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軒轅劍林也不忘照料嬋娟。

在須彌介子空間中失去意識的嬋娟服食了三粒混元丹后似乎有些靈動的跡象了。

控制了紫月的夏洛奇已初步掌控了提純光明火焰靈力的方法。

靈海中的紫月殿堂此刻已變成了光明火焰的聖殿。

白衣黑髮分身非常喜歡這裡,夏洛奇乾脆將暗黑靈海與光明靈海分開。

由光明火焰分身主持這座聖殿。

若是能再度虜獲一輪紫月就更棒了。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紫月神殿主控室內的摩蘇雅心中一凜,似乎感覺到了夏洛奇的心意。

雙眸如電,直接穿過煉魂塔,進入夏洛奇的靈海虛空,摩蘇雅也只有投放一具虛像的功力了。

「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那是我不小心被你撿了便宜。」

「我怎麼覺得你這人不可救藥呢?」

說完三句沒頭沒腦的話,一臉怨懟的摩蘇雅虛像就化為紫煙散去。

根本沒有給夏洛奇應答的機會。

夏洛奇現在心情超級棒,所以對摩蘇雅的無禮只是一笑了之。

好了,該離開這煉魂塔了。

有了紫月器靈在手,夏洛奇輕易離開了這座宏大的寶塔。

夏洛奇想想,既然器靈在手,我何不連這寶塔也給收了?

意念一動,那煉魂塔頓時化為一道流光沒入夏洛奇心口靈海的紫月內。

哦,現在應該是光明元陽。

再一感知,這飄渺無極的紫月神殿內到處都是時空疊加,格局錯綜複雜。

現在自己所處的暗黑鎖靈靈域就是其中一處比較深奧的時空。

夏洛奇不著急挪移出這片領域,因為他看到了更加讓他心動的東西~平兒!

在暗黑鎖靈靈域布滿紫月能量的永夜與星空中,有一座祭壇正在悄然進行暗黑祭祀煉靈程序。

那座祭壇的方位十分遙遠,似乎是介於人世與冥間以及地獄的連接處。

祭壇外觀十分宏大,外在場景赫然是陡峭的山崖,紅色的山崖,鐵一般堅硬的山崖。

周圍還有冒著氣泡的硫磺熱泉,泉水旁生長著顏色繽紛古怪的花朵。

搶來的老公 這些花朵,夏洛奇似乎在九幽府界見過,冥界好像也有,地獄邊緣也偶爾會零星生長。

彼岸花!

在接上猿猴分身與大鵬鳥后,夏洛奇開著紫月神殿內的黑科技飛船來了一次量子光速超遠距離航行。

夏洛奇感覺在量子速度下,外面的世界已無所謂實在了,全是一種心跳與偶然的念頭,全是各種意想不到的可能。

殘情虐愛:拒上總裁牀 夏洛奇終於知道這紫月神殿內的暗黑能量品階如此高的原因了。

那就是虛實間轉換的能量,這種能量是各種宇宙初始才會產生的能量。

以量子速度存在的宇宙自然遵循古老而混沌的能量法則。

越到後來,實在越確定,能量損耗太多了,失去了變化的可能性。

這是夏洛奇第一次在如此速度下感悟宇宙法則,果然,摩蘇雅的驕傲不是沒有道理的。

自己的光明與火焰是可能性之後的高階能量,這暗黑能量的本質竟然是量子的可能與確定之間的震蕩力!

夏洛奇再次看見那彼岸花,看見彼岸花中luo身顯現的平兒時,夏洛奇想到的竟然是一種深刻的厭倦! 「彼岸花,傷年華。人世有涯,人世無涯,無非是生生死死愛來愛去你我她!」

夏洛奇的心境忽然與那滿山遍野的彼岸花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呼應。

一會兒是白色的花兒飄落於視覺中質感強烈的星辰光粒里,一會兒是紅色的花兒飄落。

夏洛奇心中這悲傷無奈的曲調時遠時近的哼唱著。

似乎是平兒的歌聲,這麼長時間來,平兒跟著自己無怨無悔,九幽王還以為她已經香消玉殞了。

沒想到竟然在摩蘇雅的紫月神殿里秘密修鍊暗黑靈力。

難怪自己與九幽王上天入地的也找不到平兒的任何痕迹。

這紫月神殿的神秘實在讓人震驚。

對岸聳立的紫色山峰頂上,一座巨大的梯形祭壇巍峨出雲。

血紅的彼岸花婷婷而立,時隱時現。

平兒亦隨著呼吸聲不時顯露形體。

那是夏洛奇非常熟悉的軀體。

當初為了救平兒,也為了救自己,兩人每晚都會激情四射。

回想起這份恩情,夏洛奇不禁怦然心動。

很奇怪,在夏洛奇心生厭倦的時候,那彼岸花就是血紅色的。

此時回想當年耳鬢廝磨,心生感動時,那彼岸花竟然變成了白色的的了。

在夏洛奇心裡仔細辨別花色變化時,這花又成了黃色的了。

夏洛奇心裡一動,隨即展翅飛上高台,猿猴與大鵬鳥兩人在飛船內四下搗鼓,正玩得不亦樂乎。

夏洛奇伸手撫摸平兒的臉龐,,不是虛像。

這說明夏洛奇在她心中的地位非常的重要。

《芳草萋萋》的確是一本修鍊暗黑靈力的寶笈。

能清楚判斷出這種祭祀修靈人的內心。

夏洛奇在平兒再次顯現形體的時候,雙手一把把她給抱了起來。

滿天的彼岸花紛紛揚揚的灑落,山頂斜峰旁的夕陽映照著這滿天的花雨。

夏洛奇體內的小佛像突然露出璀璨的金光。

「真如之路!」

飛船內大鵬鳥抬眼看著靈鷲峰頂梯形祭台上空顯現的異像,忍不住說。

「怎麼?」

「主人的真如之路怎會有三條?」

「太逆天了吧?」

「不一定是好事。」大鵬鳥見多識廣的說道。

「借彼岸花香之引,我欲度一切眾生,可行否?」

祭台上的夏洛奇頭頂一輪大日光輪將四周紫色的暗**退了有百里。

懷抱中的平兒在夏洛奇洋溢的佛光中醒轉,曼妙的眼眸對著夕陽餘暉,看著滿天的彼岸花雨,平兒哭了。

雙手摟住夏洛奇的脖子,xing感赤luo的軀體像一道佛光中的瀑布掛在夏洛奇的胸前。

「夏大哥,你聽到我日日夜夜的呼喚了,對吧!」

平兒動情的柔聲說道。

「是啊,我聽見了。」

血紅色的真如之路上平兒離開自己后的每一天都清清楚楚的顯現出來了。

三天真如之路連接不同的三種可能性。

可每一種可能性的時空中平兒的呼喊是一樣的。

愛之深,哪怕有千萬種不同的時空變化與選擇,核心的東西是不會變化的。

所謂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正是有這個核心在才有不同的各種糾纏因緣。

彼岸花是接引之花,去往天堂,還是去往地獄,還是繼續在不同的凡人世界繼續歷劫,就看你內在的核心品階如何。

夏洛奇憑藉彼岸花與佛光映照出平兒的內在核心,這讓他不禁大為感動。

平兒的意思是無論在哪裡,無論去何方,我只愛你,夏洛奇。

夏洛奇收回了佛光,三色彼岸花亦逐漸消散。

此時的平兒真切的抱在自己的懷裡,夏洛奇覺得該離開這紫月神殿空間了。

正當夏洛奇欲展翅飛離時,祭台頂端的星光忽然光芒急劇閃爍。

緊接著,祭台塌陷,往下是無盡的虛空。

四周的山峰全部卷了進來。

彼岸花紛紛變成一段段記憶碎片,裡面全部是夏洛奇與平兒的過往。

這些彼岸花在虛空塌陷中燃燒,一張一張,跟老照片一樣燃燒的卷了起來。

每燒完一張,夏洛奇就失去一段平兒的記憶。

平兒亦如是。

披著夏洛奇取出的白衣袍,平兒的眼神也逐漸變得陌生而冷漠了。

遺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自己最愛的人變成了一個陌生人。

換了誰都會受不了。

可夏洛奇無法阻止那些彼岸花的燃燒,在這祭台虛空塌陷的過程中,夏洛奇無法調動任何能力。

眼睜睜的看著懷中的女人變成一個陌生人。

不認得她了,她也不認得自己。

雖然抱在懷裡,感覺卻越來越彆扭。

要知道平兒一開始就是戰神境初階巔峰的實力,後來越來將元力都轉給了夏洛奇,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平兒的實力早修鍊回來了。

經過古蘭朵奶奶的調理,治好了她體內的怪病。

對於夏洛奇,自己的男人,不再像以前那樣離不開了。

之所以還一直在一起,那真是因為開心與愛。

否則平兒早就回到自己父親九幽王身邊了。

九幽王也曾私下問過平兒,願意跟著夏洛奇,還是回去陪他。

平兒想都沒想就選擇了夏洛奇。

九幽王當時還頗為傷感,覺得自己疼了十幾年的女兒一下子就要永遠離開自己了,一陣唏噓。

為這事還專門找莫邪開視頻聊天解憂。

現在平兒很快就要永遠失去夏洛奇了。

真正的失去!

被刪除記憶!

眼看著夏洛奇與平兒的記憶之花一片一片的燃燒。

夏洛奇當然憤怒與氣憤。

平兒倒像有點好奇與狐疑。

夏洛奇在這塌陷的虛空上方再次看見了一幅自己與摩蘇雅兩人大戰揮舞戴森球巨人的末世畫面。

緊接著,摩蘇雅那張略帶玩味的藏有一絲嘲笑的臉龐映現在流火飛花的虛空中。

忽然摩蘇雅的臉龐似乎有了一絲不同,紫色的頭髮鑲了金邊。

那一絲嘲笑不見了,取代嘲笑的是深情與愛憐。

「黛麗絲!」

夏洛奇忍不住驚呼道。

隨後畫面消失,天空中最後一片彼岸花從天而降。

明顯這瓣彼岸花是從黛麗絲手中飄落的。

夏洛奇看著它緩緩如羽毛般落到自己眼前,裡面的畫面正是自己與平兒激情歡愛的記憶。

但這瓣彼岸花沒有燃燒。

夏洛奇緊張的跟什麼是的,輕輕的將這瓣花朵收進自己的儲物手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