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說這話的時候,鸞峰正歪著頭看向懷裡面的小小。

嘿嘿,而因為真正不幸的人,不是別人,就是魔獸小小。

試想而知,這幾天行路都是小小在做飯,一會兒烤,一會兒是煮,而且因為小小的做菜功底實在是太好,所以鸞峰除了修鍊以外,大多時間就是催促小小趕快做飯。

在小小的記憶之中,最深刻一次是,鸞峰在一天之中竟然吃了十頓飯。

十頓飯,先不說鸞峰吃下吃不下, 嬌妃恩寵優渥

但是,鸞峰還真的是有點不要臉了,自己走著路還在哼唱著,「吃貨在哪裡啊,吃貨在哪裡啊,吃貨……」

那聲音每次唱到「啊」的時候,總會流轉得特別順暢。

「不要臉。」

小小的聲音尚還未成熟,所學的話,也不多,但是,「不要臉」這三個字,確確實實是從小小的嘴巴之中發出的。 「小小,今天的晚飯就歸你做了,反正這些天的時間,飯都是你做的,你也不差這一點時間了。對吧?!」

鸞峰撫摸著小小的柔順毛皮,溫柔地說道。

「嗷嗷嗷。」

小小渾圓的眼目之中溢滿憤怒,將腦袋別了過去,不讓鸞峰撫摸,呲牙咧嘴地示意他不要碰自己。而後扭身吐出一句,「真不要臉」。

「哦」但是,鸞峰卻是「哈哈」一笑。

可鸞峰哪肯罷休,況且,今天他才吃五頓飯,肚子里早就餓了。

「小小,你最好了。等明天,我們抵達了金城,就用我身上的龍幣給你買你最好吃的『萬花果』,還有那『發力果』好不好?」

這話是鸞峰在誆騙小小的,現下鸞峰的身上算上那借於衛斯的龍幣,加上鳳梨贈予自己的盤纏也不過才五十個龍幣而已。

試想先前那在萬隆商會所販賣的萬花果,那可是足足五十五萬龍幣啊,就算是那發力果也是要四五萬龍幣的。

不要說,現在的鸞峰想買那萬花果和發力果,就是想買一枚普普通通的低階葯果,紅果,恐怕他都買不起。

而一般的靈果小小是不感興趣的,所以至少也要是中階的草藥才行的。

「好不好啊。」 馴服惡魔總裁

最終小小還是按耐不住那草藥的誘惑,屁顛屁顛地從鸞峰那低階儲物袋之中拿出了大鍋,還有原料什麼的。

「這就對了嘛,小小最乖了。」

之後,鸞峰擺了擺手,一臉春風得意地道,「那你先在這裡燒水,我到處去看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用來煮的東西。」

小小自顧自地忙碌起來,對於鸞峰的話,不予理會。

說來鸞峰從地球上面來到龍星之上,其身上的變化還是蠻大的,先不說他自身的修為,就是這沒有法律約束的龍星所帶來的自由,就讓他嚮往不已。

更何況他本身也不是那種深沉的人,按照地球上的話來講,現在的鸞峰頂多就個徹頭徹尾地「屌絲」。

一邊走著,一邊哼哼著小曲的鸞峰,全無在旺財鎮上深沉的形象,眼睛四處環顧,也怕有什麼危險發生。

畢竟龍星上危險是無處不在,還是要小心翼翼為好。這一點鸞峰做得很好。

偌大的密林之中灌木叢生,有衝天樹,還有鱗木,最有意思的是他竟然在灌木林之中發現了一株怪異的花。

那花沒有葉片,主幹成條狀,生出的分支,向四處延展。

分枝上面開著粉色的小花,每朵小花花蕾都緊緊地閉合著。

鸞峰用手指輕觸的時候,還會張開,裡面發散著一股幽香的味道。

「這花很怪異。」心裏面想著,翻開那奇珍異草的典籍,還真的在裡面找到了這株花的名字。

「死神草。」鸞峰念出了那花的名字。

但是隨即在眼睛掃到下面的註釋的時候,剛才還大喜過望的他,很快就將自己手中的小花拋得遠遠的了。

奇珍異草的典籍上面記載著說,死神草,在原始叢林之中是極其地常見的花株。

其主幹若條,花香悠遠,但切忌的是主幹上生有毒素。毒之劇烈,切勿隨意採摘。

看到這裡的鸞峰,回眼望著被其扔在遠處的那「死神草」的小花,也是暗罵道,「什麼狗屁東西,還好老子,沒有摸那主幹,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靠,看來喜盡則憂啊。」

鸞峰心想,在沒有找到龍貓和張靜晨的時候,還是一切小心為好。

要不然,就這麼失掉了性命,還真的是有點不划算啊。

「噗通。」

就在鸞峰撇著眼,生氣地看著那株「死神草」,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卻是一通落水之聲傳到了他的耳朵之中。

有人嗎?

鸞峰身形隱蔽,立馬躲藏到一株衝天樹的後面。但是,心裏面所想的危險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卻是「嘩啦嘩啦」的水聲。


沒有受到攻擊,一時間,鸞峰大喜過望。

但是又不打算現在離開,好奇心驅使著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和他一樣也在這原始的灌木林之中。

循著聲音,鸞峰慢慢地移動著腳步,一點一點的向著那聲音的所在地靠攏。

但是,就在他翻開一處草叢的時候,卻是看到了極為香艷的一幕。

「這是……」

鸞峰不由得吐了口吐沫。

卻見在其眼前的一個小小湖譚裡面竟然站著一個裸露著玉背的女子。

那女子身材綽約,飽滿的胸脯被白色的布料包裹著,但是,仍舊是掩蓋不住她身上的風韻。

「嘩啦嘩啦。」

女子站在湖水較淺的地方洗澡,纖細的手指裡面攥著一個小型的木質水瓢,不斷地從湖水之中舀起溫潤的湖水澆落在自己的身上。

那湖水從女子貼身的布料間遊走,也是將其陰濕了一片,這一幕更是增加了美感,使得鸞峰渾身燥熱,血液賁張。

男人對女人是有所嚮往的,特別是向鸞峰這種還沒有找到女朋友的主。


雖然張靜晨和他走散前有承認過自己是喜歡鸞峰。

但是,畢竟鸞峰還沒有過初戀,所以對那種可以無限度接近女孩的感覺,還是極其地令他神往的。

況且,又有哪個男人不喜歡絕色的美女呢!?

鸞峰吐了口吐沫,全身一片燥熱,雖然,天色已臨近夜幕,但是,空氣裡面的熱流卻是不減,這也大概是眼前女子出來洗澡的原因。

可是,事往往不隨人願,就在鸞峰正看得出神,可能馬上就能看到那美女俏麗的臉蛋的時候。當然,俏不俏麗,那也是鸞峰自己的臆想。

而就在這時,一隻不大的下蟲子, 皇後在上︰帝王,狠腹黑!

原本看得出神的鸞峰,心想,那女子該轉過頭了吧?!

可是卻是一不小心,看到了那小蟲。

那是只紅色的蟲子,此刻也是在張牙舞爪地對著鸞峰所在的方向,揮動著堅實的觸角。

「啊。」

鸞峰輕喊了一聲,直接將那好動的小蟲踩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是,儘管他的聲音不大,卻還是驚到了那在湖中洗澡的俏麗女子。

「什麼人?」

女子沒有想到自己找到的這一處較為隱秘的洗澡之地,竟然還會有人,立馬喝道。

隨即身形一閃,竄向岸邊,並將岸邊的衣衫飛快地套在身上。

女子叫陳鳳玉,是玉女宮之人。

聽到了陳鳳玉的呼喊,從不遠處竟然跑過來幾個風采翩翩的女子。那幾個女子身上都配有筆挺的長劍,英氣十足。 聽到了陳鳳玉的呼喊,從不遠處竟然跑過來幾個衣衫翩翩的女子。

那幾個女子腰間都配有筆挺的長劍,英氣十足。

為首的是一名中年女子,名叫殘月,實力在大龍師級別。

匆忙趕至的殘月,眼神如刀,陰狠地環顧著四周,耳朵豎起如同警覺的貓咪,聲音很不好,揚聲道,「不知道是哪個好色之徒,竟然,偷窺我們玉女宮女子洗澡,你要是識相,自動出來。

我挖下你一雙狗目,可以饒你一命。要不然,今日你就死在這裡吧!」

當然,這話鸞峰是聽不到的,因為在剛剛陳鳳玉發現自己的下一刻起,他就已是催動小腹之中的龍氣,逃之夭夭了。

沒有人回應殘月。

這也使得她臉面上的陰沉之氣更為濃郁。

之後,她的腳尖點地,身形跳躥到半空之中,手中的長劍向四周揮出。劍氣隨著龍氣的不斷注入,向四周激射而出。

「咔咔咔。」

許多花草灌木都應聲而倒,或是根部,或是莖部上面都留下一道整齊劃一的切痕。


幾隻不幸落在樹枝上的鳥獸也被其劍氣,攔腰斬斷,從樹上面墜落下來,染紅了一片灰土。

「沒人嗎?」那殘月喃喃道,眉宇間的冷氣更甚。

「好了,好了,殘月長老你收起你的劍吧!或許是我看錯了。」

陳鳳玉輕聲說道,但是眼神卻是向著鸞峰所逃竄的方向望去。她雖然嘴上說「可能是自己看錯了」,但是,心裏面卻是篤定就是有人。

「是,小姐。」殘月回了一聲,並向旁邊的同樣身著白色衣裙的幾個女子擺了擺手,示意她們先收拾行囊快點離開這裡。

「先不用了,一會兒,找一處安穩的地方我們就地安扎帳篷吧!今日的天色已晚,不適合趕路的。等明天,用不了半日,我們也是可以抵達金城的。」陳鳳玉吩咐道。

這陳鳳玉是門派玉女閣的一名御龍師,其實力已是無限趨近於龍皇級別。

這次是玉女閣的掌門,陳鳳歌吩咐她出來辦事的。

而辦事的地點就是金城。

這玉女閣說來也不過是二流門派。

與其並列的門派雖然不多,但是各個勢力都是要強上玉女閣一些。

要不是玉女閣的掌門陳鳳歌個人實力在龍皇的巔峰的層次,恐怕,那些二流勢力早就對玉女閣動手。

這次陳鳳玉一行數人,是前往金城索取金鐵石的。

雖然,金鐵石已被玉女閣成功的用高價買下,但是,說來,世道可變,人心不古,陳鳳歌擔心會出什麼事情,就派遣自己的大弟子陳鳳玉帶殘月等人前往那金城去接應了。

「是。」

殘月等人回到道。

雖然殘月身居長老之位,但是,這次任務是陳鳳玉負責的,自己也不能越俎代庖,況且平日間,陳鳳玉帶自己也是不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