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扭頭不要緊,要緊的是她赫然發現不遠處一條黃金巨蟒正捕捉獵物似的飛快朝着他們遊動過來!

但見這條黃金巨蟒龐大的身軀有三米多粗,長達上百米,這樣恐怖的體積已經不單單用驚悚來形容它了。陳君儀重重收縮的瞳孔中只倒影出它那是自己身高兩倍的巨型腰身。金黃色的鱗片在陽光下片片都閃爍着森冷的光,臉盆大的眼珠子裏豎列的瞳孔正和陳君儀對視。

腳底下的寒氣順着脊椎攀爬到全身四肢,她舌頭僵硬,喉嚨失聲地盯着那個超級巨大的傢伙,只感覺胳膊上汗毛倒豎,前所未有的危險像是細小的毒蟲啃噬神經,面對這樣恐怖的生物,誰都無法不顫慄。

四級變異巨型蟒蛇。

具體是四級哪個階段陳君儀不知道,對方的實力超過自己,她無法辨別。她臉上的肌肉狠狠收縮。 出名從國風歌開始 就知道死城不是好闖的,一不小心連命都會賠上。

然而陳君儀驚恐的不是這些,她真正驚恐的是這條蟒蛇的隱匿能力。他們這麼多的頂尖強者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它的靠近!要不是陳君儀無意中回頭根本不知道危險正在寸寸逼近!

想到這裏,她渾身冷汗直冒。

哆哆嗦嗦的嘴皮子張開:“方嘯川……”停頓了片刻,陳君儀空白的腦子才轉動過來,對面的蟒蛇停下了遊動,和她對視。

發懵的腦子清醒趕緊過來,陳君儀立即撤掉精神力屏障,也顧不上吸引不吸引喪屍了,小聲低喊:“方嘯川!”

正高度集中精神力觀看的衆人被她的聲音打斷,心中的怒火無可抑制。又是她!他們咬牙切齒地回頭,哆嗦的差點兒咬到自己的舌頭。

方嘯川向來鎮定的臉上出現裂紋,震驚浮現。

這是蛇?

如果它頭上有角你會毫不懷疑這麼個龐然大物是傳說中的巨龍!相信他,這絕對不是誇張的比喻,而是實實在在的現實!

百米長的身體蜿蜒在大地之上,高高揚起的頭顱比一塊門板橫放還要碩大,臉盆大的褐黃色豎列瞳孔森冷,紅紅的纖長芯子時不時吐出嘴巴,震動發出的頻率叫人腿軟。

“吼吼——”喪屍們嗅到暴露出來的鮮肉味道,卻沒有一個靠近這片區域。

一反常態的詭異場面更加增添了每個人心中的壓力和驚駭。

陳君儀他們不敢動,即便是最小的擡擡小手指她也不敢。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全身被視線鎖定,那種犀利猶如刀片凌遲的感受能讓人發瘋。

它判定出陳君儀是這些人中危險最高的,也就是首要除去的對象。

陳君儀上次吸收三人的能量成爲四級中階,儘管她的雙系異能力能夠相當兩個四級異能者同時發力,但是不要忘了一個問題,等級之間,分毫之差千里之別!

越朝上等級間的差別越大,別說兩個四級中階異能者,就算來五個也不一定能夠打得過它!級別上的差距用數量是彌補不了的,它是質的變化,是跨越的變化,螞蟻再多也是螞蟻,照樣能被一隻大象踩死。

和喪屍沒有視覺不一樣,這條變異的巨蟒能看的到東西,所有它纔會發現喪屍們發現不了的衆人。同樣的,正因爲這樣用來對付的喪屍的招數對它統統不管用,這樣的認知讓每個人都手腳冰涼。

“狗子,我現在的身體能夠承受的永生之神能量是多少?”陳君儀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面對面硬抗。被它盯着,說跑就是異想天開。

【請選擇對身體的損害程度】

承受多大不屬於現在的能量,身體就會被多大的能量破壞。

陳君儀咬咬牙:“最大。”

【原有能量基礎上的12。35%】

只有12。35%。陳君儀沉默片刻,這樣的力量對深不可測的蟒蛇夠不成任何威脅。她並沒有算上方家的這些人,連自己四級初階都不夠看,他們這些過來就是送死的沒有一點反抗餘地。至於身邊兒的程璐菲,連想都不用想。

讓她疑惑的是難不成她的好運氣被用光了,爲什麼會毫無徵兆的冒出來如此恐怖的一個龐然大物。並且看它眼中戾氣和兇狠,這個大傢伙吃了不少的人。

陳君儀總算是體會了一把被秒殺的滋味,果然不怎麼美妙。這種直面超高等級的危險的境況,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就算在當初的m市遭遇二級喪屍突擊時候,也沒有現在這種強烈無比的危機感。

她會死。

念頭一旦冒出來就再也壓不下去,骨頭縫裏的寒涼會先擊垮一個人的內心。再強大的人也會有懼怕的東西,陳君儀承認自己怕死,非常非常怕,正因爲這樣她纔會怕這條蟒蛇。

方嘯川也注意到了不對勁。他敏銳的感覺到,巨蟒的頭等目標不是他們,是黑袍人。

------題外話------

一個對愛情不感冒的人和一個高冷男神摩擦出愛情的火花不容易啊!爲了製造機會我也是什麼都幹得出來!你們怕蛇不?

6千啊慢慢補,還差4千……捂臉,不要打我,人家疼。 沒有選擇餘地的他們只能和黑袍人一同對戰。

如果明夕在該有多好?陳君儀快要哭出來了。明夕能夠御獸,就算駕馭不了它也能和它溝通一下打打商量,不像現在只有等死的份兒。

陳君儀忽然想起自己身體裏頭似乎還有一種神祕未知的力量,上次狗子分析說鎮壓雷電力量不讓她爆體身亡的除了系統自己的保護功能,還有那股神祕力量的保護。

她對神祕力量一點都不瞭解,不知道它是怎麼來的,更不知道它有什麼作用,但是現在陳君儀沒有辦法,不這麼做她會死。不知道上次管用的神祕力量這次還管用不管用,她祈禱這玩意兒能聽懂她的心聲。

下定決心她開始大力吸收永生之神的力量,給狗子下達命令讓他準備時刻保護自己。

【是的,主人】

狗子並沒有人類的智慧,不懂得勸說。他的智能機械定律第一條就是無條件服從主人。

雙反對峙,蟒蛇直勾勾盯着他們沒有任何動作,陳君儀趁着這段時間抓緊吸收力量。永生之神是她自己的東西,她能夠隨意調動,此時此刻源自永生之神的力量從身體四肢匯聚成小型能量漩渦在經脈中流動,穿過大腦中的晶核最後迴歸丹田。

她能感覺到手掌中充滿了力量,這股力量還在不斷的上加,漸漸的精神充沛的感受變成了一種難熬的撐飽的疼痛感,撕裂般的疼蝕骨鑽心。

真你奶奶的疼……牙齒緊緊咬住,後牙槽被咬的陷入肉中,額頭上青筋畢露顯得十分猙獰。她白淨的臉上,毛孔中沁出血珠,一滴兩滴融合在一起,順着臉頰滾滾滑落。

嗅到血腥味的蟒蛇吐了吐芯子,豎立瞳孔貪婪垂涎。它能嗅到屬於龐大力量的味道,那種毀天滅地的能量讓世界上所有的物種瘋狂。

死死盯着蟒蛇的方嘯川鼻尖忽然傳來血的味道,他餘光順着方向瞟過去,恰好看家一滴黏稠的血從雪白的面具下巴邊緣滴下。

深邃的眸子重重收縮!已經交手上了嗎?他怎麼任何感覺都沒有?難不成這就是高手之間的過招?無數念頭劃過腦海,每一條都讓他震撼。他沉默地注意着雙方的動靜,不發出絲毫聲響。

同樣感覺到不對勁的方家衆人屏住呼吸,旁觀這場曠世難見的四級高手對戰。

巨蟒率先發動了攻擊。碩大的腦袋像一道閃電“嗖”地消失在原地,眨眼間到了她的面前,張開的血盆大口能將陳君儀整個吞下去,密密麻麻的尖銳獠牙每一顆都有人類手臂長度,只要一口她就能血濺當場。

黑袍人也不甘示弱,凝聚起來的無數螺旋風刃飛撲而上,朝着它嘴巴里扎進去。卻見那些風刃即將飛進巨蟒嘴中的時候,它忽然噴出一口寒霧,空中的風刃全部被凍結住,連帶着遠處的方嘯川他們都能感受到撲面而來強烈的冷氣。

不僅僅是臉上,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流血。黑色的長袍被浸溼,雪白的面具鮮豔的紅色,格外分明。

程璐菲早就退到一邊去了。

若不是由黑袍子和麪具阻擋,所有人就會發現她的身體在逐漸膨脹,和氣球一樣虛浮,似乎隨時都會承受不住“砰!” 都市全能系統 的一下子爆炸。

精神力屏障將攝人的寒氣阻擋在外頭,她一邊要抵抗巨蟒的進攻,一邊還要忍受身體炸開的疼痛,這會兒腦子嗡嗡響眼前發黑。

幾十根看不見的精神力長針在屏障誕生的同時射過去,巨蟒腦海遭受襲擊,頭顱裏頭絞碎生疼,龐大的意識海吞噬那些入侵的外物,它吐着芯子嘶鳴一聲上百根鋒利異常的冰錐接二連三地放射出去。

胸口悶悶脹脹,陳君儀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狗子早就做好了準備,一旦她的*開始爆炸立即開啓防禦功能阻止,不過永生之神的能量太大,狗子本體由陳君儀吸收晶核供應的力量太少,能不能抗的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所謂的神祕能量還沒有動靜,陳君儀基本上絕望了。想不到她最終仍然逃不開一個死的下場。罷了,生亦何歡死亦何懼,已經找到小混蛋,知道他還安全的活着,比自己活的都好,她沒有什麼遺憾。

腦中劃過一張張熟悉的臉頰,呆萌的明夕、寵溺的秦明昊、優雅的方嘯歌、乖巧的小傢伙還有賀梅溫若筠蔣麗月她們……這一刻的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心意,原來她不是沒有愛,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將心留在那邊了。

苦笑一番,人總是在最後時刻纔會發現寶貴的東西一直在身邊,她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一直以來他們的心意她都知道,只不過她不願意承認不願意接受罷了。

從小經歷無數背叛和創傷的她沒有辦法信任這個世界上的人,她的心就像堅固的城牆,一層層把自己圍在中央,他們進不來,她也出不去。

如果我能活着回去,她告訴自己,我一定不會再逃避。

還有那個小子,算你好運,我的能源絞刃就送給你了。

棕黑色的眼眸眯起,額頭上的血順着睫毛滴落,被鮮血澆灌的脣妖豔猶如地獄厲鬼。她會死,就算這樣在死之前也要拉上墊背的!永生之神的能量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玩意兒就能承受,她死了,巨蟒也活不成,甚至全世界都會跟着遭殃。

“呼——”巨蟒嘴巴里吐出一口白煙。冰霜席地蔓延,順着堅硬的水泥地快速覆蓋整個區域,很快整個大地被雪白透明的寒冰籠罩,一根根尖銳的冰錐從上面生成,不管遇上什麼東西會順着它飛快攀爬凝結,直至將這個東西完全凍成冰雕。

四級的寒冰力量強勢的無人能及。

方嘯川急忙後退,生怕沾染上一丁點寒氣,一旦碰上寒氣很有可能會被立即凍成冰塊。然而他的速度再快又怎麼可能快的過四級巨蟒,等級之間的差距像是天塹無可跨越。飄渺的寒氣籠罩他一隻腳,迅速的順着這隻腳朝上方蔓延。

後退的方嘯川腳上沉重無比,想動的時候下半個身體統統被凝結住,而前後時間只有不到一秒!

就在他震驚試圖掙扎抵抗的時候,一層類似薄膜的東西將他的身體和蝕骨的冰塊隔絕,身上的冰塊隨之炸開成爲一塊塊細小的碎片,飛舞在陽光之中。

又是她!

方嘯川抿脣複雜地望着那個正和巨蟒鬥爭的黑袍人。自己欠了她兩條命。他毫不猶豫揮手打出一道雷電,七八米長的巨雷閃爍着叫人心驚膽顫的紫色電光,龐大的威壓衍生,恐怖的氣息從中瀰漫,帶着雷霆萬鈞之力朝巨蟒霹靂之下。

“轟!——”電閃雷鳴炸開無數星星點點的火光,每一個星子隱含的力量堪比一枚小型炮彈。這麼多龐大力量凝聚成一股轟炸在巨蟒背後,卻像是刀子劃在坦克車上似的,一道白印子都沒有。

被激怒的巨蟒仰天嘶鳴,超聲波震動的頻率超出人耳範圍,震的他們耳膜出血。蟒蛇不顧陳君儀這邊對着方嘯川猛噴寒氣,直面而來的寒氣不必方纔外圍波及,現在的威力是剛纔的十倍不止!

“你的對手是我!”陳君儀大喝一聲,兩股龍捲風同時飛出,一道化身成絞殺輪進攻巨蟒,一道攜裹着方嘯川程璐菲還有那些方家人衝上百米高空遠遠飛了出去。

“如果我沒有活着回去,就殺了那個人。”

一股微風挾裹着語音傳入方嘯川的耳朵,他詫異地望了眼另一個黑袍人,任由身體被捲入高空中。

如果她沒有活着回去,程璐菲絕對不能活。她有多恨自己陳君儀一清二楚,有她的鎮壓程璐菲翻不出什麼花浪,一旦她死了就說不定了。方嘯川想必已經知道她是天龍基地的人,揭開程璐菲的真實面目,他一定能夠查到另一個黑袍人就是她陳君儀。

陳君儀瞭解這種人,他看在兩次救命之恩和他方家那麼多人的份上也不會爲難不死鳥。她來天龍基地的時間太短,還來不及給他們鋪下後路。

這算是自己最後爲他們唯一能做的吧。

再見吧艾滋君 巨蟒見到手的肥肉被救走,怒火熊熊連阻攔他們都顧不上了,死命攻擊陳君儀一個人。就在這時,漫天的變異鳥扇動着翅膀呼啦啦從遙遠的天際飛過來,鋪天蓋地的變異鳥遮住了大半個天空,方纔還晴空萬里的世界陰暗了一半。

“怎麼回事?”陳君儀驚疑不定。

漫天的變異鳥並不像正常遷徙那樣飛過去,反而一隻只收攏翅膀俯衝直下,像一根根利箭從高空中穿破雲層射下來,目標就是地上的黃金巨蟒!

“嘎嘎——”

“嘎!——”

變異鳥們尖叫着長大尖尖的嘴巴,每一隻都瘋狂地啃食黃金巨蟒,兇狠的要從它身上叼下一塊肉。上千只鳥組成的龐大隊伍有規律地形成車輪戰,一波攻擊之後飛上天空另一撥立即衝下來替換。

陳君儀看的目瞪口呆。

黃金巨蟒忙於應付密密麻麻的變異鳥,根本顧不上她。

難不成是明夕來了?她急忙四下觀看,發動精神力異能最後在隱蔽的角落裏找到兩個人,從他們的矮小的體型和衣着風格上看,居然是島國人!

是他。陳君儀恍悟,是小混蛋派過來保護自己的人。他們的隱匿身法太高超,加上一直距離陳君儀遠,她還真的沒有發現一路上有兩個人尾隨。

傳說島國有一種神奇的人類,和華夏古老的武術世家一樣,他們叫做忍者,不知道這兩個隱匿身法高超的人是不是忍者。

有了他們的幫助陳君儀壓力減少了許多,但是四級畢竟是四級,變異鳥只能困住巨蟒幾分鐘,幾分鐘之後它就會破開攻擊網,到時候陳君儀還是要倒黴。巨蟒分明是盯上她了,她不可能逃跑,既然如此索性就放開顧忌大戰一場。

怕你?我陳君儀長這麼大還沒有怕的東西。

颶風在腳底生成,逐漸擴張變大的龐然大物攜帶者它的主人飛上高高的蒼穹俯視衆生。雪白的面具映襯着漆黑的長袍,背後長髮飛揚張牙舞爪,君臨天下的氣勢震懾大地。

死城中每年闖蕩的人不計其數,長期駐紮的大型組織也不少,此時的他們都被巨大的聲響吸引過來。

死城喪屍進化固然很快,但也不過基本上和陳君儀持平。畢竟永生之神還是從她這裏分化出去的。

世界上公認的最高實力是三級,這是前不久才宣佈的事情。然而大家實際上都明白,三級不是最高等級,往上還有他們接觸不到的四級。

那樣的強者世界上不知道有沒有誕生,不過今天以後他們可以肯定了。

人類四級強者和四級變異巨蟒對戰,這種神話般的曠世戰爭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幸能夠見到的!

許許多多潛藏的異能者們龜縮在某個小小的角落裏窺探,光是看到巨蟒百米長三米多粗的巨型蟒蛇身體就夠他們哆嗦了,哪敢不要命的出來找死。

“沒想到世界上真的有四級人類強者,太不可思議了。”

“我真是幸運居然有幸看到這樣的對戰,就算是死我都光榮!”

“不知道兩方誰纔是最後的勝利者?看上去似乎旗鼓相當。”

“天哪這麼多的變異鳥,難不成那位人類強者是雙系異能者?控制風系的同時還能操縱變異獸?”

溜跑過來的異能者們第一時間就被雙方都發現了,巨蟒無暇顧及他們,陳君儀也沒空,倒是讓他們落了個平安。

趁着變異鳥攻擊的時候她的風刃和精神力長針統統扔了過去,順帶着兩個幾十米高的絞殺輪颶風隨後跟上,明裏暗裏什麼類型的攻擊都有,並且全部朝着七寸殺過去。

變異鳥等級太低,它們的喙啄上黃金巨蟒的鱗片起不了任何作用,巨蟒一口寒氣就能凍化上百隻,很快它們就被消滅的差不多,而這時候陳君儀的攻擊也襲來。

體型上的差距自己依靠颶風能夠稍稍彌補回來一點,等級上的差距卻是無論如何彌補不了的。

狗子的防護開啓了,她必須停止對永生之神的吸收,否則就算有保護也要炸體身亡。上次的神祕能量就像幽靈似的消失的無影無蹤,原本打算利用它來抑制身體爆炸,看來這個算盤是落空了。

蛇的弱點是眼睛和七寸,它體型太大再加上變異,脆弱的七寸地帶也堅硬無比,陳君儀不能確定自己的攻擊是否管用。兩個臉盆大的眼珠子泛着金屬森冷的光澤,被它盯住的人都會全身冒冷汗。

就是它了。

從寬大的黑袍底下抽出背後的變形狙擊槍,調到最大輸出功率,瞄準果斷獵物扣動扳機。

“唰——”天空中幽藍色的光弧閃過,快的讓人以爲只是錯覺,沒有任何聲息落到巨蟒的眼珠子上,金屬玻璃似的眼珠子表面炸開蛛絲網裂紋,並且在她連續幾槍之後徹底碎裂滾熱的鮮血朝下流。

鐳射高炮離子變形狙擊槍,它釋放的高壓縮能源激光線能量源頭是t17的晶核。即使力量被千萬次分化,那也是t17!

“絲絲——”紅豔豔的芯子高頻率震動,眼珠子上的疼痛讓巨蟒仰天長鳴,一米多長的芯子像條扭曲的紅蛇,滔天怒火下蔓延的威壓使人兩腿發軟癱坐在地上。

陳君儀冷笑一聲立即扣動扳機射向另一隻眼睛。

巨蟒試圖閃躲並沒有成功。t17的能源激光線快過和光速傳播媲美,四級的它怎麼可能躲得開。

圍觀衆人捂住胸口喘不上氣,緊張地注視着狀況。

“唰——”幽藍色的光線打在另一隻眼睛之上,毫不猶豫的連續扣動扳機,金屬玻璃似的眼膜在炸開蜘蛛網之後終於被穿透,鮮豔的雪花梅花似的爆開一小團豔麗,最終匯聚成小溪從黃金巨蟒的眼眶中流下來。

“絲絲!”它疼的打滾,龐大的身體帶動漫天灰塵,連帶着大地動跟着顫抖戰慄。觀看的人們像是發生地震似的腳下不穩,一個個驚恐地趕緊抓住手邊一切能夠抓住的東西。

雙目失明的巨蟒淒厲地嘶鳴,張開嘴巴寒氣濃濃的沒有目標胡亂噴,周圍五百多米統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成了冰塊。它飛快地遊動着橫衝直撞,龐大的高樓大廈在它強大沖撞力的衝擊直下轟然倒塌,大塊大塊的水泥石磚連接鋼筋砸落在地上。

隱藏在暗處觀看的人們有好幾個都遭殃了,驚慌失措的他們趕緊遠離戰局。

寒霧針對下陳君儀也不敢託大,釋放自己的風系異能力和精神力屏障雙重保護的同時飛快的逃離。但是蟒蛇已經鎖定她的氣味,瘋狂的它此時對陳君儀的恨深沉到了極點,長達百米的身體凌空躍起,將試圖逃脫的陳君儀一下子從空中甩到地上,長長的尾巴狠狠捲住。

她的胃都要被擠壓出來了!

胸腔中肋骨碎裂,五臟六腑的碎塊伴隨着血液從嘴角吐出,被巨蟒束縛的她沒有半點反抗力,突如其來的重壓疼的她腦袋一抽一抽的,眼前發黑。

蟒蛇的纏繞能力本來就異常恐怖,何況是一條三米多粗百米長的超級巨蟒,在它一圈圈纏繞中間幾乎看不到中央陳君儀的影子,冰冷的鱗片緊緊貼着她的皮膚,凍得她發抖。

陳君儀試圖掙扎,卻是徒勞,試圖使用精神力攻擊,但是巨蟒的等級太高意識海龐大的精神力攻擊落進去和水花滴入大海沒什麼兩樣,風刃和風力漩渦絞殺連它的鱗片都穿不透,狙擊槍和自己的胳膊一同被捆綁。

走投無路!

這就是她現在的狀況。

發瘋的巨蟒捲起她的身體在城市中肆無忌憚的橫衝,兩名忍者對視一眼立即跟上,但是他們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得上四級巨蟒,很快就被遠遠甩在身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