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車津還是很會揣摩人心,他知道此時此刻,程苒最想要知道的肯定就是段夫人的資料。

程苒接過,翻開來。

卓慕蘭,五十歲,是鄴城赫赫有名賭王的女兒,他們家之前是經營海上生意,這幾年來,生意做的越來越好,段國剛也是靠着卓慕蘭的娘家才有了今天。

程苒看了看上面的介紹,這個女人給了她一個直覺。

不是省油的燈。

車津在一旁補充道:「段國剛,也就是太太親生父親,這幾年在外面也是找了不少女人,不過最後都被卓慕蘭給處理掉了,去年,有個女人差點就要取她而代之,也不知道這個卓慕蘭用了什麼手段,那個女的竟然在一夜之間人間蒸發,段家也在那段時間經歷了很大的動蕩。」

「之後,又恢復了正常,我們懷疑,這個女的可能是被卓慕蘭給藏起來了。」

程苒輕嗤出聲:「藏什麼藏,沒準兒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別小看這些豪門裏的女人,手段不比男人差到哪裏去,那個女人差點都要取代她的地位了,等同於這對於卓慕蘭而言,就是一個隱患,誰會讓一顆定製炸彈一直身處在自己身邊?」

更何況像卓慕蘭這樣的人,更加不會真得允許這樣一個女人威脅到她。

封墨燁看程苒這會兒的情緒倒是慢慢迴轉了過來,甚至看到了她眼底的興緻盎然。

他雙手環胸看着自家老婆:「聽你這意思,是想要去會會?」

程苒眉梢眼角挑着笑意:「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當初把她母親害死的這個女人,自己如果不去會會,又怎麼說的過去。

封墨燁不怕程苒給他捅婁子,就怕她什麼事都強忍着不說,這才是自己最擔心的事。

他越來越期待,程苒又會給他帶來什麼驚喜。

「嗯,把事情先調查清楚,我們再展開行動,這是最好的。」

程苒問車津:「還有呢?」

「還有就是段家的幾個兒子,大的在商業方面很有頭腦,怕是以後也會繼承段家的產業,二兒子在國外的醫學界倒是取得過很大的成績,只是在國內不是很出名,至於小的,富二代,紈絝子弟,每天就只知道流連於酒吧,特別喜歡玩兒車。」

程苒覺得這幾個兄弟還真是有意思。

「如果是在醫學界排的上名號的話,我應該聽過,至於那個喜歡玩兒車的,我看什麼時候得會會。」

車津眼角抽搐,頓時覺得太太的戰鬥力又回來了。

知道的也差不多了,她心裏反而有底。

這時,程苒的手機振動起來,她看了一眼,是瘦猴打來的,瘦猴是曾經她在賽車時候遇上的人,這小子很皮,但是性格很好。

總是跟在她身後苒姐苒姐的叫着,程苒對他,還是很有好印象的。

她滑下接聽鍵:「喂,瘦猴。」

「苒姐,救命呀。」那邊傳出瘦猴的哀嚎聲。

「怎麼了這是。」

程苒對瘦猴還是很友好的,一來是瘦猴年齡不大,才剛剛二十歲,不過這小子倒是還不錯,情義還是有的。

「有個人突然在這邊把我們的地盤給佔了,非要讓我們走,我們這裏沒有一個人能贏過他,苒姐,只有你出馬了,不然的話,我們可能就要換地方了。」

這件事,程苒原本也是不想管,她最近自己的糟心事也很多,但是那個地方當初還是她挑選的,也是她喜歡的。

以前還會經常過去跟他們賽車,只是最近沒有去了。

瘦猴也是知道程苒很喜歡這個地方,這才敢打這個電話,他也一直都清楚程苒不是什麼熱衷幫助別人的人,相反,她還是比較冷漠,不過要對於她自己覺得的事情或者人,她就會出手。

程苒思索了片刻,開口說道。

「你跟他約一下。」

瘦猴驚喜的在電話那頭喊道:「苒姐你答應了。」

「嗯,正好我也很長時間沒有去玩玩了。」

她想要去放鬆一下,順便看看那人的車技到底是有多厲害,她認為瘦猴那邊人的車技雖然算不上頂級,可也不至於所有人都不是對手。

瘦猴一聽到程苒要去,就跟抓到了一個救命稻草似的。

「謝謝苒姐,只要苒姐出馬,我們贏的幾率就很大。」

他是見過程苒車技的,那叫一個驚艷,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女生能把車子開的那麼溜。

「嗯,到時候你直接給我發消息就好。」

「明白。」瘦猴那叫一個樂呵。

掛斷電話,程苒剛準備轉身,就撞上了迎面而來的封墨燁。

「怎麼,我老婆是準備去秀秀車技?」

「額……我朋友那邊好像發生了點事,有人想要跟他們爭地盤,不過那個地方我倒是挺喜歡的。」

這說來說去,就是想去。

封墨燁從來不干涉程苒的生活,不管她想做什麼,自己都不會去反對,如果她不想要自己陪着,那他就叮囑好她安全問題。

如果她想要自己陪着,不管是明天有多重要的工作,他都會推掉。

「嗯,我就一個要求,帶上我。」

程苒詫異:「你也要去?」

「我去欣賞一下我老婆的車技不行嗎?」

封墨燁是想要從外面到裏面滲透進她的圈子,而不是光停留在表面,了解的也只是她的表象而已。

程苒知道封墨燁對車子好像也有點研究,反正他也只是去看看。

「那等瘦猴給我發消息,到時候我們一起去。」

「沒問題,總算是有機會好好欣賞一下我老婆的車技。」

封墨燁一副很崇拜程苒的樣子。

程苒知道封墨燁在調侃她:「你趕緊閉嘴吧。」

瘦猴很快就把消息給程苒發過來了,時間定在明天早上,在煥然山,那裏是賽車的好地方,但是地理位置比較高,彎彎繞繞的,很考驗技術。

程苒看完之後,倒是對那個人越發有興趣了。

看來是有點本事的人,都敢挑在這裏。

封墨燁看程苒眼底的興趣越發濃厚,就知道,能夠調節她情緒的唯一辦法就是要找一些她喜歡做的事情。

清晨,程苒就跟封墨燁一塊兒去了煥然山,程苒開車,封墨燁坐在副駕駛上,七彎八拐,總算是到了。

好在程苒的技術很好,不然這樣開,非得把他給弄吐。

等到了之後,已經圍了很多人了,吵吵嚷嚷的。

「這裏是我們的地盤,你們憑什麼一來就要讓我們讓,你有錢又怎麼樣。」

「就憑我是段佑霖。」

程苒聽到段佑霖幾個字,那清冷的眼神微微一眯,跟封墨燁對視了一眼。

段佑霖不是段家最小的兒子嗎?沒想到,居然是他。

「段佑霖又怎麼樣,你以為有錢就可以隻手遮天嗎?」

小少爺狂的很,說話的態度也是極其囂張。

「有本事你也拿錢出來砸呀。」

「你……」

「你就是段佑霖?」

瘦猴正被這富二代給氣的不輕,程苒突然走上來,直接問他。

段佑霖上下打量了一下程苒,輕佻的摸了摸下巴。

「我是段佑霖,你是誰?」

「你媽媽。」

段佑霖:「……」 輕飄飄的話,卻如雷音震耳!

段譽等偏將,眾多禁軍,以及幾名錦衣衛臉色隨即大變。

什麼意思?

城外樹林有軍隊潛行?

演戲?

童薇姑娘演什麼戲?

她不是陛下的心腹妹妹么?

一雙雙眼睛驚疑不定的看向童薇。

只見她的手顫抖了一下,而後露出一抹殘忍的微笑:「皇帝哥哥,你怎麼看出來的?」

秦雲的臉色逐漸變冷,冷如三尺寒冰!

「第一,真正的童薇,骨子裡的勁是你模仿不來的。」

「第二,剛才死去的黑衣人,一直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你,似乎在質問你為什麼要殺他。」

「第三,你太急於求成了,你可以易容,但改不了眼中的仇恨。」

童薇的神情逐漸變的略微猙獰,非常違和。

「是么,就這麼簡單?」

秦雲冷笑:「當然了,蕭翦的提醒最重要,他告訴朕,東廠還有超級高手。」

「不得不說,你的易容術登峰造極,計劃也是縝密,用一個同伴的死,來換取了朕的信任,可惜功虧一簣。」

童薇臉色變的難看,變的不甘心!!

不像是那個甜美蘿莉。

秦雲緩緩站起來,黑色龍袍迎風飄蕩,直視假的童薇。

「朕很想知道,你究竟是誰,上一個能這麼易容瞞天過海的,已經葬身在了火海。」

「難道東廠還有一個副總督?」

聞言,假的童薇眼神怨毒,被仇恨淹沒,竟是都忘記了秦雲此時的風輕雲淡,太過不正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