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越想越是生氣,艾瑪推著維爾斯,把他一直推到牆上,用力的按著:「你對我就那麼的放心?你就不怕我一生氣,就真的跟奇普跑了?」

維爾斯攤了攤手:「當然放心!我最放心的是你的眼光,你不會喜歡上他了!」

「那可不一定!」艾瑪的手不知不覺的就放鬆了,不過還是抓著維爾斯沒有放開!

維爾斯很無可奈何:「艾瑪,那是你的一段感情,我想讓你自己去了結他。無論你怎麼做,我都支持你,有些事情是需要你自己來做的!」

其實艾瑪生氣的樣子還是很可愛的,本來就很明亮的眼睛瞪得很大,就算是維爾斯也覺得有些心裡發虛,不敢去看艾瑪的眼睛。

「了結你個鬼!」艾瑪對著維爾斯的肚子,砰砰的打了幾拳。、

當然了,維爾斯是不疼的!

可是不疼艾瑪就無法消氣,所以為了艾瑪消氣,還是疼吧!

維爾斯的臉色蒼白,身子突然彎了下去:「哎呀……很痛!」

艾瑪臉色一變,奇怪自己是不是真的打得重了,急忙去看維爾斯的傷,誰知道維爾斯的傷又好了:「沒事,你打我,我也高興!」

溫柔!要溫柔,艾瑪想起自己哥哥告訴自己的秘笈,男人都是喜歡溫柔又性感的女人的。

所以她努力的讓自己聲音細了起來,低頭道:「我……我也不是想打你的,可是我又氣不過……就……就……」

她開始結巴起來!

天知道,一個平時總是惡聲惡聲的女孩,一旦下定心思要溫柔的話,會比平時更加的懾人心魄!

「你那是什麼表情?」艾瑪立刻回歸了本色,把維爾斯的脖子狠狠的一摔:「我告訴你,下不為例,殺幾個人倒沒有什麼,你知道我多噁心么?」

艾瑪當時在傭兵團的時候,總是覺得奇普是一個比較中意的男人。實力不錯,地位不低,那個時候看到維爾斯總覺得生氣,兩人相比,無論長相,實力,風度,維爾斯都及不上奇普。

後來是因為父親的遺命,加上很多錯綜複雜的東西,才委身於維爾斯。

就算是嫁給了維爾斯,自己已經和他達到了很親密的程度,卻也總是覺得他很可惡。

但是卻覺得別的對自己獻殷勤的男人,已經不能用可惡來形容了,完全就是噁心。

對比,才是評定一個人是否優秀的最好辦法。

其實艾瑪就是一個嘴上厲害,心中溫柔的女孩,罵過了維爾斯,又打了維爾斯兩拳,突然就覺得心裡的火氣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來剛才衝進來的時候,她甚至覺得自己可以殺掉維爾斯,可是一看到維爾斯的那張臉,那些激烈的想法就完全不見了。

維爾斯覺得艾瑪實在是一個可愛的女孩,這種可愛讓他覺得很喜歡,喜歡得把艾瑪一把抱住。撫摸著她紅色的頭髮,溫柔的說:「艾瑪!我的寶貝,你知道么,其實讓你去蓋爾達耶,我真的很不捨得,我們大概有十天沒有見面了,我可都在想著你。」

言辭虛假,內容俗套,眼神閃爍,維爾斯現在的演技簡直爛得一塌糊塗,可惜艾瑪偏偏就覺得維爾斯的這些話很真誠,很感人。

她溫柔下來了,真的溫柔下來了。

把下巴擱到維爾斯的肩膀上,艾瑪的心中柔情萬種,僅有的一絲不滿已經不知道飛到了哪裡。

就在艾瑪與維爾斯溫存的時候,有一位不速之客已經來到了納米亞皇宮。

有著一頭漂亮的黑色柔順長發,高挑的身材,加上起伏的身體,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可是她的一雙眼睛卻把所有的幻想都殺死了。

那眼睛……

深不見底,冰冷無情!

這位黑髮美女站到了維爾斯皇宮的前面,美麗的眼睛閃過一絲情緒的波動,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是很快的又回復了平淡冰冷的神態。

「維爾斯是在這裡么?」她的聲音嬌柔婉轉,只是太過冰冷,帶著讓人畏懼的某些元素在裡面,讓門口的侍衛們覺得有些彆扭。

不過納米亞半城的侍衛還是蘿莉茜婭訓練的最優秀戰士,他們還是想起了自己的責任,用中的長矛指著這位長發美女:「你是什麼人?維爾斯是我們最尊貴的皇帝陛下!」

「看來就是這裡了!嗯……我不喜歡別人用兵器指著我!」這位美女的的眼睛一冷,那侍衛們的長矛驀地斷開!

「哼~」從鼻子里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這個女人從身體癱軟的侍衛們身邊走進了納米亞的皇宮。

有著最敏銳的心思感應,維多利亞也不知道自己為為什麼能夠知道維爾斯在什麼方向,反正冥冥中,她自然而然的轉了幾個彎,然後看到了和艾瑪在一起的維爾斯……

「維爾斯……伊格納緹伍茲大人在找你,不只是你,還有你們這裡許多的人!」看到維爾斯與一個女人抱在一起,不管怎麼樣,反正維多利亞覺得自己的心裡升起幾分殺機。

「是……是維多利亞!」維爾斯放開了艾瑪,愣愣的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女人。

他陡然覺得心中歡快了起來,那些煩惱什麼的,都可以不用去想了,維多利亞竟然來了。

維爾斯想要過去抱住維多利亞,不過一有一雙柔美卻有力的雙手猛地按在了維爾斯的胸膛上,他的身體猛的向後飛去——

身後的房子牆壁被維爾斯撞出了一個人形,他的身體從洞口穿了進去,那房子猛地搖晃了幾下,艾瑪驚訝的張大了嘴,看著維多利亞反常的表現與驚人的實力。 第530章毀滅!

「實力也不怎麼樣?」維多利亞眼神平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後看著艾瑪說道:「你是艾瑪吧……嗯……加上你一個,還有柏麗,布蘭琪,卡洛琳,綺麗兒,悌娜,安娜,蒂蒙娜,安琪拉,蘿莉茜婭,還有光明教會的伊莎貝爾!」

一個又一個與維爾斯有關係的女人從她的嘴裡說了出來,從那所房子中爬出來的維爾斯苦笑的看著她。

維多利亞冷冷的看著維爾斯:「這些都算是你的女人!現在,你可以跟我走了!」

她說話的時候,帶著一種理所當然的神情,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她說的東西都會變成真的。看來,她是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神靈」了。

「好吧!」維爾斯根本就沒有拒絕,因為他也沒有拒絕的可能。維多利亞的意思很明顯,威脅!

「在我跟你走之前,我可以跟她們道個別吧?」維爾斯微笑著看著維多利亞。

這個女人,竟然真的被神靈們同化了,想起以前的那個維多利亞,開始的時候看著自己的就是這種冰冷的眼神。

可是那不一樣……

開始的時候,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很冰冷,至少其中帶著點鄙視的成分在裡面。

現在呢?

她的眼神中沒有一點感情的成分在裡面,沒有喜歡,沒有愛戀,甚至沒有討厭,沒有憎恨。

一個完全沒有自己感情的人,一個真正的神靈。

她才做了幾年的神靈,不難想象,一定是主神們想了什麼辦法讓她變成這個樣子的。

維多利亞冷冷道:「你不用跟著她們去道別了,因為她們會跟你一起走……」

「什麼……」

怒氣在維爾斯的胸口一點一點的凝聚,這些神靈們,說到底就是一些小肚雞腸的傢伙,他們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以竟然用上了拿別人的親人來威脅的辦法。

「我不同意!」維爾斯的表情也很陰冷,這就相當於把自己的所有全部交在了神靈的掌握中,自己的所有。

「你沒有選擇的權力,因為如果你不走,她們馬上就會死。我知道你們的實力都很強,但是在伊格納緹伍茲大人的面前,你們沒有任何的機會。」

維爾斯不敢去試,他在猶豫,是的!維爾斯其實是一個很少猶豫的人。

可是這一次,他在猶豫!

他能預感到,是主神們的計劃出現了變故,本來他們是想讓自己殺掉所有的其他神靈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最後再去挑戰創世神那個強大的存在。

可是現在他還只殺了兩名神靈,一個是風系元素本位神富蘭克林,一個是水系元素本位神尼古拉斯。


還遠遠不夠!

而且神靈們表現得很直接,很粗暴,一定是他們那裡出現了什麼事情。

「維爾斯,我們和你一起去吧!」

凱瑟琳靜靜的站在維多利亞的對面,她在仔細的打量著維多利亞,眼神深邃而平靜,也是看不出一點情緒的波動。

不同的是,凱瑟琳的沒有波動是鎮靜,而維多利亞的則是乾脆沒有絲毫的情緒。


不一樣的……

想起曾經的維多利亞,儘管現在維爾斯的情緒已經能夠控制得很好了,但還是覺得很痛心。

維爾斯的女人們一個一個的走了出來,性格不同,她們的表現也不相同。有些則是很擔心的望著維爾斯,有些則是很平靜的樣子,也比較激烈一些的,就想乾脆拼了!

可是對方是主神,是光明神,是龍神,是黑暗之神。

維爾斯雖然不知道三大主神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卻知道自己一定沒有勝算的。

現在的維爾斯想起了佐努……可是這個傢伙竟然沒了影子,大概是他也不敢真正的與主神們直接在正面起衝突吧!

這個傢伙雖然消失了,但是維爾斯其實是算是了解他的。


佐努不是一個烈士一樣的人物,他是一個狡猾卻又不放棄的傢伙,維爾斯相信他一定會想辦法的。

繼維多利亞之後,又出現了幾名神靈靜靜的站在她的身後。

維爾斯知道那些神靈的名字,很容易就能把他們的外貌與身份對得上號。

火元素本位神姬斯,雷電之神斯普雷維爾,土元素本位神帕特里克,獸神雙生子斯圖亞特,米爾薩普。

斯圖亞特的那隻被維爾斯忘掉的胳膊還沒有回復,看來他是對維爾斯的空間震蕩沒有找到一個破解的好辦法。

只有他對維爾斯的態度還算不錯,至少向維爾斯打了一個招呼。

無力感……

深深的無力感,維爾斯覺得儘管自己的實力已經夠強,儘管自己的心機已經夠深沉,儘管自己已經是大陸上一個大國的皇帝,可是現在來說,那些東西都派不上用場。

沒有用!

當初的時候,他竭力的在修鍊,在自己的國家培植自己的勢力,他只能做到這些了。可是還是沒有用!

在神靈們的世界,實力就是所有的東西。

沒有了實力,也就沒有一切!

看著自己的女人們……維爾斯還是覺得有些自豪的。

這些都是我的女人!

她們每一個都有著自己獨特的才華,每一個都是這世間難得的尤物……可是她們都和我在一起。

這大概是維爾斯唯一值得自豪的事情了。

最後趕到的是柏麗,而她不抱著與維爾斯的女兒,小安娜。

已經二歲半的小安娜現在已經能夠很清晰的叫出爸爸了,小女孩長得玉雪可愛,尤其是一雙眼睛,更顯得閃閃發亮,張開雙手向著維爾斯呵呵笑著。

維爾斯皺眉問柏麗:「為什麼把她來抱來了?」

如果把小安娜留在這裡,萬一維爾斯他們出了事,也能保住她自己。所以維爾斯才會這樣問!

堅持也是一種美麗,臉上寫滿堅定的柏麗看上去有些更加驚心動魄的美麗,她堅持著說:「我們一家人,要死也死在一起。」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死在一起更動聽的情話了。

何況柏麗不光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維爾斯很感動,他狠狠的抱著柏麗,把小安娜接了過來,溫柔的說:「小安娜,我們全家人,要死就死在一起吧!」

小安娜還小,並不懂事,卻也知道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