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完后他猛然一揮手,已經現身在他周圍的那些妖魔鬼怪,一下子張牙舞爪的,向城外的那些蒙面人撲了過去,雖然那些蒙面人,立刻又向他們爆射過去了一片片硬弩,轟隆隆的向他們攻擊了起來,但那些妖魔那時候竟然沒像,方才被他們除掉的那謝謝妖魔一般死在周圍,卻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更加兇惡的向他們撲了過去。

但那時候魯能卻依舊非常平靜的,向那些黑衣人看了過去,著實令他們感到越發難以理解了起來,同時也相當謹慎的將他圍在了中間。

也就是那時候,那些蒙面人忽然扔下了手中的箭弩,一甩手嘩啦啦的向那些妖魔打過去了,無數道紅光閃爍的靈符,砰砰砰的鎮壓在了那些傢伙的身上,眨眼間他們的身上竟然冒出了一團團烈火,燒得他們慘叫連連的在地上翻滾了幾下,竟全部化成了飛灰消失不見了。

當時看到了那些事情的那些黑衣人,一下子惱火之極的向他們看了過去。

可那時候魯能卻跳到了那些蒙面人前面,相當威嚴的說道:「今日老夫要親自讓,明段那幫蠢貨這些無能的屬下懂點規矩,你們只需在城外嚴加防守不得打擾我們!」

聽了他那道命令,那些蒙面人立刻相當恭敬的一起向他抱拳說道:「謹遵總教練之命!」

說完后他們忽然變出了一把把明晃晃的寶劍,環立在了周圍,一下子令那些黑衣人大為惱火了起來。 又是一個黑夜。

院中忽然落兩條人影,靜寂中,只所得有些輕微的喘息之聲,顯見是經過一番劇烈的奔跑。 這兩個人影身法都極快,圍着這院子一轉,其中一人說道:“看來這是一棟廢宅呢。”


另外一個長長喘了一口氣,道:“這最好也沒有了,我們在這裏躲一陣再說,再跑我可受不了啦。”又說道:“不知道孫家的叔侄兩人怎麼樣了,據我看,十成裏有九家是沒命了。”

另一人道:這魔頭真的名不虛傳,不說別的,單是身法之快,我簡直見都沒有見過,喂,你有火摺子沒有,點上看看再說。”

接着“拍”的一聲,黑暗中頓時有了光亮,卻正是鎮遠鏢局程垓和福威鏢局黃公紹兩人。

黃公紹手持着火摺子,走在前面,手裏執着一柄亮閃閃的金刀,鎮遠鏢局蟬程垓亦步亦趨,拿着一對判官筆緊緊跟在後面。


黃公紹邊走邊說:“這裏真是一個也沒有,只希望那魔頭不要找來。”

鎮遠鏢局程垓突然“咳”了一聲,驚惶的說道:“那邊好像有人的聲音。”

黃公紹連忙停下腳步,果然聽得有一陣陣**的聲音傳來,此時此地,聽到這種聲音,黃公紹不禁頭皮發麻,倏然變色.

他將金背砍山刀一橫厲聲叱道:誰?”

但除了那**之聲外,別無回答。

鎮遠鏢局程垓道:聽來聲音極其痛苦,莫非是受了什麼傷。”

黃公紹沒有答話,全神戒備着,向發着**之處走去。

穿過一間房子,黃公紹突道:“你看,這裏居然還有人住,這人的**之聲,也是由那裏發出的。”

程該藉着微弱的光線一看,果然看見居中有桌有椅,兩人不約面同的將掌中的兵器一掄,防備着襲擊,一頓腳,竄人房中。

房中原來是一普通百姓,嚇得兩人半死

看着奄奄一息的病人,黃公紹:“要不我們救一救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程該說道:“我們別再管人家的事了,眼看我們自己也是自身難保呢。”

兩人正你一語我一言說着,突然身後有人陰惻惻的一聲冷笑。

程垓與黃公紹兩人,一聽這笑聲,毛骨悚然。

黃公紹一掄掌中刀,“八方風雲”,刀光將身軀緊緊的包轉住,猛一轉身。

程垓同時錯步,判官筆自肋下竄出,身軀一扭,也轉這身來。

兩人同時轉身,同時一聲驚呼。

在龍舌劍林佩奇暫時寄居於相府的當晚,在他等所住的側軒屋上,突然輕微一響,屋中人皆江湖老手,不約而同躍身而出,見一黑影向後園中逸去,天靈星當先追去,鎮遠鏢局程垓、福威鏢局黃公紹與蕭凌等人也忙跟隨追去,四人先後追至園中,已不見人影。

四人在園中一轉,看到東北角又有人影一閃,不約而同撲了過去。

他們這身形一露,卻忘了身在相府,警衛何等森嚴,一個衛士看到屋上有人影,一聲呼哨,牆下暗影處走出十名高手,單腳半跪,手中弩匣一揚,箭如飛蝗,直向孫清羽等四人射去,

這種弩匣勁力極強,又能及遠,孫清羽一看驚動了相府的衛士,暗暗叫苦,手中兵刃撥打着利箭,低喝道:“退出去。”

四人齊一長身,幾個起落,掠出牆外,幸好相府衛士雖多,卻沒有一個武功高強的。

他們四人縱身出了相府,遠遠那人影又是一閃,鎮遠鏢局程垓大怒,施展開身法追了上去,一邊怒喝道:“相好的,是朋友留下來朝朝相,別藏頭露尾的。”

程垓闖蕩江湖,武林中名之八步趕蟬程垓,輕功自是不弱,但饒他全力而施,那人影卻只一閃,便失去了蹤影。程垓略一張望,天靈星也飛身過來,問道:“追丟了嗎?”

八步趕蟬臉一紅,他本以輕功成名,現在卻將人造丟了,心下好生難受,低低“嗯”了一聲。

天靈星心思何等靈巧,瞬即發覺道:“這人影不知是哪一路朋友,身法好快。”

蕭凌和鄭七虎也繞了過來,突然遠處又是一聲冷笑,人影又是一閃。

鎮遠鏢局程垓方待追去,孫清羽一把拉住,說道:“彆着急,我看那人是存心誘我們過去,我們不追也沒有關係,只是那人身手太高,我們五人千萬不能失散,最好能一致行動。”

程垓暗暗點頭,忖道:“天靈星果然臨事不亂,不愧武林中的第一號智囊。”

這次五人保持着同一速度,果然,前面又有人影一晃。

孫清羽低喝:“走。”

五人同一身形,飛撲過去,方自掠過一重屋脊,夜色朦朧中,看見對面位立着一條人影,動也不動。五人同時止步,收住前進的猛烈勢道,像柱子一樣釘在地面上。

腳步一停,他們才發現那人穿淡金衣裳,雖然是在黑夜裏,但藉着滿地積雪的反映,仍顯得異常刺眼,孫清羽一聲驚呼:殘陽掌。”

一聞此名,蕭凌、鄭七虎、程垓、黃公紹、都一震,緊緊抓着兵刃,兩隻眼睛瞪得滾圓,瞬也不瞬的望着這名聞遐邇的人物。

殘陽掌冷然一笑:“姓孫的,你也沒死呀。”聲音冷極、酷極。

天靈星素以應變之靈見稱武林,此刻心中雖在打鼓,臉上卻仍裝得一臉笑容,道:“一別二十年,閣下仍是如此,故人不老,真叫我孫清羽高興得很,只是閣下將在下等召來此處,有何見教。”

“要你的命。”殘陽掌語音更冷。

四人只覺掌心淌汗,若有人見了這殘陽掌的面孔而不驚的,那真是不可思議的事,金刀無故等人全身發毛,想不出人類真會有這樣的面孔。

孫清羽一聲長笑,但笑中已帶着顫抖,強笑道:“孤獨大俠二十年不見,依然還是老脾氣,故友重逢,俱都無恙,應當高興纔是,就算是要區區在下的命,出不必忙在一時呀。”

殘陽掌仍然一表無情,他臉上的肌肉,像是永遠都不會有一絲變動似的,但兩隻眼睛,卻散發着逼人的光芒,四下掃動着。

“你們三個人留下來,那個年輕的蕭凌給我快滾。”他的聲音永遠是不變的,但天靈星一聽此話,不禁大爲奇怪,忖道:“殘陽掌只要有瀟湘門人在絕不露面,怎的今日卻變了性,不但狂性大發,還要大開殺戒。”

金刀無慾與八步趕蟬卻面如死灰,他們雖未和他交手,但是卻覺得他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攝人心魄的力量,這力量幾乎是難以抗拒的。

孫清羽側臉向蕭凌道:蕭少俠快走吧。”

蕭凌天生俠骨柔情,不要說遇到殘陽掌如此兇狠毒辣,視人命如草芥的人,就是路見不平也會拔刀相助。此刻讓他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孫清羽一聽殘陽掌居然肯放蕭凌一條生路,他深深瞭解,就算合自己五人之力要想拿得了他,絕無可能,甚至連勝都極爲困難,二十年前,他眼看此人已喪命,但如今又活生生站在眼前,而且相貌一絲未變,他更覺此人實是不可恩議,知道自己今日絕難逃命,是以他叫蕭凌快走,若是自己萬一有了逃生之機,也免得他成了自己的累贅,

蕭凌雖初涉江湖,但是俠骨柔情,更何況初生牛犢不怕虎,殘陽掌違背誓言在先,爛殺無辜在後,他是萬萬不會置身事外的,他拔出他的玉劍,劍長3尺1寸,劍身玄鐵而鑄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劍柄爲一條金色龍雕之案,顯得無比威嚴,劍刃鋒利無比當時真正的刃如秋霜。他握住劍,舞動起來,只見他把手揮向前方,用她的手腕轉動劍柄,劍也慢慢轉了起來。漸漸地,劍越轉越快,把地上的花瓣也捲起來,空中飄着淡淡的花香。這是聚集了他全身真力的一劍,撕裂着空氣向殘陽掌刺去。

殘陽掌冷哼一聲,腳步不動,微一側身,劍光自他咽喉閃動,距離咽喉最多隻差一寸。

蕭凌一刀落空,空門大露,天靈星暗暗叫糟。

哪知蕭凌沉肘揚刀,劍鋒一轉,刷的又是一劍;斜削胸腹,殘陽掌一聲怒賜“滾開”,身形的溜溜一轉,轉到蕭凌的身後,避開了他原本犀利的一劍。

福威鏢局黃公紹此時正處在殘陽掌的背後,他是識貨的,看到殘陽掌的身法,自己實非敵手,膽氣更餒,逃生之念頓萌,顧不了蕭凌的生死,兩臂一張,倒竄出去,腳尖一點瓦面,身軀猛翅,如飛的逃走了。

鎮遠鏢局程垓微微一怔,卻見殘陽掌並未回身,心念一動,也跟了上去。

殘陽掌目光裏,殺機可現。天靈星孫清羽一轉身,和他這凜冽的目光碰個正着,頭一低,避開了他的目光,眼被瞬處,看到他垂着右手,心中猛的一陣劇跳。

哪知出乎意料之外的,殘陽掌的目光微微在他身上打了幾個轉,似乎隱隱透出一絲瞭解與同情的光芒,身形未見作勢,卻像壯燕般斜飛入雲,向鎮遠鏢局程垓和福威鏢局黃公紹逃遁的方向追去。 看著魯能真將自己等人和那些妖魔,看作是可以任由他隨意處置的無能之輩了,一個黑衣人忽然揮掌,向他打過去了一片烈火,想要殺殺他的威風,卻被他的護身罡氣硬生生的反震了回去,差一點燒到那個傢伙。

領教到了他那種實力,那些黑衣人忽然變出了一把把毒牙峨眉刺,陰森森的環繞著他走動了起來,與此同時,那些妖魔也向他噴過去了一片片黑乎乎的毒霧,登時令他陷入到了非常危險的境地中。

但他那時候卻依舊非常鎮定自若的揮了揮手,釋放出了一種相當強橫的罡風,悄無聲息的將那些毒霧全部吹向了高空。

也就是在那時候,有四個黑衣人忽然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同時揮動著手中的峨眉刺向他攻擊了過去,登時令他的處境非常危險了起來。

可就在那些人即將打中他的時候,他卻快如閃電一般,向他們踢過去了四道相當威猛的罡風,砰砰砰砰的將他們手中的兵器打成了碎片,卻也只是打的那些傢伙的身上,發出了一陣陣乒乓作響的聲音,而沒有傷害到他們分毫。

高手過招瞬間便知勝負。

那些黑衣人雖然和魯能的實力存在著一定的差距,但他們也都是當今世間難得的高手,經過了那招試探之後,他們立刻對彼此現有的實力相當清楚了。

也就是因為那樣,方才和魯能交手的一個黑衣人,跳到了他不遠處,忽然哈哈大笑著向他說道:「魯能你個老傢伙,枉你和我們二老爺是同一把年紀的高手,想不到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就連我們兄弟四人方才都沒有幹掉,怪不得你也只能當個總教練了呢!」

說完后他還非常狂妄的大笑了起來,可那時候魯能卻毫不生氣的說道:「你說的不錯!老夫的年歲的確和明段差不多,而且我的本事也就是這麼低微,但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我們東方之城的三代城主,和我們的兩代大王,在這數百年來,為何依舊讓老夫擔任,我們東方之城的總教之職,幾乎訓練出了我們東方帝國大部分的將士嗎?」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黑衣人登時一愣,但隨後有一個人卻更加狂妄的說道:「那還不是因為,你們那兩個蠢貨大王還有你們蠢驢城主,和被你訓練過的那些無能之輩,給了你這倚老賣老的傢伙一些面子嗎?」

他的話剛說完,魯能非但沒有動怒反而哈哈大笑著說道:「你說的不錯!你說的非常好!老夫的手中,的確是調教出了一些混蛋透頂的無能之輩,而那些人當中,就有你那裡的明段和昔日的魔眼,還有現在的明復祖與練寧寧,那四個膽大妄為的叛徒!」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黑衣人一下子暴怒著,同時向他怒喝了一聲:「你找死!」

說完后他們便要向他發動攻擊了,可那時候他卻厲聲喝道:「你們休的輕舉妄動,待老夫將一些事情告訴給你們了,咱們再過招也不遲!」

聽了他那句話,又感受到了他身上那種若隱若現的殺機,那些黑衣人一下子非常謹慎的對視了一下,隨後有一個任便相當陰森的說道:「既然你想要說那些話,那我們就讓你把這最後的遺言全部說出來,也讓你一會兒毫無遺憾的,去地域中為自己的無能而嘆息!」

說完后他們一下子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看著他們那越來越不可一世的樣子,魯能忽然冷哼了他們幾下,才較為強橫地說道:「老夫絕不是要說什麼遺言,而是要讓你們稍後回去告訴明段和明開元等人,最好立刻和天下生靈和解,放棄他們心中那些罪惡的意念,否則我們所有正義之士,絕對會將你們徹底消滅的。」

他的話剛說完,一個黑衣人忽然非常不屑一顧的說道:「好了好了老東西,我們可沒有太多時間被你嚇唬,你有什麼話就趕緊說出來吧!說完了我們立刻做個了斷!」

聽他那麼一說,魯能忽然微笑著對他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在老夫擔任我們東方之城總教練這一職務期間,到目前為止,包括明段和魔眼還有步一層在內的,出自我們東方之城的高手中,只有兩個人沒有接受過老夫的訓練督導,其他人無不或多或少的被老夫訓練過,而且有些人還曾被老夫重重的懲處過。」

聽了他那些話,一個黑衣人登時感到相當難以理解的向他問道:「你說的那麼邪乎,但不知道那兩個沒有被你訓練過的人,又是什麼無能之輩啊?」

看著他那不可一世的樣子,魯能卻微微一笑相當平靜地說道:「那兩個人分別是,我們東方之城的第五代城主,東方聖,和我們東方帝國當今的絕頂高手,東方萬劫!」

聽到了那兩個人的名字,那些黑衣人一下子非常驚恐的向周圍看了看,就好像是非常擔心,他們會出現在自己周圍將自己幹掉一般。


看著他們那種神色,魯能登時哈哈大笑著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們第五代城主早已仙逝多年,而東方萬劫此時還有要事在身,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

聽出了他的話中隱含著相當嘲諷的意味,一個黑衣人一下子相當惱火的向他怒喝道:「老東西你少說廢話,若你不想繼續說下去的話,我們現在就送你歸西!」

說完后他們一下子非常惱火的,向魯能走過去了幾步,但魯能那時候卻相當鎮定的說道:「你們不要裝腔作勢了,老夫實話告訴你們,他們二人之所以沒有接受我的訓練,乃是老夫有自知之明,知道以我的實力和才智,根本沒有辦法將他們擁有的潛能全部激發出來,相反如果他們接受了我的訓練,絕對會對他們有很大的不利影響,但除了他們二人以外,包括我們的第四代城主等人,在接受老夫的訓練時,老夫無不對他們倍加嚴厲,甚至有時候還會非常苛刻,也正是因為那些事情,他們當中的很多人都對老夫痛恨萬分,那其中就有明段,那個忘恩負義霍亂蒼生的混蛋,也有像白樂那些人對老夫倍加感念的正義之士!」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黑衣人雖然都不是很明白,卻也知道了,他曾經訓練過明段和白樂等人的事情,是以都對他的實力,究竟有沒有他此時表露出來的那種姿態,大為懷疑了起來。

不覺間有一個黑衣人便相當戲弄的向他說道:「老東西,說了半天你原來都是在胡言亂語啊?若你想要用這種低劣的方式,為自己的死期拖延時間,我勸你最好打消那種念頭,我們可都不是一群,可以任由你哄騙的傻子!」

說完后他和其他黑衣人竟哈哈大笑了起來。

但那時候魯能卻依舊相當平靜地說道:「老夫有必要和你們說那些廢話嗎?」

看著他那非常嚴厲的眼神,那些黑衣人一下子停止了打消,相當謹慎的向他看了過去,不覺間有一個黑衣人竟非常狂妄的說道:「老東西,你說白樂和我們組織昔日的二爺等人,都曾接受過你的訓練,可他們都是一等一等高手,尤其是我們二爺和我們的明段二老爺的實力,更是遠遠高於你,我就不相信他們真的接受了,你那些所謂的訓練。」


聽了他那些懷疑,魯能卻微微掃視了一下他們,忽然相當冷硬的說道:「若論真實實力,老夫的確根本沒有辦法和魔眼等人相比,更不會白樂的獨門絕技霸道罡氣,也不懂董眾兵的獨門法力綿韌殺氣,也不用有明段等人那些厲害的瞳術,但老夫卻又非常明銳的識人之能,更是千年不遇的奇才,雖說老夫並沒有太深厚的法力,但老夫幾乎懂得當今世間所有的法力,不管是五行遁術,還是陰陽大法,亦或是封印之術,老夫都無所不通,更能同時施展出,多種毫無關聯的法力,以一敵百甚至是以一敵千的,和你們這幫無能之輩大戰。」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黑衣人一下子越發惱火了起來,但有一個黑衣人,卻非常不屑一顧的向他說道:「說了半天你還是在瞎咋呼啊!以一敵百以一敵千那種實力,我們不見得擁有,但我一個人若使用分身術的話,絕對可以和幾十個想你一樣的老傢伙大戰的。」

聽他那麼一說,那些黑衣人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

可那時候魯能卻非常不屑一顧的說道:「你們認為老夫會使用分身術,來將你們這幫蠢貨幹掉嗎?那你們也未免把老夫的實力看得太低了些,更將你們那點本事看的太厲害了。」

聽了他那句話又看著他那種神色,那些黑衣人一下子非常謹慎的停止了大笑,過了好一會兒,一個傢伙緊緊的攥了攥手中的峨眉刺,才陰森森的向他問道:「難道你真的如我們二老爺曾經受過的那樣,可以在不使用分身術的情況下,非常隨意的施展出好多厲害的法力,同時攻擊你想要攻擊的目標嗎?」

想不到明段居然會將自己那個秘密告訴給了他們,魯能登時卻哈哈一笑相當滿意的說道:「明段那傢伙,不愧是當年被老夫調教訓練過的最有資質的傢伙之一,不但心狠手辣而且心機也夠陰險,想不到他居然會將老夫的這個秘密告訴給你們,讓你們對老夫多加提防,看來你們絕對是他,非常倚重和信任的屬下對吧?」

得到了他的確定,那些黑衣人一下子更加謹慎的,同時倒退來了一些,再也不敢對他有任何放肆了,但他們卻也沒有要逃走的意思。

因為他們很清楚如果不將魯能打敗的話,即便是他們想逃走,也肯定會被環立在那座城池外面的蒙面人,全部殺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