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著,玉自珩順手扔了一

順手扔了一錠銀子過去。

小二急忙伸手接住,立刻笑著帶著玉自珩上了樓去。

「客官,小店就剩下兩間上房了,一間在盡頭,一間靠著樓梯,您想要哪一間呢?」

玉自珩看了看,道:「盡頭的那間吧,送一盆洗澡水上來。」

小二急忙點頭,帶著玉自珩上去開了門,「客官稍等。」

說著,便關上門走了出去。

「送些吃的上來。」

玉自珩又沉聲道。

小二急忙點頭,關上門走了出去,心中還一個勁的嘀咕,怎麼大白天的戴著個斗笠,看起來這麼奇怪。

玉自珩坐下了身子,便將頭上的斗笠摘了下來,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景色。

而這邊夏蟬卻睡到剛剛起來。

影蕪還在睡著,夏蟬對她用了點安神的葯,所以才睡的更沉而已。

夏蟬起身,卻看著外面街上的馬車已經沒有了。

正在這時,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夏蟬摸摸肚子,已經是餓得不行了。

剛想出門去叫小二來送些東西進來吃,就聽見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

夏蟬的腳步一下子愣住了。

這聲音,好熟悉!

夏蟬急忙輕手輕腳的到了門邊,看著那小二拎著一個食盒走了過來。

夏蟬皺眉,急忙道:「小二,小二……」

「姑娘?什麼事兒?」

那小二急忙上前來,笑著問道。

夏蟬道:「我也想要點吃的,你給我去那點去。」

小二一愣,急忙道:「行嘞,姑娘稍等,小的去送了這一份,就給姑娘端來。」

「不用,我來送吧,你趕緊去給我拿,我餓著呢……」

說著,一把奪過了小二手裡的食盒在手裡,道:「你別叨叨了,快去拿,我還能給你私吞了不成?」

說著,便關上了門,去了隔壁間,敲了敲門。

那小二真是無語,可是看著夏蟬這麼凶,也沒辦法,只得點點頭,轉身下去了。

玉自珩的聲音傳來,「進來吧,門沒鎖。」

夏蟬推開門,走了進去。

玉自珩背對著門口,身影十分的蕭索孤寂,夏蟬看的心中十分的難受,輕手關上了門,然後走了過去,將食盒放在了桌子上。

玉自珩並未轉身,好一會兒,還沒有聽見人走的聲音,玉自珩不由得皺眉,他並不想轉身讓小二看見自己的臉,而是皺眉道:「你出去吧。」

夏蟬沒有走,上前幾步,伸手從后抱住了玉自珩的身子。

「十三……」

玉自珩的身子陡然一驚,不可置信的慢慢的轉身,就看見面前的夏蟬。

夏蟬淚流滿面,臉上帶著劫後餘生的笑容,「十三……是我啊……」

玉自珩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眼角卻先滾落一行淚。

夏蟬輕笑,吸了吸鼻子,伸手給玉自珩擦去了眼淚。

「別哭了……」


玉自珩一愣,急忙伸手用力的將夏蟬的身子抱進了懷裡去。

「夏蟬,夏蟬,夏蟬……」

夏蟬輕笑,伸手反抱住玉自珩的身子,一遍遍的回答著,「我在,我在,我在呢十三……」

玉自珩的聲音顫抖著,身子也是顫抖著,慢慢的鬆開了夏蟬的身子,然後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夏蟬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感受彼此的溫度。

好一會兒,玉自珩才鬆開了夏蟬的身子,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蟬輕笑,將自己這一路上的奇遇跟玉自珩說了一遍。

玉自珩聽完,便急忙點頭,道:「那我們現在快些離開這裡吧。」

夏蟬點頭,道:「十三,你進京來又是為何?」

玉自珩頓了頓,道:「找你啊。」

夏蟬一愣,皺眉看著玉自珩,「你沒說實話!」

玉自珩抿唇,然後雙手扶在了夏蟬的肩膀上,道:「小知了,你的安危最重要,我現在務必要將你帶回永安城內,其他的事情,讓我自己來解決。」

「十三,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你為何不能告訴我?你來京城肯定不是為了救我,你若是要來救我,怎麼會一個人都不帶?單槍匹馬的出來救我,太危險了,伯父也不會允許的。」

玉自珩皺眉,道:「你不需要知道為什麼,你現在跟我走,回了永安城,你就安全了,其他的事情我一件都不想做了。」

玉自珩說著,便起身,拉著夏蟬往外走。

夏蟬一愣,急忙伸手拉住了玉自珩的手,「十三,到底是什麼?你這樣只能讓我心裡更沒底,為何說的這麼嚇人?」

玉自珩皺眉,「小知了,你不要再問了。」

夏蟬皺眉,伸手一把甩開了玉自珩的手,怒道:「玉自珩,你不告訴我,我不會跟你走的。」

她心裡隱隱的覺得,或許是有什麼不得已的事情,而這些事情,一定是影響玉自珩的事情,或者,是會危機整個永安城的事情。

「小知了……」

玉自珩臉上的神情十分的為難。

夏蟬皺眉,道:「十三,你告訴我吧。」

玉自珩嘆口氣,想了想,還是道:「是皇上,召我回京赴任。」

夏蟬一驚,「召你回京,赴任?赴的什麼任?」

玉自珩道:「恐是吐蕃與楚國

吐蕃與楚國要開戰,四姐還在宮裡,我無法就此離開,所以小知了,你先回去,我自己去宮中將四姐救出來。」

夏蟬皺眉,「你說的輕巧,你一個人去宮裡,多麼危險,若是皇上讓你上戰場,那四姐在宮裡誰來保護?更何況,若是我沒有在宮裡的話,皇上又會怎麼懷疑你,現在的皇上已經被百里胤控制了,十三,我們不能不管四姐的,四姐還有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兩條命啊。」

玉自珩皺眉,「你的命也是命,我如何能拿你的命去冒險?」

夏蟬皺眉,道:「十三,你聽我說,我進宮去,百里胤是不會傷害我的,而且我跟四姐在一起,也是一個相互的照應,四姐現在算起來就快要臨盆了,我在她身邊,也是一個保護,這樣,我先進宮去,然後我再尋得機會將四姐救出來,你看這樣好不好?」

玉自珩皺眉搖頭道:「不行,這萬萬使不得。」

夏蟬道:「十三,現在這個時候,就不分什麼這個那個了,我說實話吧,四姐之前給了咱們那麼多的幫助,我們怎麼樣也得將她救出來的,而且,你一個人的能力也有限,我進宮去,起碼還能幫你一些,你放心好了,我比你還怕我自己會死,一定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

玉自珩皺眉,不語,卻還是緊緊的握著夏蟬的手不鬆開。


夏蟬心中也是有些難過,本來以為見到了玉自珩,自己就可以就此離開了,可是卻還是不能。

這一走,只怕百里胤會更加快速的對四姐下手了。

夏蟬道:「十三,陪你吃頓飯吧,吃完飯你便快些去京城,戰場之上,一定要小心。」

玉自珩緊緊的攥著她的手,「夏蟬!等著我。」

墓天 ,「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說著,夏蟬將食盒裡的飯菜都端了出來,道:「喏,陪你吃頓飯,吃飽了有力氣趕路。」

玉自珩伸手接過了碗筷,默默的吃著,食不知味。

兩人默默的吃完了飯,夏蟬道:「我陪你去床上躺一會兒吧。」

玉自珩點點頭,轉身往床上走,夏蟬卻一個手刀砍了上去,玉自珩跟夏蟬在一起,哪裡有過防備,一下子就暈了過去。

夏蟬伸手拖著玉自珩上床,給他蓋上了被子,約莫一刻鐘,玉自珩就會醒來了。

夏蟬伸手摸摸玉自珩的臉,俯身吻了吻他的唇,然後才轉身直接離開。

在這之前,她要做的就是趕快的讓百里胤帶著他們離開這裡。

不能讓他發現玉自珩!

夏蟬最後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玉自珩,才轉身出了門去,輕手的關上了門。

那小二正提著食盒上來,見了夏蟬正要走,忙道:「姑娘,您的飯菜來了。」

夏蟬一愣,隨即笑道:「不要了。」

說著,又從腰間的荷包里拿了一錠銀子出來,遞給了那小二,道:「屋子裡的客人睡了,你好好照顧他,他走的時候你給他打包一點乾糧帶上。」

小二一愣,伸手接了銀子來,十分的好奇的看著夏蟬。

「姑娘,冒昧問一句,您跟住在這裡面的這位客官認識嗎?」


夏蟬輕笑一聲,道:「不認識,只是覺得很有緣分罷了。」

說著,夏蟬便下了樓去,道:「我出去溜達一下。」

說著,便直接的出了門去。

小二提著食盒,有些不解。

不認識……那剛才,那位姑娘怎麼還哭了呢?

夏蟬出了門,伸手戴上了披風后的帷帽,然後一步步的朝著前面走去。

在這大街上,百里胤的人想要找到自己真的太容易了。

夏蟬雙手攏在袖子里,低著頭,大紅色的披風將她纖細玲瓏有致的身子整個的包裹起來,一頭未曾挽起的墨色的青絲隨風飄揚在臉頰兩側,調皮的髮絲從帷帽的兩邊跑了出來,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誤入凡間的精靈一般。

亦或者,是那種可以一眼要了人命的妖姬。

從前的青澀的少女,已經逐漸的成長為了現在成熟,且有了風韻的女人。

大街上安安靜靜的,只有冷風呼嘯的聲音。

這時候,兩個醉漢卻從旁邊的巷子口經過,一瞧見這大街上竟然有一個紅衣女子,且剛才匆匆一瞥,那精緻的臉蛋,簡直不像是人間的女子。

寒冰神尊

「哥……哥們兒……是不是我看錯了……剛才的那個娘兒們,是妖精嗎?」

「狗……狗屁!狗屁妖精,分明是個年輕的小娘兒們,兄弟,咱們去看看去?」

這醉漢提議,旁邊的醉漢急忙跟上,搓著手笑得十分的猥瑣,「行嘞……咱們兄弟好久沒有開開葷了,這次一定要去開開葷。」

------題外話------

因為是個比較大的大結局哈哈哈,然而後台又不讓一次更新辣么多,所以先放上三萬字來,明天晚上還有一章,一樣是肥肥的更新,希望親們記得來刷哦!

千萬不要覺得男主是在打醬油,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後面的鋪墊,鋪墊,鋪墊啊!

信我啦親們!

然後,重磅通知,佳人的新文,一樣的種田暖文,【農女俏掌家】再說一遍書名【農女俏掌家】,親們去看看簡介和第一章啦,看看喜歡的話就趕緊的加入書架,免得錯過活動或者更新呦,群么么噠! 兩人說著,相視一笑,便大步的朝著夏蟬的身影走了過去。

「小娘子……這麼著急一個人去哪裡啊?不如讓哥哥送你吧?」

一個醉漢擋在了夏蟬的面前。

夏蟬皺眉,轉身往回走,另一個醉漢卻從後面上來,堵住了夏蟬的去路。

老公大人:家有嬌妻萌娃 小娘子,怎麼一個人呢?不如陪陪哥哥喝杯酒吧?」

夏蟬冷笑一聲,看了眼兩人,道:「你們倆若是不想死,那便快些走吧,省的一會兒死不瞑目。」

倆醉漢一愣,隨即便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小娘兒們說話帶勁,我喜歡哈哈哈……」

夏蟬輕笑,看著那醉漢又想上前,袖中的手便微動。

對付這兩個醉漢,她還是有信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