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趙風滿頭黑線,感覺跟這話不多的女人說話,好累!

抹去黑線,趙風說道:“話是這麼說,但是我還是對你一點都不瞭解啊!”

“不會呀,你不是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了嗎?”風凰說道。

趙風聞言,直接無語了,這女人是怎麼回事?一次一個樣,太多變了,讓人根本就不猜不到她在想着什麼。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既然你見過了那一幕,你爲什麼不跟副院長他們實話實說?揭穿我?”風凰問道,她似乎對這個問題很在意。

“我什麼時候沒說實話了?他們問我是不是殺人了,我就回答我沒殺人,事實也確實如此啊,人是你殺的,我沒騙人吧?再說了,你雖然是帶着某種目的纔到翔雲帝國去的,但是你確確實實的是翔雲學院的一員,所以不存在什麼揭穿不揭穿的。”

“是麼,我知道了,謝謝你了,趙風。”風凰低頭輕語。

“嗯?”對於風凰的那聲謝謝,趙風不由愣了,自己做了什麼事她需要出言感謝?

“我很喜歡在翔雲學院的一切,謝謝你沒有說出來,不然我會被驅離的。”風凰輕聲喃語。

趙風聞言,齜牙一笑:“既然那麼喜歡,那就留下好好的過吧!”

“嗯。”風凰輕聲應道。

風凰縱身飛躍,一下就拉開了與趙風的距離,重新跑到了最前方。

在風凰離去的時候,月光照拂,趙風看到了其嘴角的那一抹美麗的笑,聽到了其說道的一句話:“我果然沒看錯你,趙風……”

趙風微微一笑,自語道:“如果你不引我一起去,我不會知道你的祕密的,你這樣對我,是對我有什麼期待嗎?希望不要讓你失望纔好……”

最前方,風凰似乎聽到了趙風的自語,臉上突然浮現美麗的笑容,回首對其點了下頭。

羅血一手搭在趙風肩膀上,氣喘吁吁的說道:“趙風,我不行了,你趕緊揹我。”

看着羅血的樣子,趙風不由樂了,這羅血也太脆弱了,根本不像以前的他。

趙風揹着羅血,腿下猛的用力,一下就追上了本來還有點距離額易溪等人。


羅血自己不跑了,剛纔還氣喘吁吁,一副不行要死人的樣子,瞬間不見了。

他拍了拍趙風肩膀,擠眉弄眼的說道:“風凰剛纔找你幹什麼?你們聊了什麼?我看她走的時候居然笑了,你知道嗎,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

“是麼?那我比你好,就在剛纔,我看到笑兩次了。”趙風笑道。

“……”

“好了,不多說了,我揹着你這麼大個人,你以爲我不累啊?”

“哎哎哎,你別想岔開話題,你還沒說你們聊的什麼呢。”

“我不想多說什麼話了,揹着你這麼重的一個人,我很累的,再打擾我,小心我把你丟下自個走了哈。”


羅血聞言,立即乖乖的閉嘴了,趙風對此非常滿意,這纔好嘛,多清淨不是?嘰嘰喳喳有什麼好的? 夜空明亮,那好懸的明月散發着柔和的月光,一陣帶着涼意的晚風吹拂而過,令人心神舒暢。那漫天的繁星,仿若黑暗的破洞,一縷縷希望之光透進,要劃破暗黑,賜予這個被黑暗籠罩的世界擁有能照亮黑暗的光明。

趙風等人的速度極快,他們此時離蒙牙帝國已經不知道好遠了,在他們前方,出現了一座城池。

“前方有城池,那就說明我們離蒙牙帝都已經很遠了,大家可以停下來歇息歇息了。”看着前方,易溪這樣說道。

“知道了。”

一羣人自是欣然答應了,跑了這麼久,不可否置,他們都累了。

就地找了一塊不大不小的石塊,趙風一屁股坐了下去,揹着羅血這麼大一個人說不累那是裝逼的。

“謝謝你啦!”羅血揮舞着手,笑嘻嘻的對趙風說道。

“你這傢伙,好好養傷吧,我可不想再揹着你了。”趙風輕笑道。

說完,趙風躺下身來,雙手託頭,身下是一片柔軟的小草,仰望着夜空,微風輕拂,他突然睡意來襲。

“咕咕……”

突然,一連串不明的聲音響起,引得很多人他們全都警覺,一路逃離,哪怕是現在休息,他們全都還處於緊繃狀態。

聲音還在響,他們隨音看去,只見羅血捂着肚子,臉上早已通紅。

看到所有都看着自己,羅血很不好意思的嘿嘿道:“我餓了。”

趙風很是無語的看着羅血,一頓不吃有這麼餓嗎?再說了,這一路他都沒怎麼跑。

“你餓了?你以爲就你餓了?我們不餓?可是沒吃的啊!”楚惃沒好氣的說道。

羅血說餓了,肚子也咕咕叫,本來趙風還沒感覺的,被他這麼一吸引,他也餓了。

看向其他人,他們也都看着自己的肚子,雖然嘴上不說,但是顯然都餓了。

“你們身上沒有能吃的東西?”趙風好奇的問道。

“我身上有錢,就是沒吃的。”羅血苦着臉說道。

其他人也都點頭,表示跟羅血一樣,都是有錢沒吃的。

趙風對此,很是無語,身上只帶錢,不帶點乾糧也敢出來?你們以爲錢是萬能的嗎?

再說了, 總裁的木偶新娘 ?那東西有那麼大的空間你們就只裝了錢?裝點乾糧會死啊?

“連易溪副院長都沒帶?”趙風小聲問道。

易溪並沒有正面回答,她指着前方的城池:“我們身上有錢,餓了就去吃東西,蒙牙皇宮裏發生的事,應該現在還沒有傳出來,所以我們大可放心的去。”

“可是,如果那樣的話,我們就會暴露我們現在走的方向了。”趙風說道。

“那還能怎麼辦?難不成我們餓死啊?”羅血說道。

“進不了城的話,我們打點野味烤來吃,充充飢吧!”風凰說道。

“嗯。”所有人都答應了,說着就要開始找野味了。

趙風搖了搖頭,次元戒烏光一閃,一大塊肉乾出現在他的手中,撕扯下一塊就直接扔進了嘴裏。

其他人正準備走的,突然一股肉香味傳蕩進他們鼻中,惹得他們全都不由自主的嚥了咽口水。

平時他們吃東西都挑的很,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在現在這個情況下,有吃的就不錯了,還挑?那乾脆餓死得了。

一羣人立馬就圍了過來,楚惃:“趙風,你這也太不耿直了吧?有吃的竟然不跟大家分享!”

“誰說不跟你們分享了?我這不是纔拿出來麼。”趙風輕笑,將手中的一大塊肉乾遞出。

肉是妖獸肉,是趙風在玉林澗的時候銀彩給的,他一直存着都沒時間去吃。

肉乾一下就被瓜分,每個人都有不小的一塊,易溪和風凰也都有份。

正常來說一頓不吃他們也都不覺得怎麼着,可是今天不一樣,跑了這麼遠的路程,他們還能不餓?

他們吃着肉乾,竟是覺得這東西比他們以往吃的東西都香都好吃,只一下就全部吃完了,雖然肉塊夠大,但是分了就顯然不夠了。

趙風搖頭一笑,又從次元戒裏取出幾大塊肉乾:“我這裏還有,只要不嫌棄,大家就敞開肚子吃吧!”

將肉乾全部遞給他們,趙風自己再從次元戒裏取出了一塊,自己大吃特吃了起來。

撕下一塊肉乾扔進嘴裏,開始吃着還沒怎麼,可是吃着吃着就覺得太單調了,這樣吃着沒什麼味,趙風立馬從次元戒裏取出一壺美酒,美美的喝上了一口。

“啊,吃肉還是得有酒伴才爽。”趙風將一塊肉乾扔進嘴裏,又喝了一口美酒感嘆道。

聽到趙風的感嘆和酒香味,楚惃等人又圍了過來,趙風見此哈哈大笑,自次元戒裏取出數十罈美酒,一人扔了一罈。

隱相的器張女皇 。”


易溪和風凰接過趙風扔來的酒罈子,一把揭開封布,就仰頭倒進了嘴裏,豪氣中幹,看起來硬漢極了。

喝完酒壺裏的美酒,趙風拿起一罈酒,大聲道:“來,我們來幹一個!”

“幹一個!”

所有人都提着酒罈,重重的碰在了一起,而後仰頭喝下。

扔一塊肉乾進嘴裏,趙風提醒道:“吃的喝的我這兒都有,不過你們都得注意一下,都別給我給醉了,不然遇到緊急情況,我們就跑不掉了。”

“放心,這點酒還是不成大問題的。”楚惃擺了擺手說道。

“就是就是。”羅血附和楚惃的話,隨即扔了一塊肉進嘴裏,又美美的喝上了一口,眯着眼睛,看起來一副非常享受的樣子。

“羅血你身上還有傷,酒你給我少喝一點,我可不想揹你背到回去。”趙風沒好氣的說道。

今天一更! 第一百六十六章諸為敵!

話說得好聽,喝着喝着就醉躺了兩個,羅血和楚惃兩個人,一個嚷嚷自己是傷員,得好好休息,所以故意喝醉,好趁機呼呼大睡。

至於楚惃,則是被羅血灌醉的, 女神的貼身男秘 ?所以就叫着楚惃兩人拼酒,結果兩個都倒下了。

一羣人中,也只有他們兩個這麼沒心沒肺,絲毫不擔心當前的險境。

用他們的話來說就是,反正九階強者他們打不過,也輪不到他們打,所以乾脆別瞎擔心,好好的休息休息。

確實也是如此,九階強者追來,他們在不在都一樣,可有可無。

跑了這麼遠了,雖然現在吃飽喝足了,但是他們還是都想休息一下,畢竟這一路還長着呢。

並且對方想捉他們也不容易,因爲對方不知道他們到底走的是哪個方向,所以一時半會是追不上他們的。

易溪也沒有拒絕,趙風自告奮勇提議由他視察,其他人就好好休息一番,有事他會叫。

“既然你都這麼主動了,我也不好拒絕你,那就麻煩了。”易溪說道。

趙風擺手,輕笑道:“沒事,反正我不是很累,我看你們都挺累的,這事由我來最適合了。”

易溪環視在場之人,大聲道:“我們的休息時間非常有限,僅限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我們就繼續出發。”

趙風在不遠處找了一顆比較大的樹,躍了上去,躺在一根粗壯的樹枝上。

雖然樣子看起來像是在休息,但是隻要這周圍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就能感覺得到。

餘下,雖然他們都躺在草地上,眼睛也閉着,但是趙風知道,他們全都沒有入睡。

在這種隨時都會有危險的情況下,也就羅血楚惃能睡得着,只要是個正常人根本就睡不下。

晚風拂面,讓人繃馳的心能夠寧靜下來,不冷不熱的風吹拂而過,讓人的頭腦變得冷靜清明。

趙風仰着頭看着美妙的夜空,夜晚的天空,是如此的美,讓人爲之入迷……

草叢之中,各種各樣的昆蟲發出不同的聲音,合奏出了一曲美妙動聽的交響曲。

時間消逝,半個時辰並不長,易溪當先站起身來:“好了,差不多半個時辰了,我們得趕路了。”

其他人也都沒有睡,所以見到易溪起了,他們也全都站起了身,趙風也從樹上躍下。

呼呼!

突然,後方傳來一些因速度過快,導致衣服被空氣颳得呼呼作響的聲音。

所有人臉色都是一變,很有可能是追敵來了,易溪等人立即作出了迎戰之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