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跟老祖說過一次,現在又跟自己說一次,已經表明了他的心態。

這個傢伙是成熟了,穩重了,做事情會考慮後果。

但是,為什麼自己突然希望,他是以前那個江南王呢?

要是以前,他肯定不顧一切,親了再說。

就在這時候,那邊發生了變化。

一直躲著的石靈突然出現,站在葉蛾面前。

兩人隔得遠,又沒有故意去聽,所以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

不過看起來,兩人似乎聊得很拘束。

片刻之後,葉蛾朝他們招了招手,讓他們過去。

葉雄跟愛羅莎連忙走過去。

皇子的替嫁逃妻 「見過石前輩。」

「前輩,我總算見到你了。」

石靈目光落到他們身上,說道:「小蛾已經將你們的事情跟我說了,你想布五靈陣對付魔神王?」

「沒錯,如果段天山進入半步元嬰,收服四神獸,修鍊成四象陣的話,咱們根本就不是對手,所以懇請前輩出手。」葉雄說道。

「好,我答應你。」石靈回道。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葉雄十分激動,他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

「前輩,真是太感謝你了。」愛羅莎目光落到葉蛾身上,說道:「小蛾,多謝你。」

兩人都知道,如果不是葉蛾當說客,石靈是不可能出來見他們的。

「石大哥本來就是很好的人,他只是不太想跟人類打交道而已,你們這是在拯救蒼生,他肯定答應了。」葉蛾說道。

「事不宜遲,我馬上將四靈叫過來,咱們開始修鍊五靈陣。」

葉雄連忙用水鏡,溝通四靈,讓他們馬上趕快回來修鍊。

收到他的命令之後,四靈以最快的速度來到秘境之中,正式修鍊五靈陣。

修鍊五靈陣,葉雄早就有了想法。

當初在長生派的時候,他將五行基礎功法修鍊了一遍之後,就有了這種想法,但是當時沒有收服土靈,所以無法實施。

現在終於找到石靈,聚合五靈之力,可以真正修鍊了。

……

魔界,不知名山脈,四象陣之中。

經過一天一夜吸收四神獸的靈力之後,半空之中的黑魔法相身上的封印漸漸變淡。

終於,一道響徹天際的狂笑響起,法相身上的封印徹底消失了。

「我終於破開封印了。」段天山大笑起來,

周圍的魔尊跟魔衛,齊聲大叫起來:「恭喜殿下破開封印,魔族崛起,指日可待。」

冷血心裡一陣悲涼,沒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半空之中,突然凝聚了一鼓十分恐怖的魔元。

整個天空,周圍幾十公里,變得黑呼呼一片,天頂之上,有一鼓巨大的能量在凝聚。

「這是……殿下要突破半步元嬰了。」鬼仆又是驚又是喜。

冷血更是臉色大變。

「來得好,剛破開封印,就迎來突破,再好不過。」段天山又是一陣大笑起來。

被封印幾百年的鬱悶,彷彿在此刻,完全釋放出來。

下一刻,他張開懷抱,迎接那鼓天地能量。

天頂之上,無數的魔元,如同潮水一般,湧進他的身體之內。

周圍烏雲密布,狂同怒號,電閃雷鳴,把段天山的身體緊緊地包圍。

一鼓恐怖之極的天地威壓在慢慢凝聚,那怕是地上那四個籠子里的四大神獸,都瑟瑟發抖。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的天地威能終於停下來,段天山依然懸浮在半空之中,眼睛閉著,一動也不動,好像石化一樣。

周圍的魔尊跟魔衛,全都不敢說話,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半晌段天山才慢慢地睜開眼睛。

「殿下,突破了嗎?」鬼仆弱弱地問。

「你說呢?」段天山咧嘴一笑。

「恭喜殿下。」鬼仆聽出來了,連忙說道。

「恭喜殿下。」

「賀喜殿下。」

「魔族萬歲。」

周圍的魔衛嗖魔尊齊聲大喝起來。

段天山仰天大笑起來,如痴如狂。

「幽冥教主,金山上人,南域尊者,我要你們一個個全都付出代價。」段天山大笑起來。

……

修羅界,金山寺,早晨。

陽光照進這座散發著金光的古寺之中,散發著虔誠的氣息。

作為整個修真界最神聖的地方,金山寺一直是正道的象徵。

無數次跟魔族大戰,金山寺都起著先驅的作用。

突然,半空之中,湧出一團團黑霧,魔雲滾滾,就像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天象。

啾啾,金山寺之外,飛出幾十名弟子,目光炯炯地看著半空之中的魔雲,嚴陣以待。

「來者何人,前來金山寺所謂何事?」為首一名弟子喝道。

(本章完) 魔雲並沒有停下來,瞬間就幾十名弟子吞沒。

下一刻,魔霧之中,傳來一陣陣連綿不絕的慘叫聲,片刻之後,幾十名弟子就從魔雲之中掉落,全身發黑,死得不能再死了。

啾,啾!

兩道流光瞬間來到魔雲面前。

赫然是金雞大師跟金鶴大師,兩人身上金光大盛。

「太極印。」

「大梵般若。」

兩人同時出手,滔天大手印狠狠地攻了出去,擋在魔雲面前,企圖阻止魔雲前進。

「雕蟲小技,也敢與日月爭輝。」魔雲之中,傳出一道霸氣的聲音。

下一刻,魔雲再次爆湧起來,瞬間將兩人的防守攻破,去勢不改,狠狠地落到金雞大師跟金鶴大師身上。

兩人如同兩具敗草,被轟落到金山寺上面,砸倒兩座寺廟。

啾啾啾!

無數弟子,從下面飛出來,擋在魔雲面前。

魔雲漸漸凝聚,露出二十幾道人影,為首的一人,赫然就是段天山。

「金山上人,不想這些蝦兵蟹將全部死翹翹的話,快快出來見我。」段天山喝道。

「是魔神王。」

「魔族來襲,快快告訴上人。」

「布陣,準備大戰。」

一群弟弟紛紛叫嚷起來,全都嚴陣以待。

正在這時候,突然正殿之上,湧起一道滔天的金光。

金光在半空凝聚成一個巨大的虛影,赫然是金山上人。

「阿咪陀佛,魔神王,你的目標是我,別難為下面的弟子。」金山上人虛影說道。

「好弟弟,咱們幾百年都沒見,何必這麼客氣,不如出來聚聚舊。」段天山笑道。

此言一出,場下一片嘩然。

「他剛才在說什麼,弟弟,他叫上人弟弟?」

「這怎麼可能,一個是正,一個是邪,他們之間怎麼可能有關係?」

「一會是誤會,他一定是胡說八道。」

金山寺弟子紛紛出聲,全都叫罵起來,不敢相信。

「殿下,看來這些人還不知道金山上人的真正身份呢!」鬼仆看了段天山一眼,笑道:「要不,屬下給他們介紹一下?」

「說吧!」段天山點頭。

鬼仆這才面對眾人,大聲說道:「你們可知道,金山上人的真正名字叫做段成安,乃是幾百年前修真界君子劍,赫赫有名的人物,誰知道為了救一個女人,落得現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樣子。」

「你們別血口噴人,我們師傅絕對不會跟你們有關係的。」金雞大師受傷不輕,一邊咳嗽一邊喝道。

「是不是真的,你們問問他不就知道了。」段天山笑道。

「阿咪陀佛。」金山上人的虛影雙掌合什,說道:「魔神王,咱們當初有約定,你不得從魔界出來,我也不會進入你們魔界,咱們各據一方,這話你都忘記了嗎?」

「傻弟弟,你現在還這麼天真,當初我打不過你,怎麼說都行,但是現在我已經破開封印,進入半步元嬰。而你呢,為了復活那個女人,已經油盡燈枯,現在就算我不殺你,你也絕對度不過千年大劫……我今天來,只有一個目的,只要你答應不出手幫助江南王跟幽冥那個賤人,我就不殺你,如果你不答應的話,那就別怪我不顧兄弟之情了。」段天山冷冷地說道。

「阿咪陀佛,老僧已經存活上千年,現在是生是死,已經不重要,但是讓我眼睜睜看著魔道橫行,恕我不能做到。」金山上人說道。

「我們跟魔族誓不兩立。」

「誓不兩立。」

「誓不兩立。」

下面的金山寺弟子,紛紛地大喝起來,聲音喧天,氣勢如虹。

「既然你不同意,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段天山看著下面的千年古寺。「可惜,千年正道標緻就這麼毀的,真是不甘心啊……動手,毀了這裡,如有反抗,殺無赦。」

十幾名魔衛跟魔尊,紛紛出手,朝下面而去。

「慢著!」

下面,一道人影從下面閃出,瞬間落到半空之中,跟段天山迎面相對。

「魔神王,你的目標是我,跟他們無關。」金山上人出來了,說道。

「很好,那咱們就私自解決。」

兩人頓時衝天而起,扶搖直上,瞬間就到了萬米高空之中,遙遙相對。

「一招定輸贏吧!」

金山上人身上湧起滔天金光,佛山普照,如同一輪東升旭日,氣勢爆炸。

周圍幾十公里,都籠罩在他的金光之下。

正道修士,如同沐浴在暖和的陽光之中,魔修頓時被浩然的天地正氣籠罩,瑟瑟發抖,全都在運功抗衡著這恐怖的佛道威壓。

「不愧是五界正道第一人,實力果然不同凡響,不過在我看來,不過是迴光返照而已。」

段天山冷哼一聲,氣勢散發出去,瞬間頭頂之上,就出現一個地獄死神的法相。

兩鼓滔天氣勢,在萬丈高空對峙起來。

一正,一邪,一黑一白。

下面的弟子,目光炯炯地看著兩人,生怕錯過這一場千年大戰。

「弟弟,以你的資質,如果不是耗盡壽命來救那個女人,哪怕我現在進入半步元嬰,收報四大神獸,也未必是你的對手,但是你太傻了,所以,今天你註定會輸。」段天山大笑起來。

金光山上沒有說話,閉上眼睛,雙掌合什,懸浮在半空之中。

天頂之上,突然出現一個千丈高的巨大佛門法相。

莊重,虔誠。

阿鈦!

佛門法相一聲大吼,身上光芒大盛,面前凝聚著一支巨大的光劍,足足幾百米寬。

「破滅之劍!」金山上人一聲大吼。

黃金之箭,帶著毀滅性的速度跟威勢,朝段天山襲來。

虛空寸寸碎裂,這一箭之威,幾乎將蒼穹都穿破。

「佛門無上神通,破滅之劍,好生厲害,我倒要領教一下。」

段天山冷哼一聲,身上滾起滔天的魔氣,在面前凝聚一個巨大的黑色盾牌。

此盾名為神魔盾,是天魔功之中最強大的防守神通,連天罰神雷都能抵抗。

一劍,一盾,照亮了整個天空。

到底是矛鋒利,還是盾堅硬?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炯炯地看著半空,連大氣都不敢透。

(本章完) 光劍衝破層層防禦,射落到神魔盾上,刺了進去。

金山上人鬍鬚眉毛在風中飛揚,光劍光芒大盛,慢慢刺穿神魔盾。

段天看著面前的盾牌,臉色大變,他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厲害,居然能破開自己的神魔盾。

喝!

他大喝一聲,魔元滾滾,拚命地抵抗著光劍進攻。

但是,他小瞧破滅之劍的厲害,作為佛門之中,這在這界最至高無上的神通,豈是他能小視的。

在肉眼所見的速度,光劍漸漸地刺穿神魔盾,慢慢刺向段天山的心臟。

段天山臉色大變,咬牙支撐著,連牙齒都咬出血了。

場下的人,遠遠圍觀著,根本沒有辦法插手。

像這種呈度的PK,沒有達到金丹巔峰境界,連靠近都靠近不了。

「師祖,加油,殺了他。」一名金山寺的弟子喝道。

「殺了他,殺了這個魔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