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走出九安醫院,外面的冷風吹來,刮在人的身上有點刺骨。

街道上行人匆匆,大家奔波在這座繁華的城市,為生計而勞累,肩膀上背負著生活的重擔。

顏知許感到有點口渴,環顧四周,抬腳走進旁邊的一家便利店。

她刷微信支付買了一瓶礦泉水,擰開蓋子喝了幾口水。

喝完水走向停車場,插入車鑰匙發動車子回盛世豪庭。

到家之後便上樓,給傅時墨發了一條微信后打開電腦忙碌。

忙到晚上,家裡其他人都已回來,唯獨不見顏堇脩。

。 藏劍山上。

劍樓中。

葉逍玄身影出現,目光從在場眾人身上劃過,「沒想到諸位會突然來到藏劍山,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說到這,他手腕微微向下壓了壓,繼續道:「諸位原來而來,落座一敘吧。」

骨夢塵道:「聽聞藏劍山神劍即將出世,我等前來想要一睹神劍風采。」

一側,莫鐵雄附和道:「藏劍山的鍛劍之術,在四維世界可是無疑可敵的,我等冒昧到來,沒有打擾到葉兄吧。」

葉逍玄淡笑道:「諸位能來見證神劍將世,那是藏劍山的榮幸,神劍還要在鍛造幾日,接下來諸位就留在劍樓內修養。」

頓了下,他側目朝着一名老者看去,「傳令下去,好生招待諸位貴客,決不能有絲毫的怠慢。」

老者點頭,「族長放心,我現在就去辦。」

看着老者離開,葉逍玄緩緩騰起身影,又道:「神劍鍛造到了最緊要關頭,老朽就不多奉陪了。」

微微躬身一揖,闊步朝着劍樓外走去,前行幾步之後,他回身繼續道:「山上機關重重,為了諸位的安全,還希望不要隨意走動。」

隨着聲音落下,他身影一閃,消失在虛空之上。

骨夢塵側目向莫鐵雄看去,「莫兄,楚帝是不是已經離開藏劍山了,為什麼老我沒有察覺到他任何氣息。」

莫鐵雄搖搖頭,一臉肅然道:「絕對沒有離開,可他到底在什麼地方,怕是只有葉逍玄知道了。」

「我們突然造訪,說是前來觀摩神劍問世,你以為葉逍玄會相信?他提醒我們不要在山上亂跑,看似是為了我們的安危着想,實則是不想我們找到楚帝。」

骨夢塵道:「莫兄的意思是………..藏劍山想要獨吞楚帝身上的至寶。」

莫鐵雄點點頭,「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但葉家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處理掉楚帝,那絕對是不可能的,楚帝有多麼恐怖,在座的諸位應該都非常清楚。」

「我猜測楚帝應該是進入藏劍山上的秘境了,因為只有如此,他的氣息才會被陣法隔絕,否則,我們不可能察覺不到。」

骨夢塵道:「看來我們只能以不變應萬變,在藏劍山上等楚帝出現了。」

莫鐵雄冷笑道:「關於楚帝的消息,九天機早已散佈出去,四維世界所有的強者都對他虎視眈眈,相信很快就會有更多的強者匯聚在藏劍山,這裏會非常熱鬧的。」

「看來想要奪取楚帝身上的至寶,大家只能各憑本事了。」骨夢塵淡聲說道。

一側。

道戮微眯眼眸,森冷道:「對付楚帝,當然是大家聯合起來,一擊把他斬殺最好,等他形神俱滅,所有的至寶我們在分配,不是很好?」

樓閣內。

各方勢力之人齊聚,大家卻各懷鬼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打算。

道戮實力強悍,要略勝於莫鐵雄,骨夢塵二人,之所以會選擇聯合大家斬殺楚帝,那是他準備借刀殺人。

因為相比九天機,骨族,木國,血盟,道宗而言,暗族的勢力最強大,只要楚帝身死,他身上的至寶一定是暗族說了算。

另一邊。

劍宮之上。

安南穆端立在窗前,目光朝着楚帝離開的方向看去,「你可真是個惹事精啊。」

這一刻,她已經察覺到各方勢力來人的氣息,沒想到楚帝會招惹這麼多人前來。

各大勢力派來的人,實力越來越強,安南穆真擔心楚帝能不能阻擋這麼多人的襲殺。

想到這,她臉上突然泛起一抹嫣紅,喃喃自語道:「我為什麼要擔心他?」

安南穆不知道,從血林之後,楚帝已經悄無聲息的走進了她的心,畢竟是她第一個男人。

其他人也察覺到各大勢力強者到來,但他們沒有走出劍宮,皆是在房間內提升修為。

……..

劍墓中。

楚帝對外面發生的一切並不知曉,這一刻,他前行的身影停了下來,微眯眼眸,戒備的看向前方一片漆黑的通道。

進入劍墓之後,一路前行至此,他終於察覺到危險的氣息,前方通道中到底暗藏着什麼?

「系統,馬上掃描整個劍墓!」

「滴,系統正在掃描,請宿主耐心等候!」

下一刻。

系統把整個劍墓的情況顯示出來,之上,出現非常多的紅點,而紅點標註的地方代表着危險。

楚帝周身上強大的氣息迸射,帝翼包裹着身體,一步踏出,朝着黑暗通道中疾衝過去。

隨着他身影進入,一道道亮光出現,疾如閃電,錯終複雜。

劍氣。

楚帝微眯眼眸,臉色微微一變,這裏怎麼會有劍氣,並且會主動發起進攻,是機關,還是有人在暗中操作?

在系統頁面上,有一團巨大的紅點,一直在不斷的移動,楚帝知道哪裏便是劍墓中最危險的地方。

這一團巨大的紅點,到底是什麼,他一無所知。

隨着劍光肆虐而來,天神杵出現在掌中,抬手一劍斬落下去,劍芒一去千丈,空間內掠動的劍氣,瞬間化為虛無。

楚帝加快速度,橫穿通道而去,身影出現在一處斷崖邊上,眼前場景讓他呆若木雞。

在斷崖前方是一座高聳的樓閣,之上散發着古老滄桑的氣息,看上去殘破不堪,隨時有可能傾倒在地。

樓閣之巔。

揮斥方瓊,蒼勁有力的兩個大字出現——劍殿。

楚帝雙臂張開,凌空飄落下去,出現在劍殿前方,「這裏應該是藏劍山最核心的地方,葉逍玄說過,只有葉家第一任老祖曾經進入到這裏,那這座劍殿到底是何人留下的?」

這時。

蒼帝的聲音傳來,「小子,你這一次有遇到大的機緣了,這座劍殿上有劍帝的氣息,應該是他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劍帝?

楚帝微眯眼眸,沉聲問道:「前輩,劍帝就是和前輩一起列入五帝之一的強者?」

蒼帝又道:「沒錯,劍帝楊天,他的劍道已經達到遁一之境,一道劍念可輕鬆斬殺任何強敵。」

「像你這樣的,在他面前連一劍都阻擋不了。」

楚帝愈發錯愕,開言道:「這裏居然是劍帝楊天曾經居住的地方,那他現在還活着?」

蒼帝道:「他是不是還活着,本帝不知道,但他的契約神獸卻在這裏,你一定要小心。」

「契約神獸,是那團巨大的紅點?」楚帝心下暗想着。 「卓先生也來了。」

「聽晚晚說你生病了,也來看看。」

「怎麼溫度反而高了?」

譚晚晚狠狠粗眉,摸了摸他的額頭,感覺比送來的時候還要嚴重。

她立刻叫來醫生,三十九度八!

「高燒本來就反反覆復,不會一下子就好。晚晚姐,我頭暈的厲害……」

「那行吧,我晚上不回去了,在這兒陪你吧。」

「要不我來吧,晚晚,你回去休息……」

卓駿看不下去了。

「算了,還是我來吧。」

譚晚晚有些不放心,打算自己盯著。

卓駿聽言,心裡有些不舒服。

唐幸失手打了自己,她也沒有任何不放心的。

可現在只是感冒高燒而已,她竟然要徹夜守著。

卓駿有些不平衡,也只能安慰自己,譚晚晚一直把唐幸當做親弟弟看待,想要照顧也是應該的。

兩人只是單純的姐弟情誼,畢竟他聽說唐幸已經有女朋友了。

「那行,我明天再過來,你也注意身體,別太辛苦。」

卓駿只好離開。

譚晚晚在一旁搭了一個支架床。

「有什麼不舒服要告訴我知道嗎?你姐懷孕,我也沒辦法告訴她,讓她擔心。她不在我在也是一樣的,吃點葯睡一覺過去了。」

「疼……」

他突然伸出手背,上面密密麻麻的針孔,手背都腫成饅頭。

「怎麼會這樣?」

「一個新手護士扎得,一下午扎錯了不知道多少回,就這樣了。」

「豈有此理!我花錢看病,不是找罪來的,我去找他們……」

「別,他們也不容易,算了吧。」

「還是小幸最善良,其實小幸心底還是很好的,對不對。之前是鬧了點誤會,才變成那樣,以後都不會變回去了,對不對?」

譚晚晚說這話,也不知道是說給唐幸聽的,還是說給自己聽的。

她私心裡是希望唐幸永遠都不要變。

唐幸也不回答,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她。

長長的瞳睫垂下,遮住裡面幽邃的顏色。

他發現自己選錯了方向,自己越是強勢頑劣,越是引起譚晚晚的反感。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扮豬吃老虎,披著羊的外衣露出狼的本性?

「晚晚姐,出門那麼久,我很想你。」

這話,帶著沉沉的悲傷。

她心臟一顫,沒有回應。

「你知道想你最深的時候,我在做什麼嗎?」

他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她。

「做……做什麼?」

不知為何,她被這過分通透的眼睛看的心臟微顫,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

「不告訴你,這是秘密。」

他笑著說道,打破剛剛嚴肅的氛圍。

「我累了,要休息,晚晚姐也睡覺吧。」

「行吧,睡吧,我也困了。」

她打著哈欠,蜷縮在小支架床上。

這些天雖然一直在醫院照顧人,但是守夜卻從未有過,這床又硬又小,睡得極其不舒服。

她翻來覆去都睡不著,乾脆坐起來不睡了。

她明明很困,可此刻睡意全無。

她來到床邊看著唐幸白嫩乾淨的臉,出去一趟,一點都沒晒黑,皮膚還是一如既往的細膩。

只是……多了兩道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