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實話,他很不喜歡自己的員工出賣自己來討好別人。

所以他直接站起來,然後擋在了兩個人的面前,把任盈盈拉在了自己身後說道。

“黃總,還是我陪你喝酒吧。”

“王總,我只和你身後的這位美女喝酒。”

王越看到後,臉色平靜的看向了黃有爲。

那邊的任盈盈,感覺氣氛有點不對了,隨後準備搶下酒杯。

不過還是被王越攔住了,隨後他看向了黃有爲說道。

“黃總,我手下的人也是人,他需要被尊重。你現在對我的手下動手動腳的,這件事情性質可就變了。”

“至於我們合作的事情,如果你不想合作的話,現在就趕緊滾,我也不攔着你。如果你要是再對我的手下動手動腳的話,那麼今天你可就得躺着從這裏走出去了。”

王越的話根本就沒有給黃有爲面子。

黃有爲聽到後氣壞了,隨後憤怒的看着王越說道。

“好你個王越竟然敢戲弄我,我和你沒完!”

說完之後,黃有爲就準備離開。

王越看到冷笑了一聲,直接平靜的說道。

“黃總,早就聽說你和錢萬里他們是一起的了,我今天也把話放這裏。如果你今天敢走出這間房間的話,那麼我會讓你的公司明天徹底倒閉。”

“哈哈哈,王越,你這是在嚇唬我嗎?你還能讓我的公司一天倒閉,你們都聽清楚了嗎?既然這樣,大家做個見證,我還真不相信王越你這個垃圾能夠讓我公司倒閉。”

“如果你要是能做到的話,那麼我就跪下叫你一聲爸爸。”

黃有爲憤怒的看着王越,他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他還真的不相信王越能夠讓他的公司一天之內就倒閉,這個傢伙簡直太不給自己面子了。

總之,他絕對不會放過王越的。

就在王越看到他要離開的時候,笑了笑,隨後說道。

“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就拭目以待。”

任盈盈應看到這一幕後有點着急了,他沒想到王越竟然會爲了自己和黃有爲翻臉。

他有點想要去追黃有爲,只不過王越拉着任盈盈直接說道。

“不用去追他,這種人根本不需要給他面子。”

看到這場宴會不歡而散,那邊的朱志勇臉色有點難看的對着王越說道。

“王總,這個黃有爲科不是那麼好惹的,如果要是和他結仇的話,恐怕這件事情有點不太好。要不然我做箇中間人去說一說吧,畢竟大家都是做生意的,這樣弄十分的不好看。”

“而且這個黃有爲在京都也是有關係的,如果要是把這件事情鬧大的話,恐怕會牽扯出不必要的麻煩。”

王越聽到兩個人的話後襬擺手,並沒有說什麼。

他既然敢請這些人來,就已經做好了和他們決裂的準備,得罪黃有爲並不是自己剛纔生氣,而是早就準備好的。

當然,他並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這些人,而是說道。

“兩位老哥放心吧,我自然有打算,放心吧,這個黃有爲奈何不了我的。”

說完之後,衆人嘆了一口氣,也直接離開了。

只剩下王越和任盈盈,任盈盈看着王越苦笑了一聲,十分的感動,隨後說道。

“王總,其實你沒必要爲了我得罪黃總的,黃總可不是一般人。”

王越聽到任盈盈的話後,笑了笑,隨後認真的說道。

“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的嗎?你在別人眼中或許只是個工具而已。但是,對於我來說你是我的朋友。之前我可是答應過你,帶你走上不一樣的一條人生道路的。”

“你有自己的本事在那裏放着,可不是隻會取悅男人這麼簡單。你放心,我會讓你把當初失去的尊嚴全部拿回來的。”

“未來的你將是金融界的女王,要相信自己的潛力。如果你一味的取悅別人的話,別人根本不會把你當人看的,做人要擡起胸膛來做。記住,永遠不要和任何人低頭,就算是一無所有,也要有尊嚴。”

任盈盈聽到王越的話後,眼睛紅紅的。

隨後好半天擡起頭看着王越堅定地說道。

“王總,我知道了,放心吧,以後我不會了。對了,黃總那邊我們該怎麼辦?”

“放心吧,他會親自來和我道歉的。不然的話,那麼我會讓他消失在濱海市。”

任盈盈聽到王越的話後點點頭,他現在是選擇無條件相信王越了。

總之,王越所說的他就會選擇去相信,因爲王越是自己的啓蒙路上的指路人。

“你說,如果我現在對黃有爲動手的話,你覺得我有勝算嗎?”

任盈盈聽到王越的話後,仔細想了想,隨後認真的說道。

“我們手上有他的把柄,如果想要搞垮他的公司的話,最快也得一個月。但是在一天之內這讓他公司倒閉的話,恐怕不太可能。”

“如果我們不從他做假賬這個上面做手腳,而是從其他方面考慮呢,你覺得有沒有可能讓黃有爲一天之內公司徹底倒閉?”

王越想了想,隨後笑着說道。

任盈盈聽到後苦笑着搖搖頭,然後說道。

“王總,要知道黃有爲這個人在濱海市紮根已經十分的深了,如果要是短時間內把他搬倒的話,恐怕不太可能,幾乎沒有人能夠做到。”

其實王越之前還是問過別人的,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樣的。

幾乎沒有人能把黃有爲一天之內就搬倒,不過王越就是要做到這件事情。

而這時胡海勝的電話打了過來,王越直接接着起來。

“王總,剛纔陳千源監聽到了黃有爲的電話。他把商業聯盟大半人都請了過來,似乎想要聯合起來對付你,是否繼續之前所說的b計劃?”

“按照我們之前所說的做吧,一天之內我一定要讓黃有爲徹底的破產一無所有。”

這個黃有爲是錢萬里那邊的人,商業聯盟之中,他和錢萬里的關係很好。

說實話,王越並不想拉攏黃有爲。

今天他就是要讓黃有爲難堪,這個黃有爲如果要是除掉的話,那麼柳媚兒那邊又少了一大幫手。

如果自己要是不除掉黃有爲的話,黃有爲終究會站到自己對立面的,所以倒不如自己先下手爲強。

“王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按照您之前吩咐的去吧。” 胡海勝聽到後,笑了笑,隨後對着旁邊的人說道。

“開始b計劃。”

王越的電話剛掛了,那邊就傳來了黃有爲的電話。

王越接起來後,黃有爲冷笑了一聲說道。

“王越,還從來沒有人敢對我這樣,你死定了。接下來我一定要送你一份厚禮,讓你的公司徹底的身敗名裂,讓你滾出濱海市?”

王越聽到黃有爲的話後,笑了笑,有點無語。

這個傢伙簡直是在找死啊,還真敢和自己對着幹。

隨後他想了想,然後平靜的說道。


“既然你要得罪我,那麼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人要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你也不例外,接下來你會後悔的,”

“記住,一個禮拜之內,我會讓你跪在我面前求饒的。”

隨後王越直接把電話掛了,黃有爲聽到王越掛了自己電話,十分的憤怒。

隨後,當他把電話扔到一邊後,看着周圍的這些人都是商業聯盟裏面的成員。

這些人和黃有爲的關係都很好,黃有爲把這些人請到自己家裏面。

隨後,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王越如今的資產將近有2000億,到時候我會把他的全部資產都拿過來。不出一個月,王氏集團就會成爲我的產業,到時候我一定不會虧待大家的。”

“黃總,你放心吧,王越那小子敢得罪你,簡直是找死,他死定了。”

wWW★ ttk an★ CO

周圍這些商業聯盟的狗腿子們,也紛紛對着黃總開始附和了起來。

黃有爲聽到後笑了笑。然後冷冰冰的說道。

“王氏集團成立這麼久,我還真不相信王越沒有一點貓膩在裏面,到時候,不出一個小時就會有上面的人去請他喝茶了,然後我們在背後在給他扇風點火,估計王越恐怕徹底要完蛋了,而他的公司就徹底是我的了。”

黃有爲的計劃已經徹底的浮出水面,這一次他一定要讓王越身敗名裂。

就在黃有爲一臉得意的時候,忽然他的祕書衝了進來,臉色有點難看的,着急說道。

“黃總,出事了。”

黃有爲聽到後臉色一變,隨後他看着自己的祕書使了個眼色,讓他閉嘴。

祕書聽到後也不敢說話了,站在一旁滿頭大汗的樣子,看起來事情很嚴重。

“我出去出一點事情。”

黃有爲咳嗽了一聲,隨後對着大家說道。


然後他跟着祕書走了出來,然後對着祕書問道。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們嚇成這樣?難道你們沒看到我在裏面有客人嗎?有什麼事情趕緊說。”

黃有爲這麼一說,讓祕書也嚇壞了。

隨後他想了想,還是對着黃有爲說道。

“黃總,和我們有往來的那些合作商,還有供貨商,現在都直接準備和我們解約了。甚至他們不惜給我們賠付違約金,然後直接結束我們之前的合作。”

“還有我們之前合作的好幾家銀行,他們同時對我們進行了催款,讓我們趕緊把貸款給補齊。”

“我們公司好幾個董事會的成員現在竟然要辭職,他們似乎已經早就做好了打算,準備直接離開了。”

“而之前我們擔保的那幾家銀行背後的企業都出事了,現在,我們恐怕是第一責任人。”

祕書把話說完後,黃有爲臉色直接變了。


隨後他着急的說道。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說道底是什麼後果?”

當黃有爲的話說完,旁邊的財務總監也着急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