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一片古老的森林,十分的開闊,其中生長著一顆顆參天大樹,這些大樹的年齡都十分的古老。

整座森林之內,卻是除了帝星辰他們之外,沒有任何有血有肉的生命的存在,有的只是上古時期神魔大戰之時戰死的惡魔以及天界的神兵神將的殘魂。

帝星辰進入月神之地,也不過才一天的時間罷了,但是死在帝星辰手中的惡魔殘魂,至少也有一百多頭了。至於蛋蛋,也是殺了不少的惡魔殘魂,通過這種修鍊,大家的實力都提升了不少。

特別是帝星辰,他已經感覺了,他的修為幾乎已經快要達到瓶頸了,只要再給他一段的時間,讓他衝破這個瓶頸,他便能夠突破玄宗初期了,進入玄宗中期了。 第八百七十六章教皇獲勝

「喝!」就在這時候,帝星辰施展出來《逆央八步》的精妙身法,一槍刺了出去,將眼前一頭六等男爵,給擊殺在長槍之下了。


「咦?」但就在這時候,帝星辰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古怪,緊接著,他口中念念有詞,雙手飛快的掐了一個法訣,步法居然變得更加的精妙了,速度也是更快了,如同一團流雲一般,有著一種「心似浮雲常自在,意如流水任東西」的意境。

「真沒有想到,我剛才居然領悟出來了《逆央八步》第四步——無影無蹤這一步,真是太妙了!」帝星辰感受著自己的步法,嘴角不由浮現出來了一絲笑容。

沒錯,原來就在剛才,帝星辰居然領悟出來了《逆央八步》第四步無影無蹤這一步了。領悟出來了這一步的身法之後,帝星辰發現自己運轉身法起來,速度更快,更加詭異了,往往出其不意,讓對手難以預料。

可以說,帝星辰領悟出來這一步之後,實力又是大漲了,光是靠著這一門步法,就算面對玄尊中期的玄修者,也可以纏鬥片刻了。至於玄尊初期?那就不在話下了。

月神之地內擁有上古時期神靈和魔神遺留下來的力量,所以帝星辰在其中進步很大,帝星辰如今,足足擁有二十多萬斤的力量了,基本上,尋常的玄尊初期的玄修者,基本上都不是帝星辰的對手了。

除非是那種玄尊初期巔峰,快要達到玄尊中期的玄修者,否則根本沒有擊敗帝星辰的可能性。

呼呼!但就在這時候,兩道身影突然飛快的朝著帝星辰所在的地方奔來,一下子便將帝星辰圍在了中間。


帝星辰見狀,目光一掃,發現這兩道身影,不是殘魂,而是跟帝星辰一樣的參賽者。這兩人,都是青年男子,看起來年紀不大,大概只有二三十來歲的模樣,全身上下散發出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眼中露出一絲輕蔑之色,打量著帝星辰。

其中一人輕蔑的看著帝星辰,譏笑道:「小子,你的實力也來參加比賽啊,看來應該殺了一些殘魂了吧。也罷,我們兄弟二人,還差一點兒積分,便可以沖入百名之內,所以,不好意思,我們只能殺了你了,奪取你身上的積分。」

「虎子,跟他廢個屁話,直接殺了,得到積分便是了!動手!」另外一名青年男子,不屑的冷笑一聲,一揮手中的大刀,便朝著帝星辰劈去,他這一刀,釋放出來一股強大的力量,顯然他想要一刀直接結果掉帝星辰的性命。

「喂,熊子,你出手慢點,你這是想要搶奪積分啊,我們一起殺了他,積分就會自動分配,一人一半,咱們合作了多次了,你不要佔我便宜啊!」這個叫做虎子的青年玄修者見到熊子出手,當即不甘落後,生怕積分被搶了,也是揮舞起來了手中的大刀,斬向帝星辰。

「區區兩名玄宗後期的玄修者,居然也膽敢對我帝星辰出手,還妄想搶奪小爺我的積分,真是活膩了!」帝星辰目光冷冷的掃視了二人一眼,手中的弒神槍飛快的揮動了兩下,頓時只見兩道寒光閃過,兩名青年男子的動作頓時定住了。

仔細一看,原來原來這兩名青年玄修者的胸口之上,都是出現一個偌大的血洞,正是被弒神槍給刺穿的。

「你、你、你……原來你便是帝星辰……」

「天,你就是那個一口氣衝上月神榜第五名的帝星辰,原來是你,本來以為你還是僥倖衝上第五名的,看來還是我們太天真了……」兩名青年男子萬萬想不到,眼前這一名少年居然如此強大,可是當他們聽到「帝星辰」這個名字之時,頓時便明白了過來,只可惜他們明白得太晚了,哼了一聲,便齊齊倒在了地上,氣絕身亡,一命嗚呼了。

死在了帝星辰的手中,他們也算不枉了!帝星辰如今實力無比的強大,足足有二十多萬斤的力量,再加上這兩人一開始便大意了,所以帝星辰秒殺他們,也在情理之中。

「收!」擊殺了這兩名玄修者之後,帝星辰長袖一揮,便將兩人的空間戒指吸入了手心之中。來參加試煉之人,都是一些優秀的人,基本上都有空間戒指了,空間戒指雖然無比的珍貴,只有神玄之境的超級強者才能夠製造,但幾千萬年、幾億年下來,星空大陸之上的空間戒指還是不少的,每一個大世家,當他們的弟子達到了玄宗之境,都會配上一枚空間戒指的。

和兩人的空間戒指滴血認主了之後,帝星辰精神掃視了兩人的空間戒指之內的東西,發現其中也是一些玄靈石和靈器、玄通之類的東西,倒是沒有特別珍貴的寶物。

這些東西,帝星辰已經見多了,都快麻木了,也沒有怎麼高興,隨意的將這些東西全部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內。

然後,帝星辰、蛋蛋他們便繼續朝著這一座古老的森林深處奔去,尋找惡魔殘魂,屠殺殘魂。

至於剛才,帝星辰被圍攻之時,蛋蛋都在幾十丈之外和惡魔殘魂廝殺呢,它雖然看到帝星辰被圍,卻是一點兒也不擔心,因為它很清楚帝星辰那恐怖無比的實力。

帝星辰的名次本來下降了一些的,差一點跌出了前十名的,但是殺了這兩人之後,這兩人的積分倒是不少,帝星辰的名次居然再一次恢復到了第五名。還真是奇怪,不多不少,剛剛好第五名,就好似帝星辰和這個「五」特別有緣一般。

不過,帝星辰也不著急拿第一名,樹大招風,此刻以他的實力,就算不斷的殺人,也很難奪得第一名,第二第三倒是有希望。所以,帝星辰現在不斷的歷練,就是想要讓自己突破,一旦帝星辰突破玄宗初期,在這月神之地所有的參賽者之中,他基本上可以橫著走了。

時間如同流水一般,很快,便又過去了數個時辰的時間,這時候,帝星辰已經進入了月神之地整整一日的時間了。

月神之地之外,月神山山腳下,陰月神教的教皇微微一笑,一雙美目看向身邊坐在皇座之上的蒙古皇朝皇帝,淡淡道:「皇上,一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帝星辰不僅還活得好好的,而且名次一直保持在第五名,我們的賭鬥,你輸了!」

蒙古皇朝的皇帝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哼了一聲,道:「教皇,不錯,朕這一次,的確是輸給你了。朕願賭服輸,皓月丹我給你!」

蒙古皇朝的皇帝說著,長袖一揮,便拋出了一枚月光一般皎潔的丹藥,通體晶瑩剔透,就如同一塊美玉一般。

陰月神教的教皇玉手一揚,便將這一枚丹藥抓在了手心之中,微笑道:「如此便多謝皇上了,這一枚皓月丹,對於本教皇的修為,倒是幫助不小。」

「慢著!」但就在這時候,蒙古皇朝的皇帝卻是長袖一揮,突然咬了咬牙,臉上露出一絲狠色,雙眼注視著陰月神教教皇,狠下心來,道:「教皇,這一次,的確是朕賭輸了。但是,賭一次也沒有什麼意思,不如咱們再賭一次。朕用四枚皓月丹,和你賭,賭你贏去的這一枚皓月丹,和整整三葫蘆的陰月聖水。朕賭在月神試煉結束之前,這帝星辰必死無疑!若是在月神試煉結束之前,這帝星辰死了,朕便勝了。相反,若是這帝星辰能夠活到月神試煉結束,教皇你便勝了。怎麼,教皇,你可敢接戰?若是不敢,便將這一枚皓月丹還給朕吧!」


陰月神教的教皇聞言,雙眼頓時不由微微一眯,突然笑道:「既然皇上有此雅興,好,本教皇便捨命陪君子,跟你賭了。」

在月神之地之中,帝星辰已經度過了一日半的時間了,此刻,他也已經深入了這一座古老的森林之中了。如此古老的森林,極有可能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帝星辰精神之力到處掃視著,看是否能夠發現一些秘密,但是帝星辰卻是沒有什麼進展。

而此刻,帝星辰在月神榜上面的名次,也跌了下來,成為的第十一名,跌到了前十名之外。不過,這也是無法避免的事情,帝星辰的實力雖然很是強大,但是他的修為太低了,若是無法提升修為,他註定是拿不了第一名的。此刻,帝星辰最想要的,便是突破。

雖然,帝星辰還有陰月聖水,這陰月聖水,可以讓玄尊之境之下的玄修者直接晉級,提高一個境界。不過,只能夠服用三次,一次比一次承受的痛苦和力量大。

帝星辰已經服用過了兩次了,還有一次服用陰月聖水的機會。

但是,這服用陰月聖水,承受的痛苦太大了。帝星辰第二次服用之時,痛苦比第一次巨大幾百倍,若是第三次服用,肯定更為的恐怖。帝星辰如今也沒有十成的把握,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服用陰月聖水提升修為的。

「咦!」就在這時候,帝星辰的目光,突然無意之間發現了前面山坡上好似有一座山洞,看樣子年代似乎十分的久遠,並且其中不時散發出來一股古老、蒼涼的氣息,顯然大有古怪。

「蛋蛋,這邊!」帝星辰當即便不由邁開步子,走到了這一處山洞的前面,來到山洞的洞口,

帝星辰目光一掃,發現這山洞似乎還很長,居然一眼望不邊際。 第八百七十七章神秘古洞

帝星辰又展開精神之力,一直延展進入山洞五百丈之內,發現這山洞十分,十分的崎嶇,倒是有不少的惡魔殘魂,但是實力都是不高。

不過,帝星辰的精神之力足足放出來了五百丈遠的距離,也是達到了帝星辰的極限,依然沒有發現這一處山洞的盡頭。

「這一座山洞,似乎有些古怪!」帝星辰看著這一座山洞,心中暗暗盤算了起來,片刻之後,他的雙眼之中便露出了一絲堅定的目光,這月神之地之內,秘密無數,自己能夠發現這一座山洞,這或許是一次機會。

雖然,這一座山洞之中,也可能有巨大的危機,但是帝星辰決定,冒險深入山洞之內,一窺究竟。

「蛋蛋,我準備進入山洞之內探索一番了,人多了反而不好行事,你準備進入白風腰帶之中吧!」帝星辰看了蛋蛋一眼,精神之力運轉了起來,便將它捲入了白風腰帶之中。緊接著,帝星辰雙眼一眯,便走到了山洞的入口處,準備進入山洞之中。

「在那裡,趕快圍上去,別讓他給逃走了!」但是,就在這時候,一道大喝之聲突然從不遠處響了起來,緊接著,只見兩道黑影,飛快的朝著帝星辰撲來。

帝星辰定睛一看,發現那大喝一聲的一人,居然是蒙古皇朝的三皇子。而另外兩人,乃是三皇子的兩名手下,似乎是叫做史八和賴九。這兩人,都是玄尊中期的玄修強者。

「不妙!」帝星辰如今的實力,可是還對付不了玄尊中期的玄修強者,至於面對兩名玄尊中期的玄修者,那自然更是不可能。所以,見到在這三人出現,帝星辰心中當即暗道不妙,也來不及多想,便朝著山洞之內奔去,並且運轉起來了《九轉雷神訣》的身法,速度奇快無比。

看到帝星辰進入了這一座山洞之中,那史八和賴九眼中卻是露出了十分驚恐的神色看著這一座山洞,好似很害怕這一座山洞一般,不敢進入其中。

「快追啊!你們還傻愣在這裡幹什麼,好不容易找到這混蛋小子,你們一定要給我抓住他,讓本皇子好好折磨他一番,慢慢的弄死他!」三皇子見到史八和賴九居然停留在了洞口,沒有追進去,頓時大怒,催促了起來。

「三皇子殿下,不是我們不進去,而是這個山洞裡面很恐怖啊!」史八、賴九二人露出一臉恐慌之色看著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座山洞,卻是不肯踏足其中。

「危險?有什麼危險,你們兩個可是玄尊中期的玄修者啊,就算有危險,難道還解決不了?」三皇子一臉怒容,憤怒的說道。

「三皇子殿下,這一座山洞,在十年前,我們參加月神試煉的時候進去過啊。這其中,殘魂很多,其中還有上古時期神靈的殘魂啊,那可是傳說之中的神靈啊,吹一口氣,都能夠弄死我們的偉大存在!」史八、賴九連連搖頭,無比的驚慌。

三皇子聞言,臉色一沉,卻是咬了咬牙,惡狠狠道:「無論什麼危險,只要這帝星辰敢進去,我們便得進去,沒有看到這帝星辰死在本皇子的面前,本皇子決不罷休。你們二人,若是不願進去,本皇子便一個人進去。若是本皇子有什麼三長兩短的,你們出去之後必死無疑,你們的家人,男的世世代代為奴,女的世世代代為倡,每日任人玩弄、蹂躪,永世不得翻身。你們好好想想,你們若是願意接受這個結局,便在這裡呆著吧!」三皇子說著,居然咬了咬牙,獨自一人朝著山洞之內奔去。

史八、賴九二人見狀,相互對視一眼,只得咬了咬牙,也跟了進去。

沒有辦法,他們的性命是小,但三皇子的性命是大,三皇子若是死了,不僅他們兩人必死無疑,就連他們的族人朋友也全部會遭到牽連。對於這個神秘的山洞,帝星辰卻是一無所知,若是知道就史八、賴九都不敢進入這個山洞的話,他是否會進入這個山洞的話,就又是一說了。

只可惜,帝星辰已經無法知道這件事情了。進入山洞之後,帝星辰擔心三皇子追殺自己,於是飛快的朝前方奔行著。

這山洞之中,並不是很高大,雖然能夠飛行,倒是沒有多大作用,在這裡,就算帝星辰可以御空飛行,也占不到什麼便宜。一口氣奔行了三百多丈之後,帝星辰精神之力掃視了後方一下,發現三皇子他們並沒有追趕過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帝星辰剛剛鬆了一口氣,便發現三道人影朝著此處飛奔而來,正是三皇子他們。

「果然還是追來了!」帝星辰見狀,臉色不由微微一變,也不遲疑,當即便縱身朝著前方飛快的奔行著。

目前,以帝星辰的實力,跟這三人廝殺,爭鬥,明顯是占不到什麼便宜的,唯一的辦法便是暫時保住性命,等到來日修為提升了,再報仇雪恨。

這三皇子速度並不是很快,根本追不上帝星辰,但是史八、賴九二人,速度卻是奇快無比,很快便追上了帝星辰,眼看著就要攔住帝星辰的去路了。

帝星辰見狀,心中暗道不妙,當即拚命的催動起來了《九轉雷神訣》,施展出來了《逆央八步》這一門身法玄通,速度頓時大漲,這才逐漸的和他們拉開距離。

此刻,帝星辰也有些暗暗慶幸,幸虧他在此前領悟了《逆央八步》第四步「無影無蹤」,否則的話必然會被史八他們追上的。越往前,殘魂也便越多了,這些殘魂見到帝星辰、三皇子他們,頓時張牙舞爪的朝著他們撲來,攻擊他們。

不過,帝星辰自然是沒有時間和這些殘魂浪費了,要麼直接躲開,要麼直接一拳轟殺,反正就是拚命的超前奔行著,想要甩掉三皇子他們。三皇子他們,也是同樣不和這些殘魂糾纏,拚命的追趕帝星辰,一心一意想要將帝星辰擊殺。

特別是史八和賴九,這兩人最為著急,他們知道三皇子不殺帝星辰,誓不罷休,而越是深入這山洞,便越是危險,他們心中無比的渴望儘快追上帝星辰,殺了帝星辰。

但是,帝星辰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他們無論如何也只能夠做到保證不跟丟而已,想要追上根本是不可能的。史八、賴九都快絕望了,他們只得大喝道:「小子,不要再往前面逃了,前面十分的危險,有許多古神的殘魂,進去必死無疑。」

「哼!危言聳聽,若是真有古神殘魂在前面,你們還敢追進來么?」帝星辰卻是一點兒也不相信,不屑的冷笑一聲,速度更快了,轉了一個彎,又進入了一座新的石室之內。

但這時候,史八和賴九卻是停了下來,看著前方,眼中露出了無盡的驚恐之色,絲毫也不願意再往前面去了。

「你們幹什麼,還不趕快去啊,快點,還差一點便追上了,一定要抓住這混蛋小子,本皇子一定要弄死他!」三皇子見到兩人居然停了下來,頓時不由臉色陰沉的咆哮了起來。

「三皇子殿下,前面乃是一個古神殘魂的地盤,不能前進了,否則必死無疑啊!這一回,您就算殺了我們,拿我們的家人威脅我們,我們也絕對不會前行半步的。」史八道。

「不錯,三皇子殿下,往前便是死路一條了啊。這帝星辰,已經是必死無疑了,三皇子大可放心啊,沒有必要給他陪葬!」賴九也是死也不肯前進一步。

三皇子見狀,臉上青筋暴跳,無比的憤怒,但是兩人都是這樣說,他一個人也不敢繼續深入,也只得作罷了,就在原地等待了起來,只要帝星辰膽敢回頭,那便是自投羅網。

而帝星辰,根本沒有察覺到三皇子他們已經沒有繼續追殺他了,一路狂奔,當帝星辰察覺到三皇子他們的氣息消失之時,四周突然變得古怪了起來。帝星辰感覺到,好似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四周網了起來,而帝星辰正是這網中之魚。

「人類,你好大的膽子,居然膽敢闖入我的潛修之地,莫非是活得不耐煩了?」這時候,一道威嚴、古老、偉大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遞了出來,在山洞之內不斷的迴旋著,就好似有無數名玄修強者在四面八方一起開口說話一般。

「什麼人?」帝星辰臉色一變,突然響起來了史八他們的話,這山洞深處,有古神殘魂,難道是古神殘魂?

「我不是人,是神!」這一道威嚴、古老、偉大的聲音,再一次傳遞了過來。

是神!是神!是神!

這兩個字,從四面八方傳遞了過來,不斷的在帝星辰的耳畔迴響著,深深的震撼了帝星辰。「難道,真的是傳說之中的古神殘魂?」帝星辰內心無比的震撼,古神殘魂,可不是尋常的殘魂能夠相比的,就算他們隕落了,就算他們只剩下一縷殘魂,那好歹也是古神殘魂啊,瘦死的駱駝好歹也比馬大。

就在帝星辰內心無比的震撼之時,突然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從天而降,全身不斷的閃爍著一陣陣金色的光芒,璀璨奪目,晃得人眼花繚亂。

帝星辰仔細一看,這才發現,原來這一道巨大的金色影子,居然是一頭無比巨大的金色神龍,這一頭巨龍,全身上下生著金色的鱗甲,閃閃發光,它的身體,長約好幾百丈,粗好幾丈,整個山洞都快容納不下它巨大的身軀了。 第八百七十八章太古天龍

這頭金色的巨龍,此刻正漂浮在山洞的半空之中,一雙龍眼,正威嚴的注視著帝星辰,口中發出無比威嚴的聲音:「人類,擅闖本神領地,死!」

神龍!神龍!毫無疑問,在眼前的這一條金色巨龍,乃是一頭上古時期神魔大戰死掉的神龍的一縷殘魂。

帝星辰見到這條金色巨龍對自己動了殺機,臉色頓時不由一變,這一頭金色巨龍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便已經讓帝星辰從心底感到顫抖,毫無反抗之心了,若是交手起來,帝星辰自然更是毫無勝算。所以,帝星辰也不指望能夠打敗這一條金色巨龍,連忙恭敬道:「前輩,晚輩乃是參加月神試煉的參賽者,因為被人追殺,這才闖入前輩的領地,萬無冒犯之心,還望前輩恕罪!」

「任何生靈,膽敢褻瀆神之威嚴,沒有任何借口,死!」恐怖的金色巨龍卻是絲毫也不理會帝星辰的辯解,口中發出威嚴的聲音,一股無比偉大、恐怖的力量朝著帝星辰席捲而來,似乎正要宣判帝星辰死刑。

帝星辰見狀,當即便欲退後,但是帝星辰發現,在這一股無比偉大、恐怖的力量之下,他的身體居然不聽自己使喚了,絲毫也動彈不得了,定在了原地。

「什麼?我的身體動不了了,可惡,古神之力,好生可怕,我終於明白三皇子為何不敢追上來了,原來因為這裡面盤踞著一頭上古神龍的殘魂,他們定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不敢深入。難道、難道我帝星辰,今日就要死在此地了嗎?可恨啊,可恨我大仇未報,心愿未了啊……」帝星辰看著這一股朝著自己席捲而來的偉大力量,內心一下子便絕望了,在這一股偉大無比的力量面前,任何反抗,任何力量,都是徒勞。

眼看著帝星辰就要隕落在此了,但是,就在這時候,一道白光,突然從白風腰帶之中飛了出來,擋在了帝星辰的面前:「蛋蛋、蛋蛋、蛋蛋……」沒錯,這突然出現的一道白光,居然正是蛋蛋。蛋蛋也不聽帝星辰的召喚,居然便從白風腰帶之內飛了出來,擋在了帝星辰的面前。

「蛋蛋,快閃開!」帝星辰見狀,臉色不由大變,這一股偉大的力量,何其之恐怖,帝星辰可是深有感受,他和蛋蛋相處時間雖然不長,但彼此之間卻是建立的深厚的感情,今日他雖然必死無疑,但是他還是希望蛋蛋能夠繼續活下去。

但是,就在這時候,奇異突然發生了。只見蛋蛋擋在了帝星辰身前之後,那一頭金色巨龍一雙威嚴的雙目之中突然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將它的攻擊給撤掉了。

然後看著蛋蛋雙眼一亮,如同一名無比饑渴的的大漢看著一名赤身裸體的大美人一般,雙眼放光,無比興奮的喃喃道:「咦?這是、這一股血脈,好純粹啊,好純粹的太古天龍的血脈啊,自從太古之後,哪怕是在上古時期,也極少見到如此純粹的血脈,這血脈,比本神的血脈都要純粹……」

帝星辰正打算撲過去救下蛋蛋的,但是看到眼前這一頭金色巨龍居然撤掉了攻擊,眼中頓時不由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但是,帝星辰看了看眼前這一頭巨大的金龍,又想起自己是在龍潭附近發現蛋蛋的,心中頓時不由產生了一個念頭。

「難道,蛋蛋也是龍族,而且還跟眼前這一頭金色巨龍還有些關係?」帝星辰心中暗暗猜測,若真是如此,說不定還能夠逃過一劫。

「你過來!」就在這時候,這一頭金色巨龍,突然雙目注視著蛋蛋,口中發出了威嚴的聲音。蛋蛋的眼中,也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臉色有些激動,好似遇到了親人一般,居然十分聽話的,奔到了這一頭金色巨龍的身前。

金色巨龍當即伸出一隻金黃色的龍爪來,撫摸著蛋蛋,龍爪之上,也是散發出來一股股金色的光芒,融入了蛋蛋的體內。片刻之後,這一頭金色巨龍的臉上,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色,大笑道:「哈哈哈哈,天不絕我太古天龍一族啊,天不絕我太古天龍一族啊,沒有想到,在如今這個世上,居然還有如此純粹的太古天龍血脈,比本神的血脈,都要純粹多了,哈哈哈哈……」

金色巨龍放聲狂笑了半天,這才依然掩飾不住興奮的用一種無比古怪,帝星辰完全聽不懂的語言,和蛋蛋交談了起來。

而蛋蛋,居然也會說這一種語言,兩者竟然還相談甚歡,都是露出無比興奮的神色,並且蛋蛋和這一頭金色巨龍,目光還時不時落到了帝星辰的身上,好似話語之中提及到了帝星辰一般。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心中已經確定了,看來這蛋蛋應該的確和這一頭金色巨龍屬於同一種類的龍族。

就算在龍族之中也分為許許多多的種類,光是帝星辰所知道的,便有什麼青龍、紫龍、螭龍、白龍、紅龍、綠龍等等等等。不過,這一頭金色巨龍口中的太古天龍,帝星辰倒是從未聽說過,不過光是聽這個名字,也知道是龍族之中非常厲害的一個種類,不知道和暗皇邪龍,血紅戰龍相比,誰更厲害。

片刻之後,金色巨龍好似對蛋蛋說了些什麼一般,蛋蛋眼中露出依依不捨的目光注視著帝星辰,不斷的搖著腦袋。後來,這一頭金色巨龍又好似說了些什麼一般,蛋蛋這才依依不捨的看了帝星辰一眼,無奈的點了點頭。

這時候,這一頭金色巨龍,臉上這才露出了高興的神色,哈哈大笑了兩聲。

緊接著,這一頭金色巨龍,目光便落到了帝星辰的身上,口中發出了威嚴的聲音,道:「人類,你應該慶幸,擅闖本神領地而不死的,你是第一人!」

帝星辰聽到此話,馬上便明白了過來,知道這一頭金色巨龍是不打算殺死自己了,頓時不由鬆了一口氣,恭恭敬敬的笑道:「晚輩感到很榮幸,非常感謝前輩的寬容大量,晚輩在此,為擅闖前輩的領地,再一次深表歉意。」

「哼!人類,就是喜歡做作,不要在這裡虛情假意了,本神都說過會饒你不死,你也不必說這些客套話了。」這一頭金色巨龍卻是不屑的哼了一聲,帝星辰見狀倒是沒有生氣,他說的話,的確是發自肺腑,他的確非常感謝這一頭金色巨龍寬恕了自己。

不過,這一頭金色巨龍似乎對人類有偏見,帝星辰也沒有怎麼在意。

「蛋蛋、蛋蛋……」一旁的蛋蛋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絲不滿之色,頓時對著這一頭金色巨龍叫嚷了起來,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居然讓這一頭金色巨龍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好似服軟了一般。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真是無比的吃驚,他心中不由暗暗震撼,蛋蛋究竟是何方神聖啊,居然就連這一頭金色巨龍,古神殘魂,居然也對蛋蛋如此客氣,真是太震撼了。

這時候,這一頭金色巨龍這才態度稍微好了一點的看著帝星辰,威嚴道:「你的名字,是叫做帝星辰吧,蛋蛋乃是本神的族人,擁有我們太古天龍一族最為純粹的血脈,聽說你這段時間都是你在照顧它,看在這件事情的份上,本神寬恕你的擅闖禁地之罪。另外,聽蛋蛋說,你的仇家很多,到處追殺你,你好幾次都險些被殺死,本神可以賜予你偉大的力量,讓你擊殺所有的敵人。」

「什麼?」帝星辰聞言,不由微微一怔,這一頭金色巨龍,居然願意賜予帝星辰偉大的力量,帝星辰都懷疑自己聽錯了,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大好事啊。

「不過,本神有一個條件,那便是蛋蛋必須留下來。」這一頭巨大的太古天龍說道。


「不行!」帝星辰聽到此話,卻是斷然拒絕。帝星辰絕對不會做出拋棄兄弟朋友的事情的,哪怕死。

「什麼?你這渺小的人類玄修者,居然膽敢拒絕本神?你難道就不怕死嗎?」這一頭太古天龍萬萬想不到,眼前這一名人類玄修者,居然想都沒有想,便一口拒絕了它,頓時勃然大怒,一股無比恐怖,好似要毀滅掉整片天地的力量,突然降臨,光是那恐怖的氣息,便將帝星辰吹得倒飛了出去,噴出一口鮮血。偉大的神靈,太古天龍居然被帝星辰給激怒了。


「你難道就不怕死嗎?」太古天龍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無比恐怖的氣息,身上一道道金色的氣流不斷的閃爍著,這不是普通的力量,而是神力,神靈的力量。

「我怕死!但就算死,我也絕對不會犧牲自己的兄弟朋友作為代價,苟延殘喘的。這樣,就算我能夠活著,也是生不如死而已!」帝星辰噴出一道鮮血之後,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這一頭巨大的太古天龍。

「蛋蛋、蛋蛋……」蛋蛋看到帝星辰吐血了,臉色頓時大變,焦急的擋在了帝星辰的身前,憤怒的盯著太古天龍。

太古天龍卻是沒有理會蛋蛋,而是注視著帝星辰,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眼中露出一絲讚許的神色,爽朗的笑道:「人類,你為了蛋蛋,居然就連本神賜予的偉大力量也不要了,就算性命也不要了,這種捨生取義的性格,人類之中你已經是第一人了。你不錯,很不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