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完之後,他就拿著外套,急匆匆地走了。

戰御宸有種預感,今天可不是跪榴槤那麼簡單了! 戰御宸急匆匆出了包間門,朝著私魅的休息區域走過去,遠遠看到封嬈坐在那裡玩著電腦鬥地主。

他內心十分忐忑地走過去,弱弱地喊了一聲:「老婆~」

「炸!」封嬈忽然低吼了一聲:「四個二!王炸!還有誰?」

戰御宸眼角抽了抽,端端正正站在一旁,不敢吭聲。

這架勢,好像還真的氣得不輕……

封嬈吊打了兩家之後,轉頭斜眼看他:「你應酬完了?」

「嗯。」戰御宸立刻走到她的身後,伸手討好地幫她捏著肩膀:「老婆,你辛苦了,在這裡等我一定很累了吧?」

「呵呵,沒有你辛苦。」封嬈挑眉看著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哪有你戰大總裁辛苦,要應付那麼多的美女,腰酸不酸啊?要不要給你準備點十全大補酒?」

戰御宸立刻一臉神聖不可侵犯地說道:「老婆,你千萬不要誤會!那些姑娘全都是王總叫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用一種十分鄙夷的語氣,把王總賣了個乾乾淨淨:「你是不知道,王總這個人可花心了。做人一點兒都不正派,就喜歡出來找樂子,簡直太不是東西了!怎麼對得起家裡辛苦持家的老婆?」

他像是有一隻尾巴在身後搖啊搖啊的,語氣柔了柔,說道:「我也是出於無奈,才配合而已,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我不會和他同流合污的。」

「呵呵,那要不要給你頒個最佳老公獎啊?」封嬈冷笑道。

「那倒不用。」戰御宸燦燦地說道,手上的動作變得輕柔,捏得封嬈舒服得眯上了眼睛,「只要老婆你相信我的清白就好了。」

封嬈忽然垂下了頭,搭聳著腦袋,用兩隻手的食指對著點啊點的,說道:「我剛剛刷了二十萬,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敗家了?」

戰御宸就知道那一百多個姑娘,是封嬈叫來的。

可眼下,只要封嬈別跟他生氣就好了,花點錢算什麼!

戰御宸立刻說道:「刷!我掙錢可不就是為了給你花的,你開心比什麼都重要。再說了,今天多虧了你,要不然合同還不會這麼順利簽下來呢。」

「合同簽好了?」封嬈眼睛一亮。

「王總本來還猶猶豫豫的,一見到那一百多個姑娘,當場就簽了。如果不是你想出這麼個妙計,我還不知道幾點才能脫身呢!」

戰御宸這麼一誇獎,封嬈也瞬間開心了。

看來她也不是只會敗家嘛,她也能幫到戰御宸的事業呢!

「事情都忙完了,我們去吃飯吧。」戰御宸拉著她站了起來,看著她今天的精心裝打扮,眼神閃了閃,說道:「老婆,你今天真漂亮!」

封嬈甜蜜地笑著:「我已經原諒你了,你嘴巴不用一直這麼甜。」

戰御宸訂的包間,就在私魅的頂樓。

兩人手拉手,坐著電梯來到了頂樓的露台。

冬日的晚上已經很冷了,但是這個露台罩著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子,很溫暖。

還可以看到下面流光溢彩的美麗夜景。

戰御宸貼心地幫封嬈拉開了椅子,封嬈欠身坐下。

他們點的是法式大餐,有鵝肝和魚子醬,牛排。

戰御宸今天談下了一筆大單子,搶走了明日地產最重要的合作商,他心情十分愉快,喝了不少紅酒。

「老婆,你看那是什麼?」 假如愛情剛剛好 戰御宸忽然指著天空說道。

「什麼啊?」封嬈看過去,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忽然,一個亮閃閃的東西出現在她的眼前。

封嬈眼睛一亮,原來是一條鑽石項鏈。

戰御宸的手舉著鑽石項鏈,在封嬈的眼前晃了晃:「喜歡嗎?」

「喜歡。」封嬈眼睛笑得彎彎的。

「我幫你戴上。」

封嬈撩開了頭髮,露出了白皙的脖子,看得戰御宸直吞口水。

「快點啊。」他半天都不動,一雙黑眸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封嬈忍不住催促道。

戰御宸解開了項鏈,戴在了封嬈的脖子上。

這條鑽石項鏈的吊墜是一顆星星的樣式,和今天封嬈的打扮很配。

當他修長的手指觸碰到她柔嫩的肌膚上時,忍不住心裡一盪。

熱熱的鼻息繼續噴在她的脖子上,他壓低了聲音說道:「老婆,我們今晚就不回去了吧?我在私魅有個專屬套房,裡面有一張特別大的床……」

他語氣說得很曖昧,言語里露骨的意思絲毫不加掩飾。

封嬈聽得面紅耳赤,低著頭,小聲地說:「可小司昊還在家。」

「有孫嫂在,沒事的。」戰御宸看著小嬌妻害羞的樣子,心裡就跟貓爪子撓似的。

「嗯。」封嬈幾不可聞地點點頭。

「老婆,你真好,我今晚想和你解鎖新姿勢……」

「你別說話了!」封嬈趕緊捂住他的嘴,生怕他再說出什麼羞人的話來。

戰御宸的眼睛格外明亮,抓著她的手放在嘴邊一直親啊親的。

「戰御宸,你是不是喝醉了?」封嬈懷疑地問道。

「沒有。」戰御宸立刻否認。

封嬈無奈,這傢伙一定是喝醉了,還不承認。

都怪她剛才沒注意,才讓戰御宸喝了不少的酒。

還是先把他送到樓上的房間去吧。

她叫服務員拿開了專屬套房的門卡,然後扶著戰御宸,朝著電梯走去。

他們在等電梯的時候,戰御宸盯著封嬈看了好幾秒,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按在牆上,就胡亂地親了上去。

封嬈想要推開他,可是完全架不住戰御宸現在喝多了的力氣。

「戰御宸,你別這樣,先回房間。」封嬈接受不了在外面親熱,一個勁兒地閃躲著,還伸手推他。

「這麼對待一個女士,可是不禮貌的哦!」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弔兒郎當的聲音。

「他是我老公,他喝多了。」封嬈急忙解釋道。

當她的視線對上身後的那個男人的時候,忽然整個人都愣住了。

走廊的燈光有點暗,封嬈看清楚那個人的長相的時候,愣了好半天。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這眼睛、這鼻樑、這嘴唇,這張臉,怎麼可能!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男人,整個人被狠狠震驚了! 封嬈的眼睛盯著那個男人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又把視線轉回到戰御宸的臉上。

這怎麼可能呢?

他們……長得好像!

不過這個男人不同於戰御宸的明朗,他的臉上更多了一抹邪氣,讓他看上去十分的輕浮。

「美女,你一直盯著我看,是不是對我有意思?」男人低笑了一聲,挑眉說道。

戰御宸聽到這句,陡然轉過臉來,他現在喝多了,腦子不是很清楚。

不過,聽到有人在調戲封嬈,下意識地就把她給擋在身後。

「滾!」戰御宸陰狠地從齒縫裡擠出了一個字。

男人眸光一沉,快速閃過一抹狠戾,然後弔兒郎當地說道:「這女人不錯,我要了。」

他那種輕佻的語氣,立刻引起了封嬈的反感。

戰御宸眼神一沉,一股戾氣沖了上來,舉起拳頭,照著男人的臉上就狠狠砸了過去!

男人躲避不及,臉上挨了一拳,他吐了口血沫,冷嗤了一聲,話語裡帶著明顯的挑釁:「你就這點力氣?」

戰御宸跨前一步,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那你就再試試!」

「戰御宸,住手!」封嬈忍不住輕呼了一聲。

戰御宸現在醉得不輕,這個男人明顯是有些身手,封嬈看得出來,男人是故意在挑釁戰御宸。

她不想戰御宸中計,所以出聲阻止。

聽到封嬈的聲音,戰御宸揪住男人衣領的手,變成了推。

他狠狠推了一把,那男人連續後退了好幾步才堪堪站穩。

封嬈表情冷淡地說道:「這位先生,請你不要趁人之危,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就走開吧。」

男人嗤笑了一聲,饒有興趣地盯著封嬈看了一會兒,在戰御宸快要忍不住發火,再次動手的之前,才開口說道:「記住,我叫涼薄。」

涼薄?

好奇怪的名字,封嬈心想。

哪裡會有父母給孩子娶這樣的名字?聽著就覺得冷得慌。

戰御宸的眸光更冷了,醞釀著風暴。

在他發飆之前,封嬈急忙扯了扯他的衣袖:「電梯來了,我們走吧。」

戰御宸惡狠狠地瞪了涼薄好幾眼,才摟著封嬈,進了電梯。

電梯門被緩緩關上,涼薄那張輕佻的臉漸漸變得陰沉。

戰御宸,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



封嬈好不容易,扶著哄著,才把醉得不輕的戰御宸給帶進了房間。

將他放倒在床上,實在沒力氣給他洗澡了,就取了新的毛巾弄濕后給他擦了臉,又脫了他的衣服,給他擦了身體,才躺在他的身邊睡下。

第二天早上,封嬈是餓醒的。

她看到戰御宸還在睡覺,他難得休息,她便沒有吵他。

自己輕手輕腳的下了床,穿好衣服,洗漱后,下樓去餐廳吃早餐,順便幫戰御宸打包。

戰御宸睡醒的時候,頭疼得難受。

他皺了皺眉頭,睜開了眼睛,看著陌生的天花板,眼神茫然。

這是什麼地方?

他揉了揉眉心,坐了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沒穿衣服!

戰御宸的眉心不由得皺得更深了。

他記得昨天約了王總在私魅談事情,喊了不少包房公主陪酒,再然後……

房間里隱隱有女人留下的淡淡香味,讓戰御宸猛地繃緊了神經。

他看到凌亂的床鋪,全身血液在那一刻幾乎倒流。

他昨晚該不會做了什麼對不起封嬈的事情吧!

不可能啊,他明明是個警惕的人。

私魅的服務員全都認識他,不可能趁他喝醉的時候,讓女人進他的房間。

戰御宸的腦子一片亂麻,他掀開被子的時候,連手指都在顫抖。

就算是國外讀書的那些年,封嬈不在他身邊的時候,他也是個潔身自好的人,從來沒有酒後亂來過,沒有給過任何女人爬上床的機會。

昨晚,他該不會真的出軌了吧?

戰御宸狠狠搖頭,不會的!

平時在商場上殺伐果斷的戰大總裁,此刻心底卻全然沒有了底氣。

他站起來穿衣服的時候,手都哆嗦得格外厲害。

封嬈對他多好啊,那麼愛他,還給他生了一個那麼可愛的寶寶。

他怎麼會做對不起封嬈的事情呢?

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戰御宸心裡一個咯噔。

他慢吞吞地走過去,內心是從未有過的忐忑,他一咬牙,一拉開房門,就看到封嬈笑眯眯地站在門口。

「我剛才出去的時候,忘記帶房卡了,沒吵到你睡覺吧?」封嬈不好意思地說著。

在看到她笑容的那一瞬間,戰御宸狠狠鬆了一口氣,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麻蛋,差點被嚇死了!

「快點來吃,冷了就不好吃了。」封嬈拿著餐廳的食盒走了進來。

「昨晚……」戰御宸猶豫了一下,說道。

「昨晚你喝多了,我把你扛回房間的。」封嬈皺皺眉抱怨道:「累死我了!」

她把食盒打開,裡面有一籠水晶蒸餃、一籠小籠包,幾片土司麵包,還有一碗熱粥。

戰御宸坐過去,唇角忍不住地上揚。

昨晚是封嬈和自己一起睡的,真是太好了。

他忍不住低笑出聲,連忙輕咳了一聲,掩飾地看了眼封嬈。

「神經,大清早的笑什麼?」封嬈嗔道。

「沒什麼,就是看到你高興。」戰御宸用筷子夾起一個小籠包,剛剛咬了一口……

忽然,封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急忙拽著他的袖子,大聲說道:「戰御宸,昨晚發生了一件大事!」

「噗!」戰御宸差點一口噴了出來。

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難道昨晚……他還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封嬈的事情?

可是不會啊,如果他真的幹了什麼,封嬈不可能這麼鎮定啊。

戰御宸抽了張紙巾,假裝若無其事地擦了擦嘴,說道:「什麼大事?」

封嬈臉色很凝重地說:「就是昨晚我扶你回來的時候,我們遇到的那個男人。」

「男人?」戰御宸敏感地捕捉到這兩字,眼眸凝了凝:「什麼男人?」

「就是那個長得和你很像的人。」封嬈皺著眉想了半天:「他說他叫什麼來著……對了,我想起來了,他說叫涼薄!」

戰御宸在腦子裡搜索了一番,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涼薄。 「你不記得了嗎?他長得和你很像,而且你們還差點打了一架。」封嬈興奮地說道:「好神奇啊,我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和你長得那麼像的人。」

看著封嬈神采飛揚地說著另一個男人,戰御宸的眼底閃過了一抹吃味,語氣酸溜溜地說:「多半是巧合吧,我這種長相還是挺少見的。」

封嬈微微一愣,接著重重點頭:「沒錯,他沒有你好看。」

聽到小嬌妻這麼說,大總裁的心裡才稍微平衡了一點。

畢竟在封嬈的心裡,自己這張臉才是最好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