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趙淑包了五十多個餃子,想着衛廷司大約要吃三十個,剩下二十個每人分幾個,她還剩下幾個,便準備着手三菜一湯。

孫雲速度快,且手藝不錯,永王和趙儀二人偷偷用餘光瞄她,準備偷師,趙淑憤憤的看着這兩個男人,連偷師都嫌棄自己!太過分了!

努努嘴,淨手洗菜,準備一雪前恥。

“阿君,你要做什麼?” 愛上那個混蛋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孫雲覺得有必要出手相助。

趙淑彈了彈袖子,挑眉道:“福祿盈餘牛仔骨。”說罷揚了揚手裏的牛仔骨,展顏一笑,“你呢?”

“五福卷。”孫雲選了與她面對面的爐竈,開始淨手,洗菜,動作嫺熟優美,羨煞旁人,這個旁人便是趙淑。

動手能力爲負的她,腦子裏努力的回想當初在現代自己是如何活下來,並長到二十歲的,實在是匪夷所思,往事不堪回首啊。

這福祿盈餘牛仔骨是阿九做給她吃的,與阿九認識十多年,在兩人都還沒能力賺錢的時候,都是在孤兒院過年,每年阿九都能幫着院長做年夜飯,而她只能承包洗碗洗菜打雜,想想,心酸無比。

便是,那時吃的福祿盈餘牛仔骨,想起在孤兒院的日子,想起阿九,她眼眶潤了,深吸一口氣,又是一年,她該身在南方。

“阿君,發什麼呆?”太子在李卓的攙扶下,走過她身邊,見她愣愣的,便好奇問道



趙淑回過神來,“在想,先怎麼做。”

趙儀也幫不上忙,便去了遠處的爐竈,太后在,雖不用過於顧忌,但乃需注意男女大防,他與永王極爲默契的選擇了離得最遠的爐竈。

小廚房裏,幾乎沒有下人,連張楚鍾嬤嬤這樣的太后心腹都候在外面,唯一一個李卓,還是因太子行動不便,需要攙扶,才被允許留下。

趙淑環視了一週,發現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便放心了,開始將洗淨後的牛仔骨放入鍋中煮。

食材和鍋碗都是洗淨了的,這倒不用她自己動手,放入鍋中後,蓋上蓋子,便開始着手捏丸子。

肉都已剁好,她只需要將雞蛋、姜蔥與肉末攪勻,然後捏成丸子,以前聽阿九說四喜丸子乃需一種叫做馬蹄丁的東西,馬蹄丁即是荸薺,這種東西長在水田裏,可當做水果來食。

看了一眼案板上,沒有,她對外招招手,初春忙麻溜的進來,“郡主。”

“知曉馬蹄丁嗎?”

“知曉,奴婢幼時曾在田間挖過。”久遠的記憶,她如今已想不起來馬蹄丁長什麼樣兒了,但這個名兒卻至今不忘。

趙淑點頭,“速去給我找些來。”看了一眼鍋裏在煮的牛仔骨,“半個時辰之內若能找着便拿過來,若半個時辰內尋不着,便不用了。”

“哎,奴婢這便去尋。”她納悶,馬蹄丁這種民間的零嘴,郡主是如何知曉的?想不明白,便甩甩頭,腳下加快,不多會便去了大廚房。

丸子怕是一時半會不能做,想了想,換了個爐竈,吩咐掌火的小太監生火,將已取走內臟,洗淨後,且切好後的鴨肉,放入鍋中翻炒。

小廚房的爐竈,與宮裏的御膳房相似,有專門掌火的太監,而搖動風箱的地方,設在隔間內。

鴨肉炒好後,放入砂鍋中,倒入早已備好的熱水,灑了老薑、枸杞等,不得不說的是,還有蘿蔔。

做好這些,牛仔骨已煮好,打開鍋蓋,可看到骨頭與肉已分離,對面孫雲已做好三道菜……

做個菜,競爭也這般大,她撇撇嘴,放入土豆,接着煮。

這時,張楚又進來了,“太后,樑公公來了。”

太后手上的動作一頓,將鍋鏟遞給張楚,“給哀家更衣。”說罷也不讓趙淑等人下去更衣接旨,粱允四到,定是帶了聖旨的,趙淑樂得不用下去沐浴更衣,繼續做自己的菜。

張楚將鍋鏟遞給積雲,慌忙的跟在太后身邊,一道離去。

張楚動作快,不多會便已將菜燒出來了,用宮碗裝好,也不問可還有需要幫忙,便告退下去了



永王與太子嘀咕,“張楚怎沒看到本王給她使眼色?”

“十九叔,侄兒讓您莫要湊熱鬧,你非要來,這下好了,丟臉了,不過侄兒教您一招。”太子輕聲道。

永王眼睛一亮,“十九叔沒白疼你,速說來。”

太子左右看一眼,視線落在李卓身上,李卓粗着脖子,“殿下,小的也不會。”

一道菜難倒英雄漢,說罷自個兒都臉紅了,他可沒君子遠庖廚的思想,只是做飯不都是娘兒們的事麼?至今他都覺得王爺和太子殿下腦子定是被門擠了。

“十九叔,您看這青菜,是長的,咱們便將它煮熟,然後放在盤子裏,邊上圍一圈胡蘿蔔,再取個吉利的菜名,這便結了。”

永王豎起大拇指,“在理,萵苣可雕刻成如意的模樣。”說幹就幹,他揚聲招來福伯,“給本王取刻刀來。”

太子異樣的看了一眼永王,“十九叔,您還會雕刻?”

永王神祕一笑,“有一友人,極懂,便學了些。”

太子聽罷,想起以前那個名聲狼藉的十九叔,便明瞭了,大約是他那些三教九流之友。

初春拿着一碗馬蹄丁來時,趙淑正將將鍋裏的牛仔骨和土豆撈出來,調料不夠,看着與以前吃過的有色差,不過那又如何?除了她,又無人見過。

“幫我剝好。”馬蹄丁外裹着一層硬皮,剝起來極爲麻煩,若她自己剝,怕是要剝到晚上去。

初春哎了一聲,拿出去,讓晚冬等人一起,圍在石桌上給她剝馬蹄丁。

對面孫雲只剩下湯未出了,就連太子也都煮了好幾盤菜,呼了口氣,擄袖,準備做千葉豆腐。

豆腐雖洗淨了,卻並未切成塊,她切豆腐的技術絕無杏兒的好,不過還好,只要細心,切出來的豆腐,也不會太難看。

以前吃千葉豆腐,豆腐塊都是三角形的,這自然難不倒她,將豆腐切成薄塊後,裹上薑末、醬、食言、蔥末,然後放進油鍋裏小火煎。

千葉豆腐做好,廚房裏,只剩下她一人還在忙碌了,其他三人均已裝點好自己的三菜一湯,正抱胸看着她。

孫雲道:“阿君,可需要幫忙?”

趙淑搖頭,“無需,你們快出去罷,我做好了便尋你們去。”

太子和永王二人對視一眼,太子揚聲道:“十九叔,待會侄兒要與您大戰三百回合。”

“決戰到天明。”永王極爲配合,兩人路過趙淑身邊的時候,太子輕聲道:“阿君,臉花了。”

趙淑怒視她,一臉傲嬌,不答話,繼續手上的動作



不多會,千葉豆腐出鍋,孫雲看了她這做工粗糙簡單的千葉豆腐,“阿君,其實我偷偷傳你幾道菜譜,也無事的。”

趙淑大手一揮,“不用,你先出去罷,我馬上便做好了,樑公公來了觀州,你快去看看,你娘可有託他帶書信過來。”

這般一說,孫雲便着急了,淨了手,“那我先去了,若需幫忙,讓綠蘿來尋我,”

趙淑點頭,點完頭,眼睛一動,“不如,你送我幾個你包的餃子?”

“你自取。”她不過是陪着趙淑,也不知包了給誰吃,不在意的道,帶着半束匆匆離去。

初春等人將馬蹄丁剝好送進來,她一個個拍碎,然後與肉末、薑末、蔥末、食言等攪拌,拌得差不多後,開始捏丸子。

原本是要加雞蛋的,但雞蛋與鴨肉相沖,一起食了有損元氣,她不敢大意,便刨除了雞蛋。

一共捏了十二個丸子,放入油鍋中煎炸,因沒有雞,顏色不夠正,不過還好丸子未散,撈出來放入高湯中煮。

做好這些,她長長舒了一口氣,感謝御廚們。

此時廚房裏只剩下她一人,咬牙從孫雲的砧案出取了五個餃子,又取了自己包得最好的十個,十五個餃子放在一處,好壞立見,且還顯少。

不過她想了想,還是不添了,留些下次煮,待會金夕和杏兒定會做好多好吃的,先給他做幾個墊墊肚子吧。(。) 這一頓,唐沫兮是吃的不亦樂乎,商彥則是一邊心疼一邊大快朵頤,說什麼都要把渣都給吃到肚子里才算是不愧對那白花花的銀子。

至於玉絕嘛。

他似乎很忌諱小二靠近他們這一桌,只要餘光瞄見他們有走過來的跡象,那殺人的目光立馬射了過去。

「是飯菜不合口味?還是小二哥太好看了,讓你食不知味啊?」唐沫兮挑了挑眉,眼中帶著的笑意充滿了調侃之色。

玉絕回過頭,狠狠瞪她一眼,然後故作漫不經心的端起酒杯,「他們這也能叫好看?再好看能有我好看嗎?」

「噗嗤」,唐沫兮直接將剛進嘴的茶都噴了出來。

手指著他,笑的整個人都一顫一顫的,「你也太不要臉了吧,居然說自己好看。」

玉絕不免一陣臉紅,暗罵自己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

但,心裡雖然有些懊悔,嘴上卻依舊硬氣的不行,「怎麼?說實話就是不要臉了嗎?我這不是吹牛,我要是女的,能迷倒一大片男子。」

說著,他還說了一個撫臉的動作,那嬌媚樣,簡直是辣眼睛。

看的唐沫兮直翻白眼,就差把手裡的碗扣到他頭上去了。

「我說你倆能不能不要光說話,也吃點東西吧,這滿滿一桌子菜,靠我一個人可吃不完。」好不容易將嘴裡的菜咽了下去,商彥有些抱怨的看向兩人。

「吃不完就吃不完唄,有什麼大不了。」對於過慣了錦衣玉食生活的素衣門少主,這點浪費完全不放在眼裡。

可是像商彥這種,在江湖上獨自打拚,從來都是飢一頓飽一頓的人來說,浪費可是非常可恥的。

「當然大不了啊,你可知道有多少百姓還處於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中嗎?我們這點浪費,可是夠人家吃好久的了。」說著,他又夾了一筷子菜塞進嘴裡,但是那兇狠的目光卻始終盯著玉絕。

「有這功夫嘴上說,你怎麼不把這些食物分給那些吃不飽的人呢?」玉絕斜了他一眼,一臉的嘲諷。

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商彥立馬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轉而準備揮手招呼小二過來給他們打包,「小。。。」

可這話才出唇,就聽到唐沫兮這邊率先開口了,「小妹妹,你有事嗎?」

商彥尋聲望去,就見在他們所坐的窗外站著一個小姑娘,穿著雖然破舊,但還是挺乾淨的。

小姑娘見到他們注意到了自己,下意識後退了幾步,一雙小手擰著自己的衣擺,有些無措的看著他們,「我。。。」

她似乎有什麼不好意思開口。

唐沫兮甜甜的一笑,對她招了招手,「你是餓了嗎?要不要進來一起吃點?」

小姑娘猛的搖搖頭,隨即有點點頭。

然後那眼神有些渴望的盯著桌上那一盤魚,有些害羞的的問道,「姐姐,那魚你們要是不吃的話,可不可以給我?」

唐沫兮一皺眉,目光落在那差不多隻剩下魚骨頭的魚身上,「可這都沒有魚肉了,你要來幹嘛?」

「我娘生病了,她以前最愛吃這鱸魚,可是我沒錢買,所以好心的姐姐,可不可以把這魚給我,我給我娘嘗嘗味道就好。」她有些祈求的看著唐沫兮。

可是唐沫兮卻是搖了搖頭,拒絕了她的要求,「抱歉小妹妹,這魚我不能給你。」

「這樣啊。」小姑娘有些失望的垂下了頭,眼中的神采也黯淡了下去,「那打擾了,實在抱歉。」

說著,她就轉身準備去再碰碰運氣。

「你等等。」說話的是商彥,他也不顧唐沫兮的反對,伸手就要去將那盤魚遞給小姑娘。

可是他的手還沒碰到,唐沫兮就直接將整盤往地上一推,隨著一聲瓷器碎裂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

「小姐,你幹嘛啊?」商彥難得的惱火,猛的就從位子上站了起來,一臉兇狠惡煞的瞪著她。

這一刻,他似乎忘記了那段恐怖的記憶,忘記了眼前這個人的背後還有一個晉王撐腰。

不過,沒關係。

沒了晉王,她還有玉絕呢。

就見他把自己的佩劍往商彥面前的桌上一拍,語氣略帶輕快的說道,「我還一直想找機會跟商兄切磋一下呢,要不擇日不如撞日吧?」

那滿滿的威脅,是個傻子都能聽出來。

商彥瞬間就慫了,有些氣鼓鼓的坐回位置,嘴裡嘟囔著,「仗著自己武功高就欺負人嗎?」

那聲音不大不小,卻正好讓桌上的其他兩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唐沫兮不免側目看了他一眼,腹誹道,「也不知道當初是誰仗著自己的武功想要強娶別人家的女兒哦?」

被她盯得有些心虛,商彥索性也不在說話,繼續埋頭苦吃起來。

而那個站在窗前的小姑娘,見到因為自己讓他們吵架,心裡便更為過意不去了,躊躇片刻后,她有些怯怯的張嘴說道,「對不起,姐姐。實在是太抱歉了,都是我的錯,您不要跟哥哥生氣了。」

說著,她深深鞠了一躬。

「你先等等。」唐沫兮說完,便揮手招來了店小二。

「您好客官,有什麼需要的嗎?」小二的態度一如既往的恭敬,並沒有因為他們打碎了店裡的盤子而故意刁難。

只是,當他看到站在窗外的小姑娘時,小二的眉頭不由微微蹙起。

「不好意思,打破了一個盤子,一會我會照價賠償的。」

「沒關係,一個盤子而已,客官不必介懷。」他笑著,眼睛卻有意無意的瞄向窗外。

而唐沫兮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當礙於當事人在場,她也不好意思多昨打聽,只是吩咐到,「我還要一份鱸魚,再來一個蒸肉,一個素菜,一個雞湯。全部給我打包帶走。」

「好的。」小二一一記下,禮貌的點點頭后,再看了一眼窗外的小姑娘,轉身去吩咐后廚準備去了。

「你這一桌菜都吃不完,怎麼又要了?」玉絕對於唐沫兮的舉動表示很不理解。

轉過臉看了他一眼,但是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而是微笑的對著小姑娘說道,「生病了就該好好補補,姐姐給你們打包了幾個菜,也不知道你娘愛不愛吃。」

瞬間,小姑娘的眼眶都紅了,當即跪下來連磕了幾個響頭,「謝謝,謝謝姐姐。」 餃子煮好,也無需放什麼調料,裏面的餡兒都是金夕做好的,煮了便可食用。

趙淑將餃子都煮好,用宮碗盛了放在鍋裏保溫,便開始檢查四喜丸子和鴨湯,還需煮些時候,便找了個凳子坐等。

這時,窗突然開了,她立刻看過去,卻見窗邊多了個食盒,她忙回頭去看初春等人,還好,她們並未發現什麼。

將門關上後,從鍋裏取出宮碗,放進食盒裏,衛廷司一身黑衣,靠在窗邊。

“郡主還做了什麼?”

“做着玩兒,還是要吃御廚做的,待會我給兄長盛些放在繡樓,兄長自來取,敢問兄長要一直這樣?”

衛廷司知曉她問的是什麼,點點頭,“我的行蹤不可泄露,故此吃了上頓沒下頓,如今好了。”

說得也太可憐了,趙淑惻隱之心一泛,便道:“日後我給兄長準備膳食吧,直到兄長離去,可好?”

衛廷司以黑布蒙面,聽了趙淑的話欣喜一笑,只是眼裏的笑意隱得深,且寒風襲來,趙淑打了個激靈,未看到他眼裏的笑意。

“好。”風餐露宿,他早已習以爲常,以天爲蓋地爲席,亦是已成舊例,自從母親去世,便再也無人說過要給他準備膳食的話了。

“兄長,如今大白天的,你快些離去,再不離去,餃子怕是要涼了,涼了便不好吃了。”他太高,趙淑還太矮,沒發現他眼裏的觸動,將食盒賽到他手裏,催促道。

衛廷司猛的收了心中的紛亂。將心中一絲絲複雜的情緒壓住,提着食盒,對趙淑道:“還有年糕,淑淑何時給我做?”

趙淑揮手,“有空。”得寸進尺了還。

其實,衛廷司已很滿足,別人一年中。有除夕。有端午,有重陽,而他年年都在各地奔波。六歲後便再也沒真正的吃過歲末餃子。

這句話,不過是想說而已,不過一句話而已,僅此而已。

提着食盒。幾個縱身離去,不多會。便來到一處宅子裏,宅子離行宮僅隔一條街。

胡一沉見衛廷司竟提着一食盒過來,忙迎上去,“大人。可是餓了?阿嫂正在廚房做魚湯,待會便能吃了。”

衛廷司扯下面上的黑布,道:“取雙筷子來。”

胡一沉狐疑的瞄向食盒。沒敢問,麻溜下去取筷子去了。他回來之時,見衛廷司已將食盒裏的宮碗取出來,碗裏還躺着十幾個餃子。

這清道光黃底百花宮碗,一看便知是行宮裏的東西,他撇撇嘴,大人這榆木疙瘩莫不是順來的吧?

順也順些好看的,看着餃子,長得……他都無法形容,雖說若讓他去包,定是比這還醜,但他就是嫌棄。

然,衛廷司拿起筷子,專挑長得難看的吃,吃着嘴角還揚起燦爛的笑容,胡一沉見鬼般掐了自己一把,大人笑了?

嘶,倒吸一口涼氣,疼,是真的!

自從認識大人,見到大人笑的次數,五個手指能數的過來,現在竟吃着一碗餃子便笑了?

咽咽口水,難道餃子太好吃?也不對,大人不是那重口腹之慾之人,難道是小郡主親手包的?想到這個可能,胡一沉捂住自己的嘴巴,捂完嘴巴,發現捂得不對,忙捂眼睛,他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

對對對,碗裏還有幾個長得好看的,這好看的定是郡主包的,那長得醜的,定不知是哪個貴人爲了體驗生活包的。

對,一定是這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