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完,范叔還真的打了電話。

沒多久,他兒子就帶了一伙人進來,忙忙碌碌地開始收拾這婚禮現場了。

斌子站在旁邊,看得手無足措。

范叔的兒子,那可是比他大哥都厲害的角色。

他在范叔兒子面前,連小弟都算不上。

范叔兒子帶進來的那幾個人,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比他強得多。

現在,范叔兒子帶著這夥人在忙碌著收拾婚房,他卻在這裡站著,合適嗎?

斌子面色脹紅,連忙道:「小五,你……你扶三姨先過去坐著。」

「外面這點活兒,你們就別操心了,我來忙著。」

言罷,斌子也連忙跑出去忙碌了。

小五父母面面相覷,都是驚訝。

這斌子以前在家裡,可是懶得出奇。

今天竟然親自跑去幹活兒,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啊。

林漠見到這個情況,也很是滿意。

他招呼著小五父母坐下,笑道:「阿姨,昨晚我跟小五一起吃飯,還聊起你的情況。」

「剛好,我現在的醫術還可以。」微信搜索公眾號[秀美閱讀],更多章節,更快更新。

「要不,我幫你看看?」

范叔一臉艷羨:「哎喲,小五娘,你這可真的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林主任的醫術,給你治病,那絕對沒問題。」

小五母親坐在林漠面前,怯怯地道:「林漠,阿姨這病,恐怕沒那麼好治。」

「我……我之前心臟不好,又有糖尿病,還有不少併發症。」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好書等你來看。

「後來發生過一次腦溢血,醫生說,我這沒法治,只能控制。」

「哎,說真的,要不是捨不得小五,我……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我現在活著,就是家裡的拖累啊!」

小五母親說著,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小五聽得眼眶發紅,連忙道:「媽,你說什麼呢?」

「你這不好好的嘛!」

「千萬不要這麼想,不要說這種傻話。」

「再說了,林漠現在是醫生,他肯定能治好你的。」

小五父親則是無奈嘆氣,窮人的悲哀就是這樣的。

小五母親擺手:「哎,小五,你就別為難林漠了。」

「我這病,我自己心裡有數。」

「吃再多葯,也是花錢買命而已。」

「治是肯定治不好的,全世界都不可能治得好的。」

四周眾人也都是紛紛點頭,小五母親的情況,真的是只能控制,無法治癒的。

林漠倒是表情平靜,他盯著小五母親看了一會兒,又為她號了號脈。

小五一臉緊張:「林子,我……我媽怎麼樣?」

林漠輕笑:「一些小病而已,不難治。」

「我今天沒帶銀針,沒法給她下針。」

「這樣,我先開點葯,讓阿姨先吃著。」

「回頭你帶她來醫院,我再給她下三次針,差不多就能好了。」

小五驚喜萬分:「真的?」

「這……這太好了!」

四周眾人則是驚愕,小五母親這一身病,竟然還能治好?

旁邊一人忍不住道:「林醫生,你……你說的是好,是怎麼好?」

「有點好轉,還是……還是治癒啊?」

其他眾人也都直勾勾地看著林漠,這種病,怎麼可能會徹底治癒呢?

林漠輕笑:「當然是治癒啊。」

四周眾人頓時喧嘩起來,這一下,連范叔也忍不住了:「林主任,這……這真的能治癒?」

林漠點頭:「當然了。」

范叔大喜過望:「我……我家那口子的情況,跟小五母親差不多。」

「那她的病,是不是也能治癒了?」

林漠道:「這個得看到本人了,才能具體確定。」

范叔急道:「要不,我現在把她帶過來,麻煩您給瞧瞧?」

林漠沉吟了一下,今天可是來給小五布置婚房的,怎麼變成在這兒行醫了?

范叔連忙道:「林主任,求求您了。」

「我家那口子,被這病折磨的都不成樣子了。」

「您幫幫忙,怎麼樣?」

小五父親也連忙道:「林子,你……你就幫幫范叔吧。」

「我們在這裡,范叔對我們可照顧了,范叔一家人都很好啊。」

聽到這話,林漠方才點頭。

「既然叔叔都這麼說了,那就帶過來吧。」

「不過,今天我沒帶銀針,只能先開點葯,沒法直接治療。」

范叔大喜過望:「沒事,沒事。」

「林先生,麻煩您了,麻煩您了!」

范叔興沖沖地跑了出去,讓兒子載著自己回去了。

此時,斌子悄悄湊了過來。

他面帶不甘,低聲道:「林漠,你是不是吹牛啊?」

「我三姨這可是心臟病糖尿病,還有很多併發症。」

「這病,就算放到全世界,也只能控制,無法治癒。」

「你說能治癒?你真把我們當傻子了?」

「你這科室主任,是靠吹牛爬上去的嗎?」

四周眾人也都疑惑地看著林漠。

之前范叔的事情,讓他們對林漠很敬佩。

但是,林漠後面說的這番話,就讓他們對林漠很懷疑了,總覺得這是不是個江湖騙子。

因為,林漠說的那些事情,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啊。

而范叔,說不定就是被林漠騙了,所以才會這樣的。 糊火柴盒這事蘇瀅知道,眼睛糊瞎都賺不了多少錢,秦建英還是孕婦,常家人一點不擔心她眼睛在特殊期間受損。

兩間卧室里什麼人都沒有,後院也沒人,只有兩盆泡著的衣服,一盆的男人衣服,另一盆就是常老太婆昨天穿的那身,這擺明了是讓秦建英洗。

秦鋥氣的胸口起伏:「姑,你婆婆在哪裏?你不說我就去單位上找常衛明!」

好了傷疤忘了疼,昨晚拿他姑避完風險就一切照舊,他今天就讓他們知道厲害!

「我婆婆去抓中藥了。」秦建英抓住秦鋥的胳膊,皺着眉頭道,「秦鋥你能不能小聲點?鄰居們都在議論咱家,你不能再給姑添亂了。」

蘇瀅上前生氣道:「姑姑,鋥哥哥不是要鬧,是要給你掙口氣,常家不能這樣對你!你休息不好孩子就不好,你現在懷着他們就一點忙不幫,生下事更多你要怎麼辦?」

秦建英抿了抿嘴角,長長嘆了口氣:「蘇瀅你還是姑娘家你不懂,天底下像秦鋥這樣對你的男人不可能再有第二個。」

「哪家不是女人做家務?我在家時不都是我幫着我媽做,我爹什麼時候進過廚房?秦鋥家你也去過,我哥秦建國洗沒洗過一個碗?輪到我怎麼可能不是我做?」

秦鋥一下打斷:「姑,你說的這是平常,奶奶說我媽懷着我姐時,她就沒讓我媽洗過一件衣服。奶奶說這不是幫我媽,是讓我媽肚子裏秦家的孩子好過,你婆婆不懂這個道理?」

秦建英苦笑了一下:「她不懂你能怎麼樣?你說她,她還說她三病六災,娶兒媳婦進門享不了福還要受罪,最後別人還不是要說我這小輩不懂事。」

「再說你們鬧上一場倒是解氣,但我又離不了這裏,還得天天跟他們相處,到時我跟婆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衛明夾在中間受氣,最後傷的是我們夫妻感情。」

秦建英說到這眼睛不禁紅了,知道說不動秦鋥,嘴唇嚅動着對蘇瀅道:「蘇家姑娘,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但我是要和衛明過一輩子的人,好不好只能由我來說。」

「昨天衛明就說了,每月生活費再給我添五塊,讓我不要再去撿菜葉,他是心疼我的,其他的你再要求他就是不應該了。你幫我勸勸秦鋥,不要再鬧了好不好?」

蘇瀅心裏直嘆氣,跟這個年代絕大多數女人一樣,秦建英是個一心一意跟丈夫過日子的女人,她都願意吃苦,你非不准她吃,你又不能養她一輩子,也只能按她說的辦了。

「好的姑姑,我們不鬧,我們現在來是要陪你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只要你身體正常,我們就回去了,也好跟秦鋥奶奶爺爺說。」

秦建英體質強健,一看就是好生養的人,後面為什麼會難產,以至於一撅不振?根子肯定是懷孕時就埋下,必須帶她去全面檢查一下。

如果沒一點問題是最好,如果有問題,她才好勸秦建英保養身體,只有秦建英自己有保養意識,她和秦鋥才能去找常家談。

還有昨天從常衛紅那裏收刮來的錢,本來想要全部拿給秦建英,但現在不能給,給了也是倒貼常家,秦建英撈不到一點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下一秒。

李南靈聲調一變,震驚又可憐的問道:「皇上,你這是為什麼?」

殿門被推開,裴齊獨自一人站在門口,看到眼前這一幕後,大喊一聲:「表妹!」,飛身沖了過來。

「表哥,我沒事。」

霍惜韶下意識答應一句,隨後猛的反應過來,摸了摸自己的臉,欲哭無淚。

李南靈跌跌撞撞倒在裴齊懷裏,被他抱起后,埋頭在他懷裏,嚶嚶哭訴道:「表哥,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清嘉公主非說她才是霍惜韶,我才是她。」

「她是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