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人一龍沒有耽擱,隨即便朝着密林深處而去。

樹影綽綽,蟲鳴不絕。

李長生隨着龍蛇,走了約摸半小時的路程,來到了一片山壁之處,只看見龍蛇目光之中,似是閃着火焰一般的光芒,看向了那處山壁。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鬼蠱婆婆就在裏頭?”

龍蛇點了點頭。

李長生說道:“好……若有其他山鬼精怪,交給你來解決……鬼蠱婆婆,交給我。”

話音落下,整個人向前邁出幾步,腳踏七星八卦步伐,雙手同時結印,打出一個淡淡金黃色的法印,沒入了山壁之中。

山壁發出了“轟隆隆”的巨響,瞬間打開,整座荒嶺,都震動起來。

李長生和龍蛇沒有猶豫,直接便進入了山壁之中。

裏頭,火光閃爍,倒是聚集了不少山鬼精怪,只看見賈爺的身影,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片空地之上。

見李長生和龍蛇進來,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

賈爺的臉上,臉色也微微一變,目光凌厲,朝着李長生看去:“你怎麼找到這裏的?”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還得多虧了你帶我認識龍蛇兄……要不然……怕是一時想要尋你,還不太容易。”

賈爺聽完,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倒是精明……這也能讓你發現我的破綻。”

李長生搖了搖頭,說道:“只怪你太過自負……誤以爲一切皆是在你的算計之中……只是不知道,此時此刻,我是該叫你一聲賈爺,還是鬼蠱婆婆?”

賈爺聽完,露出了猙獰的面容。

此時此刻的他,哪裏還像是一個生活在大山之中的普通中年男子,一股騰騰妖邪的氣息,像是從他的身上發出,威勢無比:“李長生……說歸說,你不也被我騙了好些日子?怕是你原先想都沒有想到,我的真實身份吧?”

李長生說道:“不錯,你若是沒有強行去偷七色花,怕是我也猜不出你的身份,又或者……假若不是你帶我去找龍蛇,我也一樣不會懷疑到你。”

“爲什麼?”賈爺咬牙切齒地說道。

這新仇舊恨,疊加在一起,可算得上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了。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我當你的面,殺了陰師,想來你不會好受……憤怒之下,卻又不得不隱藏自己,假若你多拖延個幾天的時間,村民們得不到救治,慘死而去,那你的計劃,也算是完成了一半,只是你太想對付我,自己卻又不敢出手……於是帶我去找龍蛇,想要藉助龍蛇修煉幾千年的道行,將我殺死,可惜,可惜……”

賈爺冷冷一笑,說道:“你是想說,可惜我非但沒有成功,還給你找了一個幫手?”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你知曉我和龍蛇比鬥,倘若我能獲勝,可得一片七色花瓣回去救治村民,於是你趁我們比試之時,將七色花偷去,那麼即便是我勝了,龍蛇也會誤以爲我是騙子,將七色花被偷之事遷怒與我,同我拼個生死,但你太小看了龍蛇這樣的蠻荒靈獸,也太小看了我。”

賈爺眉目一挑,說道:“你難道不會認爲,我偷走七色花,其實是爲了村民?而我之所以消失,也許有可能是在回村子的路途之上,被山鬼精怪擄走了。”

李長生聽完,“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倘若帶我來尋龍蛇的人不是你,我興許會這麼認爲,可偏偏是你,這不太過巧合了嗎?加上之前你在靈堂前突如其來的事情,還有你身上所戴的那顆滾珠子,如此多的巧合拼湊到了一起,就不是巧合了。”

“好,好……”賈爺雙目一眯,咬牙說着:“也罷……也罷……我倆這百年的仇恨,看來要在今夜做個了斷,你即便尋上門來了,我也不懼怕於你……李長生……莫要真以爲你能斬我。”

話音落下,只看見賈爺揚手一揮。

“呼啦”一聲,只看見一團黑風席捲而起,像是一下子衝上了天際一般。

遙遠處的山林之中,發出了驚天地的鬼嚎聲,無數淒厲的聲音,像是響徹了整個荒嶺。

黑暗之中,只看見魅影不斷從遠方朝着山壁這邊掠了過來。

仿似從地獄深淵之中,無數隱藏着的魔鬼,猙獰咆哮着,不斷從深邃的黑暗之中爬出。

李長生淡淡看了一眼,冷冷一笑,說道:“看來你們這些山鬼精怪,可是要傾巢出動,與我拼個你死我活了?”

賈爺冷“哼”一聲,面目之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傲然的神色,看着李長生,說道:“李長生……你即便通曉道門無上術法,也是無用,這漫山遍野的山鬼精怪,都聽我的號令,成千上萬,豈非你所能抵擋?我前世被你所斬……皆因我太過自負,而我今世修行,雖僅僅只有兩百年的時長,卻是一身修爲更勝從前,你今日膽敢找來……我就送你下地獄見閻王。”

賈爺說完,猛然一跺腳。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只看見四方的山林之中,像是從大地之上,冒出一座座高大宏偉的大山。

一股騰騰的威勢,氤氳在天際之上。

荒嶺雖是一片片大山連綿不絕,浩浩蕩蕩數千裏,但這一次,仿若都被黑雲所籠罩住了一樣。

“殺……”

賈爺怒吼一聲,瞳孔之中,血絲充盈。

似是聽到他的號令,一瞬之間,只看見黑暗之中,涌現數十隻山鬼精怪,發出了刺耳的聲音,朝着李長生和龍蛇撲了過來。

漫天妖氣凜冽,如冬季裏的狂風一般刺骨。

“叮”的一聲。

銀白色的短劍揮舞而出,只看見滾滾的劍氣震天而起,發出一道浩然正氣。

那撲上來的山鬼精怪,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剎那間化作齏粉。

龍蛇身形一動,怒吼一聲,長嘯不止。

整片大山搖搖晃晃起來。

山石從高山之上滾動下來,掀起漫天的塵煙。 巨大的聲威並起。

只看見賈爺整個人身子一動,衣衫隨着狂風而舞,化作一道魅影,就朝着李長生衝來。

漫山遍野的山鬼精怪,此時此刻都黑壓壓地朝這裏逼近。

龍蛇咆哮一聲,扭轉過身,巨大的蛇尾一甩,身子如同閃電一般竄了出去,所到之處,龐大的氣勢暴漲而起,橫掃大片。

李長生揮劍斬落幾隻山鬼,迎上了賈爺。

“咣噹”一聲巨響。

李長生與賈爺硬碰了一記,兩人身影同時微微一晃,朝着右側掠去。

如同兩道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的極快,迸發出碧綠色的光芒,整座大山搖搖晃晃,發出了巨大的轟鳴響聲,連連不斷。

滾滾巨石掀起,只聽見賈爺渾厚的聲音響起:“李長生……百年未見,今日讓你再見識一下我的蠱術。”

話一說完,雙手高舉而起,只看見從他的袖子當中,密密麻麻黑嗚嗚的狂涌而出無數細細小小的飛蟲,一下子鋪天蓋地涌現而過,所到之處,草木盡被啃噬,巨石崩裂,可怕無比。

滾滾的黑氣壓迫山川雲海,滔滔連綿。

李長生此時此刻,整個人面色冷峻,冷冷“哼”了一聲,卻是沒有多言一句,震劍而起。

“叮”的一聲,劍吟劃破了浩瀚的天際。

蒼穹之上,驚雷炸響。

“陰有六神,陽有六神。捷疾靈妙,六甲六丁。杳冥之祖,天地之精。吾奉帝敕,急與子庚。所差某將,隊仗齊臨。奮怒電露,山嶽摧傾。鏧賚持符墨火急前去,不得暫停,疾。”

咒語聲音響起,“轟隆隆”的巨響不斷髮出,只看見高空之上,響起了擂鼓轟鳴,一股股劍氣沖天而起,化作一排排天兵天將,面容威嚴,怒聲吶喊,持劍斬落下來。

那無數密密麻麻的飛蟲,一時之間,被滾滾的威勢所逼,“吱呀呀”的叫聲,紛紛被斬落在了大地之上。

賈爺冷冷一笑,說道:“二百年不見……你的修爲,倒是沒有見長。”

“那又如何? 側妃有喜 殺你足以……”

李長生話一出口,握着銀白色的短劍,一個健步向前,揮劈而出。

只看見銀白色的短劍,化作幾十丈長的寒光,一時之間,氣勢滔天,震懾四方山鬼精怪。

許多山鬼精怪離得近一些,被這股威勢所嚇住,渾身早已經瑟瑟發抖,動彈不得。

隨着銀白色的短劍劈落而下,磅礴的攻勢,化作無限的能量,朝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出,四周的山鬼精怪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慘叫,瞬間化作齏粉。

寒光粉碎無數山鬼精怪,絲毫沒有片刻遲緩,朝着賈爺就猛劈過去。

賈爺卻是沒有任何畏懼,臉上露出了一絲蔑笑,目光之中閃過詭異的光。

只看見他整個人雙手輕輕一動,身體在這一剎那,化作無數的蟲蟻,仿若沒入了大地之中一般,一下子消失不見。

“轟隆”一聲巨響。

寒光劈落在大地之上,硬生生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這鬼蠱婆婆修行兩世,蠱術已經達到至強之境,非尋常妖魔可比。而且他以人身修行,第一世爲女,第二世爲男,等於在修行的過程之中,同時獲取了兩種性別的差異所帶來的修爲上的領悟。

凡世間大成者,皆爲雌雄同體,他們所能達到的境界,早已經超脫了肉身皮囊和性別差異帶來的束縛,如法門的菩薩,道門的三清,皆能化身千千萬萬。男女老少,各種化身皆可修行,集所有大成爲一身。

這也是爲什麼第二世的鬼蠱婆婆,轉世成男身的原因。也正因爲如此,第二世的他,雖然修行只有二百年,卻是比第一世的自己更加強大。

“哈哈哈哈……”

黑暗之中,賈爺得意地狂笑聲再次響起。

李長生臉色漸冷,擡頭朝着身子左側的高空看去。

只看見無盡的黑夜裏,似是有無數的飛蟲,彙集在了高空之中,賈爺的身形,剎那間出現在了那裏。

“李長生……我……要……你……死……”

渾厚的聲音響起,賈爺指尖輕輕一指,無數的山鬼精怪,竟然如同接到命令一般,撲騰而來。

魅影不斷閃爍而起,一時之間,將李長生整個人包圍住。

“滾……”

李長生怒斥一聲,猛然一跺腳。

一股氣勢從身體之中迸發出來,磅礴的攻勢掀起一陣瘋狂的旋風,那包圍着他的山鬼精怪完全都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這旋風席捲進去。

李長生身子一閃,雙手結印。

“紫微有敕,命魔攝兇。翻天撼地,震動虛空。瓊魁元帥,天威天蓬。威靈氣焰,萬神祖宗。明元副帥,天猷天雄。自號赫奕,諸天齊功。翊聖大神,天靈太沖。內諱招搖,斬邪滅蹤。真武大聖,天武天童。內名玄武,嚴攝北酆。北極四聖,顯靈威雄。下游塵世,上登玉隆。坐南鬥內,立北斗中。鐵輪飛西,火車駕東。驅雷攝電,奔雲走風。天地黑暗,日月昏蒙。天兵隊隊,天馬憧憧。皁蠢赫赫,天鼓鼕鼕。敢有中遲,吾有玄琮。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

聲音響起,如同黃鐘大呂。

一道青光,從李長生的身體之中射出,直衝天際。

浩瀚的星海蒼穹,仿若受到了一絲牽動,發出一聲巨大的雷鳴之聲。

一瞬之間,虛空之上,無數的能量,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氣勢兇猛。

不到眨眼之間,只看見高空之上,出現了一個巨大手印,綻放出淡淡金黃色的光芒。

賈爺縱然自負狂傲,在看到這個淡淡金黃色的大手印時候,整個人的臉上,依舊出了一絲凝重:“天師大手印?李長生……二百年前,你靠這招重創於我,今時今日,往事歷歷在目,恍如昨日。”

李長生面色冰冷,“哼”了一聲,卻是沒有多說一句。

只見他雙手結印而起,身子在這一刻,也慢慢升上了高空之中,眉宇之中,似是凝着一團氣勢。

猛然之間,大喝一聲:“叱……”

話音落下,高空之上的淡淡金黃色天師大手印,朝着賈爺整個人轟擊而去。

一剎那間,只感覺山石震動,一股威猛的氣勢,從天師大手印之中散發而出,朝着四面八方震盪開來。

萬物動,羣妖聞之色變。 淡淡金黃色的光芒,將整片山林都照亮。

這一刻,黑夜,如同白晝一般。

只看見璀璨耀眼的光芒,像是穿透了每一個黑暗的角落。

高空之上的天師大手印,發出了淡淡金黃色的光芒,掀起茫茫如同雲海一般的氣勢,朝着賈爺威壓而去。

漫天的威勢散發而出,如同發怒的大海在不斷地咆哮着,暴雨之中,掀起漫天的巨浪。

“以血喂蠱,化千萬身外身,聽冥魂嘯,噬者永生。落雲降雨,鬼神驚懼。巫山號令,婆娑嘔吟。鬼蠱梵天,登臨世間。”

賈爺低沉渾厚的聲音響起,只看見滾滾的黑氣濃煙發散而出。

一股龐大的妖邪煞氣,瀰漫在了空氣之中。

恍然之間,狂風引來層層迷霧,像是將山林萬物都完全遮擋住。

只看見從賈爺的身軀之中,像是驟然涌現出一個巨大的骷髏頭,猙獰的面容,血盆大口一張,帶着絲絲詭異的冷笑,令人發顫。

無盡的飛蟲鋪天蓋地而來,托住賈爺的身軀,在虛空之上,猶如魔王一般。

賈爺帶着冷冷的蔑笑之意,整個人的面容都已經完全扭曲,臉上的五官都像是被擰在了一起,完全讓人分不清。

天師大手印轟然砸來,卻是被那巨大的骷髏頭迎上。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青蓮 “轟隆隆”的巨響傳出。

掀起漫天塵埃,滾滾四散。

大山震動不止,仿若被驚醒一般。

像是有無數的惡魔,從地獄深淵的最深處,發出了一聲聲淒厲的長嘯。

山谷之中,飛禽走獸跪倒在地,莫敢仰頭觀望。

一股騰騰的威勢震盪開來,熱浪朝着李長生迎面而來,勢不可擋。

李長生揮動手中銀白色的短劍,架在身前一擋,只聽見“咣噹”一聲,火光四濺飛落,他整個人的身軀,硬生生被震得飛退十丈。

賈爺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聲音似是如冷風一般,刺入人的毛骨:“李長生……二百年前,你憑一招‘天師大手印’,尚可將我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今時今日,難不成你還想憑這一招欺我不成?”

賈爺臉上露出了得意傲然的神情,譏笑嘲諷着李長生。

當年他被李長生這一招“天師大手印”打成重傷,於自己的大殿之中,衆目睽睽之下,被李長生當場斬殺。就連他鬼蠱婆婆的大殿,都被李長生一把火燒成了廢墟,如今他捲土重來,神殿雖然已經不在,但他一身修爲,卻是更勝當年。

這“天師大手印”威勢雖猛,卻已經不足以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了。

四周的山鬼精怪,見鬼蠱婆婆將李長生打退,頓時士氣高漲,也跟着發出了一連串的冷笑,嘲諷不斷。

шωш⊕ тт kan⊕ co

“婆婆厲害……這小小道士,怎是婆婆的對手?”

“婆婆……婆婆……今日將這小道士宰了,送於我們,燉一鍋道士湯。”

山鬼精怪嘰嘰喳喳不斷,說個不停。

賈爺聽到山鬼精怪們一陣囉嗦,頓時“哈哈哈”大笑起來,臉上傲意更濃,此時此刻,彷彿這整個世界都是他的。

山鬼精怪們冷笑連連,似是即將就要看到李長生死在鬼蠱婆婆的手中一般。

突然,一聲怒吼傳出。

只看見龍蛇揮動蛇尾,衝了上來。

龍蛇張開了血盆大口,聲威兇猛,龐大的身軀一動,周圍的山石皆四分五裂。

一陣狂風涌動,山鬼精怪們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滾滾的威勢落下,那磅礴的力量一掃而來,瞬間將一羣多嘴的山鬼精怪掃成灰燼。

鬼蠱婆婆臉色微微一變,這纔想起還有一條龍蛇,冷哼着說道:“小的們……你們纏住那條龍蛇,待我斬了這李長生之後,再將那條小蚯蚓抓了。”

“是……遵婆婆指定。”

“婆婆英明……婆婆英明……”

“太好了……有道士湯喝,想必這龍蛇的肉,也新鮮得很……”

山鬼精怪們一陣囉嗦,譏笑連連。

雖然龍蛇兇猛,已經殺了不少的山鬼精怪,卻是根本無法引起這些山鬼精怪的恐懼。

畢竟密密麻麻的山鬼精怪,漫山遍野,賈爺又擊退李長生,士氣高昂。

正所謂寡不敵衆,如此多的山鬼精怪,數量之上,都已經足以讓人感覺到恐懼了,即便龍蛇平日裏也是個讓它們忌憚的傢伙,但今日在鬼蠱婆婆的帶領之下,卻是絲毫沒有一絲畏懼之心。

八零嬌嬌女 賈爺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嘴臉,着實讓人感到噁心。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面色卻依舊冷峻,震聲說道:“鬼蠱婆婆,你莫要猖狂,今日斬你……勢在必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