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刀,竟然讓天地都爲之變色。

日月也要無光。

眼看着刀風臨體,避無可避,小木匠的身體卻在最爲關鍵的時候,猛然下腰去,差之毫釐地避開了這一擊。

這個從迷霧之中躍出來,揮出必殺一擊的,卻正是十二邪祟出現之後,消失不見的五十嵐秋夜。

他的這一刀勁風強烈,竟然將百米之外的一座土丘,都給斬踏了去。

然而如此威力,卻被小木匠以最爲驚險與巧妙的方式化解。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當五十嵐秋夜氣息迸射出去的一瞬間,小木匠也動手了。

什麼百鬼獠十二宮,什麼十二邪祟,整這些花裏胡哨的玩意,都不過是些不入流的手段而已。

“道”與“術”,無疑前者纔是王道,是主流。

其它的都是旁門左道。

小木匠蟄伏了數十個回合,終於找到了五十嵐秋夜由盛轉衰這一瞬間的破綻。

機會一閃而逝,他必須把握住。

笑盡一杯酒,殺人都會中。羞道易水寒,從令日貫虹。

破!

小木匠劈出了籌謀許久的一刀。

這一刀化繁爲簡,斜斜而去,簡短自然,彷彿隨意而爲,卻有山呼海嘯一般的力量,有斬殺一切的決心。

舊雪要吃肉。

想殺人。

鐺!

五十嵐秋夜何等豪雄,反應無比迅速,這必殺一擊,終究還是被他給擋住了。

不過這一下,有點兒倉促。

他後退了一步。

那婀娜雪女猛然一晃身,卻是附到了這個殺人狂魔的身上來,將他的身體撐大一分。

五十嵐秋夜的身體穩住了,但瞬間又往後退去。

小木匠傾盡全力的這一擊何等狂猛?

五十嵐秋夜又退了一步,下一秒,那紅妖怪的邪祟卻是往前一踏步,也附身其上,似乎又幫他穩住了。

但小木匠的力量又在累積與增加……

五十嵐秋夜每往後面退一步,便有一邪祟附身而上,而他的身體又雄壯一分,但不管他如何雄壯龐大,都抵擋不住小木匠越來越強的氣勢,一直到退了十二步,當所有的邪祟都附於身上的時候,五十嵐秋夜竟然高達兩丈,身子臃腫,長袍大袖,化作一青面獠牙的鬼怪來。

而他手中的黑魔王,居然有兩丈半的長度,宛如門板一般,架在了燃燒着火焰的舊雪之上。

這個時候,五十嵐秋夜完全站住了腳,而手中的黑魔丸,那刀身之上,卻有無數黑氣。

黑氣之中,有無數怨毒的臉孔在翻滾着……

那是被五十嵐秋夜所殺,受困於此處、不得解脫的亡魂。

五十嵐秋夜修的是餓鬼道,每一個亡魂,都給他提供了強大的力量……

兩人如同最開始比拼一般,長刀最終交疊於一處。

不同的,是此刻的五十嵐秋夜,宛如巨人一般,手中的長刀也無比巨大,從外觀上看,雙方完全不對等,彷彿騎士與風車一般。

野貓撩人:嬌妻太兇殘! 財閥大人的心尖寵 但從氣勢上來看,旁觀者驚恐地發現,那個看上去小小的甘墨,方纔是真正的風車!

而他的臉上,依舊是宛如惡魔一般的獰笑。

轟…… 力量在積累,瘋狂地積累……

無論是五十嵐秋夜,還是小木匠,兩個拼死決鬥的頂尖高手,在這一時刻,都感受到了彼此的決絕,也都知曉,這是決戰的最後時刻了。

任何人,在這個時候,若是有半點兒的保留,都將會品嚐到失敗的苦果。

所以兩人在此時,都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來,傾瀉而出。

力量的彼此交集與碰撞,在一瞬間產生了巨大的爆炸,鼓盪的氣浪宛如十三級颱風一般,從爆炸點的中心,朝着四周陡然擴散而去,將整個空間都給充斥了,周圍的人們,沒有一個能夠站立着,有人直接翻倒在地,更有人被氣浪吹得飛到了十幾米、幾十米之外的地方去……

那些倖存下來的日本陸軍精銳,只感覺爆炸響起的一瞬間,彷彿戰略艦重炮在轟鳴一般。

下一秒,便再無感覺了……

因爲他們已經被恐怖的力量震碎了五臟六腑,再無氣息了。

頂尖高手的拼鬥,威力卻是如此恐怖,讓人爲之駭然。

即便是修行者的日本高手,也是無比狼狽,離得近的,直接震碎心脈而死,離得遠的方纔能夠得活……

當塵煙散盡的時候,殘餘活下來的人們,都探頭往前往去,想要查看出到底誰人能活下來。

誰勝了,誰……又敗了?

那個見多識廣的日本神官是活下來的其中一人,他伸長脖子望去,卻驚駭地發現,那個叫做甘墨的傢伙,居然站在了原地,他手中的長刀垂落着,臉上、身上滿是鮮血,宛如魔鬼一般恐怖。

但他,卻到底還是站着的。

至於他們的首領,殺人狂魔五十嵐秋夜……

只見甘墨前方的五十米,都是一道圓弧形的半坑,而長坑盡頭呢,則半躺着一人。

那人,正是他們寄予厚望的五十嵐秋夜……

五十嵐大人,居然輸了?

神官圓睜着雙眼,難以置信地望了過去,任他怎麼想,都難以預料得到,這一場比鬥,輸了的人,居然是日本這位相當於鎮國級高手的五十嵐大人。

這、這怎麼可能?

就在這神官即將信仰崩塌的時候,那個渾身灰濛濛、看上去已經死去的五十嵐秋夜,他居然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緊接着從坑底裏爬了起來。

這個一向兇狠,好不服人的傢伙抖落着身上的灰塵、泥土和冰屑,隨後說道:“厲害。”

他說的,自然是日語。

拿刀站立的小木匠聽不懂,只是將長刀前指,刀尖遙遙落在了那傢伙的眉心處。

五十嵐秋夜完全不管對方是否能夠聽得懂,一邊拍打着身上的灰塵,一邊朝遠處的對手說道:“喂,那小子,我說——你的確厲害,只不過……就這點兒撓癢癢的手段,怎麼可能打得過我五十嵐大人?”

他大聲嚷嚷着,瞧見對手一臉茫然,於是左右打量一番,朝着不遠處的神官喊道:“你,給他翻譯翻譯……”

神官被餘波震得灰頭土臉,臉上滿是血口子,無比狼狽,但此刻聽到五十嵐秋夜的喊聲,卻不敢怠慢,趕忙朝着小木匠喊道:“那、那位甘先生,五十嵐大人誇你厲害呢。”

他只翻譯了上半截,後面五十嵐秋夜的狂妄之語,他卻沒有說出來。

事情都到了這地步,還有什麼好吹牛的?

神官下意識地隱藏,沒想到五十嵐秋夜卻能夠猜得出來,衝着他惡狠狠地罵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沒說?”

聽到這責問,神官這才無可奈何地將後半段,也翻譯了出去。

而小木匠聽到,臉色有些陰鬱,沙啞着嗓子說道:“告訴他,有事說事,別扯淡……”

小木匠表現得十分強勢,極不耐煩,但內心之中,卻有幾分說不出來的煩躁——就在剛纔,他使勁手段,將通神境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吸收了大雪山之下的山脈氣息,融於本身,形成了最爲強大的力量……

五十嵐秋夜,他剛纔面對的,並非是小木匠,而是大雪山本身,所以才最終落敗了去。

然而即便如此,那傢伙竟然沒有死。

這一點,着實是有點兒出乎小木匠的意料之外了。

正因如此,使得小木匠堅固如鐵的內心,卻是生出了一絲縫隙來……

他終於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

這種強大,讓人很是無奈,卻又不得不去接受,正如同當今日本如日中天的國勢一般……

當然,即便如此,小木匠的心中,並無任何的氣餒與畏懼。

此戰最差的結果,不過死爾。

怕個卵?

手持舊雪,小木匠冷冷望着前方那個有點兒癲狂的五十嵐秋夜,面無表情,彷彿一方堅冰。

神官幫着翻譯了過去。

五十嵐秋夜,站了起來,身高兩丈的他胸口處有一道裂痕,從面門一直到腰間去,鮮血泊泊流出,但他卻視而不見,臉上的肌肉抖動着,卻發出了癲狂的笑容來,說道:“有趣,有趣……”

他不管對方是否聽得懂,伸展了筋骨,隨後將脖子往前伸了出去。

這傢伙的脖子,竟然如同烏龜一般,可以自由伸縮。

他的臉上,開始覆上了黑色鱗甲,而沒有覆蓋的地方,則是粉紅色、帶着血絲的肌肉,它不斷地蠕動着,使得這傢伙逐漸地變化,成了一頭宛如夜叉鬼怪的玩意兒。

此刻的五十嵐,宛如怪物……

它的背上,肩胛骨的地方,甚至伸出了一對殘破的翅膀來……

隨後,這傢伙的周身,被白骨覆蓋起來……

窮途末路之下,是五十嵐秋夜屠殺無數生靈後,練就出來的餓鬼天羅真身。

這纔是他閉關數年之後,最終成就的狀態。

也是他立足於世的根本。

游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瞧見遠處那個叫做五十嵐秋夜的傢伙一步一步地往前,口中嘰裏呱啦,說着完全聽不懂的話語,然後氣勢卻如同冉冉升起的太陽,一步一步攀升,直至沖天而起,小木匠的腦子裏,卻只有屈孟虎之前與他談天說地之時的幾個片段。

明治維新……

天皇變法……

甲午海戰……

賭上國運……

國運啊!!!!!!!!!

千百年來,泱泱中華,天下中心,萬國來朝……

至如今,國運凋零。

東洋日本,賭贏了國運,不但出了半神涼宮御這般的頂尖人物,就連下面的修行界,都是人才輩出,即便是此刻這個幾乎沒有聽過人名的五十嵐秋夜,都是如此的恐怖……

難道,天要亡我中華?

在那一瞬間,小木匠心中,卻已經沒有了眼前的勝負。

他在爲四萬萬人民的命運而痛苦。

就在他沉淪於心魔之中的時候,有一個人忍不住厲聲吼道:“快阻止他……他在抽取大雪山勝景的靈脈,融入身體裏——阻止他,否則大雪山就要完了……”

說話的這人,卻是董軻樂。

大雪山一脈的大醫官。

這個大醫官不知道從哪兒爬了起來,渾身被綁得結實的他感受到了大雪山一脈的靈氣正在瘋狂消散,顧不得自身危險,聲嘶力竭地大吼着,將所有的希望,寄託在了小木匠的身上去。

然而下一秒,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小木匠擡頭,瞧見大雪山一脈的大醫官董軻樂已然落到了宛如魔怪一般的五十嵐秋夜手中。

那傢伙滿是鱗甲的爪子一把將其抓住,隨後往那滿是獠牙的大嘴一送。

“嘎吱”一嚼……

這位大雪山一脈當代醫術最強的大長老、有着“賽華佗”名號的老醫師,直接被嚼成了肉末去。

與此同時,大雪山勝地最中心的溫泉湖正在迅速變冷,隨後湖邊上居然結起了冰來。

空氣的溫度驟降。

緊接着整個一片谷底都在開裂,宛如蛛網一般。

兩邊的冰雪山壁開始轟塌,堅冰與巨石不斷脫落,往下砸落而來,一棟又一棟的建築被掩埋在了廢墟之中去。

人們慌張地跑了出來,開始沒頭蒼蠅一般地亂跑着……

靈氣在迅速消散,甚至連空氣都變得稀薄。

而那個將大長老吞進了肚子裏面的五十嵐秋夜,卻渾身通紅,宛如一顆小太陽那般,散發着灼熱的光芒來,照耀大地,甚至要將雪山都給融化了去……

這纔是餓鬼道的終極奧義,也是五十嵐家族窮盡一生,都無法達到的高度。

現如今,他五十嵐秋夜,做到了。

就在這時,小木匠動了。

他如同一道幻影,陡然出現在了五十嵐秋夜的身前,長刀劃破空間,劇烈的摩擦使得它刀身通紅,宛如回爐重造了一般。

我不信命運。

或許你國勢正隆,但太陽升得再高,也總有落下去的時刻。

如果可以,我願意做那個按你下去的人。

桀、桀、桀……

瞧見眼前那個年輕人充滿憤怒的雙眼,以及堅定的目光,五十嵐秋夜發出了瘋狂的大笑來,隨後他伸手一抓,那宛如巨木一般的黑魔丸重重頂在了對手的前路上。

抽取了大雪山靈脈的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意志不斷拔高,眼前這個奮力反抗的傢伙,在他眼中,不過是區區螻蟻而已。

既然是螻蟻,那……

便死吧!

黑魔丸砸落,宛如天空坍塌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五十嵐秋夜的身後,卻又生出了異變! 在那個打醬油的日本神官,他的視角中,整場戰鬥可以說是不斷轉折,跌宕起伏,完全讓他把握不到任何一絲的動向……

當他以爲五十嵐秋夜即將勝利的時候,那個叫做甘墨的傢伙便爆發了。

而當他以爲甘墨贏得了勝利,五十嵐秋夜卻又亮出了終極底牌來,甚至還抽取了大雪山靈脈爲己用,讓即便是日本修行者的他,都覺得不可思議,感覺此刻的五十嵐秋夜,甚至隱約有了幾分半神涼宮御的氣勢……

然而當他以爲五十嵐秋夜即將統管一切的時候,異變卻又突然出現了。

兩頭身形巨大的生物,浮現在了半空之上。

遮天蔽日。

整個天空,都爲之一黯。

這般的異象,無論是作爲雜魚一般存在的神官,以及其餘倖存的日本高手,還是揮刀下劈的五十嵐秋夜,都忍不住擡起頭來,看向了頭頂高空。

那是兩頭狐狸。

一頭八尾。

另一頭,亦是八尾。

天空之上,兩頭通體雪白的青丘妖狐,八條尾巴全數展開,巨大而蓬鬆的尾巴宛如雲朵一般,將天空遮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