說。」

舒起雲這才別回來,看著女兒。

女修重生指南 舒瀟的性子像她母親多些,加上年少成名,他還沒來得及給女兒更多,她就開始忙碌起來,直到今天她都處理得很好。

只是父女倆之間總有些空缺。

舒瀟像是感應般回看他,很快便又跟其他人聊天去了。

宴會雖然是大家齊聚一堂,但實際還是分成合群的三五人聊得暢快。

歐陽焱作為今晚宴會的主人,來找他攀談的人絡繹不絕,全然沒注意自己的女兒不見了蹤影。

文怡萱躲在了一個小角落裡頭,這場宴會她本來也是主角之一。

她恨恨地盯著被眾星捧月般包圍的舒瀟,暖白的燈光打在她身上,整個人閃閃發亮。

手裡捏著的手機,屏幕上正是不久前林嵐發來的照片。

雖然隔了兩層車窗,她還是認出第七策,車裡的另一個女人,顯然就是Crystal。

「除了她,第總不肯讓其他人坐他的車。」

林嵐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讓她更加心煩。

「萱萱,你在這裡做什麼?」

文玉婷終於找到了女兒,她神情怪異地盯著手機。

她扳過來看到照片,心思轉得飛快,她帶著文怡萱的時候,也吃過些苦頭,舒瀟和舒夕落無論說什麼都很難傷到她們,只是這照片上的人,連歐陽焱都確認了是阿策的女朋友……

「媽,爸爸會不會不幫我了?」

文怡萱終於開口,最了解她也最能給她幫助的只有母親了。

「傻孩子,他是你爸爸,不可能不幫你的。」

文玉婷脫口而出。

真覺得自己女兒有點傻。

舒夕落和歐陽焱沒有孩子,文怡萱就是他唯一的女兒,想要更加壯實自己,跟第家結親是最好的辦法。

而且第七策,無論是能力還是家世,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為了利益,他一定會不擇手段吸納這人的。

文玉婷在她旁邊坐下:

「男人嘛,難免會遇到那麼一兩個喜歡的人,你自己不也喜歡過好些戲子么?最後要結婚的,可不是他說了算。」

聽到母親把自己以前喜歡過的男生稱為戲子,文怡萱覺得莫名好笑,他們在人前光鮮得很,收了一群小迷妹,可還不是為了資源順從她。

想起最後總是她勝利到厭倦的結果,心情終於好起來。

壓在上面的石頭一去,她看著手機。

「媽,那我也要整整她。」 文玉婷按住她的手,眼神突然變狠:

「我說的話你到底聽不聽?」

文怡萱忍不住打了個冷戰,她知道這下母親是真的動了火氣。

不敢吭聲。

文玉婷轉頭看看周圍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變化,壓低嗓子:

「我們才剛知道Crystal的存在,她就出了事,多少雙眼睛會上來盯著你?」

文怡萱怔住,半天才說話:

「媽,對不起……」

北朝奸佞 她一服軟,文玉婷的臉色緩了緩卻沒有徹底放鬆:

「我們現在是靠著你爸才活在人上,做事情一定要謹慎,況且第家除了你,也還有不少嬌貴的小姐們等著攀上去,賤人自會有人收拾她的。」

文玉婷說到最後幾個字,臉上儘是狠戾。

她此刻哪裡還是那位溫柔的貴婦,都是可以到恐怖片里客串一番的鬼婦。

文怡萱卻沒了剛才的畏懼,這樣的母親是她熟悉的,是她最堅強可靠的後盾。

「謝謝媽媽,快到爸爸那邊去吧。」

她自己也起身往真正的休息區域,文玉婷的臉色一秒又變回來,絲毫看不出兇狠的痕迹。

歐陽焱和幾個生意夥伴聊天,難得只說了十來分鐘便散開,他坐在一邊,靜靜地看著熱鬧的宴會賓客。

「哪裡不舒服?」

文玉婷走過來挨著他,輕輕地替他捶著腿。

旁人看來這對夫妻真是恩愛得很。

舒起雲聽旁邊幾個不知情的小年輕商量著不要打擾歐陽焱夫婦秀恩愛,再好的教養也綳不住,冷哼一聲走開。

這樣的恩愛都是建立在舒夕落的痛苦之上。

他沒特地去看妹妹,也能猜到她心裡的傷口必然是被觸動了。

舒家和歐陽家是世交,舒夕落喜歡上歐陽焱並走到一起更是親上加親,誰能料到今天會出現這樣滑稽的場景。

原配漸漸被冷落遺忘,倒是不光明的情人上了檯面。

舒瀟敏銳地感知到姑姑的情緒變化,乾脆將她帶離了宴會,回到之前的房間。

眾人聊得正興,沒有人注意到她們的離場。

歐陽焱享受著按摩,慢慢閉上眼,用他們兩個才能聽清的音量說話:

「見了舒瀟手機里的那個老太婆,心情不好。」

文玉婷保持著替他捶腿的姿勢默不作聲,她知道想說的內容,他自己會倒出來的。

「她以前在這邊住了一段時間,收了幾個學生。」

這老太婆脾氣古怪,收學生只看自己喜不喜歡,說了喜歡的,留下。

不喜歡的,作品再好看再多人誇也不要。

歐陽焱小時候挺喜歡畫畫,拿著自己的畫作興沖沖找這位「藝術家」,卻被拒之門外。

他分明見到附近好些小夥伴都進了她的屋子……

他的話沒說完,不想繼續,文玉婷卻已經猜了個大概,輕輕捏了他臉:

「真沒想到焱哥記到現在,真是孩子氣,說不定是那個藝術家沒本事,才不願意收天分高的徒弟。」

歐陽焱想起過去,比起幾十年的經歷,這事情真的小得不能再小了,印象卻如此深刻,也忍不住輕笑出聲,胸口的鬱結慢慢解開。 當初如何傲氣的人,不也是對生活屈服了。

只是不知道周辰現在的出場費多少,要是有機會把她請出來,還真想看看她見到如今自己的表情。

歐陽焱已經見到太多人對他低頭,多虧了舒瀟的提醒,他這口氣真的要出一出。

心裡後面的這些想法全被他壓制住,本來這事他自己也覺得幼稚,再說出來就跟現在的毛頭小子沒差了。

文玉婷對他的情緒變化極為敏感,丈夫的心情顯然是朝好的方向發展。

她看了眼不遠處被人搭訕的女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焱哥,G市是不是要舉辦時裝展?」

突然提起這件事情,歐陽焱反應了一會兒才想到:

「怎麼?」

「我在想,萱萱她不是對這些興趣挺大的么,想讓她參與一下。」

文玉婷更加關注丈夫的神情變化。

關於這個女兒,歐陽焱確實沒想過她會有其他的發展可能,與其說她喜歡服裝,她喜歡購物才是真。

要在平時,他大概就直接答應了文玉婷,可今天偏就有些不同。

見他半天沒吭聲,文玉婷也明白希望渺茫,主動開口:

「要是不行的話就算了吧,公司那麼多事情……」

「她去也可以,就當是積累些經驗,其他我另有安排。」

G市作為國內乃至世界的服裝聖地,其實早該有時裝展了,到今年他們才來策劃確實奇怪。

不過頭一回,必定是要辦得好看些。

嘉賓自然是要有些地位的……

沒想到他想了這麼久還是答應了自己的請求,文玉婷把他伺候得更加舒心,只希望文怡萱能好好把握機會。

……

某粥店。

歐陽清霜摸摸肚皮,吃飽了感覺有些漲。

「謝謝你啦~」

雖然是只賣些湯水的店子,環境卻布置得很清雅。

坐的位置正好挨著窗邊,她稍微偏過身就能看到外面燈火閃爍。

桌子中間有個大碗,裡面的粥基本被兩人吃光,但他注意到她分過去的量也才兩小碗,這麼多年居然還跟小時候吃的份量相近。

「多吃點。」

第七策把菜單遞過去,她凝神看著外面。

一點反應都沒有,很顯然沒聽進他的話。

不急著把她喚過來,他隨意點了兩份小菜便看向她。

她的視線並不在某個確定的行人身上,只是看著慢慢就出了神。

歐陽清霜安靜的時候有種莫名的憂鬱感,加上她身材偏瘦,叫人想將她擁入懷中。

蒼穹為聘:八相女帝傾天下 他這麼想著,身體也忍不住向她傾過去。

「米洛!」

她突然輕輕拍了下窗戶。

外面的人已經注意到了她,米洛手裡還提著一個保溫壺。

明明才將清霜小姐放出去一天,她心裡卻總放不下,直到她好好地站在面前,笑意盈盈。

身體撞到桌子的第七策摸摸鼻尖,她興沖沖跑出去的樣子像極了從前。

可惜迎的人不是他。

胸口又開始泛酸,正巧服務員端上來小菜。

他只夾起一塊吃,冰冰涼涼,突然沒了胃口。

外頭,歐陽清霜只來得及向他揮揮手告別,就被米洛關進了後車座。 一直站在門口的服務員小聲和同伴說話:「他們不是情侶嗎?怎麼不一起走?」

她才剛成年,男女之事了解不多,旁邊的人年紀比她大些,戳戳她的腦袋:「你不懂,肯定是還在追求的階段。」

兩人看向座位上的男人,明明長得這樣好看,卻面無表情。

要不是見到剛才他和那個女孩子一起用餐時的體貼溫柔,還真以為這人是個面癱呢。

「真是個帥哥啊……」

她小聲嘀咕,不過那個女孩子也很好看,長得跟明星似的。

第七策沒有注意到自己正被人盯著,Crystal不在,他提起衣服便離開。

手機突然響了一下,是他設定的特別鈴聲。

「抱歉我走得有點急,下次再一起吃飯吧,我請客。」

她還配了個充滿歉意的表情。

第七策剛覺得天寒地凍,自己孤身一人的落寞瞬間就沒了蹤跡。

門口的小服務員又看不懂了:

「姐姐,他看起來為啥這麼開心呀?」

「傻瓜,肯定是那個女孩子給他發的消息。」

他的表情,過來人都懂。

天氣寒涼,能讓人暖和起來的,除了厚實的衣服,再有的,便是心愛之人。

歐陽清霜看著手機,他回了一個簡單的「好」字,讓她盯了老半天。

米洛在後視鏡里看著她,像是得了某件寶物的樣子。

一個陌生的來電打斷了她的笑意。

「喂?」

她的聲音已經恢復了往日的漫不經心。

「您好,請問是Crystal小姐嗎?」

「是的,你是?」

這原本是她的私人號碼,原本工作都是可以通過周夫人那邊幫忙安排的,回國之後就全部讓她自己來接了。

「您好哈,我是歐陽集團的員工,我叫莎娜,我們公司是……」

「不好意思,能說重點嗎?」

歐陽清霜眉頭輕蹙,對方的自我介紹相當全面,也讓她完全抓不住重點。

「噢,好的,」莎娜突然被打斷有些懵,又多說了幾句,終於講出她的目的:

「我們計劃下個月在G市舉辦一次時裝周的活動,了解到您對服裝設計這方面的見解,想邀請您參加。」

重生之錦醫凰妃 「下個月?」

「是的。如果沒問題的話您明天可以來我們公司這邊交洽一下相關的事宜。」

「抱歉,莎娜小姐,我覺得沒什麼可交洽的,下個月我有其他的事情,去不了。」

完全沒料到她的回答,打著歐陽集團這麼大的招牌從來就沒人拒絕過。

難道是這些玩設計的古怪性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