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論家勢那是無可挑剔,輪身姿,相貌也是人中人鳳,輪武道修為更是被白家稱為百年難得一出的天才,再加上這個大少爺那頗為豪爽,隨意的性子,不知道這勾去了多少女兒家的心思,只可惜的是這個白風一直沒有想要成親的動靜。

話雖如此,但是金吾城的大小家族也都是蠢蠢欲動,畢竟白風是金吾城的人,這要娶妻納妾那怎麼樣也得是金吾城的人吧。

故此不管這麼說他們總是有幾分機會的。


然而今日白家卻是傳出了消息,說是要納一個外地帶來的女子還有曾經宜春樓的頭牌清倌人憐彩兒未妾。

這一消息確定之後讓不知道多少人為之詫異。

一般來說外地女子跟著男人來到金吾城,多半是倒貼,毫無身份地位可言,而那憐彩兒以前見過的人都知道婀娜絕色,是這幾十年來姿色最好的頭牌,但是這憐彩兒可是早就被白風買進了白府,如今都過去了兩年時間了,沒想到卻能被公開納為小妾。

何德何能,何德何能!

許多女兒家心中在忿忿不平。

要知道這大戶人家的納妾有兩種,一種就是口頭說說,說你是妾你就是妾,這種妾其實就是一個侍妾,伺候的好留你在身邊伺候的不好拿你送人也是時常有的事情。

那還有一種妾的身份就高了,就是公開納妾,大擺酒席,這種小妾雖然身份還是不如正妻,但是卻擔負著傳宗接代的重擔,有資格入族譜的。

入了族譜,那麼就算是你是妾,但是這身份正了,日後這走到哪都能抬起頭,而且還不用擔心日後會被拋棄。

但是按白家的這種大家族來說別的女人想要成為有身份的正式小妾,這你必須得有身份和地位,不然老老實實的做侍婢的了,就和以前那個宜春樓的掌柜春娘一樣,以前還是大商戶沈家買下來的頭牌呢,在宜春樓做掌柜的替沈家掙錢還不算,而且之後又被沈佳送到了白府,簡直就是所有侍婢的典範,做牛做馬還不夠還得被送人。

不過聽說這幾年這個春娘在白家生活的頗為滋潤,已經讓不少人羨慕了。

可是比起那個憐彩兒卻根本不值一提。

真是因為這個原因,故此消息一傳出金吾城裡才會多有議論之聲。

「白家大少爺這回還真是夠厲害的,第一次納妾就納兩個,而且還弄的這般聲勢浩大,白家的所有外出弟子全都請回來了,各金吾城的大戶人家也都紛紛主動的送上賀禮,別人連請帖都沒有送就厚著臉皮去討喜酒了。」

「這哪是納妾啊,簡直就是娶妻,就差敲鑼打鼓了,不過還真別說,白家大少爺的那兩個小妾可是個個絕色。」

「你怎麼知道別人絕色,你連白家武院的大門都進去不。」

「哪個我不知道,但是另外一個小妾憐彩兒我知道啊,那生的可叫一個水嫩嬌滴,說起話來軟軟膩膩的聽著都是一個享受,以前在宜春樓那會兒我可是親眼瞧見過,可惜那時候沒人捨得出花般巨資買下憐彩兒,只有這個白家大少爺大手一揮,將其贖了回來了,如今那個憐彩兒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呆在白家武院里本本分分,我們這些人想要瞧見只怕難咯。」

從字裡行間之中不難聽出許多議論的男子都充滿著羨慕,似乎在悔恨為什麼自己不生在白家,成為白家大少爺。

金吾城內雖然多有議論,但是白家武院卻是更為熱鬧。

此刻白家武院的大門前已經擠滿了人,這些人非富即貴個個都是帶著隨從,拉著送禮的馬車,紛紛高呼向白風討一杯喜酒,慶祝他納妾之喜。

如果不是白家武院的門高牆厚,這些人估計都會翻牆進來。

只是白風此次納妾只是讓父親白世雄招呼白家族內的弟子來聚一聚,並沒有要請其他人的意思,這些人全部都是厚著臉皮主動前來的,不過今日特殊白家既沒有動手趕人,也沒有邀請他們進來,全部都等著白風發話。

白家武院內,在經過一上午的忙活之後,幾張大桌子已經擺好,美酒已經呈上,雖還未入座,但是白家眾弟子今日難得一句卻已經相互熱情的攀談起來。

而在別院里,白風和往常一樣穿著銀月蠶絲的大氅,衣抉飄飄,坐靠在池塘上的涼亭之內吹著風。

「少爺,武院外那些個人還堵在門口呢,說是要向少爺討喜酒喝,這一時半會的看樣子是不會散了,而老爺這時候還沒有到,總不能一直關著府門吧。」春娘今日換了件新衣,是昨日綉娘趕製的銀月蠶絲衣,並且還特意梳了個新髮式,

如今她長裙飄飄,輕束軟腰,衣襟微敞,精緻的鎖骨在一件粉色的鴛鴦肚兜的半遮顯露出來,那高高聳起的軟峰卻是被緊緊包裹,不漏半寸,整個人既顯得端莊典雅,有透漏出那成熟嫵媚的風情,可是卻一點不顯得輕佻,放浪。

白風眉頭一皺:「不知怎的今日我感覺有些不安。」

「少爺可能是第一次納妾心情難免有些變化,可外面的那些人少爺還得拿的章程才好。」春娘抿嘴一笑,不露貝齒。

白風有些古怪的看著她:「今日你這婢女怎麼裝的這般正經,平時走起路來可都像是在勾引男人。」

春娘臉色微微一紅,風情萬種的瞥了這冤家一眼,然後道:「今日來的都是少爺的族人,身份尊貴著呢,奴婢不能給少爺丟人不是,少爺若是不喜歡,趕明兒奴家就變回來。」

「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春娘,你去府外一趟,讓外面那些個什麼討喜酒喝的人一家族挑一個人進來,名額的話就十個,正好湊一桌。」白風說道。

「少爺,可一家挑一個十個不夠啊。」春娘有些疑惑道。

白風看了她一眼:「別故意給我裝蠢,你知道怎麼挑,看來這幾日是把你折騰的太舒服了。」

「奴婢知道錯了,請少爺責罰。」春娘立刻跪了下來,一副認錯挨訓的樣子。

「起來吧,這次記住就行了,我知道你和精明,平時只是故意裝蠢罷了,但是在我面前你何必如此,難不成我連你這點心思都容不了?」白風拍著她的腦袋輕輕笑道:「別一副受委屈的樣子了,今日可是我納妾之日。」

春娘點了點頭,很是慚愧的站了起來。

白風揮了揮手:「去吧。」

「是,少爺。」春娘幽幽的看了男人一眼,然後緩緩離去,她知道這冤家少爺是在敲打自己,看來自己這段時間得逞卻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忘記了自己這個男人到底有多聰明,看來得好好反省一下了。

生子醜妻:薄情總裁的烙痕 ,得時不時的訓一訓,不然總會耍起一些小心思。

而在閣樓之內,憐彩兒和趙巧巧兩人有說有笑,互相精細打扮著,這隔著好幾日沒有見公子了,今日一定要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出來,不讓公子失望。

「彩兒姐,這會兒什麼時辰了,那春娘怎麼還沒有接我們出去。」趙巧巧頗有幾分急意。

憐彩兒美眸露出幾分笑意:「急什麼,等都等了這麼久了,還差這幾個時辰,是不是想公子了?過了今日你我就不用再避著公子了,天天纏著他,膩著他也沒關係。」

趙巧巧小臉一紅,隨後小聲道:「彩兒姐,今日公子同時納我們兩人為妾,那今晚公子會去誰的房間?」

「這個……」憐彩兒美眸泛起了少許的漣漪,她想到了以前經常和公子同床共枕的情景,那時候就可時常賴在男人的懷中,不過眼下可不同了,自己得和春娘那般盡心儘力的伺候男人,聽春娘說伺候少爺是女人最大的快樂,卻不知到底怎的**。

「彩兒姐?」趙巧巧輕輕搖了搖她的胳膊。

憐彩兒回過神來說道:「那得看公子的意思了,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就知道你和春娘一樣想被公子折騰。」說著嬉笑著抓了一下她的小翹臀。

「才沒有。」趙巧巧羞意更濃了,但是看她神態卻明顯是被點破了心思。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

正是良辰吉時。

武院的武場之上酒桌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地,幾百張酒桌上坐滿了人,可以說賓客滿堂。

這些都是白家的弟子。

有白家的族老長輩,也有後起之秀,還有武院弟子……

別看白家就只是一個家族,但是這人卻不少,家家戶戶牽家帶口的加起來有數千人,這樣的人數說實話白風也略微有些驚訝,似乎沒有想到白家的人口會這麼多。

實際上白家在前幾年還沒有這麼多,一切都是因為兩年前那兩大家族被滅之後的緣故。

因為沒有了內敵,這自然得開枝散葉,所以許多白家弟子近年來娶妻納妾的非常多。

就連身為白家二少爺的白瓊也納了一個小妾,那個小妾還是白風給他物色的。


白世雄今日當仁不讓的坐在了諸位上,此刻吉時一到便站起來示意眾人安靜,然後笑著說道:「今日我這做家主的以權謀私,讓大傢伙來武院參加風兒的納妾之宴,說實話我這心中可多有愧意,不過風兒是我大子,又為白家立下汗馬功勞,這次哪怕只是風兒納妾我這家主也得厚著臉皮請諸位過來捧捧場……」

一番說辭過後,白世雄又是大手一揮:「因為是納妾也沒有那麼多規矩可見,風兒,還不去快去帶你那兩位小妾出來,給諸位族老,長輩敬茶敬酒,今日露面以後可都是自家人了,白泉,去取族譜來,既是公開納妾當入白家族譜。」

!! 「白風,早就聽聞你金屋藏嬌了,今日大伙兒可得看看你這小妾到底是何等姿色竟值得你這般相待。」

「哈哈,不錯,若是丑了那可就說不過去了,到時候旁人還不得拿你吹噓,說我的小妾比白家大少爺的小妾還靚幾分。」

一些白家弟子起鬨道,紛紛質疑白風的小妾姿色不行。

當然他們也只是這般說說而已,心中也明白能被白風看中的女子這姿色自然不差。

不過說的再多這心中難免有些好奇,要知道這裡可有很多人從從未見過憐彩兒和趙巧巧。

白風此刻卻是輕輕一笑,示意了一旁候著的春娘。

春娘欠了身,然後轉身離去,卻是去將憐彩兒和趙巧巧領出來。

而趁著這個時候眾人自然是開懷暢飲,有吃有喝。

「大哥,與你說件事。」忽的,白瓊走了過來,壓著聲音說道。

「我愚蠢的弟弟啊,有什麼事情要我這個大哥說的?是不是上次替你找的那個小妾不夠用了?沒關係,會有我讓春娘給你再物色一個,嗯,兩個也行。」白風說道。

白瓊嘴角微微一抽:「大哥你正經一點。」

白風說道:「我一向很正經,只是你不正經罷了,嘿嘿。說吧,什麼事情想來找我,是想學新的武技?這可不行,你的天罡不滅斗戰法雖然練到了妖邪身,學什麼武技都很快,但是我眼下可沒有弄到什麼好的武技。」

「不是武技的事情,我是想請大哥你幫個忙,帶我離開金吾城,去外面歷練一番,我感覺到金吾城已經不足以容下我了,在這裡我覺得自己有種坐井觀天的感覺。」白瓊說道。


白風頓時有些詫異,這時候白瓊提起了這事情。

「既然想出去歷練那何必找我,你自己離開金吾城不就行了。」白風說道,旋即他意識到了什麼笑道;「我這愚蠢的弟弟是有些怕離遠門?」

「我只是不知道去哪裡可以歷練吧了,大哥你時常外出,所以這次來請教你。」白瓊說道。

白風摸著下巴道;「在外歷練可是很容易死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防不勝防,你可得做好這個覺悟。」

「這個自然。」白瓊很是堅定道。

白風說道:「很好,那過些時日之後我指點你去一處地方歷練,在這之前你做好一番準備吧,你也不小了,是時候出去闖蕩闖蕩,我也沒什麼好叮囑你的,只要別死就行了,你如果能在外闖蕩幾年並且完好無損的回來自然會學會所有你應該學會的東西。」

說實話今日就算是白瓊不提出來他也會讓這個弟弟去外闖蕩,因為以他的武道天賦絕對不能只困在金吾城這個小地方,必須去見識更廣的世界才行。

但是他覺得白瓊現在還很稚嫩,需要在金吾城附近多磨練一番,等過個兩年再出去歷練也不遲。

只是眼下白瓊提出來了那自然是得提前了。

「父親知道你的想法么?」白風又問道。

白瓊說道:「父親不知道,若是父親知道的話肯定不會讓我離開金吾城。」

「嗯,這倒也是,你我兩人總得有一個呆在金吾城,不能全離開,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死一個總比死兩個強。」白風說道:「別那樣看著我,你一位外出遊歷是踏青么?其中的危險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就算是你夾著尾巴做人,有時候危險也會找上門來。算了,這時候和你說那麼多也沒用,到時候你自會知道。」

「來了,來了,白風你的兩個小妾出來了。」就在說話的時候春娘卻領著憐彩兒和趙巧巧來了。

今日的憐彩兒身穿一身皓月長裙,玉臂半露,系著薄紗,腰肢輕擺,那精緻絕美的臉蛋微微低,給人一種空靈,純潔的感覺,讓人觀看之下眼中儘是欣賞之色,提不起一絲邪念,就好像一朵風中搖曳的梨花清新脫俗,惹人憐愛。

而一旁的趙巧巧,則是身穿淡粉色的短裙,遮蓋雙膝,微微露出一雙小腿,白皙如玉,瑩瑩生光,那細腰緊緊束起,整個人顯得嬌小調皮,好似一尊玉石雕琢而成的可人兒。

儘管一旁落後一步低著頭的春娘成了陪襯,但是稍微留意一點的話就會知道這哪怕是一個婢女也是一位端莊賢淑的美婦人,但是看那修長的雙腿,將衣襟高高撐起的軟峰,毫無疑問這婢女是一位能讓男人在床榻之上盡情馳騁的尤物。

前有美妾,后又嫵媚婢女,這都被白風一打盡,當真是羨煞旁人。

憐彩兒和趙巧巧兩人今日皆是打扮的精緻,加上本身又是天生麗質,此刻走了出來卻是吸引了在座所有人的目光。

「好!」有人撫掌道:「此番絕色女子與白風當真絕配。」

「白風納這等女子為妾倒也不愧是我們白家大少爺。」

「我等家眷與之相比卻是雲泥之別。」

一些人自愧不如,但是更多的人卻都有幾分驚艷之色,好在在做的大部分都是武者,定力過人,縱然感到驚艷也沒有太過顯露出來。

白世雄打量了一番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風兒的眼光一向很准,但是除了姿色過人之外只怕旁人還漏了很重要的一點。」

一旁的白岐山眯著眼睛道:「兩人皆是神力境武者,而且武道修為還不底,一位神力境後期,一位神力境中期,真不知道白風你如何教出來的。」

「哈哈,風兒可時常外出,哪有時間教她們,風兒只是開了個頭然後就不管了,都是她們自己修鍊的,可見這兩人在武道之上天賦不俗。」白世雄說道。

「既是神力境武者,又出落的如此標緻,想來其他人也不會說白風公開納妾有什麼不對。」白岐山說道。

可不是么,神力境級別的武者在金吾城已經算是一位小高手了,而且還是非常稀少的女武者,並且如此漂亮,這身份地位已經不低了,哪怕憐彩兒是一個青樓女子,趙巧巧是倒貼上門的又如何?

有了這底氣誰會說三道四。

若是兩人沒了這一身修為,估計白家也會有一些人覺得白風是不是有些太過了,納兩個尋常女子為妾,還需要大擺酒宴?

但是有了修為結果就截然不同了。

這也是為什麼在座的眾人只有羨慕和囑咐,卻沒有一個人覺得不妥的原因。


而憐彩兒和趙巧巧經過了自己的努力修行今日也能抬頭挺胸,心安理得的受著眾人羨慕和尊重。

是的,哪怕是一個小妾也受到了白家眾人的敬重。

春娘此刻也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心中暗道:「在這些白家的人眼中彩兒和巧巧只怕已經不止是小妾了,不然豈會露出敬重之色,這肯定和少爺的身份沒有關係,是修為,彩兒和巧巧雖然是小妾,但也是武者,他們敬重的是這一層身份,難怪少爺要讓她們修鍊……」

思考之際,她的眼前卻突然出現了一條康庄大道,自己出身低微,每次呆在少爺身邊總覺得心中慚愧,自己一寡婦,何德何能能伺候這冤家少爺。

如今她卻找到了能讓自己也抬起頭來呆在白家的法子。

修鍊!

沒錯,只要擁有了不俗的武道修為,春娘相信自己在少爺身邊伺候沒有人會看不起自己。

以前春娘就已經略微察覺到了這一點,只是不夠明顯而已,但是今日卻徹徹底底的體現出了兩者的差距,因為她感覺到了有不少眼光對自己很是不屑,似乎自己沒資格站在這裡,而這不是一件得體的衣服能改變的。

換做平時一向厚臉皮的春娘自然是無所謂,但是今日不知怎麼卻是臉上卻是一陣火辣辣的。

「還不給父親以及諸位族中長輩敬茶敬酒。」白風說道。

「是,夫君。」憐彩兒聲音輕顫,顯得很是激動,自己也有一天能當著這白家所有人的面親口喊公子為夫君了。

「老爺,喝茶!」

兩人恭恭敬敬的跪在了白世雄面前送上了茶水。

白世雄卻是滿臉笑容,越看越滿意:「嗯,這茶我喝了,起來吧,我白家可沒有跪人的習慣,今日之後可莫要對誰下跪。」


其他幾位族老被憐彩兒和趙巧巧敬茶頗有一些受寵若驚,要知道眼前給自己下跪敬茶的可是神力境界後期的武者,這要是換做平時這樣的人自己得客客氣氣的,哪能被這樣對待,所以心中不得不感慨白風的手段之厲害,居然能將這樣的人治的服服帖帖。

白家的長輩頗多,但是憐彩兒和趙巧巧卻不厭其煩的一個個敬著,這是一種在長輩露面的禮儀,今日你敬了茶,日後在這些長輩的兒孫面前你就是和他們平起平坐了,倘若今後有事這些長輩也會幫村一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