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次,金龍沒有硬撼,而是合力攻擊某一個部位,在經過不懈的努力之中,封印終於被破開了一個小孔。

一道熟悉的元氣從小孔裡面出來,這種感覺,久違了。

幾乎一瞬間,葉雄的意識就通過小孔,進入元嬰之中。

意識一分為二,兩個元嬰,同時睜開眼睛。

下一刻,兩道滔天的五彩之光,從蓮花上衝天而起來。

強橫之極的元氣,哪怕隔著封印,金龍依然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量。

此刻不容他多想,當下全力朝封印攻去。

轟轟轟!

不停的攻擊,落到禁制之上。

突然,只聽聞嗡的一聲,整個封印轟然破碎,封印上的魔字,也化成一縷輕煙。

與此同時,一縷長嘯,衝天而起,直衝九霄。

地下室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如此厲害的威壓,頓時地動山搖,山崩地裂。

「兄弟,別激動,快停下來。」男子臉色大變,連忙喝止。

讓他這麼長嘯下去,整個南洲,幾千公里的地方,都得被毀成廢墟。

現在男子才知道,眼前的男子,實力可怕到何種地步,難怪會被如此厲害的封印封住。

葉雄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收斂氣息,說道:「抱歉,元氣被壓太久,一時之間收不住。」

「壓得越大,反彈越大,我理解。」男子笑了笑,伸出手介紹:「我姓龍,叫龍三,是妖界龍族的三皇子。」

「我姓葉,單名一個雄字。」

兩人同時介紹,距離近了很多。

如果不是龍三幫忙,葉雄根本無法突破封印;葉雄破開封印,對於龍三來說,就多一名強大的幫手。

雙贏的事情。

「三皇子,妖界可有去仙界的路?」葉雄第一時間問。

「自然有,原本妖界是準備去仙界請支援的,但是仙界跟魔界大戰,自身難保我,我父皇就打消了這種念頭。」龍三說道。

「太好了。」得知能回仙界,葉雄大喜。

「葉兄弟,我現在有個忙,想讓你幫一下。」

「別客氣,儘管說。」

「我想你跟我聯手把蟲巢毀了,以我一人之力,怕不是蟲皇的對手,現在有你幫忙,勝算起碼多幾成。」龍三說道。

「沒問題,什麼時候出發?」葉雄問。

「過幾天,機會來了我再溝通你,把你的本命元氣給我。」

接下來,兩人交換了本命元氣,這才各種離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回到房間。。

既然實力已經恢復,那就沒有必要將喬蓮帶在身邊。

「趙大哥,你回來了。」見他回來,喬蓮連忙走了過來。 葉雄點了點頭,說道:「我的實力已經恢復了,可以送你回去了。」

「太好了。」喬蓮十分激動,這裡雖然安全,但不是她喜歡的地方。

「你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嗎?」

喬蓮從身上掏出一份地圖,指著上面一個地方,說道:「這裡有一個基地,按那天的撤退方向,他們很有可能就在這裡。」

「咱們走吧!」

葉雄右手一伸,一團元氣將喬蓮包裹住。

喬蓮只感覺到一團暖暖的東西,固定住自己的身體,然後眼前一花。

等周圍的景象恢復的時候,兩人已經出在停場機,戰神號旁邊。

「這怎麼可能?」喬蓮大驚失色。

面前出現的景象,簡直顛覆了她的認識,他怎麼可能這麼快?

葉雄手一招,整艘飛船就被他收起來,放進儲物空間之中。

然後,他再次用元氣將喬蓮包裹住,使用瞬移術。

喬蓮只感覺身體一陣動蕩,然後以視線看不清的速度前進。

這次,她終於看清楚了。

地面的景象以速度在飛逝,這種速度不知道比飛船快了多少倍。

她無法相信,人類居然能如此神通廣大。

就在她愣神之間,葉雄又停了下來。

當她看清楚面前的景象,頓時大驚失色。

兩人已經到了新基地,此時的新基地,正被數萬毒蚱蟲攻擊,無數的飛船,正在半空之中,跟毒蚱蟲進行大戰,滿天都是激光束。

「不好,新基地被攻擊了。」喬蓮十分焦急。

葉雄目光掃過四周的毒蚱蟲,心裡生起一種厭惡,前陣子他被這些毒蚱蟲折磨得夠狼狽的。

吸血美男饒了我吧 今天實力已經恢復,就讓他們看看,真正的人類修真者,是怎麼樣的。

我的導演時代 身上湧起一團光芒四射的元氣,元氣上升到頭頂,就像一輪太陽。

他的出現,瞬間引爆全場,周圍的人全都傻傻地看著這天地異像。

「是趙雲,他回來了。」眼尖地人看到葉雄,馬上說道。

「天啊,他會飛,是築基修士。」

「他天頂的的光球是什麼,好厲害的樣子。」

周圍的人族戰士,全都震驚地看著葉雄,還有他頭頂的光球。

下一刻,光球突然激射出無數的光劍,數以萬計,密密麻麻,就像太陽的萬道金光。

周圍一連片的慘叫聲傳來,懸浮在半空的毒蚱蟲,無論個頭是大還是小,是巡邏者還是蟲王,無一倖免,全都被光劍刺穿,就像黑雨一樣,紛紛從半空掉到,地上蟲屍瞬間堆得像小山似的。

最讓人怪異的是,如此龐大的劍招,在遇到人類駕駛的飛船的時候,劍光紛紛繞過去,就像長眼睛一樣。

一招。

僅僅一招,半空之中,懸浮的數萬毒蚱蟲,就全部被斬殺。

人族的飛船,一架沒傷。

周圍的人,徹底驚呆了,全都讓飛船懸浮在半空,完全失去了反應。

這還是人類的神通嗎?

喬蓮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地看著身邊的葉雄,呼吸都快停止了。

「這就是修真者嗎,天啊,太可怕了。」她的心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

葉雄看了眼周圍,發現十幾公里之外,還有一大片毒蚱蟲,在飛速逃跑,其中還有一隻房子大小的毒蚱蟲王。

他一掌伸出,一隻金黃色的大手虛影,遮天蔽日,如同上帝之手。

那些毒蚱蟲還在半空飛著,瞬間就被大手抓住,用力一捏,全都被捏得粉碎,從半空撒落。

接下來,他赤瞳實展出來,一些躲在暗處不敢出來的毒蚱蟲,全都被發現,被舉手投足之間斬殺,無一倖免。

在礦場被欺負這麼長時間,他對這些可惡的蟲子,已經厭惡到極點,一隻都不想看到。

周圍的人,已經徹底無語,把葉雄當天神一樣。

帝少你被拉黑了 喬貝坐在駕駛倉裡面,從這個角落,她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葉雄每出一招,她都不敢眨眼,彷彿看魔幻電影一樣。

「這還是人嗎?」

「人類如果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還會被蟲族欺負嗎?」

另一艘飛船裡面,楚強臉色非常難看,手腳顫抖了起來。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當初驅趕趙雲的情景,現在他實力恢復了,還會放過自己嗎?

良久,周圍的人這才反應過來,全都歡呼起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進入基地,在停機場停了下來。

葉峰早就在等候,見他進來,連忙上前,激動地說道:「趙雲……不對,趙仙人,多謝你出手,如果不是你的話,咱們基地恐怕已經淪陷,全軍覆沒了。」

「我是人族的人,這些是我應該做的。」 霸氣總裁,不屈妻 葉雄說道。

外面的戰士,紛紛駕駛著飛船進來,遠遠地看著葉雄,全都一臉激動。

葉雄見他們個個看到自己的樣子,還是十分害怕,當下將黑袍脫下來,露出一身骷髏的肉身。

下一刻,驚人的事情發生了,只見他的肉身,就像白骨生肉一樣,瞬間所有的肌肉全都長了出來,變成一名年輕帥氣的男子,身上散發著儒雅的霸氣。

其實,以葉雄的實力,還沒辦法白骨生肉,大家看到的只不過是他的幻術而已。

肉身可以隨著修為恢復,慢慢長起來,但是絕對無法瞬間白骨生肉。

大家看到他這副樣子,感覺親切了很多,至少不會感覺到害怕。

葉雄的目光在周圍掃了一輪,無意之間掃過楚強。

楚強嚇了一跳,連忙上前幾步,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撲通撲通地叩著響頭:「趙神仙,大仙,楚強有眼不識泰山,還望你大人有大量,饒了小子一命,求你了。」

看著他那慫包樣,葉雄沒來由就氣了。

「叩一千個響頭,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葉雄冷冷道。

楚強大喜,撲咚地叩了起來,額頭砸在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很快額頭就起了一個大包。

「一千個響頭,少一個,我要你的命。」葉雄警告他之後,這才走進葉峰的辦公室。

周圍的人,可憐的看著楚強,目光之中,全都鄙夷之色。。

當初,就連首領都相信趙雲是無辜的,偏偏他揪著人家不放,現在這落得這種下場,那是活該。

葉峰看了楚強一眼,冷哼一聲,他不覺得葉雄的做法有什麼不對,不殺他算好了。 進入辦公室之後,葉雄直接說道:「這裡的事情一了,我就會離開這裡,有什麼需要我辦的嗎?」

葉峰怎麼說也幫助過他,算是對他有一些恩情,還是要報答的。

「如果你能做到,我最希望的當然是人族有個安樂的地方,不用像現在這樣,東躲西躲。」葉峰說道。

「這也是我的願望,我現在正在尋找回仙界的道路,只要能找到,我會將你們全都帶走,那裡才是人族呆的地方。」葉雄答應他這個要求。

「多姆星有很多人族,都被蟲族奴隸,我希望你能將他們解救了出來。」葉峰繼續道。

「我已經準備去殺毒蚱蟲皇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葉峰點點頭,道:「我沒有其它的請求了。」

葉雄走出辦公室,發現外面很多人都在遠遠看著他,特別是喬家姐妹,神色非常複雜。

「葉大哥,你要走了嗎?」喬蓮忍不住問。

「我走了,有緣再見。」

葉雄身體嗖地化成一道流光離開,速度快到就像瞬間在原地消失一樣。

喬蓮喃喃看著天際,說不出話來。

喬貝看著她的模樣,嘆了口氣,說道:「好妹妹,咱們跟他是兩個世界的人,別多想了。」

喬蓮也清楚,但是心裡就是放不下,這或許是自己人生之中,最美好的一段回憶了。

……

離開基地之後,葉雄本來想去趟蟲谷,將老陸他們救出來,畢竟他對自己有救命之恩。

但是想來想去,在整個多姆星,像老陸這樣的人族修士,不知道有多少,救了一個救不了第二個。

救了之後,他們沒有自保能力,可能更加引來蟲族的瘋狂報復。

擒賊擒王,想要解決多姆星的事情,必須從源頭抓起。

葉雄回到南洲,等候龍三皇子的消息。

三天之後,龍三來找到,說找到毒蚱蟲的巢穴,邀請他一起前去,斬殺蟲母。

虹姐還要留下來處理南洲,所以不能一起前去。

「龍兄,你怎麼能在多姆星,擁有屬於自己的地盤的?」對於這一點,葉雄一直都不太了解。

「這不簡單,蟲族最喜歡的是礦石,我每個月讓阿虹給蟲皇獻上一大筆礦石,它們就答應不來侵犯南洲了。」龍三解釋道。

「這些蟲族的人,到底有多少智慧?」葉雄對這一點,一直都很不解。

說他們有智慧又不像,總體顯笨;說沒有智慧又不像,人類的一些智慧,在它們身上,也能體現出來。

「千萬年來,蟲族的智慧一直在進化,現在說不上很高,但是十歲左右的孩子的智慧還是有的。」龍三回道。

「蟲族之中,實力等級是怎麼分的?」葉雄繼續問。

「最強的是蟲后,她是整個蟲界的統治者,聽說實力通天徹地,沒人見過蟲后,不知道它長什麼模樣;其次是每個蟲族的蟲母,這蟲母擔負著培育後代的任務,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在蟲巢產卵,這段時間大概是三天左右,這是蟲母實力最差的時候,也是咱們斬殺蟲母最好的時候。」龍三繼續說道。

「這麼說,咱們這次是去斬殺蟲母了?」

「沒錯,我打探到毒蚱蟲母有可能在接下來幾天產卵,這時候過去是最好的。蟲母之下就是蟲皇了,蟲皇是蟲母的寵妃,實力自然不一般。在蟲族之中,權利最大實力最強的不是公蟲,而是母蟲……」

接下來,葉雄從龍三口中,得知了蟲族很多奇怪的規則,只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三天之後,兩人來到多姆星另一邊,懸浮在半烏雲之中。

下面地上,建立著一座十分龐大,覆蓋五百公里巨大的堡壘,遠遠看著,像一隻巨大的蟲卵匍匐在地上。

堡壘呈長橢圓形,外表被包圍了起來,看不清裡面。

葉雄見到的城堡多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宏偉的堡壘。

人類的建築跟這裡一比,弱爆了。

「這麼大,怎麼知道蟲母躲在哪裡。」葉雄道。

堡壘四周,密密麻麻飛行著無數的毒蚱蟲,數以萬計。

哪怕兩人神通再大,想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去,還是非常困難的。

「怎麼樣,硬闖嗎?」葉雄問。

龍三搖搖頭,說道:「不行,太冒險了,據我的打探,這裡面有兩隻蟲皇,而且,蟲母有沒有在產卵,還無法證實,硬闖太冒險了。」

「這些毒蚱蟲有夜視能力嗎,要不等天黑再潛進去?」葉雄繼續問。

「他們已經進化到有夜視功能,黑夜對於它們來說,沒多大影響。」龍三道。

「既然不能硬闖,晚上又沒有辦法,只能殺兩個毒蚱蟲,藉助它們的身體進去了。」葉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