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到這裏,姜塵看了陷入沉思的孫悟空一眼,再次說道:「你在這裏好好想想吧,想完之後,就帶着你手下的猴兵,去東勝神州討伐妖魔。」

「別在整日裏閑着了,也給自己找點事做,太閑的話,有些人會看不下去的。」

「我會讓雲霆跟着你,有什麼不懂的,你向他請教就是。」

講完,姜塵就轉身離開了。

看的出來,孫悟空整日裏無所事事的樣子,已經惹得天庭很多人不滿了。

為防止別人以此為由攻訐於他,姜塵決定給他找些事做,讓他去斬妖除魔,順便也積累些功勛。

如此,別人就算想攻訐他,也找不到理由。

至於花果山的猴子?

沾了姜塵重塑蒼山的光,孫悟空也混了些功德,那花果山的猴子也得以修成正果。被玉帝下旨封為仙獸,從此不再是妖魔之屬,受到天庭的保護。

今後,若再有人捕獵花果山的猴子,就是犯了天條,有大罪過。

……

…………

回到蒼天殿,姜塵拿起手中的竹杖,放到眼前細細打量起來。

此時,這竹杖與之前相比,明顯有了不同,周身靈光流轉不說,質地更是堅比金石。

任誰也看不出來,就在半個時辰之前,它還只是一根普通的竹子。此竹,已經脫離了凡胎,成為了靈器。

這就是點石成金的手段,徹底改變物體的本質,將普通的凡物化成靈物,使其超凡脫俗。

心念一動,姜塵將手中的竹杖祭起,以法力勾動天地之力,繼續在這竹杖身上刻畫陣紋。

他要以天地之力不斷的淬鍊這竹杖,改變它的本質,看看它最後能成長到哪一步。

剛才與孫悟空交手的時候,姜塵突然想到,後天之物也好,先天之物也好,這天地間的一切,都是由混沌之氣演化而來,源頭都是一樣的。

所以,姜塵就想着,若他將這竹杖淬鍊至極限,能否將它溯本歸源,轉化為先天之物。

這是姜塵的一個試驗,若是成功了,他就能憑此洞徹先後天的玄妙,明悟天地轉化的根本,如此,他離成道也就不遠了。

修鍊就是這樣,將自己的想法一一驗證,從而找出最適合自己的那一條。

……

竹杖的本質太低,姜塵也不敢太過用力,刻畫什麼威能驚世的陣法,只是從陰陽五行、地火水風,這組成世界的本質力量上着手,逐漸改變它的本質,試圖將它化成仙種、靈根。

此道,已經涉及到了造化領域。

陰陽演變之間,五行輪轉之間,皆有造化之力產生。地火水風涌動之間,更是展現大千玄妙,重演宇宙萬物。

竹杖得此之助,周身靈光更為的濃郁了,竟是重新演變出了生機,在虛空之中生根發芽,重新活了過來。

見此,姜塵覺得有戲,繼續調整陣紋,不斷的演變出新的陣法,運轉天地之力淬鍊此竹。

然後,沒過多久,就聽「轟」的一聲,那株竹杖突然爆開,炸成了漫天碎片,煙消雲散。

卻是姜塵用力過猛,使得那竹杖無法承受陣法之力,毀掉了。

揮手將爆炸造成的餘波掃滅,姜塵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失敗了,但他卻並不懊惱。因為,從剛才的失敗之中,他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要整合陣法,將無數個小的陣法,重新排列組合,使其彼此運轉之間相互勾連,從而爆發出更強的威力來。

簡而言之,就是姜塵要改變目前陣法的格局。當下的陣法,是由法寶構成的。一個個法寶按照天地規則排布,就能借來天地之力,從而形成威力強大的陣法。

這樣的陣法,是有缺陷的,那就是必須是成套的法寶,才能佈置出陣法,單獨分開,只能算是一件法寶,威力實在有限。

姜塵的想法,就是用陣法替換掉這些佈陣用的法寶。如此一來,一套完整的大陣,就不再是由法寶構成的了,而是由一座座小陣法構成。

一個強大的陣法,包含了無數個小的陣法,這樣的話,非但能單獨成陣,更是多了許多的變化。

這個念頭一起,姜塵就覺得心中突然冒出了好多的靈感,好似黃河決堤,止都止不住。

心中一動,姜塵祭起魔龍殿,將它打入九霄天的深處,以先天雷霆之力洗禮它身上的魔氣,好讓它回歸本來面目。

接着,姜塵就陷入了悟道之中。此次悟道,他將要參悟出陣法演變的道理。

恍惚之間,姜塵的神念離開了身體,來到了一處神秘而又玄妙的空間之中。

這是一片滿是混沌霧靄的地方,它沒有時間的流逝,也沒有空間的概念,無論姜塵在這裏待上多久,外界始終不過是一瞬間罷了。

此地是混沌之域,是姜塵蛻變成先天神魔時,所在的玄妙界域。可以說,這是先天神魔玉斗誕生的地方。

正是因此,姜塵與此地有了聯繫,每當他陷入深層次的悟道境界中時,就能再次來到這個地方。

在這裏,時間是完全停滯的。姜塵不用擔心,自己一個閉關下來,就過去了千年、萬年,耗盡了壽元。

這並非不可能的,要知道,因為壽元短暫的原因,太古武道的修士,在修鍊到先天道君的境界后,便不敢沉浸在悟道之中。怕的就是,在悟道之中耗盡壽元而死。

道君境界的強者,悟道一次,耗費千年、萬年,那是很正常的事。有時候,興頭上來了,直接閉關百萬年也不是沒可能。

再睜眼時,滄海桑田,說的就是先天道君。

ps:半個小時后,應該還有一章。

7017k 可以用改造摩瑪的借口,跟穆勛要求進入郵輪上的實驗室。

這麼大一艘輪船,再加上這麼多的變形機器,出行海上,肯定會有實驗室場地,來給機械人做保養以及維護。

要是能成功進入實驗室,再跟穆勛要求一切需要的材料,只要時間充足,那就可以秘密研製出一款格鬥型機械人,直接將游輪上的所有殺人機器銷毀,順利離開。

或者,直接將摩瑪改裝成格鬥機械人,這樣更省時省力些。

「姚秘書現在想好方案了嗎?」穆勛的聲音突然出現,姚窕驚愕的神情凝注在,摩瑪面具一般的臉龐上面。

只見原本是麵粉一般顏色的臉龐上,突然如全息投影一般,將穆勛的臉映照在了上面。

「這是為了滿足客戶的復仇心理,將人殺死後,客人的臉會出現在殺人機器的臉部,並且將死者生前死去的過程記錄下來,並且傳送到客戶的監視器中,滿足快感,僅此而已。」

「嗯。」姚窕先是震驚著這些交易者的變態,然後又表示理解道:「我想如果是我,也會讓你在死前記住我的樣子。這樣做,確實周到。」

摩瑪臉上的影像冷笑了一聲:「姚秘書只是一隻,跑不掉的金絲雀,此生,都見不得光的,穆某的情人。」

攥緊了手中的鋼筆,姚窕平復著自己想罵人的衝動:「情人的事情咱們先擱一邊放一放,不知道穆總知不知道,像摩瑪這樣的殺人機器想要在電量和功能上達到制約和平衡,沒有我的黑科技技術是很難實現的。」

「知道。」穆勛回到,語氣冷硬,饒有深意。

「既然知道,那就讓我進實驗室,我來親自完善摩瑪的一切問題。問題解決后,穆總認為沒有問題,就放那些保鏢離開。」

「好。」穆勛的尾音是上揚的:「姚秘書可不要想着用什麼花招,因為穆某,一定會讓姚秘書後悔。」

「哈哈,不敢。」眸子中光亮漸漸熄滅,姚窕感覺到穆勛已經在提防着她了。

「關於套索的問題,我明天一早先給穆總一套解決方案,沒有別的事的話,晚安了穆總……」姚窕話音剛落,摩瑪頹靜不動的四肢立即活動了起來,跟真人一樣,速度上沒有一點延遲。

他拿起自己的衣服便直接走出門去,臨走前還道了一聲晚安。

長睫下猩紅的眸子開始躊躇不安,穆勛如果一直防着她該怎麼辦?

難道他已經看穿了她的想法?

她拿着鋼筆在紙上草草寫了幾筆之後,便將紙筆都放在了床頭柜上。

聽着外面舞曲震蕩的細微聲音,她有點想故技重施了,找個好色一點的富商,讓富商將她和保鏢們救出去算了。

但是她同樣清楚,外面的那些交易者,哪有一個像是好人的?

攢動不安的心不能平靜,姚窕直接扯下整齊的被子將自己的頭蓋了起來。

她蓋着被子在床上面滾來滾去,像一隻不甘處於廁所里的蛆蟲。

她不想做情婦,真不想做情婦!

忽然,柔軟的被子被她纖細的手指扯下,扔到了一邊去,雙手支撐著自己坐起來后,她神情陰險。

髮絲凌亂卻錯落有致,她整了整頭髮。

她想她有必要把這件事和穆總的新婚夫人報備一下!結婚半年不到,穆勛就在外面找小三!這擱誰不得要死要活的?更不要說那個手刃繼母的赫氏長女赫羚!

想聯繫赫羚很容易,只要跟穆總借一下手機就可以了,就算不找穆總借,他的手下總應該知道吧。

想到這裏,姚窕壓抑的情緒終於得到了點釋放——

她直接走到了房間門口,音樂聲響雷動,這艘郵輪在海上無盡奢靡。

瘋狂舞動腰肢的美女與富商比比皆是,只有寥寥幾人在人群外守候,正是穆勛的手下,他們應該是剛剛換班過來的。

正在她找准目標時,一個百無聊賴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姚窕的身材在人群中一站,簡直是鶴立雞群。什麼鶯鶯燕燕瞬間失色。

比例誘人的臀胸比,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再加上勾人攝魄的眸子與天使般的臉蛋。其實不用說什麼,自有人上前搭訕。

當她拿起紅酒杯,拒絕許多的邀請,修長白皙的雙腿連鞋都沒穿,也抵擋不住的美艷,她穿梭過跳舞人群的時候,她就已經引起了幾個手下的注意。

「小哥哥,到別的地方私聊一下嗎?」說着姚窕拽著其中一個男人的領帶,露出一個明眸善睞的微笑。

姚窕甚至有種自己就是狐狸精的錯覺。但是為了給赫羚打這個電話,她也只能是拼了,總比搶佔了她老公的罪過要小很多。

在男人神色垂涎之際,姚窕端著酒杯一瘸一拐的,先行離去,緊接着姚窕走到一處棋牌室,在門口處站停。

「小美人,我們老闆非常狠毒,所以咱們兩個要速戰速決。你這膝蓋這麼漂亮,誰這麼粗魯給打成這樣,看來你喜歡玩狠的啊。」男人繞有意味地說着,並直接開始解褲子,臉上有些猥瑣,左右張望沒有人後,便近距離的走向貼在牆處的姚窕。

男人長得還算不錯,就是太猴急了點。

差點給姚窕嚇著,姚窕轉着紅酒隔開兩人的距離,並且趕緊切入正題。

「哎,先等等,其實我是來找哥哥要一個人的手機號。想做點推銷,不知道哥哥願不願意給。」

「給,誰的我都給。」男人已經顧不及思考,只是一味的承諾,手上已經解開了褲子安耐不住了。

姚窕看着對方低下的頭,露出皎白的牙齒微微一笑,語氣緩慢:「先別急,你得先把她的手機號給我。」

男人一聽知道這妞似乎是另有所圖,看着也不像是郵輪上的鶯鶯燕燕,他手中動作一停,神色拘謹了些:「你想要……誰的手機號?」

嘴角微彎地看着男人,姚窕眸子放了下電:「赫羚夫人的。妹妹想推銷一些刺激的產品但是缺少大的贊助商,不知道哥哥你有沒有門道?」

「刺激產品?什麼刺激產品啊?」男人表情壞壞的看着姚窕,腰間的皮帶依舊是敞開的狀態,已經將姚窕的紅酒杯移開了。 楊晨軒心裏很明白周友路是什麼想法,但做生意不就是這樣嗎?大家相互之間有利用的價值才能維持穩定的合作關係。

如果雙方已經沒有相互利用的價值,自然也就不可能成為合作夥伴。

楊晨軒離開后,立刻就安排人,多投入一些中獎的彩票進去。

原本楊晨軒還想安排黃路和陳向明兩個人做拖,上去領取一千元獎金的,現在這個小動作也直接免了,彩票根本就不愁賣,用不着他們兩個人去做拖。

然而,讓楊晨軒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因為中獎率的提升的,基本上掛幾張就有中獎的,很多人都覺得,自己運氣好,就算中不到大獎,也肯定能保本,直接讓很多開始圍觀的人也參與進來。

這讓彩票的銷售愈發的瘋狂。

楊晨軒看着那些瘋狂的彩民,忽然覺得,普通人跨越不了階層,最根本的問題,不是個人學識、技術這些技術性的東西,而是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控制自己的慾望,看不到事情的本質。

如果普通人永遠只想着佔便宜,而不是站在一件事情的根本上去思考的話,他們永遠也只會被那些有錢人做出來的假象給蒙蔽。

彩民的反應讓周友路興奮,楊晨軒只是搖頭進了臨時的財務室,和柳依琴聊天。

接連幾天的時間,彩票成了整個縣城最熱門的話題,幾乎所有人都要來這裏看一下,甚至很多人都是從鄉下趕來的,拿着自己為數不多的積蓄搏一搏,想要單車變摩托。

結果不管他們最後有沒有成功,賺錢的還是楊晨軒他們。

彩票賺錢那幾乎就跟撿錢一樣,楊晨軒都已經懶得去看了,讓柳依琴去看着錢就行,安排了黃路和陳向明兩個人按照比例投放彩票,他自己則抓起了工廠的生產。

他要儘快做出足夠多款式的衣服,為服裝店開業做準備。

農曆九月三十,這是九月份的最後一天,現在天氣也冷了,彩票經過了半個月的瘋狂,產生了三個一等獎,數十個二等獎,有人傾家蕩產,也有人賺的盆滿缽滿,現在的彩票銷售以及漸漸趨於平穩,因為天氣預報,最近可能會有連綿的小雨,楊晨軒也藉此提出了關閉彩票的提議。

早在彩票開始的第二天,楊晨軒就以五千塊百分之五的價格,賣給陳正東、張榮峰、陳正東、柳思明、劉樹才、張玉蘭各百分之五的股份,總共百份之三十,楊晨軒等於空手套白狼賺了三萬,自己還留了百分之三十。

這百分之三十是低價賣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最後回本肯定不止百分之五。

但楊晨軒在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則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今天,楊晨軒把所有人都叫到了自己租房,主要就是商量關閉彩票售賣的事宜。

周友路的反應最是激烈,他聽到要關彩票的時候,非常的不情願:「楊老弟,這是賺錢的生意,你前兩天也說了,現在基本已經穩定了,你都把返獎率提升到了百分之六十,也不會把他們那些普通人怎麼樣。」

楊晨軒拿出一份文件,遞到周友路面前:「老周,這些日子,我和官方的領導一直有聯繫,也吃了好幾次飯,他們也不想關,但有人已經鬧到他們那裏去了,他們的壓力也很大,讓我們想辦法,想不出辦法,就關閉彩票。」

周友路一愣,之前聯繫那些領導的事情,都是他在乾的,不知不覺之間,楊晨軒已經跳過他,直接和那些領導聯繫上了。

這讓周友路心裏有些不高興,又不得不佩服楊晨軒,還有些忌憚。

畢竟那些領導和他認識多年了,和楊晨軒才認識這麼短的時間,那些領導能對楊晨軒掏心置腹,楊晨軒的手段可想而知有多厲害。

周友路臉色變了變,看向陳正東等人:「你們就願意這麼關了?現在雖然還沒有分紅,但只要一分,你們的本錢就回來了,後面不管怎麼樣都是賺的。」

現在彩票所有的運營都是從利潤里出的,再怎麼虧,也不會虧到他們的成本。

陳正東等人有一些尷尬,他們和周友路認識的時間很長,但現在他們心裏其實偏向楊晨軒,因為這些錢,都是楊晨軒「送」給他們的,楊晨軒在賺錢以後,才主動找他們,讓他們入股,楊晨軒想和他們打好關係的用意,很明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