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跑了!

Leon怔住,陳帆石化。

又是尷尬的寂靜。 張斐然拔掉針頭,站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你一個人能行嗎?”黎曉曉問。

張斐然點點頭,看向趴地上起不來的陳博,“至少看管這個傢伙足夠了。”

“那行,就交給你了,那妖人不上鉤,我得去支援任天他們。”

黎曉曉把裁紙刀塞給張斐然,轉身準備走。

一陣冷風迎面吹來,黎曉曉打了個哆嗦,搓搓胳膊,“咦?怎麼忽然變冷了?”

黎曉曉一擡頭,面前冷不丁的出現倆厲鬼,瞪着猩紅的眼珠子惡狠狠的撲向黎曉曉!

呃……這倆貨咋跑這兒來了?!

難道,那個陳帆已經被他們給幹掉了?不應該啊!那傢伙挺強的呢!

黎曉曉納悶的工夫,倆厲鬼已經衝到了他面前,不過黎曉曉卻不爲所動,這倆傢伙跟楚阿姨比起來就是倆弱雞,根本就沒有鬼體傷人的技能,衝過來估計是打算上他的身。

不過,咱有草原之王的小鋼盔,你們來上啊!能上一秒身就算我輸!

黎曉曉自信滿滿的站在原地,嘴角掛着微笑,用‘王之蔑視’的眼神瞅着倆厲鬼。

兩隻厲鬼對着黎曉曉伸出了手。

兩隻厲鬼抓住了黎曉曉的外衣口袋。

兩隻厲鬼開始用力的撕扯黎曉曉的口袋。

黎曉曉的衣服非常堅韌,抵擋了兩隻厲鬼的攻擊,沒有被扯爛。

兩隻厲鬼沒有氣餒,繼續用力撕扯着黎曉曉的口袋。

黎曉曉蒙圈了。

臥槽!這倆厲鬼瘋了?幹嘛呢這是?!

黎曉曉心裏吐槽了一句,下意識的捂住那個口袋,才發現口袋裏硬邦邦的裝着東西。

回想一下,哦,喂完Lily就把黃泉水順手放這個口袋了。

這兩個厲鬼……衝着黃泉水來的?

呵呵呵……

有心栽樹樹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吶! 紀爺的嬌氣包逆天了 這可是你們自找的!

黎曉曉右手成爪,準備用摘心手結果了他們!

可是兩隻厲鬼的感覺卻十分敏銳,察覺到黎曉曉身上那對他們威脅極大的靈力波動,立刻倒退着竄出好遠,在幾十米外害怕又貪婪的望着黎曉曉、徘徊着。

不敢靠近,又捨不得離開。

黃泉水之於厲鬼,就像毒粉之於癮君子,根本是無法拒絕的誘惑!即使明知道有生命危險,也無法拒絕的誘惑!

“早知道不把魔改微衝給任天了。”

黎曉曉看着那倆鬼,眼饞嘴也饞,無奈摘心手是近戰技能無法遠程攻擊,他也追不上無影無形的厲鬼,只能望鬼興嘆。

兩隻鬼徘徊了一會兒,大概是實在不敢靠近黎曉曉,就拐了個彎消失了。

“切!真是慫!”黎曉曉遺憾的嘀咕一聲,加快了腳步。

也不知道任天那邊怎麼樣了,他和leon對上厲鬼還行,對上陳帆那個變態的話,黎曉曉可是一點兒都不看好。

他得趕緊去支援,leon死了就死了無所謂,任天可不能掛啊!

“啊——!”

一聲慘叫從背後傳來,是張斐然的聲音!

系統末世巨賈 黎曉曉猛然回頭,恰好看到張斐然痛苦的捂着腦袋,她胸口掛着的護身符無火自燃,在青色的火焰下很快變成了一塊無用的黑炭……

張斐然鬆開了捂着腦袋的手,擡起頭。

慘白的臉、紫黑的脣、滿布臉頰的青筋、陰惻惻的眼神……她的畫風從一個清純可愛美少女瞬間變成了恐怖電影女鬼的標準妝容。

這滑稽的變臉,到底是什麼原理啊?

地上趴着的陳博也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就跟復活的喪屍似的,看着怪嚇人。

黎曉曉有些疑惑。

陳博就算了,他沒護身符被鬼上身不奇怪,但張斐然……她剛剛明明已經啓動了護身符,那護身符可以防止三級以下的厲鬼附身,根據黃天師的劃分,李氏夫婦的厲鬼最多也就二級,護身符爲什麼會無效?

黃天師那傢伙雖然是個奸商,但並不會賣假貨,護身符肯定是真的,那就是因爲……這夫妻倆其實是三級的厲鬼?!

這怎麼可能?!

二級厲鬼不是不可以升到三級,但那是要用大量人命堆的!今天才是這倆厲鬼降臨的第一天,如果他們出現的第一時間就覓着黃泉水的氣息來找他的話,那麼他們就是一個人都沒殺過。

新生的厲鬼、還是普通人變得,怎麼會是三級?到底哪裏出了問題?!

黎曉曉還沒想出個所以然,李氏夫婦已經控制着陳博和張斐然的身體撲了過來,“把你口袋裏的東西交出來!”

嘖!以爲有了身體我就拿你們沒轍了?

真是圖樣圖森破!

黎曉曉一腳把揮舞着裁紙刀的張斐然踹翻在地,上前一步對着陳博就是一招摘心手,一點兒都不帶猶豫的。

在陳博驚恐的表情中,黎曉曉的手刺進了他的胸膛,掏出一個半透明的血紅心臟!

附在陳博身上的李先生哀鳴一聲,消散在空氣中。

而胸口一個血糊糊大洞的陳博撲通摔倒在地,滿頭冷汗的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氣,連慘叫的力氣都沒了。

“老公——”

看到黎曉曉將李先生一招斃命,附身張斐然的阿琴慘呼一聲,淚流滿面。

她用手背抹了抹眼淚,惡狠狠的瞪着黎曉曉,“你這敗類!連自己的朋友也下得去手!你殺了我老公,你朋友也活不了。”

“他活不活就不勞你關心了。”黎曉曉將那個半透明的心臟順手塞進了襠裏,一步一步的朝着阿琴走過去,“我馬上送你去和你老公作伴!”

這兩個厲鬼,真不是什麼好東西,殺了他們一點兒心理負擔都沒有。

可惜的是,又得讓張斐然受苦了。

雖然死不了,但那種傷勢肯定會讓她痛的死去活來,就像現在的陳博一樣。

這筆賬,全都得算在那陳帆身上!

這兩個厲鬼能變成三級,如果不是陳帆動的手腳,他直播吃屎!

阿琴步步後退,很快退到了牆邊,驚恐的看着越來越近的黎曉曉,“你、你別過來!”

說着一把把手裏的裁紙刀橫在脖子上,“你再靠近,我就殺了你女朋友!”

“隨便。”黎曉曉面無表情,繼續走着。

五米、四米、三米……

“混蛋啊——”

阿琴一聲悲哀又憤怒的嚎叫,脫離了張斐然的身體,飛快的逃竄,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見了蹤影。

張斐然軟軟的倒下去。

黎曉曉接住張斐然,扭頭看着酒店的方向,眼中怒氣噴薄。

他明白了,陳帆從一開始,就打算殺了他們的! 陳帆的腦子很亂,一瞬間閃過很多念頭。

爲了多拿任務獎勵、將李氏夫婦倆厲鬼等級生生提到四級而花費黃泉水等珍貴材料佈置的血祭陣法、爲了控制他們更是消耗了自己兩滴珍貴的精血。

一切應該萬無一失。

一切都應該按照他的計劃。

初生的四級厲鬼、殺死他的競爭對手們、用他們那強大的生命力再度提升到五級,正常流程裏殺死五級的厲鬼,獎勵就十分可觀了。

他陳帆當然沒殺死五級厲鬼的實力,即使有冰魄蛛王、他見了五級厲鬼也只有逃跑的份,畢竟他連資深玩家都算不上,實力並不算強。

但是他利用陣法和精血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厲鬼,那兩個厲鬼不會對他出手,還會聽從他的指揮。

應該是這樣的。

可現在特麼的是怎麼回事?!

他明明下達了殺死leon和任天的命令,那兩個厲鬼爲什麼鳥都沒鳥他就自己給跑了?!跑你妹啊跑!你們要跑哪去啊?你們想幹什麼啊?!

你們可是厲鬼啊!殺人索命的厲鬼啊!

眼前就有兩個強大的補品可以殺,你們爲什麼跑掉了?!

麻的,給我回來!!

陳帆滿腦子的問號也驚歎號,想也不想的就追了上去,不能讓那倆厲鬼跑了!

兩個厲鬼衝過去的時候,把leon給帶翻了個跟頭,leon來不及爬起來,就那麼半躺在地上開弓射巧克力盲打,嗖的擊中了飛行中的李先生。

李先生痛的嗷了一聲,冒着煙飛快的往前竄,一頭紮在了leon先前佈置的保鮮膜陷阱上。

Leon一喜,抓住了!

然後又一驚,跑掉了!

黎曉曉提供的特製保鮮膜沒能攔得住氣勢洶洶的四級厲鬼,李先生一頭在保鮮膜上紮了個窟窿,和阿琴一起飛快的跑掉了。

Leon剛想爬起來追,陳帆就帶着一陣風衝了出來,又把leon給帶了個跟頭。

等leon晃着腦袋爬起來,厲鬼和陳帆都不見了蹤影。

“任天! 總裁馴妻成癮 妖人和厲鬼都跑了!咱們快去追!”leon喊了一聲。

跑、跑了?都跑了?

任天從衛生間探出頭,四處瞄了瞄,乾咳兩聲拎着電鋸走出來,“leon你別鬧了,咱們的速度哪裏追的上厲鬼?就連那個妖人也追不上啊,我們還是去和黎哥會和讓他想辦法吧!黎哥最聰明瞭,他肯定有辦法!”

Leon認真的想了想,點頭,“你說得對!”

“唔……”

可能是動靜太大,被綁在牀上的阿羣醒了過來,有點茫然的看着房間裏的leon和任天。

“現在有點忙,等會空閒了再來救你。”leon很騷氣對阿羣說了這句話,然後往陽臺走去。

任天狂汗,“我們還是把阿羣帶走吧,這裏危險。”

他可是清楚,如果阿羣出了事,他們的任務就完不成了,這副本里最重要的人物就是阿羣,男主leon都得靠邊站!

任天用電燒斷了蛛絲,扶着迷迷糊糊的阿羣走到leon旁邊,看到leon正拿着一疊馬報在玩摺紙,不由得萬分好奇。

“leon你幹嘛呢?”

“走酒店前門要繞一個大圈,從陽臺上飛出去比較快!”leon解釋道。

如果這也算是解釋的話。

沒看過原電影的任天一腦門子問號,“飛?”

說話間,leon已經疊好了三頂紙帽子,遞給任天一頂,又打開一頂給阿羣戴上。

任天茫然的把紙帽子戴在頭上,“然後呢?”

Leon也戴上了紙帽子,衝着任天露出了他那招牌神經病式微笑,看的任天心裏發毛。

“然後,就可以飛了啊!”

“啊?”

Leon一手摟着懵逼的任天一手摟着迷糊的阿羣走到陽臺邊上。

“走你!”

用力一推,將任天和阿羣扔了出去,自己也抱起Lily跳了出去。

任天:“啊——啊——啊——”

阿羣:“啊—啊—啊—啊——”

倆人倒是慘叫的很有節奏感,一個女高音一個男高音,和音不錯。

然後,倆人很快發現他們並沒有做自由落體摔下去,而是十分違反物理規則的飄在了半空。

呃……這詭異的世界觀啊……

饒是黎曉曉已經給任天講過這個電影世界的世界觀很崩壞,他還是一頭的黑線。

要知道,他們道門修煉想要練到能飛可是要一步一個腳印起碼要摸到仙級的坎兒才行,但這,隨便折個紙帽子戴上就能飛?你在逗我玩呢……

阿羣自然沒任天想那麼多,這個愚蠢的NPC絲毫不覺得這裏的世界觀有什麼不對,發現自己能飛後興高采烈手舞足蹈,高興的不得了。

Leon拽着兩人,控制方向朝着黎曉曉的方向飛過去。

陳帆是沒機會看到這奇觀了。

他追出酒店就失去了兩隻厲鬼的蹤跡,在周圍繞了一圈也沒找着,最後,他繞到了酒店後面的路上,也就是他第一次和黎曉曉交鋒的地方,也是他們交換人質的地方。

而這個時候,leon已經帶着任天和阿羣飛遠了,他並沒有看到。

路邊停着一輛車,陳帆認得,那是黎曉曉來和他交換人質時開的車,並沒有被開走,而是遺棄在這裏。

非寵不可:腹黑總裁約不約 陳帆走過車邊的時候瞄了一眼,發現車裏居然還有個肩膀纏着厚厚繃帶的傢伙倒在後座上有氣無力的哼哼。

有點眼熟啊,好像是……龍套道友明?

這傢伙怎麼在這裏?

陳帆只是疑惑了一瞬,並沒有多想,道友明不過是個沒用的龍套罷了,沒什麼價值。

還是趕緊找到那倆厲鬼比較重要。

就在這時候,一道系統提示冷不丁的冒出來:

“由於厲鬼李先生被其他隊伍擊殺,您的任務【捉鬼大師】已失敗,下次要更加努力哦!”

努力你個頭!!

陳帆又驚又怒,任天剛剛明明就在酒店,那麼殺死厲鬼的是誰?那個黎曉曉?!他怎麼可能打得過兩隻四級厲鬼?!他們的實力不是差不多嗎?黎曉曉可沒有冰魄蛛王這種強大的仙寵!

怎麼回事?!

陳帆不明白。

但不管明不明白,他任務失敗已成事實。

“我完不成任務,你們也別想完成!”陳帆咬牙切齒,蹭的一下竄到了牆上,幾下就爬到了酒店房間陽臺,“我把阿羣給殺了,看你們怎麼完成任務!”

然後,陳帆就看到了空蕩蕩的大牀。

MMP! 阿琴很慌,也很惶。

惶然過後,是那一絲絲存在最深處的怨恨,涌動了上來,蔓延着佔據了她所有的思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