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槍所造成的傷害,只差一點就要到達冰茶的血線了,如果不是出刀夠迅速,恐怕兩人就要一起淘汰了。

等到傷口完全癒合,喉嚨里也不再往外冒血,冰茶倒提匕首去幫陸小白緩解壓力。

匕首砍下,大草揮盾格擋,制住了淘汰野草后想要偷襲自己的冰茶。

冰茶打斷了大草連續不斷的進攻后,陸小白終於抓到喘息的機會,舉起右手的手炮,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和冰茶戰在一團的大草看到了陸小白舉起的手炮,卻因為冰茶的連續斬擊,根本無法分心去格擋即將射出的能量彈。

藍色的能量彈已經從炮口呼之欲出,大草一咬牙,以左手掌心對上冰茶的匕首,強忍着掌心被扎穿的痛苦,右手持盾牌擋住呼嘯而來的能量彈。

險而又險的擋住了致命的一擊,大草左手抓住匕首不讓冰茶抽離,右手高舉盾牌,扭轉身體朝冰茶的太陽穴打去。

「被打中絕對會死。」剎那間的思考之後,冰茶果斷的放棄了手中的匕首,選擇脫身後撤。

全力砸下的盾牌打空,大草被自己的力量帶動的差點踉蹌摔倒。

陸小白想要再開一炮,卻被大草反身一腳踹開,能量彈擦著大草的頭髮飛上天空。

忍着劇痛,嘶吼著將掌心的匕首拔出來扔到地上,身材魁梧手持盾牌的大草此刻宛若超級英雄電影里的人物,不懼疼痛和劣勢,以一己之力對抗兩名「反派」。

饒是冰茶這樣的狠人,也覺得這一刻的大草帥爆了。

「五分鐘時間到,請第三人迅速前往擂台。」

就在三人僵持的兩秒鐘,第二個五分鐘也結束了,第三人加入

烏圖美仁召出弓箭,踏上擂台的同時右手拉動弓弦,瞄準大草的胸口射出羽箭。

大草連忙移動盾牌擋住那枝威力並不是很大的羽箭,卻在移動盾牌的瞬間被欺身而來的陸小白一個飛膝頂到下巴。

擋住了羽箭,卻被強力的飛膝打到,裝甲的增幅之下大草的下頜骨當場碎裂,手中的盾牌也無力再緊握,脫落在地上。

掌心的疼痛、鼻骨的疼痛和下頜骨的疼痛疊加之下,大草兩眼翻白,後腦着地昏死過去。

而直到這個時候,荒草才剛剛躍上擂台,還沒來得及加入戰鬥。

陸小白走到倒地不起的大草身邊,抬起手炮對準他的心臟,輕輕扣動了扳機。

0.5秒的蓄力之後,淡藍色的能量彈從炮口射出,輕鬆地穿透了大草的胸口,打碎了他的心臟。

「大草,淘汰。」

沒有留下絲毫的血跡,大草從擂台上消失不見。

陸小白、冰茶和烏圖美仁呈三角之勢圍住站在擂台邊的荒草。

烏圖美仁已經拉滿了弦,金色的箭矢在弓上緩緩凝聚。

冰茶撿起被大草丟到地上的匕首,握在手上。

陸小白擺好了進攻的姿態,混戰之下用手炮極有可能誤傷隊友,所以他選擇肉搏。

絕境之下,荒草無奈的笑了出來。

按照他們一開始的想法,面對黑甲小隊這樣幾乎全員BUG的隊伍,正面作戰是肯定贏不了的,只能靠戰術陰人。

可一進來就是1V1的擂台遊戲,規則就是正面對抗,根本沒有下陰招的餘地。

而且在這種擂台上,別說樹了,連一根營養不良的草都沒有,小草的特性完全沒辦法使用,又不允許使用熱武器,直接變相的減少了五顆草的一員戰力。

而這種激烈的擂台對抗中,草莓能穩住心態就算很不錯了,更別說快速的催動特性,讓黑甲小隊的人睡覺。

綜合之下,隊長野草只能寄希望於他們三人。

運氣好一點的話,大草完全可以拖住只有近身攻擊手段的陸小白。

五分鐘后野草進場,因為除了陸小白之外,黑甲小隊沒有其他的防禦性選手,所以野草可以迅速的解決掉黑甲小隊的第二人,然後去幫大草分擔壓力。

等到十分鐘后,三打二,荒草和野草配合解決黑甲小隊第三人,然後再集火陸小白。

十五分鐘之後草莓上場,大草困住陸小白,草莓催動特性把他催眠,然後砍瓜切菜解決掉黑甲小隊第四個人。

不用想也知道,那個沒什麼戰鬥力的順子肯定是最後一個上場,隨便誰去解決他就好。

等到陸小白變身時間結束之後,野草只需要輕輕一槍戳爆他的腦袋,勝利就是五顆草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以前蕭何是龍王,位高權重,戰力無雙,殺他幾乎不可能!

現在蕭何不但淪為一個普通人,還被蠱毒折磨的半死不活……殺他將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

只要蕭何還活着,皇主王都會感覺不安。

所以他一定會將蕭何除掉!

奈何蕭何現在尋找的東西,對他產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當初蕭何就是在那個山谷,找到一本醫書,從而學成天下無雙的醫術!

這次蕭何要找的東西,肯定比醫書更加珍貴。

因此皇主王心裏就盤算,先不動蕭何,讓他去找……等他找到之後,他在搶走,讓蕭何陷入絕望,在將蕭何幹掉!

「這好像有點殘忍!」皇主王端起一杯清茶,抿了一口,突然又冷笑:「我就喜歡這種殘忍的感覺!」

不久之後,謀士回來了。

皇主王問他:「安排妥當了嗎?」

謀士點頭:「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就只等蕭何他們找到東西,然後就對他們動手!」

皇主王又問道:「蕭何畢竟曾經是龍王,他的死肯定會在龍國引起轟動,所以你安排的那些人,都靠譜嗎?」

謀士道:「絕對靠譜,那些人都是刀口舔血的雇傭兵,只要給錢,他們什麼都肯干!」

「蕭何鎮守邊關的時候,殺了不少雇傭兵,所以可以偽造成雇傭兵找他復仇!這樣別人就沒法多說什麼!」

皇主王點了點頭:「你做的很好,但我還是有點不放心,所以你親自去一趟江海盯着……」

「是!」謀士恭敬回應,頓了頓,他又對皇主王道:「蕭何身邊有霸王的人,還有沈溫婉和顧筠,還有肩扛一顆星的統領曲戰……他們如何處置?」

皇主王看着他,眼神冰冷:「當然是全部幹掉,不留任何痕迹!這麼簡單,還要我教你?」

謀士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在多問。急速離開了皇主王府,然後坐專機機趕往了江海!

……

天色漸晚,蕭何困意襲來!

沈溫婉和顧筠把他推進帳篷!

「溫婉,你回去睡覺吧!我來照顧蕭大哥!」顧筠對沈溫婉道。

「這不行!」沈溫婉拒絕!

「蕭何是我老公,應該我留下照顧他!」沈溫婉態度堅決道!

「溫婉,這個時候,不要任性,你之前沒有照顧過蕭大哥,所以你沒有經驗……你會照顧不好,他身體狀況很糟糕,不能有任何閃失!」顧筠說道。

沈溫婉猶豫了!

一來是因為,顧筠說的有道理!

二來是因為,她實在太困了。

「好吧!後半夜我來換你!」沈溫婉說完就走了。

帳篷里只剩下蕭何和顧筠。

蕭何已經昏昏睡去,顧筠趴在床邊,也睡了過去。

半夜的時候,一股冰涼刺骨的感覺將蕭何驚醒。

他立刻低聲喘息道:「冷,好冷……」

蠱毒太可怕了,之前還只是讓他感覺疼痛,飢餓……如今,居然讓他感覺冰冷。

說明他的病情,進一步惡化,要是在不解除蠱毒……他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了。

「蕭大哥,你沒事吧?」顧筠被驚醒,伸手摸了一下蕭何的腦袋,立刻被凍的縮了回來。

「你怎麼會這麼冷?跟冰塊似得!」顧筠就要去喊人,蕭何拉住了她:「大家都睡了,不要打擾他們!你把我送到外面火堆旁去,烤烤火,暖和一下!」

「好的!」

顧筠找來的輪椅,又把守夜的戰士叫了過來,他們合力將蕭何攙扶上輪椅,然後送到外面的火堆旁!

在這裏,蕭何好受了一些。

他一邊烤火,一邊對顧筠道:「你去休息吧!你都累了一夜了!」

顧筠搖頭:「我不累,陪在你身邊,我很高興!」

蕭何心裏,很不是滋味,這個女子,對他如此,而他心裏卻……

「唉!」

他重重嘆了一口氣,在心裏想:「你對我如此恩情,我該怎麼報答償還你?」

「蕭大哥,你餓了嗎?」顧筠突然問。

蕭何點了點頭,他現在是又冷又餓!

顧筠笑道:「你等等,我去給你準備食物!」

這次出行,他們準備十分充分,連微波爐都帶來了,顧筠只需將食物放在裏面加熱,就可以給蕭何食用!

兩人在火堆旁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沈溫婉才從睡夢之中醒來!

「該死,我說好去換顧筠,怎麼睡過頭了?」她穿好衣服,衝出帳篷,看到火堆旁,依偎兩個人影,正是蕭何和顧筠!

這一刻,她心裏,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她口口聲聲喊著蕭何老公,晚上卻睡的跟死豬一樣。

而顧筠卻整整照顧了蕭何一晚上,她心裏充滿了愧疚。

「顧筠,你去休息吧!」她走過去,把顧筠叫醒,然後又道:「現在我來照顧他!」

顧筠太累了,沒有多說什麼,回自己帳篷睡覺了。

不久之後,曲戰那些人也起來,他們來到蕭何身邊:「龍王,今天該怎麼搜尋?」

蕭何對他們道:「昨晚上我想了一夜,我突然發現我弄錯了一件事情!」

曲戰道:「什麼事情?」

蕭何回答:「我之前是已正常江水流速來計算距離,但那天晚上江水上漲,水流速度肯定加快……因此,山谷應該在距離這裏更遠的地方,你們今天去下游搜索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