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請你們離開,今天我們小姐不舒服不接受採訪,還有,我們的小姐沒預約任何一個記者,所以請你們也安靜些。”猥瑣目無表情道。

此時因爲這該死的事情把猥瑣、烈赤月兩人煩透了,不是記者就是警察,每有哪一天消停的。

就如眼前這些記者都來了三天了,天天都蹲首在外或者直接一涌而上。因爲時間涉及到暴力什麼的,導致這個時候又不敢讓保安將這些記者趕出去或攔在外面,以免使事態升級,變的越發嚴重。

宋德華怪異的看着眼前的這些記者,然後直接向猥瑣、烈赤月走去。

“宋大哥來了?!”猥瑣首先看到了在記者羣裏面閃身出來的宋德華,一身白色休閒服,猥瑣一眼就看出來了。

“宋大哥,若不是有事我早就去找你了,答謝你的恩情!”烈赤月同樣看到了宋德華,原本冷漠的表情頓時變的極其開心。

“你們是龍月蘭的人,也就是自己家的人,應該的,應該的。”宋德華不怎麼喜歡被人感激,心裏總感覺有些怪異。

原本猥瑣、烈赤月還想說些什麼的,但此時那些記者此時卻用照相機開始對着宋德華拍照,並且此時有不少記者開始纏上宋德華,希望在宋德華的身上獲得什麼消息。

這讓猥瑣、烈赤月看的是萬分惱怒,這些記者真的是有些過分了,逮人就纏。

宋德華無所謂的對上鏡頭笑了笑,並擺出勝利姿勢yes起來。但當宋德華微笑對着鏡頭的時候雙眼卻定在一名肥胖的記者身上,只見他笨拙的擺弄着相機,眼睛不是注意在宋德華的身上,而是看着四周和緊盯着龍月蘭的辦公室大門。

四周的記者全聚焦在宋德華的身上,惟獨那胖子記者卻賊頭賊腦的看了四周後才和其他記者一般開始全部精力集中在宋德華的身上,但他所表現出來的從容讓宋德華感覺到了什麼。

這胖子記者在衆多記者裏也算另類了,可不是看到的那麼簡單呀。

宋德華心裏在想,也許龍月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惹上麻煩了。那胖子記者肯定和這個麻煩有關聯。雖然胖子記者是記者,但職業感覺告訴宋德華,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也不要看小任何一個看似平凡無比的人。

同樣煩惱的自然還有龍月蘭,現在龍月蘭幾乎都不敢踏出辦公室半步,但同時她也沒有任何辦法解決這件事情,這件事一直在升級,暴亂也變的撲簌迷離。

龍月蘭也實在想不出還有誰在背後和他龍家作對,難道是古家不成?

說起古家,也算是城市裏的一個大家族,比起龍家的家業還要大上許多。古家和龍家一樣是以建築起身,靠的就是炒樓盤和炒土地壯大家業。

龍家主要放在一些高檔樓盤和辦公樓,而古家則是大小通吃,最主要則是土地,以炒土地爲主。

只不過前段時間古家開始越做越大,也開始漸漸進入高檔樓盤市場,因爲土地已經開始有所限制,在操作和資金週轉上變的比過去要麻煩許多,自然這塊肉就難啃。

龍家和古家的第一次衝突就是在花土村的那塊土地上,在龍月蘭手上得到花土村將被國家徵收建一個超級娛樂場所的時候龍月蘭的商業眼光就告訴龍月蘭,這裏將是龍家新項目的開始。

娛樂表示着經濟的體現,若是在這附近建造屬於龍家的高檔樓盤,無疑將是一個銷售萬般火熱的寶地。

所以龍月蘭很快就讓人去了解花土村的情況,最後更是看中幾塊在徵收土地範圍外的幾塊地皮。而這幾塊地皮則是將來龍月蘭崛起萬丈高樓的地方。

除了樓盤自然少不了大型的鍵身場所什麼的,只要能賺錢的建築龍月蘭都想到了。

畢竟國家建造的娛樂場所肯定不是一般的那種夜總會,而是全民性,經濟性的場所,表示着有許多有錢人會來到這些正規場所。

而這也是國家爲整頓城市的雜亂娛樂場所的第一步,只有正規化後,那麼其他的娛樂場所就不得不慢慢整改或封掉。

這樣的話也預示着這裏所充滿的機遇是很多很大的,幾乎將所有人都吸引到這裏,即便在這四周擺個攤買飲料也賺錢呀,別說龍月蘭所想的整個包圍這個娛樂場所的建築。

正當龍月蘭派人和相關的村民簽定合同的時候卻遭遇了古家的阻撓,也不知道這古家是怎麼收到消息的,居然趕在他們簽約的時候出現,更是直接將國家徵收土地的內幕直接爆了出來。

可惜想象這將是什麼後果,那原本可以拿下四周所有的土地的價錢自然開始翻了幾翻,因爲土地的稀少,現在的人都不是傻子。

當知道徵收範圍的時候這些村民就知道他們的土地日後的升值空間有多大,價格肯定就不是原來談好的價格了。 因爲這一出導致龍月蘭最後不得不高出原來三倍的價格收購了規劃好的土地,同時讓龍月蘭的資金陷入危機,一時難以週轉。

正當龍月蘭頭痛這件事的時候又傳來一件不好的消息,花土村有三個村民被打傷,現在還住在醫院。而據村民所說卻是說龍月蘭的人打的,就因爲收購土地的時候他們在原來的基礎上要求漲價,說龍月蘭的人在報復。

現在民生對這種事情最是嫉違,當村民一爆消息可以想象帶來的事情有什麼,簡直把龍月蘭都煩透了。

龍月蘭已經查過,並不是他們的人做的,可是外界卻不相信,只因爲那三個村民一口咬定是龍月蘭的人,就因爲這件事情讓龍月蘭去警察局配合調查都去了不少於三次了。

見門突然被打開,龍月蘭突然惱怒萬分,都已經和猥瑣、烈赤月說不能放任何一個記者進來,但此時卻見門被打開,龍月蘭想拿起東西就砸出去。

因爲那些記者太可惡了,逮住她就如逮到犯人一般,審問個不停,而且所有的問題都是不利於龍家集團的。現在龍月蘭想來這些記者恐怕也是古家請來的。

可當龍月蘭看清來人的時候,看到那一身白色休閒裝的時候龍月蘭原本緊皺的眉頓時鬆弛下來,臉上的冷漠無情也變的如春暖花開,有了絲絲笑容。

“是你呀。”見到宋德華,龍月蘭的內心莫名變的安靜,輕鬆起來。

多日裏來的身心疲憊卻是在此時化爲虛無,在龍月蘭眼裏只有這個總是在她危險的時候總會出現的宋德華。

“不是我的話你想誰進來?記者哥哥們?”宋德華玩笑道,看到龍月蘭憔悴的臉宋德華頓時心感疼痛。

一個小清新變成女強人已經是不容易了,畢竟有時候爲了家族事業需要放棄的東西很多。包括自己的人生和自由。

誰讓龍家就她這一個接班人,而龍月蘭就不得不堅強起來。雖然有時候想變回自己,可是現在的龍月蘭顯然是不可能讓自己輕鬆下來,更別說變回自己。

“討厭的很!我都要死了!”見到宋德華的龍月蘭突然感覺自己卸下了萬斤重的擔子,一身輕鬆。

“是呀,是呀,你死了我怎麼辦?”宋德華已經學會調戲女人,這女人泡着泡着也就自然熟了。

“你就再找一個,找個比我好的,比我漂亮的。”龍月蘭懶懶道,看着宋德華的眼神出奇的平靜。

“這可不行,世界上只有一個龍月蘭,你走了,我的心也就缺了一塊了。”甜言蜜語是必須的攻勢,而宋德華現在隨口而來。

“就你會說。”龍月蘭白了宋德華一眼,轉着椅子看向玻璃窗外的景色,俯視大地的感覺,一眼望去全是萬丈高樓。

“到底什麼情況?”前面說了那麼多,這纔是宋德華現在想知道的。宋德華可不想讓宋德華受傷,因爲外面的那名胖子記者已經被宋德華確定爲殺手。

“一言難盡……”龍月蘭背對着宋德華,然後漸漸將事情從頭到尾描述了一遍。

當說完的時候辦公室裏卻變的安靜無比,而宋德華此時看向背對自己的龍月蘭卻感覺她是那麼的單薄,瘦小的身子,短髮劉海……

“資金週轉的話需要多少?”打村民的事宋德華決定自己直接插手進去,估計一天時間裏就能查出結果。

現在的問題則是資金上,宋德華可是記得自己身上沒什麼錢了,想幫恐怕都有心無力。

“這個不是你能幫上忙的。”龍月蘭覺得說了也白說,畢竟這種商業性的事不是普通人說幫就幫的,動輒百千萬,上億很正常。

“十一億。”沉默少許後龍月蘭最後道,聲音裏多了許多無奈。

本來建築業的資金週轉問題就一直存在問題,過去是直接讓客戶先下訂金或首付,利用首付的錢作爲週轉資金的一部分。這個操作模式龍月蘭也在做,只不過依舊不夠週轉。

因爲龍月蘭建的不單是樓盤,還有市場什麼的,這一次龍月蘭是大手筆,全包圍型投資。要不是古家插手,龍月蘭的預算還是夠的。

“十一億而已,小意思。”宋德華假裝輕鬆,男人嘛,有苦自己扛着,剩下的就是靠自己。話說出來了,要保住面子就只能想盡辦法弄到這筆錢。

龍月蘭也不說話,轉回身子注視着宋德華,就這樣看着。

“女人有三好,請問答!”沉默半許,龍月蘭突然開口問道,說完直接微笑起來。

宋德華極度鬱悶,因爲他沒想到眼前這個混蛋女人居然來這一招。

“厄……”宋德華必須思考呀,因爲這個東西真不好答。

龍月蘭也不急,就這樣得意看着宋德華,看到宋德華那糾結的樣子龍月蘭就開心,眼前的宋德華最好糊弄了。

“陪睡?帶孩子?洗衣服?”宋德華是這樣想的,老實的男人應該是要娶這樣的女人,所以女人嘛,生孩子是必須的,然後陪自己睡覺是正常的,洗衣服就不用說了,沒洗衣機或沒電的時候女人肯定要洗嘛。

龍月蘭的表情變的古怪起來,最後更是盯着宋德華看,想笑又笑不出的樣子,最後龍月蘭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糖果丟向宋德華罵道:“一天到晚那個死腦袋不知在想什麼!”

糖果攻擊對宋德華當然沒用,宋德華直接接住然後剝開放在嘴道:“喂,難道錯了嗎?”宋德華可不認爲自己老是錯。

“滾,滾滾,懶的理你。”龍月蘭其實也答不出來,這些都是她隨口道的,爲的就是忽悠宋德華。不過現在龍月蘭不得不說開始聰明瞭,居然反問起來。

“你不說我還自己滾呢……”宋德華說道,接着白眼一翻改口道:“你不說我正要走呢。”估計今天都會很忙了,宋德華覺得自己該忙了。

“恩。錢的事還是我來解決吧。”龍月蘭輕笑,注視着宋德華。龍月蘭很慶幸認識宋德華,帶給自己快樂的同時還幫助自己,即便在龍月蘭看來宋德華並沒有那個本事,有心就行。

“小看你的男人呀!”宋德華雙手抱頭,然後懶散道。

“你又不是我男人!”龍月蘭聽到宋德華的話時臉上一紅,心裏沒滋滋的。不過嘴上卻不認輸。

“是不是我說了算。我現在心裏那個美,心裏那個美……”宋德華翻着白眼唱着歌向外走去。

“你……我還心裏美呢。”見宋德華出了門,龍月蘭小聲道。臉變的通紅,這是龍月蘭第一次真正動了感情,也喜歡上了宋德華。

見宋德華出來,猥瑣、烈赤月很自然的爲宋德華開道,不過宋德華卻謝絕了,並對猥瑣、烈赤月使了個眼神。

猥瑣、烈赤月也算是已經是合格的保鏢,從宋德華的眼神他們順着看到了一邊角落的胖子,雖然不知道宋德華爲什麼會讓他們看,但他們卻知道宋德華的意思。

當下猥瑣、烈赤月便向那胖子記者走去。而此時所有的記者莫名,紛紛停止採訪向猥瑣、烈赤月看去。

“記者先生,請你配合下,我們需要搜你的身。”猥瑣面色冷俊,毫無表情道。

“憑什麼?你們想幹嗎?我是記者,我不允許你們搜身,你們憑什麼!”胖子記者在聽到猥瑣的話時卻沒有半點恐慌,而是眼中閃過一道厲色。

胖子記者的這一舉動沒逃過猥瑣、烈赤月的眼睛。此時猥瑣、烈赤月面對面點了下頭,從那厲色的眼睛裏他們兩人感覺到了剛剛宋德華的指示,眼前的胖子記者可不是記者那麼簡單。

“麻煩你配合下,若是我們搞錯什麼了,你可以上訴。”猥瑣毫不退讓,任何關係到龍月蘭安全的事情他們都要萬分用心。

“我就不給你們搜怎麼了?憑什麼!哎,大家來看看,這就是龍家的作風,打村民事件就可以看出他們的本質,現在居然還要強行搜我的身,他們憑什麼?!”

胖子記者冷靜的處理着問題,現在卻把火苗燒向那些已經圍上來的記者們。

“對呀,憑什麼搜身?!”

“龍家太過分了,連小小保鏢都敢亂來嗎?”

“不給搜,搜就報警!”

記者們見同行要被眼前兩個保鏢強行搜身,頓時惱怒起來。胖子記者引起了他們共鳴。

可猥瑣、烈赤月不管那麼多,比起被警察捉什麼的,沒有比保護龍月蘭安全更重要了。當下也不廢話,烈赤月直接欺身向前,直接來到胖子記者面前揮出一拳。

砰!只見烈赤月身子厚實的捱了胖子記者一拳,而烈赤月的拳頭卻打了個空。

胖子記者的拳頭力道很大,烈赤月直接被打的後退三步,連撞幾名纏上來的記者,連他們相機什麼的都撞跌在地上。

所有記者驚呆了,眼前的胖子記者是記者?據說龍月蘭身邊的兩個保鏢可不是普通保鏢,還是混幫會的老大什麼的,也經歷過無數生死。居然就這樣被胖子記者一拳頭打的倒退三步。 記者們的反應極快,見情況不對頓時紛紛四散開來,留出一片空地,看着眼前的發生的事情。

“你到底是誰!”猥瑣關切的看着烈赤月,一步一步向胖子記者走去,全身運氣,肌肉全部繃緊。

從對方躲開烈赤月的攻擊並且能出手,更是一拳將烈赤月打的倒退三步,從這一點上,猥瑣就不敢大意。恐怕自己也不是對手,眼前的胖子記者肯定不是普通人。

“今天我任務只有一個,既然你們都識穿我的身份,那麼我就直接殺了你們再進去殺你們的小姐吧。”胖子記者突然笑了起來,猙獰萬分。和他一身記者打扮卻顯得格格不入。

這個時候記者們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個記者打扮的人可不是他們的同行,而是前來殺人的。

“要殺我們小姐,先問過我們吧!”烈赤月被打的胸口劇痛,對眼前胖子的實力有了一個大概的瞭解,若是他和哥哥猥瑣一起上,也許還能和對方打個平手。

“你們保鏢在我眼中不算個東西,哈哈……”胖子扭了幾下脖子最後笑了起來。

“廢話太多了!”猥瑣直接衝上前去,威脅到龍月蘭的所有人都必須踩過自己的屍體。

烈赤月也衝上前,頓時三人扭打成一團,而宋德華則依靠在龍月蘭的辦公室門外,擡頭看天花板。

時經三分鐘左右,只見猥瑣、烈赤月兩人直接倒退幾步,卻是被那胖子一人一拳震開,而這個時候胖子手上也多了把匕首,黑色匕首直接橫在手,胖子直接衝向龍月蘭的辦公室。

進到裏面就可以殺了目標,這是胖子的計劃。反正猥瑣、烈赤月兩人他並不放在眼裏,只要殺了龍月蘭,那麼他的任務就完成了。

“站住!”猥瑣、烈赤月大急,連忙趕了上去。

砰!

胖子並沒如猥瑣、烈赤月想象的那樣直接衝入辦公室,而是摔了一交,整個人飛了出去。

胖子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衝去的時候突然會被人絆倒,整個人更是吃狗屎一般摔了出去。

“混蛋,是那個王八蛋!!”胖子站起身子,先是冷眼掃過衆人,最後怒吼到。聲音充滿憤怒,似乎在告訴衆人,絆倒他的代價就是死!

猥瑣、烈赤月停了下來,站在宋德華身邊。宋德華出手,也就沒他們兩人的事了,對於宋德華的身手,猥瑣、烈赤月自然清楚。

“是你對不對?”憤怒過後的胖子突然變的出奇安靜,看向依舊靠在牆上雙手抱頭看天花板的宋德華。

從摔倒角度和胖子衝過時候眼睛餘光所看到的人,胖子可以確定就是眼前這個身穿白色休閒衣的青年。

宋德華沒理會胖子,而是不經意般看向胖子,微笑。

“好,很好!”胖子陰森道,一步一步向宋德華走去,眼前的宋德華已經是死人了,在胖子眼中。

“白癡,身爲殺手在身份暴露的時候就應該知道完成不了任務還不逃,這不是找死嗎?”宋德華冷冷道。

“卻是小看你了!”胖子現在知道自己摔倒是眼前這個人故意的,而此時看來眼前的人並不簡單。

“不過你今天註定是要死!”殺手就應該是冷血無情,毫不畏懼。胖子邊說邊走向宋德華,此時胖子遽然出手,匕首直接刺向宋德華。

四周記者發出驚呼聲,他們什麼時候那麼近距離的見過刀光劍影,紛紛呆滯。

正當衆人以爲那身穿白色休閒服的青年必死的時候,只見那胖子的身子突然飛了出去,然後落地,再也沒起來。卻是胸口多了把匕首,鮮血直流。

這種殺手不比一般的殺手,宋德華不殺他,那麼他就會無休止殺龍月蘭。

“啊!”

四周有記者驚訝出聲,殺人的事太恐怖了。頓時四周亂成一團,有人已經開始報警,還有的則是直接照相作爲新聞發佈。

亂成一團的記者們再次想起殺這個胖子的青年後卻發現四周已經沒了宋德華的影子,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而原來的兩個保鏢此時卻恢復了原來的姿勢站在辦公室完守護起來。

“古家,也就是你認識的那個古少寶老窩咯……”宋德華聽着龍月蘭徐徐說着。

而宋德華則仔細聽着,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樣,那三個村民只不過是收了錢財而已,報假案。傷倒是真的,不過不是被龍月蘭的人打的,而是另有他人。

村民也願意捱打呀,畢竟對方出的錢後他們這輩子了,只要不被打死,他們願意捱打。

“事情就這樣了……”龍月蘭淡淡道,對於眼前的事情似乎早已經司空見慣一般顯得不在意。不過這種不在意卻又帶着憤怒,是那種速手無策的憤怒。

“好!我知道怎麼對付那些刁民。”宋德華聳肩,這種事情難不倒他。

“你去對付他們??”龍月蘭怪異看着宋德華,覺得他有些自大了。那些人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因爲是農民,你總不能揍他們吧?

“自有辦法!”宋德華笑着對龍月蘭擺手,隨即離開。

“不知道厲害的傢伙……”望着宋德華的背影,龍月蘭淡淡道。

宋德華此時則向花土村走去,要想那三個村民把實話說出來,自然得從他家人下手。

花土村有百多戶人家,而此次龍月蘭收購的地皮是在外圍,裏面可是內定了的。

地,確實很大,全種了蔬菜果樹,這是村民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龍月蘭所說的村民小安已經準確的告訴宋德華地址,不過宋德華來到的時候卻出乎宋德華的意料,那三個村民居然出院了,而且此時幾人更是和五個西裝革履的人聚在一起。

之前在龍月蘭手上看了圖片,宋德華自然不會認錯人。隔着老遠宋德華就已經看清楚,不過看樣子他們似乎在爭執什麼。

“不行!必須按事先說好的,一人五十萬,不包醫療費!”一個手上纏着繃帶的中年村民道。

“就是,你們怎麼可以改口,說好的,只要我們一口咬定是龍家集團的人打了我們,你們就給我們一人五十萬,更是每個月可以領到兩千的工資,還有醫療費!怎麼你們說話不算話!”另一個腿上打石膏的村民道。

“你們這些騙子!不行,你不給,我們去報警,推翻口供!”另一個村民憤怒道,滿臉的淤傷。

“好了,廢話少說!現在一人就只有三十萬!愛要不要!你們可以去警察局推翻口供,但這也代表着你們報假案,同樣要受處罰!何況,誰信你們,你們又有什麼證據是我們指示你們這樣做的?”爲頭的西裝男冷笑到。

村民就是好糊弄,給點錢就像狗一樣聽話。現在恐怕那龍家小姐有的煩了。

“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村民憤怒,可是眼前五個魁梧的人他們卻又不敢得罪。自己身上的傷就是這幾個混蛋打的,下手賊狠了。

“我們就這樣,你們要錢不要錢?現在只剩二十五萬了!”西裝男鄙視的看着眼前的村民,而在他身後的同伴也嘲笑一般看着村民。

“你們,豈人太甚了!我要報警!”石膏村民又道,不顧腳上的石膏,拐着仗想走。

“恐怕沒那麼簡單!”西裝男開口的時候,在他身後走出一人,直接將村民攔出,面無表情看着石膏村民。

不用看就知道對方想做什麼了,眼前的五個人都不是好東西,他們都知道,所以這三個村民頓時消停下來,臉上盡是猶豫和害怕。

“二十萬,要還是不要!”西裝男冷笑道,眼前的村民繼續這樣下去,恐怕到最後只剩幾萬了吧?那麼剩下的錢就進他們口袋了。

上面是說每人給五十萬,可是他們又不是傻子。只要嚇嚇那三個村民,那麼多出來的錢不就是他們五人的?西裝男來的時候早和其他四人商量好了。

這事不傳出去,他們每人穩賺幾十萬,這錢可是好東西,誰不要?

受傷的這三個村民們臉色頓時變了變,不知道該怎麼辦纔是。要的話可是又少了一半的錢,不要的話只怕錢會越來越少。

人被打了,案假報了,錢少了。這讓村民內心即憤怒又後悔。想起那些關心他們的人,三個村民頓感慚愧。

“我要!”一道聲音從外傳來,這倒讓村民和西裝男驚恐幾分。

回頭看去卻見一個拿着手機,身穿白色休閒服的青年走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