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轉眼便是三個月,古靜萱與王璐瑤相繼生子,一兒一女。

秦楓得到傳信,提前出關,古靜萱之子取名為春庚,王璐瑤之女取名為春玥,二人天賦都不俗。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秦楓盡心儘力陪伴著自己的一眾妻兒,無微不至地照顧著他們。

一晃又是三個多月,見古靜萱二女與一雙兒女健康無事,秦楓準備動用時空畫卷,此事已拖延許多。

春雨已經半歲多,成長得極快,已經不需要洛筱予的照顧,有其他人代為照料即可,而洛筱予也已經恢復過來,可以正常修鍊。

她乃水神王涅槃轉世,其天賦不俗,有望重新成就水神王。

時空畫卷可容納百人,秦楓自然需要挑選一批天賦突出者,而洛筱予正是其中之一。

秦楓讓人通知幾個盟友勢力,告知時空畫卷之事,給予各勢力幾個名額,一同使用時空畫卷,時間定於半個月後。

而他也召集一眾太極門高層,商議太極門的人選,能入選的皆是天賦出眾之輩,而且至少為中級靈仙。

一眾嬌妻之中,洛筱予、冥雎、窮雅三女入選,天賦毋庸置疑。

而子女之中,春旻、春玲兒、春無極、春仙瓏、窮清皆在其中。

其他的如明煌、明聖、斷眸、貝星藍、楊興、紫奕、春金麟等等,皆有入選。

其他門人更是不少,個個天賦不凡,而一眾高級靈聖皆在其中,希冀著可以早日出現靈神。

同時,秦楓又傳信給還在天道院修鍊的段天仇、龔德、谷中仙、貝龍符、宋志遠、慕雲寒、邱漓七人,讓他們暫時離開天道院,前來修鍊。

其中慕雲寒由神宮惜夢出面,已然放下昔日之仇,願意加入太極門。

而邱漓實為秋族之人,可加入太初宗,重現於世的秋靈體更是令秋族倍感興奮,視若珍寶。

她曾與春玲兒在靈界的龍鳳榜上排名相連,年紀也相當,又是邱霜的族人,秦楓對其還算欣賞,願意給她一個名額,用以培養天賦不錯的後輩。

畢竟神族的未來需要年輕一輩的崛起,需要更多的強者。

轉眼便到了約定的時間,除了時空洞,其他幾個同盟勢力皆派了人前來。

時空洞本就以時空之力為主,不乏類似的寶物或洞天福地,而且時空畫卷之前便歸他們所有,故而沒有佔用此次名額。

太初宗的夏煜、春芙蕾、枯逢春,混沌宗的玉堒與倪沌,金鱗山的荀理與追風劍聖,海妖門的海皇天聖與海涅,風雲宗的彩雲聖女,洛家的洛銀霄等等,共計16人。

。 「可可,你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善解人意呢!」說着,王湘玲看向喬思語時,語氣瞬間就冷了下來,「不比不知道,一比還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喬思語緊皺着眉看了看王湘玲,隨後將目光放在了楚可可身上,看到她朝自己笑時,突然覺得她的笑容都帶着一股陰森森的感覺。

「小語,我們回房……」

被靳子塵拉到房間后,喬思語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子塵,你真的信了媽和楚可可的話,認為是我『不小心』把小皮蛋摔在地上了?」

靳子塵一下午被王湘玲和楚可可兩個女人吵的有點煩,再加上工作上的事情,腦子都亂鬨哄的,「小語,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別再提了好嗎?我真的很累……」

被冤枉的感覺很委屈,尤其是連靳子塵都不相信她的時候,喬思語更覺得心裏難受的緊,不行,這個黑鍋她不能背,否則就真的如了楚可可的意了,想着,喬思語急切地解釋道:「子塵,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確定了楚可可抱住小皮蛋才松的手,是楚可可故意鬆手陷害我的……」

靳子塵原本只想安安靜靜地和喬思語待一會兒,可聽到她沒完沒了的解釋時,這幾天壓抑的怒氣一下子就涌了上來,說話的語氣也很沖,「楚可可就算再壞也是小皮蛋的親生母親,她怎麼可能狠得下心傷害小皮蛋!?」

喬思語一怔,突然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而靳子塵看到喬思語慘白的臉色時,才後知後覺察覺到不對勁,伸手立刻抱住了喬思語,「對不起,老婆,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這件事有可能是個意外,既然已經過去了,何必再斤斤計較鬧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意外!?

呵!他還是不相信她啊!

她輸了,輸的很徹底,靳家所有的人包括靳子塵都不相信她,現在在他們眼中,楚可可是個善解人意的存在,而她卻變成了斤斤計較的小人。

她沒有證據,再解釋下去又有什麼意思呢?!

委屈的眼淚想奪眶而出,喬思語抬了抬頭才將眼淚硬生生逼了回去,「好,早點休息吧!」

其實,人生就是這樣,如果這一刻,靳子塵選擇相信喬思語,他和喬思語之間也不會漸行漸遠……

錯過只是一瞬間事情,等到你發現自己錯了,想追悔莫及的時候,其實已經晚了……

……

喬思語失眠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靳子塵還在睡的時候,她就已經起來了,雖然心裏很難受,可她沒有忘記自己的工作,威爾夫婦早上十點到達景騰市,她要去接機。

儘管喬思語起的很輕,但靳子塵還是醒了過來,迷迷糊糊間,他伸手一拉,又將喬思語拉到了懷裏,「今天是周末,怎麼起這麼早?」

因為昨晚的事情,喬思語心裏還有些芥蒂,便淡淡地回答,「我今天加班。」

一聽到周末加班,靳子塵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臉色不善得看着喬思語,語氣不太好,「你要去見厲默川!?」

。 並且能看的出來,這女生用的勁很大。

片刻的功夫,原本倩麗的臉蛋就漲的通紅髮紫,喉嚨里更是發出了「嗬嗬」的聲音,滿臉痛苦掙扎的神色,像是喘不過氣來。

「救命……救救我……!」

眼前的這一幕,直接驚呆了房間里的其他人。

「玉婷,你在做什麼!」

「瘋了,你瘋了嗎?你要活活卡死自己嗎?」

「別廢話了,快點來幫忙啊!」

四五個女生手忙腳亂的沖了過去,齊齊拉住了門把手,試圖把房間的門重新打開,好讓那個脖子被卡住的女生將腦袋拉出來。

可詭異的是,門后的力氣卻大的驚人,任憑幾個女生傾盡全力,房間門卻絲毫沒有動靜,彷彿門後有着難以言述的東西在意圖將門關上。

眼看着那腦袋被卡住的女生一臉痛苦,嘴裏開始往外嘔吐著鮮血,其中一個女生不知道是因為驚恐還是因為別的什麼,下意識的愣了一下,也就這麼片刻的功夫,卻成為了壓死女生的最後一根稻草。

砰的一聲。

房間里的門被關上了,一顆腦袋掉落在房間里,臉上依舊是痛苦扭曲的神色,眼中滿是茫然、不可置信,彷彿未曾想到自己竟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而這種死法正是其前幾天在玩那個預知死亡的拍照軟件時所拍出來的照片中的死亡方式。

「啊啊啊啊啊啊!!!」

這時候房間里才傳出了陣陣絕望而又驚恐的尖叫。

恐怖依舊在持續!

凡是玩過那個軟件的人,一個都無法倖免,這是厲鬼的詛咒!

而另一邊,被蘇遠拉着離開寢室之後,蘇淺只覺得眼前一黑,似有一片黑暗襲來,等眼前再度恢復明亮的時候,自己竟然出現在了一處公園裏。

這個時候公園裏空無一人,只有路燈亮着和他們三個人。

這種詭異的變換位置,令蘇淺不由得為之震撼!

這是怎麼回事?

蘇遠是怎麼辦到的?

剛才明明不是還在宿舍樓里嗎?

「蘇遠,你是怎麼做到的?」

她的語氣中有着難以置信的神色,「這是超能力嗎?你會瞬移?」

蘇遠沒有吭聲,而是愣愣的看着她,下一個瞬間,他的雙眼發生了變化,眼睛的瞳孔漸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雙純白而又瘮人的鬼眼。

這???

被這雙眼睛盯着,剎那間蘇淺只覺得一陣毛骨悚然,渾身上下瞬間起了雞皮疙瘩,在這一刻,她感覺有種莫名的陰冷侵蝕了自己的身體,彷彿由里到外、從頭到尾都被一雙充滿怨毒的眼睛看透了。

這種感覺很可怕,就像是遭遇了天敵一樣,讓人有種本能的畏懼。

莫名的,蘇淺的腦子裏就出現了一個字:

鬼~~!

但好在這種狀況只持續了片刻,蘇遠很快就停止了鬼眼的使用,鬼眼似乎同樣有着預知未來的能力,只是這不知是屬於詛咒還是真正的預知未來。

因為在鬼眼所看到了的未來里,無一例外人們都是死去的。

方才他看了一下,蘇淺的死因是被淹死的,似乎是失足落水,就淹死在了公園的附近。

而那個叫杏子的女人則是上吊而死,同樣也是死在公園裏,被掛在了一顆樹上。

略微沉思了片刻,蘇遠對着蘇淺說道:「大體情況我也略有耳聞,很早之前總部已經有過記錄,類似的檔案我看過了,只是一直沒人去處理,你也玩過了那個靈異app是吧,據說使用了那個app過後,人們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遭遇意外而死去,告訴我,你在那個app里的死亡方式是什麼?」

雖然對蘇遠方才的表現感受到陌生和害怕,但蘇淺還是暫且壓下了心中的恐懼道:「是車禍,照片里我遭遇了車禍,傷勢太重,當場死了。」

死法對不上了……

蘇遠不由得默然,他用鬼眼看到的蘇淺是失足掉進了水裏被淹死的,而那個靈異app卻是顯示她發生了車禍。

假如兩者同樣都是詛咒,那個兩個詛咒哪一個會生效?或者說兩者同時發作的話,哪一個會更強一點?會不會導致詛咒共同抵消呢?

這一刻,蘇遠心中生出了好奇的念頭,但他是不會拿親人做實驗的,畢竟身邊還有一個很好的實驗對象。

甚至連敢用鬼眼去看蘇淺也是因為心中有了萬全的準備。

拿出了鬼玉之後,蘇遠遞了過去。

「拿着,帶在身上,這幾天要隨身不離。」

鬼玉可以用於吸附詛咒,但僅僅是鬼玉,蘇遠還是覺得有些不穩妥,為了以防萬一,他又拿出了替死符,和替死娃娃。

兩者同樣都能夠抵禦一次厲鬼的襲擊,這樣的保護下,想來用於護全蘇淺應該已經足夠了。

接過那塊漆黑如墨的鬼玉,觸手是一陣莫名的冰冷,可詭異的是,拿到了鬼玉之後,蘇淺心底竟然莫名的感覺心安了不少。

「接下來是你了。」

蘇遠看着那個可愛的女生一臉緊張的朝着自己露出一個討好的神色,漠然道:「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屬於什麼組織,抱有什麼目的,給你十分鐘時間去聯繫,十分鐘內,我要看到十個億打到我的賬戶上,這件事就此揭過,否則別怪我翻臉了。」

這個女人並不是馭鬼者,僅僅只是個普通人而已,蘇遠一眼就看出來了,故而刁難她也沒什麼意思,反正她也活不了多長時間,對一個將死之人,蘇遠向來比較大度。

早川杏子臉上討好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她是除靈社按照蘇遠尚未成為馭鬼者之時的喜好挑選出來的。

身材美貌機智樣樣不缺,長相甜美,已經妥妥的成為了校花一樣的人物,走到哪裏都是非常受學生歡迎的轉校生,可沒想到真正找到了蘇遠卻是這種情況。

臉上的神色微微一僵,早川杏子立刻開口道「蘇先生對我存在戒備是正常的,畢竟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其實小女子也是總部的一位接線員呢,只不過不是亞洲這邊的,今天貿然和蘇先生接觸其實也是因為蘇淺女士最近的遭遇,不得不冒昧的打擾您。」

「其他地區的馭鬼者總部?」

7017k 潛入惡魔族近十天,菲戈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目標別西卜,當然,他現在目標已不止是別西卜。

別西卜的容貌絲毫未改,跟在赫拉姆身後,面對萬千惡魔族的問候,表情淡漠,悄然之間,眼神微微向菲戈的方向投來了一瞬。

不是在看菲戈。

而是在看亞娜。

亞娜身爲第五魔子,就站在蒂奇身邊,低垂着頭問候三大始祖,似乎沒有感受到別西卜的視線。

父女倆,鬧得像是情侶之間鬧矛盾一樣。菲戈眼神一觸即收。

很快,三大惡魔族始祖如檢閱兵馬一般,走到了中心屬於他們的座椅前,別西卜與阿徹莉絲落座,而正中心,赫拉姆則站定腳步。

“族人們,我們反攻天龍人的時候,到來了!”

響亮沉穩的女聲迴響在惡魔族族人之間,在短暫的死寂之後,一陣陣歡呼讓大地都在震動!

“赫拉姆始祖大人!”

“早就迫不及待了!”

“賊哈哈哈……”

菲戈低調站在蒂奇身後,表情有些淡淡的喜悅,卻不開口,完美地演繹出情緒內斂的惡魔族形象。

對於抓了無數犯人的他來說,總有些時候收益選無可選。

表演:30896

4級,演技頂端者!

前幾天他得赫拉姆召見,也沒有露出絲毫異樣,除非惡魔族不講理地強行用讀心類能力對待他這同族,否則他是沒有破綻的。

赫拉姆靜靜等候了一分鐘。

等待這些壓抑已久的族人們發泄情緒,後自發安靜下來。

然後她才又道:“3152年前,天龍人在天龍星建國!”

“3103年前,第一位惡魔族始祖被天龍人創造出來,從此開啓了我們惡魔族的苦難歷史!

3100年來,無數同族如同豬玀遭受宰殺,化作惡魔果實,成爲天龍人的力量,幫助他們統御星空!

直到千年前,飽受天龍人欺壓的衆族發動惡魔族解放計劃,我們才終於見到了一絲曙光,但之後,卻是更加長久的黑暗。

那些解放我們的異族,看到天龍人與我們爭鬥不休,看到自身脫離了天龍人的掌控,便懼怕犧牲不再參戰,成立星空報等組織,旁觀我們與天龍人的爭鬥。千年來,數以十億計的族人犧牲在戰爭中!”

興奮,逐漸轉變成憤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