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趙萱萱陷入了沉默,她有些不開心道:「人家也是想幫你,你看你,為了拉攏那些人,不惜違逆父皇,咱們若是朝中自己培養一些人,不是更加容易?」

太子搖頭道:「你懂什麼?父皇把這奏章給我,他是什麼意思?看似是違逆,其實是他的一種考量!我當時把這奏章往陳國彬,葛權,潘四海面前一放,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慫了吧?那日你也在場,他們哪個不是痛罵這個姬瑜臣,過後便求我弄掉這個老傢伙。他們都是富寧出身,又不敢親自涉及其中,害怕觸怒父皇,這次我幫了他們,他們便要為我做事,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我弄死姬瑜臣,父皇雖表現出不悅,訓斥了我幾句,可也看出並未真的生氣,過後又硃批為此事定性,便知道他對我的處置,還算是認可,縱然有些不滿,可是並未真的動怒,可是今天,這奏章在京都亂飛,先不說傳出去別人會怎麼想,但是肯定是從我這裡流出,這便是大大的罪過!」

「我可以給那些人看,因為我確定他們不會將奏章放出,也不敢如此,你怎敢將這奏章給一個家僕看?還是蘇文的家僕?也多虧那小子現在在天牢里!要知道,在奏章原本上,可是有他的簽名!也不知道姬瑜臣跟他有什麼關係。」

說到蘇文,太子眼神中閃過忌憚:「但是不管怎樣,兩者必然是有聯繫的,不過他要出來,最起碼還得將近一年大多,到了那時候,什麼線索都沒了。我現在必須得先把那個蘇大強處理掉,否則到時候蘇文必定找你的麻煩!」

他話音落下,忽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屋內。

「游龍迴風劍!」蘇文手握長劍,對著太子就刺了過去。

當聽到太子是兇手之後,蘇文內心其實有過猶豫。

殺,還是不殺?

最後,蘇文還是決定,殺!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蘇文並沒有催動炎系功法!

他沖入屋內的一瞬間,暗處立刻便有高手衝出!

但是蘇文太快了!

他手握蝶衣所化長劍,狠狠刺向太子咽喉!

「砰!」

蘇文停住了。

太子周身,出現了一層氣罩!

蘇文的攻擊,再難寸進!

「護身靈寶!」蘇文瞪大了眼睛,立刻做出了判斷。

應該是類似炎神令一樣的東西。

很顯然,這東西是阻擋天位高手攻擊用的,現在的蘇文,根本無法攻破。

若是可以全力出手,或許還可以試試,但是蘇文不敢暴露,一旦他催動聖炎,那極有可能引發周帝的懷疑。

他一劍不建功。

周圍高手已經趕到!

「大膽狂徒,竟然刺殺太子!」

周圍護衛已經殺了上來。

但是蘇文何等戰力?即便不催動炎系功法,此時的蘇文戰力也絕非普通地位九品高手能敵。

只見不過數招,便已經殺死一人。

就在此時,蘇文驀然感受到一陣心悸。

有天位高手前來!不能久留!

蘇文動作極快,順著窗戶就射了出去!就在此時,太子府上空,一個人影已經激射而至。

蘇文注意到這個傢伙,直直撞入一間屋子。

那人微微冷笑。

右手向下一拍!

「密宗大手印!給我死!」

「轟!」

隨手一掌,威勢如同神明,整間屋子,被硬生生壓成齏粉!

那人卻皺起了眉頭。

「人不在?跑了?」他有些不敢置信。

他落在地上,氣勁狂卷。

地上的粉末被吹開。果然,一點血跡都沒。

他哪裡知道,蘇文鑽進屋子的一瞬間,便開啟了自己的任意門,一腳跨了進去。

直接關閉。

在他掌印落下的時候,蘇文已經回到了楚國。

這時候,太子過來,沉聲說道:「文前輩,這人可是天位高手?」

那人搖搖頭,皺眉道:「不知道,對其氣息感知不是很清楚,應該是有隱氣類的秘寶,而且等階極高,至於如何逃走的,我一時間也沒有頭緒,或許真是天位高手。太子放心,只要你隨身佩戴陛下賜你的護身龍玉,一旦觸發,宮內便會有感應,我就會第一時間趕到,便是天位高手,也難以刺殺成功!」

聽了這人的話,太子放下心來。

皇宮之中。

周帝閉目凝神,聽著那天位高手的彙報。

他皺起眉頭,走到一個巨大的靈盤之前。

只見那靈盤上,正是整個大周都城的全貌,栩栩如生,偶爾有紅點遊動,那是代表了天位高手!

周帝看向老太監,問道:「剛才有天位波動?」

「並未檢測而出。」

周帝皺眉道:「這靈盤經過測試,極為精準,若是有天位高手入京,我應該會第一時間發現才是。」

「那人身上有隱氣類秘寶!」

周帝面露疑惑道:「普通隱匿氣息的手段,是無法瞞過這東西的,但是若是級別夠高,的確可能瞞過靈盤,這東西還是差了點意思,可不管何人,一旦動用天位力量出手,是絕對不可能逃過靈盤感應的,你說那人殺死太子護衛,又從你手下詭異逃開。的確不像是地位九品的手段,但是靈盤上卻也沒有感應,這是怎麼回事?」

思量一番,周帝擺了擺手,示意那人下去。

半晌,他嘆息一聲,對老太監問道:「你覺得,是誰動的手?」

老太監沒有說話。

周帝摸了摸下巴,自顧自的分析道:「那人速度極快,戰力極強,用長劍…能夠數招內便殺死地位九品的高手,除了兵器不對,倒是有點像吳困虎。」

「可是吳困虎現在遠在邊疆,應該回不來。」

「而且從其出手來看,也不像是天位高手,否則護衛撐不到第二招。問題他是怎麼逃開的呢?天位高手在場,能安然逃脫,不被發現,這可太奇怪了。」

「地位九品擁有超強戰力,不是吳困虎的話..是誰呢?老二老三養的高手?若是如此,這兩小子倒是有點進步。可惜了,太子終歸是太子。不能死於暗殺。」

他根本沒往蘇文身上去想。

畢竟他絕對想不到,蘇文能夠隔著這麼遠還回過頭來給了太子一下子。

周帝閉上眼睛,嘆息道:「太子啊,太急躁,手段太糙,朕給他姬瑜臣的奏章,他卻反把姬瑜臣給做了,雖然拉攏了一些人,可這手段說到底還不夠圓轉。」

「如果是朕,定是保住姬瑜臣再限制他的稅制實行,同時再利用姬瑜臣敲打拉攏那些世家。不過,手段糙點便糙點吧,畢竟還是有點收穫的,朕還年輕,他手段太強也不好。不過竟然有人能把奏章曝出來,可見其御下不嚴,此乃大忌,乃是取禍之道!」

說到這裡,他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倒是有些懷念蘇文那小子了,雖然年輕,但是辦事還是很穩妥的,年輕一輩有這種手段的人,不多,不過這小子脾氣是個問題,他還不知道太子殺了姬瑜臣那個老東西,否則不一定干出什麼事情呢!」

「不過啊,再有一年多回來,一切都塵埃落定,他什麼都不會知道,太子再蠢,總不至於到時候還有馬腳。」

此時楚國野外。

蘇文現身。

「呼!」

他吐出一口氣。

好懸!那天位高手出手的那一剎那,威壓強悍到恐怖。

要是真被擊中,怕是會身死當場。

趙進等人都在原地等候。

他們已經出了京都,正往炎神宗趕著呢。蘇文此次出京,只帶了趙進和雪千尋,另外便是那碧雲虎。

「少爺…沒事吧?」趙進看出蘇文似乎有些狼狽。

蘇文笑道:「沒事!做飯!吃飯!」

太子身上有護身靈器,倒是出乎了蘇文的預料。

不過蘇文也不急,知道了是誰,那便再慢慢招呼不遲。

進哥手藝還是好啊,不一會,便做了一桌子菜。

蘇文一邊吃,一邊思量起來。

就在這時候…遠處來了一隊人馬。

來的那隊人馬,大約十餘人,都是一副江湖客的打扮。

看到雪千尋,為首那冷峻男子眼神中爆發出一陣精芒。

不得不說,雪千尋的容貌,還是足夠出色的。

那男子一擺手,眾人停下。

他翻身下馬,來到了蘇文身前,拱手笑道:「這位兄弟,打聽個路,炎神宗怎麼走?」

蘇文一愣,這傢伙是知道自己要去哪?

不過蘇文哪裡會記得怎麼走,他沒理那男子,自顧自的吃飯。

趙進起身呵斥道:「干TM啥的?上來就跟我家少爺說話,有沒有點規矩?」

一句話,那男子身後之人紛紛面現怒色。

「你找死是不是?」一個人伸手就拔出了長劍。

為首的男子擺擺手,說道:「閣下說話未免太沖了些,我們就是問問路,我是雷神宗歐陽不敗。」

歐陽…不敗?

這個名字,讓蘇文忍不住有點想把剩下那半顆丹藥塞給他。

就在這時候,隊伍中一個女子開口說道:「就是,我哥哥就是問問路,你們不說就算了,為何這般無禮?」

趙進冷笑起來,他無不無禮,那純是根據蘇文態度來的。

眼看蘇文沒有搭理對方的意思,那他不是要多無禮有多無禮?

他剛要開口說話,卻看到蘇文起身,他頓時閉上了嘴巴。

蘇文看向那女子,模樣倒是不錯。

蘇文笑道:「不好意思,我這個哥哥平時就這樣,脾氣不太好,見諒,進哥,把炎神宗的方向告訴他們。」

趙進當即指明方向。

不過這歐陽不敗,哪裡打的是什麼問路的心思啊,聽完之後,也不走,反而開始跟蘇文搭話:「不知兄台要前往何出?」

「炎神宗。」蘇文也不隱瞞,他眼帶笑意的看著眼前這個傢伙,很好奇他能憋出什麼屁。

果然,歐陽不敗笑道:「難道兄台是炎神宗弟子?」

「那兄台應該聽過我的名號吧。」歐陽不敗頗為自信:「咱們炎雷雙神宗,乃是大楚最強宗門,我這次是奉師命前往炎神宗送信。既然大家順路,不如結伴而行,如何?」

以他地位六品的修為,在年青一代中,的確算是不錯。

可惜,蘇文搖搖頭,笑道:「不好意思,沒聽過兄台的名號啊,你既然送信,那邊把信給我便是,你可以回去了。」

歐陽不敗一愣…好像是這個道理啊。

他趕緊說道:「不行,我師父說了,書信必須親自交到炎神宗掌門手裡。」

他話音落下,其妹歐陽依依忍不住開口說道:「我哥的名號都沒聽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炎神宗弟子。」

蘇文尚未說話,歐陽不敗回頭呵斥道:「插什麼嘴!這裡有你說話的份?」

蘇文擺擺手笑道:「沒關係,我最喜歡插嘴。」

歐陽不敗一愣,隨即笑道:「兄台大度,咱們結伴同行可好?」

「也好!」

蘇文點頭答應了下來。

幾人互報名號。

歐陽不敗等人也紛紛下馬,準備休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