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語舒笑着說:“婚姻的幸福不在婚禮是否盛大,重在日常生活幸福,婚禮,爸爸不用着急,目前,抓緊時間治病要緊,我想爸爸一定會吉人天佑,健康出院的!”

語舒父親說:“女兒,就是我健康出院了,我也要到二線,爲你保駕護航,我不再回到總裁的位置上來了,你從現在要做公司長久規劃。爸爸已經奮鬥了大半輩子,想過幾天清閒日子,一切都拜託給你,連國鬆都拜託給你,我已經給國鬆說了,你是他挑選的,他就要聽你的話,國松本質是個好孩子,就是有些不成熟,希望女兒你要多一些耐心和寬容心,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幸福一生。”

語舒笑着着說:“爸爸說得對,他就是有些孩子氣,多哄哄,多勸說,我相信他還是會成長爲一個了不起的男子漢,適當的時候,我還是要把公司交給他。這麼大的公司,我害怕領導不好,給公司造成損失。”

國鬆父親說:“你也不用着急,公司有規劃部,他們負責規劃公司的走向,你可以同他們多談談,他們會給你很多不錯的建議。另一個是,你將工作理順以後,還是注意多休息,也要顧顧家,加強身體鍛鍊,當然現在你一直堅持同國鬆一起鍛鍊身體就非常好,晚上儘量少熬夜,熬夜對身體最不好,而且,影響你的容顏,對於一個女性來說,美貌總是重要的,你懂的。”

語舒笑着說:“謝謝爸爸,爸爸這樣看重我,信任我,真不知道怎樣說才能表達對爸爸的感謝。”

國鬆父親說:“女兒今後不準再說這樣的話,爸爸應該感謝你,感謝你幫爸爸挑起了這個重擔。你好好幹,就是有些失誤,也不用怕,有爸爸呢。”

語舒因爲有個會,就告辭了,回來組織公關部研究對策,儘快落實徵地的事項。

會後,她給心雨和青梅打電話,約她們去紅都酒吧共進午餐,心雨和青梅早早的到了,他們正在說着各自工作上的煩心事,語舒也就來了,她坐下後,就將臨時總裁任命書攤開在桌子上給他們看。心雨和青梅吃驚的問:“這回來真的了?你不想退出來了?”

語舒笑着說:“我好好想了,我們不借助大樹,很難有大的發展,很快會被別人吃掉,所以,我決定長久呆下來。再有就是國鬆還是很不錯的,只是需要一個長時間的培養,我當總裁的條件是同他結婚,我們今天早上已經去領了結婚證。昨晚我已經跟子豪打了電話,他尊重我的選擇,所以,我準備將自己再次交出去。我當總裁以後,就必須扶持自己的力量掌控公司,所以,你們兩人也必須調入公司。”

心雨當即回答服從語舒安排,青梅卻說她呆在宏志培訓學校挺好的,學校她已經理順,她不想去語舒身邊。

語舒笑着說:“我知道你爲什麼不願意來我身邊,你捨不得你的小情人吧?”


青梅嬌嗔道:“語舒別瞎說,哪有小情人?就是覺得那裏安逸。”

語舒嚴肅地說:“青梅,你還是十八歲小姑娘嗎?你目前就是精神出軌,你離肉體出軌,也就是缺合適的機會,你當我不知道,我早就想把你調到我身邊給我當機要祕書,再不拯救你,你會毀了自己,也毀了張正。你過來後培訓學校就交給你的小情人,但是,不准你再跟他來往,北森是最好的丈夫,你說說哪有自己的丈夫幫自己帶孩子,自己跑去跟小情人調情的?如果你還不能醒悟,我就鄙視你!”

心雨也在邊上說,青梅這就是出軌,必須乘着這次工作調整擺脫這種關係,青梅也就沉默了,過了一會兒說:“好吧,其實,我也一直心中很矛盾,就是放不下張正。”

語舒笑着說:“放心,到了我身邊,你就會知道什麼是忙,能忙到你忘記自己叫什麼,你也就不會想起張正,今天就刪掉與他的所有聯繫方式。我是這樣想的:心雨過去任公關部副總經理,主抓徵地審批手續這件事。青梅調任人事部副主任兼任我的機要祕書,給我抓住人事權。我們下手晚了,北森這麼好的人才,讓嘉悅搶去了。可兒聘任到康樂公司任經理,爲了監管他,我找到了一個爛人給她做搭檔,我偶然的機會,找到了閆東,讓他去任副經理。”

心雨說:“可兒我覺得還能放心,閆東還真是一個人渣,是不是有些冒險?”

語舒笑着說:“他已經吃了虧了,從監獄出來,誰敢用他?我就用他,而且,他臭名在外,他只能乖乖的聽話,可兒肯定看不起他,這樣他們就不會聯合起來!我是想了很久才做的決定,心雨,可兒和閆東的工作安排,你來負責。張正的任命我親自來安排。”心雨和青梅心裏特別欽佩語舒的睿智和大膽。 前奏

人的一生總是充斥着各種意外和驚喜,而當意外和驚喜同時來臨,幸或者不幸都是自己的因果。

糖心睜開眼的時候,發現她自己正身處在一個古色古香的青磚瓦房,正對着牀的是一面繡着山水畫的屏風。還未仔細查看屋內的擺設,大腦感覺像無數的針扎一樣,無數的記憶充斥而來。

大約持續了一盞茶的功夫,也就是現代5分鐘左右,終於在雜亂的記憶中明白了,自己壽終正寢後靈魂穿越到了與古代一個叫大宣的架空朝代,這個身體與自己同名,是一個落魄的書香世家的小姐,名叫沈糖心。因爲新帝登基祖父站錯位被革職流放,父親因爲是個文人且分了家,因此受牽連也被流放,流放的路上剛好新皇大赦天下,受牽連的糖心一家便被赦免,發配到了100多公里的老家宣平鎮的平熙村。

稍稍整理了下雜亂的記憶。糖心終於有時間打量了一下屋內的環境,目測自己躺的是一間六七平米的房間,雕花牀上還算軟和,被子也算乾淨並沒有什麼補丁什麼的 ,糖心心裏一陣安慰,以後生活至少不算太差,做好心裏建設後,感覺嗓子一陣的沙啞,便拿起旁邊的衣服穿上,準備找點水喝順便看看屋內擺設。雖然從記憶裏有了解,畢竟是不算自己的經歷,心裏着實好奇自己真的穿越了,感覺好不真實……

糖心繞過屏風看到正對着屏風的是一張差不多50多公分高的八仙桌,四邊雕花矮凳圍着;桌上面擺放着茶水。糖心邊走過去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還算溫熱正好潤潤嗓子,坐在矮凳上仔細的看了下屋內四周,屏風左邊幾步的距離便是是一套古色古香的梳妝檯。並排着衣櫃。右邊離窗戶邊上放置的一張書桌,上面還有一些宣紙墨什麼的。一壺茶在剛剛的打量中也喝了個乾淨,糖心剛想站起來,一整眩暈襲來便暈了過去。屋外正準備送飯進來的蕭嬤嬤推門進來看見小姐躺在茶桌上變顧不得手裏的菜,連忙放下,一整驚呼。‘小姐,小姐,你醒醒’,伸手扶起糖心往牀邊送。糖心閉着眼蹙着眉努力的張開眼看了看,便隨着走了幾步回到牀上躺着。蕭嬤嬤給壓了壓被角,再摸了摸糖心的額頭,‘還有點低燒,小姐你還是在牀上先養養,這大冬日的風大,風寒更不容易好。’糖心輕輕的嗯了一下算是回覆了。

蕭嬤嬤這纔想起剛剛端來的藥和飯菜,便坐在牀邊拉着糖心的手詢問到‘小姐 您先把藥喝了再躺着’,說着便抽出腳下的枕頭,扶着糖心往起推了推點在身後,便出去拿了藥。

糖心這個會也緩了過來,便輕輕的坐起來給自己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坐姿。蕭嬤嬤端來藥便要給糖心喂。糖心感覺有點不好意思便說道,‘嬤嬤,給我吧,我自己喝’;‘好。小姐,你小心點,’。嬤嬤用勺嚐了下,邊放去一遍把碗遞給了糖心,糖心接過像原主平時一樣捏着鼻子一口悶。一口喝完便接了嬤嬤手裏遞來的蜜餞,有些發黴的樣子。嬤嬤一看便知小姐沒受過苦這樣的蜜餞以前都是不能入府的。蕭嬤嬤嘆了口氣到‘小姐,將就着去去苦味吧 ,還算能吃。’糖心心裏一陣尷尬便放進嘴裏,好歹味道還算可以,有點甜膩膩的。

喝完藥又用過一點稀粥,糖心終於感覺舒服了些,便也躺着不動,心想道自己無故來到這裏一切都不熟悉,不敢多說,以後小心點別和原來差別太大。原主以前富貴時性格也算端莊懂事,平時還會教她唯一的弟弟沈糖宇寫字畫畫的,姐弟兩也算親密。

因爲有原主的記憶,糖心也便安心了許多。因爲被流放到老家以後也不得考取功名,沈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流放途中便生了病,等赦免到了平溪村時,人已經快不行了。還好吳氏母親性格比較強勢,靠着老宅以前藏的銀錢,給沈父請了大夫看病,因爲到底深秋氣溫變化大傷了身子,還是沒熬過10月便去了。原主母親打理好一切,身體也給拖垮了,畢竟是從小嬌養的小姐,這段時間的週轉安頓實在是太折騰了,冬月,吳氏實感覺自己不爭氣要隨沈父去了,想到兒女才堪不到十歲,實在不放心,便把兒女託付給了獨身的奶嬤嬤蕭氏,囑咐兒女以後孝敬瀟氏。

吳氏葬禮過後,經歷過多重變故打擊之下,糖心糖宇都病了,畢竟一個才9歲,一個才5歲。要不是靠着瀟嬤嬤和原來風光時在老家置了宅院,留下的一些銀錢,只怕姐弟兩也難易過活。糖心微微嘆氣着,心裏想到原主的過往一整的傷心難過。原主弟弟這會子已經痊癒了幫着蕭嬤嬤熬藥燒飯也便沒見到。 糖心自己上輩平平淡淡的過了二十多年,如今穿越到這個名叫大宣的地方着實是真的,心也裏擔心,這會子已是快到臘月了,自己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熬過,感覺整個人頭暈眼花的實在不好受,便躺在牀上睡去了。

夢中自己彷彿置身於迷霧之中,又好像置身花園之中,大概10多平米的空間裏有一座茅草屋,邊上還有3-4平米的一小池溫泉。中央有一株湯碗大的蓮花,開的鮮豔奪目,惹人憐愛。糖心看着池水冒着熱氣,神使鬼差的連衣服都沒脫便進入池內洗起來。實在是太舒服了,整個人瞬間清醒起來,感覺身體也快速有有力起來了,不再是病病殃殃的樣子。

糖心一陣舒適,覺得自己剛纔躺牀上感覺自己快不行了,是不是這夢裏也是迴光返照了。正享受着突然聽見一整敲門聲,感覺一下子從夢中驚醒,敲門聲越來越大

糖心大聲的詢問‘什麼事’


敲門聲停了便一道軟糯的童音響起:‘姐,您好些了沒?

‘嗯,好些了,你先去等會兒再進來’

‘嗯嗯’沈糖宇大聲應着。便躲到了走廊的被風處搓着手走來走去緩解寒冷。

這廂糖心便準備起來才發現身上溼透了連帶被褥都一灘水澤,瞬間驚呆了……

這……這怎麼回事,心裏一陣驚呼,然後迅速起身,才發現身上並不冷反而熱乎乎的。夢裏的場景瞬間在腦裏回想起,難道夢裏是真的,不然身體咋好了?牀也溼了,難不成夢裏溫泉還是真的了?來不及多想,想到沈糖宇大冷天還在屋外等着。便沒有多想去衣櫃拿了衣服,準備換上,打開衣櫃裏面衣服還算新,因該是在老家新制的的 並不是以前穿的那種奢華料子,只是堪堪舒適,比現下鄉下人穿的好點罷了。

剛穿好衣服便聽見敲門聲

‘進來’糖心坐在凳子上回復到。

沈糖宇推開門看到姐姐坐在桌子邊上,便一陣驚訝。

“姐,你好了?怎麼起來了?”看着姐姐面色不似當初那樣蒼白憔悴,心裏也一整放鬆。便快速走過來拉着糖心衣袖。

‘嗯,午間喝過藥以後感覺好多了,現下想應該快好了’糖心看見弟弟歡快的語氣和高興的小表情,輕輕的摸了摸沈糖宇的頭回答道。

‘那就好,上次請的大夫實在是庸醫,說姐姐治不好了,還好嬤嬤擔心又請了鎮上的坐診大夫開了藥。現下果然好了。’沈糖宇一邊說着一邊圍着姐姐轉了一圈,便又說到

“姐,我,去告訴嬤嬤,您好了些能下牀了,順便晚間給您燉點湯補補。”便歡快的跑了出去,連門都忘記關了。

正好糖心心裏也疑惑自己病重的樣子一下子好了,實在奇怪了。 談情說案:男神,請閉眼 ?一陣冷風從門口吹來,糖心趕緊拉了拉脖子上的衣領,才發現自己脖子上掛着一個羊脂玉環,便摸了摸一整溫熱襲來,感覺整個人都輕快了很多。心裏一陣高興,心想道莫不是這是真麼寶貝?邊想着邊去把門關上,拿了衣櫃的被褥打算去換掉牀上弄溼的 免得嬤嬤看了擔驚受怕。換完被褥,便坐在桌邊想着換下的被褥怎麼辦,這天氣怕也曬不幹,陰雨綿綿的。手裏摸着脖子上的羊脂玉環,看着桌上的被褥,嘆了口氣,心想着要是有太陽就好了,一天就曬乾了。一瞬間桌上的被套突然不見了,剛好她剛纔取下的玉環,來拿在手裏冒出一陣白光,糖心看見一整白光過後被褥才消失的,又驚又喜的拿在手裏翻來覆去的看了看。

心想‘這莫不是以前看的小說裏寫的那樣?什麼隨身空間類的法寶?’糖心學着小說裏的做法捏着玉環全新全意的想着“進去”兩個字……

過了很久也沒發現自己進去,一陣的失落和懷疑,這時候突然腦子裏冒出一段話:‘主人,主人,要先滴血認主才能真身進入玉環哦。’

“誰,誰在說話?”糖心心驚肉跳的到處查看着。

‘主人……,主人,別怕,我是神鳥,在你手上的玉指環裏呢!你先別怕,按我說的做,待會就能看見我了哦~’萌萌的聲音又在腦海裏響起。

“主人,你先滴點血在玉環上,我們建立了聯繫就可以進來啦”

‘好,我試試’,糖心在衣櫃上的籃子裏找了針,忍着痛,戳了個冒血眼,便滴在了玉環上,玉環瞬間冒着白光。大概一刻鐘後,玉環終於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看上去更加的有光澤和吸引人了,實在有有點引人注目。

“主人,好了好了,你現在可以捏着玉環想着進入玉環就可以進來啦,你可以讓它變成普通鐲子戴在手上隱藏起來了,別人看不見的哦。”

“對哦 ,現在您還不會法術,不能變,嗯,待會我先教你好了,免得被壞人注意到了”

“好”糖心心裏一陣高興,便捏着玉環默唸着進入。一眨眼便置身到了夢裏到過的空間裏,溫泉,蓮花,茅草屋都在~遠遠的還看了幾塊黑土地裏面種植着一些不認識的草。

“這裏,這裏,主人快來啦~”隨着聲音的地方轉過身去才發現聲音是在茅草屋內。

“主人,快過來,快過來呀。”糖心快步走去到了茅草屋門口輕輕一推門便開了。只見一隻五彩斑斕的雀鳥飛撲而來,下的糖心後退了一步,歡快的聲音從雀鳥身上發出來,糖心驚訝的長大了嘴。雀鳥上下跳躍的飛着,一邊小心翼翼的觀察着主人,便開始說道

‘主人,我是神鳥,不是雀鳥哦!’因爲契約明顯知道主人的想法便解釋道。糖心點點頭表示知道了,便自己瞧着雀鳥,噢,不,神鳥。

神鳥便開始四處給糖心介紹到

“主人,你看這裏,這邊架子上右邊是各個朝代已及你上一世呆的地球上的孤本文獻,左邊是武功祕籍等等”。糖心年看了一下一共四層每層估計都有上百本書吧。

‘桌子上的是空間主人才能打開看的,具體主人要自己看哦~還有,對面那邊架子上是修仙功法和法寶彈藥等等哦。’神鳥歡快的聲音再次響起,估計是很久沒人說話了,十分的賣力~

‘後面,還有倉庫呢,裏面因有盡有,還有些從主人原來世界收集的過來呢~。不過以後再看吧。主人你還是先看桌子上那本書,記得要滴血認主哦~

’那本書也是神書和我一樣修煉成靈啦,後面這要主人能修煉我們還能幻化成人和主人一起哦~’神鳥歡快的說道。

“好。”糖心快速的消化了剛剛神鳥的話。 糖心走向桌邊坐下,便滴了血在書上,一陣光芒過後,桌上書便華爲流光衝進了糖心的額間,留下的便是空白的書本了。糖心一陣頭暈目眩,書本的知識在腦海了展現。

原來這個空間是500年前吳氏家族流傳下來的寶物,隨着修仙沒落,流傳至今吳家只當傳家寶流傳着。 太子你好壞 。她母親一代也只得一女便嫁給沈父到如今只有一女沈糖心。

便宜弟弟糖宇,是一個爬了沈父牀的丫鬟生了,當年因爲此事父母鬧了好一整子,直到丫鬟李氏生了沈糖宇便被杖斃了。沈糖宇畢竟是沈父的血脈便給嬤嬤蕭氏帶着。當年也是吳氏剛好生糖心才堪堪一年,看見糖宇實在是小也便記在名下帶着一起養了,也便成了嫡子。

整理完神書的內容,主要是一本醫書,主要分爲四部分:


藥材辨識,

心法修煉,

控火煉丹術。

每一部分都有考覈,必須完成考覈才能看到下一層內容。因此糖心也沒在細看。而是轉身問起了神鳥的名字。

“主人,神鳥沒有名字,請主人賜名”神鳥有點沮喪的回答道。“好,就叫神音吧”你的聲音軟萌可愛,着實悅耳。糖心心情愉悅的說到。

“神音,哇,真好聽,謝謝主人”

神鳥開心的飛到桌子上一跳一跳的。主人,給神書也賜一個名吧 ,現在他還無法化形,只要主人找到人生種在空間了,神書吸收一點靈氣在配合着靈神丹便能化形爲人了

“好,我想想”糖心摸了摸眉間。

"不如叫‘書顏’吧!"書中自有顏如玉嘛,笑着說說道。

這時眉心的紅點閃了閃,神音便接過話頭說起來:“謝謝主人,書顏說很滿意呢,主人快點修煉找到人生種在空間裏,就能很快和書顏交流啦”

"如今空間很多藥草都沒有呢,這要主人慢慢完善哦!"神音在此去到書架上叼着一塊玉過來丟到糖心手裏……並說道

“主人,這是空間之主必修的功法,您貼在眉心就能看到內容啦,修完以後可以保證這個朝代無人敢欺你哦~”

糖心按照此法貼在眉間感應了一下,玉佩便化作流光鑽進了糖心的腦海裏。此功法名爲隱神訣,一共十重,修煉到了第3重層每上升一層壽命可增長數百年壽命,直到最後第十重便可天地永壽直到聖人虛無。只是每一重都要歷經一劫難方可練成。

“主人,是什麼功法?”神音詢問到。

糖心納悶道:"你不知道啊?"

主人,功法都是有緣人才能看到修煉呢,剛纔我也是憑感覺覺得這個適合你才挑的呢。

好吧,糖心有點心塞,希望不是什麼不好的功法或者難修的吧。

“隱神訣”糖心整理好記憶後快速答道。

……

神音驚呆了,隱身訣不是早就消失了嗎,即使在500年前也沒人找到,沒想到卻被主人得了。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糖心一看神音表情奇怪便問道。

神音也不好多說什麼,便開口道

“主人,這個隱身訣是最高級的功法,一定不能泄露出去。而且每修煉一層得經歷劫難,實在難以修煉,不過修煉成便可天地永壽。”

“這個我知道,功法裏面有說明,但是還能換嗎?”

神音懊惱的答道

“不能,但是可以修煉這個世界的內功心法和武技,剛纔我跟隨主人的記憶瞭解到這個世界是沒有修仙者的,但是此間靈氣充足,主人可以修煉,但是不能使用仙法,否則因果纏身不能善後。”

糖心也一陣鬱悶

"好,那我看看有神麼合適的祕籍。"說着正準備起身去挑一本。屋外響起了開門的聲音。糖心怕發現麻煩,和神音打了聲招呼便出了空間…… 晚間用過晚上善後,蕭嬤嬤邊讓糖心糖宇早早的去休息。自己點了油燈在旁邊的偏房裏趕着秀帕。


糖心在牀上翻來覆去了好多篇確定嬤嬤小弟都安歇了才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環,默唸進了空間。

主人主人,您來了呀,快看,快看,我終於能出來啦,把地理的草藥也整理了一番,您看是不是整齊多了?

嗯,辛苦神音了。糖心微笑的摸了摸神鳥的頭,向不遠處望去,原來看到的雜草確實已經整理的整整齊齊的了,一共有大概3塊黑土地,每塊也就1平米左右,不大也不小的都種上了神音說的草藥。

主人,看您的病差不多好了,今日不如您再去靈泉泡一下,配合着洗髓丹可以洗精伐髓進入修煉哦~

真的?像小說了寫的那些一樣?能洗精伐髓,改變體質?糖心驚奇的問道。

差不多吧,主人別擔心,不會像你看的小說那樣疼的死去活來的,只要你吃下洗髓丹泡在靈泉裏,只是微微的發發汗就能過去啦。

好吧,那給我吧!

神音快速的飛進屋裏叼着一個小玉瓶放到了靈泉邊上的糖心手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