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逆天沼澤,也將會因為你們的死亡,而變得充滿生機!

絕對不會是因為你們的死亡!而充滿死氣!

「小雪,盡量以最快的速度,前去逆天沼澤!你在前面開路,我來斷後!」蕭焱望了望那同時拔出長刀的十人,突然大喝道,孤芳雪也明知,只要自己的主人一旦下了命令,自己就算是想要提出疑問,也絕對不可能!

主人絕對不會讓自己斷後!

更何況,主人他也並不知道,逆天沼澤的旅途。

所以,這個引路人,也唯有自己最合適!

既然自己是哪個引路人,那好,本人就把你們統統引入絕路!

有去無回的絕路。

都讓你們常常,被死亡璀璨的感覺!

唰!

一道人影瞬間從那十人的包圍當中,竄出,在竄出的同時,她的人就已經飛掠到了另外一顆大樹上面,然後,她不等聽著,便是直接朝著前方掠去。 而每當孤芳雪飛掠到距離自己很遠的一段距離時,蕭焱便會從這十人的包圍下,亡命一般的突圍。

而每當他飛掠出去的時候,卻並沒有看見月神殺!

甚至,沒有月神殺的氣息!

但是,他絕對不會懷疑月神殺是死了的!

他只相信,要麼是月神殺殺了那少年,要麼就是月神殺沒有殺死那少年。

而蕭焱想要從這十人當中突圍,也並非容易,他甚至每突圍一次,就會被那無情的長刀給逼退回來,有時,刀甚至就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面,而他,還是沒有還手!

因為他不願意還手,他更不願意做那些無用的東西!

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旦還手,勢必要有一個人倒下!

而自己,此刻卻絕對不能夠讓任何一個人倒下!

他若是讓別人倒下了,他就得倒下!

他縱然不倒下,而出去了禁地之後,也非要倒下不可。

他就算出了禁地依舊不倒下,也一定要受到學院的重罰!

甚至,他也再不會是迦南學院的新生!

這乃是迦南學院的規定,無論什麼情況,你絕對不可以在學院殺人,你在學院之外殺人,但是,也最好不要被學院知道,因為知道了,就9的如同你在學院裡面殺人一樣,那樣的懲罰,乃是完全一樣的。

所以,蕭焱此刻就算是遇到再危險的狀態,只要不是危機自己的生命,他就絕對不會出劍!

更不會使用出自己的底牌!

他此刻最關心的莫過於自己能否從眼前這十人面前突圍。

眼前這十人,無論怎麼看去,都彷彿非常的有默契,他們就彷彿是心靈相通,無論是那一個出手,都絕對不慢上對方一拍,無論是誰后出手,都彷彿在無形當中,彌補了前面那少年出手的破綻!

而每當蕭焱抓住了前面那少年的破綻時,卻往往會被後面那少年突然出手的一擊給打的措手不及,那種狀態,蕭焱也是感覺非常的不自在,本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了突破口,誰料,後面那一招刀法,卻比之前那一招,更加的凌厲!

那樣的刀法,若非是蕭焱擁有奇快無比的速度,說不定還真的會被擊中!

畢竟,他們十人的出手,招招都是致命的!

而他們或許並不知道,此地就是迦南學院的禁地!

只當因為,這裡正是魔獸山脈!

他們正因為不知道,是以,他們的每一個人,出手都絕不落在別人之後,他們每一個人出手的速度,都是爭先恐後,但是,就是因為他們的爭先恐後,才讓的他們的攻擊變得完美無缺,毫無破綻。

可他們的出手雖然奇快無比,但是,卻絕對不是那種毫無章法的攻擊,那樣的攻擊,那樣的完美配合,若是沒有一定的訓練基礎,是萬萬做不到的。

但這其中,最需要的還是他們十人之間的默契!

他們0十人只要一個不死,危險就多了一衝!

而他們十人當中,只要有一人瞬間斃命,而他們總體的威力,必然也會大打折扣。

可是,蕭焱此刻卻並不想讓他們的其中一人死去!

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只要自己出了禁地的範疇,或許還可以,而此刻,絕對不可以的。

在這十人的包圍之下,蕭焱的動作也是大大折扣,若是除了禁地裡面,他有許多辦法,可以讓眼前這十人瞬間死亡!

而玄陰煞雷,便是其中一個!

還有,日月神燈!

「兄弟們上,這小子就會仗著速度與我們繞,我們前後左右夾擊,就不信他會躲過我們的追風刀!」突聽一名少年,冷冷笑道,望著蕭焱斗帝表情,充滿了戲謔之意,那叫,要多戲謔有多戲謔。

就如同看道一個將要死亡據人一般。

而蕭焱在他們的圍攻之下,只會像老鼠一般,躲來躲去,並且還不敢出手反擊,看來他們的老大,說的並非完全!

聽到那少年的話,不少人也是點了點頭,非常同一這名少年的做法,畢竟,他說的都是一些事實,而事實也排在眼前,自己等人都是親眼目睹,沒有什麼可以爭論的。

唰的一聲巨響。

只見得,十把長刀,瞬間朝著蕭焱的全身上下,劈斬而去,看那種架勢,就算是速度再快的人,也絕難從他們幾人的天衣無縫攻擊之下,逃竄出來。

面對這樣的攻擊,蕭焱的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畢竟自己最大的依靠,就是自己的速度!

倘若自己的速度受到限制,自己就算是使用反攻之力,也必然會受到傷害!

畢竟,眼前這幾人,無論是修為,亦或是實力,都與自己差不多,而已自己想要從眼前這十人的攻擊之下,逃過去,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而自己也更不可能從他們十人的攻擊之下,抗禦過來。

自己現在,正是處於前所未有的危機當中。

自己稍有不慎,便會死亡!

但就在這種最緊要的關頭,蕭焱突然聽到了一聲長嘯,這一聲長嘯,並非是慘叫,而是,充滿了殺機!

聽到這一聲長嘯之後,蕭焱整個人都已經變得精神抖擻了,因為這一聲長嘯,正是來自自己人!

月神殺此刻已經來了!

他來的時候,不但是一個人來的,並且,他的掌中,還提著一個人的頭!

一個血淋淋的人頭!

艷紅的血,已經沾染了他的手!

他的手,已不再蒼白!

那是一種充滿了生機的手!


血紅的手,看起來,是那樣的奪目!

月神殺畢竟還是成功了,月神殺的成功,也並沒有出乎蕭焱的意料。

只不過,他並沒有想到,月神殺竟然能夠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就擊弊了這十人當中的老大!

這怎麼可能!


蕭焱此刻最驚詫的莫過於,眼前這是十人,看到了月神殺掌中的人頭時,竟然無絲毫的表情!

這也太出乎了常理吧!t

他們的老大掛了,他們竟然還能夠這般雲淡風輕?

就算是鐵石心腸之人,也未必能夠做到這麼的冷酷!

蕭焱越看,就越是感覺眼前這十人,有著說不出的邪惡。

他們,彷彿已並不能用人來形容!

他們舉動,純粹超出了常人之外!

卧槽!他們該對自己下殺手的時候也絕對沒有因為他們的老大突然死去而有所緩慢。

就彷彿月神殺掌中那人頭,並不是他們的老大一樣!

「給你們!拿去!」月神殺一聲長嘯之後,掌中突然發力,只見得,那血淋淋的人頭,便是如同炮彈一般,在半空中旋轉一周,那人頭上面的的血跡,也是在此刻突然飄灑一地,那十人,沒一人都已經被人頭上面的血跡,給飄灑一身。

但是,他們依舊沒有絲毫的動作!

彷彿飄灑在他們身上的並不是血,還是可以激發他們潛力的雨水!

他們一點兒也不在乎這些血!

蕭焱此刻就算是躲閃的再快,也免不了要被血液濺在身上,那種感覺,簡直太噁心了一點。

他殺的人,從來也沒有這麼噁心過。

他只知道,若想讓一個人死的痛苦一點,也絕對不是這麼做的,而是想要用用恐怖的手段去殺死他!

而不是,在他死了之後,我改殘忍的手段去虐待他!

死了的人,你就算是用盡天下最殘酷的手段去整他,他照樣沒有感覺。

可是,活人就不相同了!

活著的人,就要讓他生不如死。

而已經死了的人,就莫要管他!


蕭焱也知道,月神殺這麼做,就是想要眼前這十人的動作,有所減緩,而到時候,自己就可以在他們大意之時,然後突破,雖然他也沒有想到這十人竟然這麼冷酷無情,對於他們老大的死,也根本就不在乎了。

這種的手段,這樣恩冷酷,蕭焱已經有了無比強大的殺機!

他們幾人,若是能夠死在自己掌中,那還好些,但若是他們幾人不死,必然就是自己最強大的對手!

朋友多一個無妨,可若是敵人多上一個,那就起來錯!

畢竟,敵人越是多,對於自己就越是不利。


月神殺剛剛拋出的人頭,在此刻徑直朝著這十人的其中一個狠狠落下,月神殺此刻已經值班,自己這一招已經毫無意義,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斃。

唰的一聲!

月神殺單腿對著地面一它,旋即人如同炮彈一般,朝著那人頭落下的地方,狠狠的刺去一劍,他要殺人!

他要殺了一人!

可是,就在他出劍的同時,有一個人也在瞬間就出了他的刀!

但見寒光一閃,那血淋淋的人頭,便是直接分為兩半,如同切水果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