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越來越多的鐵甲獸到來,秦寧完全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同樣是吼聲陣陣,殺得真是暢快之極。

一個大穴一個大穴的能量被消耗掉,地上堆著的鐵甲獸也被秦寧不時用戒指一掃裝入裡面,根本就不去多想,秦寧完全覺醒到了斬殺之中。

戰刀訣的運用感悟這時也越來越多,許多以前並沒有悟到的運用方式這時也悟了出來。

隨著對戰刀訣的感悟加深,秦寧發現自己每一次揮出大刀時的威力也在大幅的提升。

神識的攻擊被秦寧大幅的運用之後,斬殺起鐵甲獸也變得越來越容易。

噗!

又是一刀斬出時,就見那倒下的鐵甲獸體內容易浮出一顆金色的小球。

就在這顆小球出現時,一聲提示音卻是傳了過來。

「文體任務完成,可以兌換!」

「是否繼續下面的任務?」


就在這提示音出現時,那本來到處都倒下的鐵甲獸屍體瞬間消失了。

再看時,只見一顆金色的圓球在秦寧前方的空間浮動著。

一把抓住了這顆金色小球,秦寧明白,這就是任何的關鍵東西。

「暫時不繼續!」

秦寧並沒有繼續接著的任務,而是選擇離開。 原路返回,秦寧向著那通道口走出。

沒有繼續任務,就不會有股力量帶著自己到新的任務點,秦寧心中明白,很有可能新的任務仍然是在這裡面進行,就是不知道怎麼樣做新的任務了。

全身大穴中已是消耗了大量的混沌能量,秦寧心想現在應該能夠從那個傳送陣返回了。

剛一出來,無數雙眼睛就投到了秦寧的身上。

每一個人的目光中都透著各種的疑惑。

「道友,沒進去?」

一個元嬰高手就問了一句。

「不錯,你比我謹慎了,想當初我一進去就與鐵甲獸大戰,結果那鐵甲獸吼一嗓子時,大隊的鐵甲獸就到來,我死得好慘啊!」

大家就都笑了起來。

沒人認為秦寧會在第一關中得到文書兌換物品,大家都笑了起來。

普魯東道:「道友也別難過,這種任務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成的,許多人進去就是撞運氣,大殺一通之後,也有偶爾會掉落兌換物品的情況,多進入幾次,總是會打出來的。」

展毅也說道:「前方有一個小鎮,道友可以到那裡去喝上幾杯,慢慢的做。」

看到兩人關心的樣子,秦寧笑了笑問道:「不知那蓋章的任務又是怎麼樣做的?」

「蓋章?」

兩人互相看看,再看向秦寧的目光中透著疑惑。

秦寧道:「僥倖得到了兌換物品,我文書任務已經完成。」


「啊!」

兩人睜大眼睛看向秦寧,半天無語。

抱拳對著兩人一禮,秦寧道:「多謝關心。」

過了一陣,展毅才嘆了一聲道:「看來這氣運之說是存在的,沒想到道友運氣那麼好,進入就能夠得到兌換物品!」

「老弟應該就是與五頭鐵獸打了一次就得到了兌換物品吧,唉,真的是大氣運的人!」

兩人到現在也不相信秦寧真的會是與那麼多的鐵甲獸激戰過才得到。只以為殺死了一頭鐵甲獸就得到了。

秦寧也沒解釋,這種事情沒必要解釋。

「道友,那蓋章的任務我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仍然是在那裡面進行。後面的任務也是,只要通過了這次的任務,你就是新兵了。」

「那好,我先告辭了!」

秦寧一抱拳,轉身已是離去。

看著秦寧離去的背影,聽到秦寧說完成了任務的人們都長長的嘆了一聲。

「真的還是假的啊?」

有人不信地問了一句。

「怎麼可能是假的,他以後還要在這裡做任務,說假話有用?」

當時就有人反駁起來。

「唉,老子怎麼就沒有這樣的氣運,怎麼好事都被他佔了!」

「是啊。他進去之前我也想進的,如果我先進去,那幾頭鐵甲獸不就被我打到了?」

大家後悔不已。

展毅道:「每一個人進入時的場景都不同,誰知道我們進入時的是什麼樣的場景?這項任務是由三個小項組成,他也僅只是完成了一項。還有兩項,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做成!」

都在這裡議論著,許多年了,大家就沒有發現有人成功過,現在秦寧一下子做成功了一個項目的任務,這對大家也是一種刺激,讓這些人再次充滿了希望。

秦寧走到一處認為安全一些的地方。就象以前一樣發出了返回的要求,可是,就在秦寧發出了這要求時,一個提示音出現了。

「由於距離較遠,請先用傳送陣原路返回才能離開。」

果然!

秦寧感到自己的猜測是對的了,這裡又是一個新的空間。

向著四處再看看時。秦寧想了一下,找了一個洞穴走了去去,然後就盤坐在那裡把一頭鐵甲獸屍體拿了出來。

現在就看這裡的鐵甲獸皮是否真的能夠煉製出皮符了!

青龍大刀拿在了手中,以大刀那鋒利的情況,秦寧快速切割著鐵甲獸。很快已是把鐵甲獸的皮剝了下來。

剝下了鐵甲獸的皮之後,秦寧仍然把那些肉體裝入到了戒指中,相信這東西也是能夠賣錢。

「真火!」

按照往日的融化方式,秦寧就對著那獸皮進行著融化的工作。

在秦寧那強大的真火之下,這些剝下的鐵甲獸皮很快就融化。

「融!」

這次秦寧打出一道混沌的能量融入到了那液體之中。

一陣煉製之後,一張很是光亮的皮氏出現在了秦寧的面前。

神識向著這皮紙探查了一陣,秦寧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能夠製成皮紙!

有了皮符,秦寧當然坐不住了,先是把這很大的幾張皮紙裁成了無數可制皮符的皮紙,然後就在皮符之上刻寫起了道紋。

「祭!」

當一塊皮符果然刻寫完畢之後,秦寧向外一祭時,就見一頭巨大的鐵甲獸出現在了秦寧的身前。

「攻擊!」

秦寧對著鐵甲獸發出了指令。

隨著秦寧指令的發出,這鐵甲獸已是向著前方的一塊巨大石頭不停的撞擊過去,更是噴出了大量的熔鐵液。

看著這道皮符消失,秦寧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果然是可以用鐵甲獸皮煉製皮符的。

這第一張皮符秦寧不過只是想試一下是否可用,在皮符中沒有搞得太複雜,只是刻寫了一道道紋,把鐵甲獸的天賦能力完全激發出來而已。

隨後秦寧又刻寫了幾張只加入了道紋的皮符,認真觀察著這種皮符的各方面情況。


在觀察了一陣之後,秦寧天始正式的刻寫皮符了。

秦寧並沒有改變這鐵甲獸的形貌,同樣刻寫了一頭鐵甲獸在上面。

符就是這樣的,只刻寫了道紋時,那符發揮出來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也只能有原來鐵甲獸百分之八十的威力,現在刻寫了一頭鐵甲獸在上面之後,那鐵甲獸的威力就百分之百的擁有,等於祭出了符時。就是一頭活生生的鐵甲獸。

這還不夠,秦寧要做的就是大幅的提升鐵甲獸的各方面能力。

一個增幅陣法、一個疊加陣法刻寫在了裡面。

隨著這兩個陣法的刻寫入,那鐵甲獸已是能夠爆發出金丹期鐵甲獸的威力。

「祭!」

當這個符刻寫完成,秦寧就祭了出去。

隨著這個符的祭出。很明白,比起剛才那頭鐵甲獸更加威力巨大、身形更加高大的鐵甲獸已是成型。

在秦寧的指揮下,這頭鐵甲獸很是輕鬆就把那很大的圓石融化,更是用堅硬的身體去撞擊著山石。

行了!

秦寧知道自己擁有了鐵甲獸之後,整個的戰力已將大幅的提升。


防禦符、烈焰符、盾符、火箭符、爆裂符……

一種種的符製作了出來,這些符本來就威力巨大,現在加入了鐵甲獸的天賦能力之後,祭出時的威力就呈無數倍的提升。

烈焰符本身就是烈焰攻擊,加入了鐵甲獸的熔液,那種攻擊就威力更大。

火箭符在加入了鐵甲獸的熔液之後。射出的箭矢漫天飛濺,那有毒的熔液更是充滿了腐蝕力量,威力自然大幅上升。

防禦符和盾符都是防禦用的符,有了鐵甲獸的天賦防禦力量,現在秦寧就算是置身在那些鐵甲獸的隊伍中承受攻擊。也不會消耗那麼多的能量。

這些符配合自己的修為,防禦完全能夠頂住元嬰高手的攻擊,自己的戰力也可以達到外界時的那種戰力了。

直到一頭鐵甲獸的皮完全製成了各類的皮符之後,秦寧這才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有了那麼多的皮符,秦寧對於下一步的任務也放心子許多,相信應該能夠把這任務做成。

突然,秦寧的眉頭就皺了起來。竟然發現有人在這四處搜查的樣子。

難道是對針自己而來?

有著那麼一些皮符,秦寧到也並不怕這裡的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就從那洞穴裡面走了出去。

就在秦寧剛剛出去,三個金丹期的高手已是圍了過來。

秦寧就站在那裡看著這三人,有些面熟的樣子。

秦寧也想起來了,這三人應該就是做任務的其中三人。當時這三人站在一旁並沒有說過話。

看到這三人站在這裡時,秦寧的神識向著四處一掃時,就發現更多的人正在向著自己的這個方向而來。

每快,秦寧的四周已是站立著不少金丹、元嬰期的高手了。

「各位道友,不知擋住去路有何事?」

秦寧不解地看向這些人。

「我們要搜查一下你的戒指!」

為首一個金丹巔峰的高手就大聲說道。

另一個金丹巔峰的高手道:「小子。把你的兌換物品交出來!」

原來是打起了自己的那兌換物品的主意!

秦寧這時才想了起來,那兌換的物品必須到了做成公章任務之後才能夠兌換文書蓋章,自己把做成功了任務的事情一說,大家就存心來搶這兌換物品。

打的是這樣的主意!

秦寧皺了皺眉,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

「各位是金丹、元嬰的高手,我這兌換物品只能築基期的人可用!」

秦寧也想看看這些人怎麼應對,就說了一句。

哈哈一笑,其中一個元嬰高手道:「這事你就不必操心了,這東西很好賣錢。「

原來是這樣!

秦寧才算是明白過來,他們是想搶了去賣錢。

「你們認為你做成了這任務?」

「無論你做成與沒做成,我們搜一下就行了。」

完全就是吃定了秦寧的架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