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下咱們想救她都救不了,還怎麼拿?看著她死吧。

如果有幸,靈帝劫掉落在地上,咱們就去撿。若是吃進肚裡,本將也只好冒險一搏了。」絕三叉褶皺的面容一蠕一蠕的,卻語出波瀾不驚。

這一世送命,好過以後鬼帝醒來,讓他生生世世都生不如死的好。再說鬼帝這般器重他,為這一點,他覺得也值得付出自己的生命,誰叫自己不爭氣,一時色迷心竅鑄下這大錯。

齙蟒是因凸目和凸唇、嘴大牙長而著名,又叫「大鬼蟒」,是吸收邪-惡靈氣鼎盛,後天所形成。因為它本是洪荒時,死於修鍊四百五十多年時期未成虯龍的蟒,後來到了陰間,無人管治無惡不做,與天做對與地背馳,才養成兇殘習性。世間將它稱做最兇惡的蟒。

曾經它竄上天宮偷吃過天上的仙馬和其他仙獸、以及一條血脈相傳的真龍。天庭派出各種法寶,四下通緝它,誰知最後尋找許多年都沒有找到它,甚至失去它的消息。

天庭自然也知道它這樣個龐然大物,想要隱藏濃厚靈氣,除非將它永久封印,否則是很容易發現它的。後來就到神界、魔界、妖界、鬼界、仙界、人界的頂級人物領地上都查訪一遍,懷疑是他們這些人王將它藏起來。可結果還是沒有問出它的消息及影蹤,之後只好忍氣吞聲的放棄了。

那時候,盤古老早就不在,還是未成護法天尊的虛畀烎和太上老君主持分派的人馬搜尋。反而是對各界看管最嚴的時候。

當時天神對六界宣告說,你們想將它收起來也可以,要麼就收緊一點,若是哪一天發現它出現在人間大肆興風作浪,你們就都當心著點。當心你們的老窩被滿抄。

相關齙蟒的故事,從洪荒流傳到蠻荒時期,六界已不知不覺將它和世間之最的獸類排成一行「鬼界的石林齙蟒行為最兇殘。神界的大鵬鳥和燭龍最龐大、祖鳳凰身為百鳥之王最艷麗最榮耀、妖界的九嬰最怪異最懾人。」

寧風宛雖然也不曾見過它,可是對它的傳聞萬分清楚。穿過它剛才吐的黑霧望向它一看,凸目和凸唇和六丈長的獠牙嚇地寒毛一豎。「大鬼蟒!從洪荒流傳到現在的最兇殘的大鬼蟒!」

這體積和星辰所化的元紀星龍似乎都有的一比。雖然真正比起來,元紀星龍肯定是要大它幾倍,但它沒有元紀星龍神聖,僅憑它自己的努力能長到這麼大個頭,也著實算奇迹。

只是一聽說它的名諱,就聞風喪膽,三魂七魄只剩下一魂一魄了。

齙蟒的傳說實在是太久遠,令瘴焰糜也是聽到它的名諱就沒了底氣。眼見下面就是它,兩人頓在空中。腿軟的像棉花,似乎能飄起來。

兩人指噓著,試圖不聲不響溜走。大鬼蟒凸出的墨藍凶目里,釋放出犀白的奪目星光,突地嘴一張,就要吸入他倆。

張大的嘴,似極至凶靈,吸附生命的旋風口,彷彿能夠一口吞下一座泰山。大嘴張開之時。撕扯開無數晶瑩錯亂的涎絲,吸映了血盆大口裡面的鮮紅色,看起來好像無數條血絲牽扯在它上下顎之間,樣子異度猙獰。

「太月!快走!」寧風宛見情不對。拉著瘴焰糜一同駕上太月忙向前飆逝。

太月是鴻蒙階級兵器,可是人家會瞬間轉移法,不論你怎麼逃便都是白廢力氣。

太月已經駛到最快的速度。 殺了那個男主 ,雖然小菜一碟。可明裡來說,多少還是會有些拖速的情況。何況這些日子以來。所對它用的絕密用法折損了它好多力量,且在和同等級「帝師聖血刀」拚命糾纏的時候,是最為損耗的一刻。那時候,太月本就只剩下一次絕密用法的機會。但寧風宛不僅沒給它修復,還繼續在使用。穿過志歸鎮之前,就用過好幾次絕密用法,只不過打的都是近階小人物。如今,在絕三叉身上用了一次,在打開石庫牆的時候又用了一次,它一共只有三大次和「同等級」的人與物對拼,現在加起來早已超過三大次,這樣便算是它使用度超標。現在還帶著主人以及主人的朋友飛行,可算是它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如此算來,不知道對它打了多大的折扣。

人家齙蟒卻光靠身長的優勢,一竄便是百丈多的距離,加上本身也是鴻蒙階的修為,又會自己領悟的瞬間轉移法,輕而易舉便與它保持了平行向前的進度。

周圍的空氣,在彼此不見光景的飆飛之下,唰唰作響。

齙蟒半寸不曾忽離過他們的影蹤,陰森地凸目這時直接瞄過來,雄渾的聲音道:「我在山腳下被困一萬年,難得一出來就有人陪我玩,這樣最好,等我開心了,就有胃口慢慢地品味你們了。」

兩人聽到聲音向側面一看,才知道原來它何時已到身邊來。看到它的墨藍眼目時,比看到惡鬼還恐怖千倍。

兩人不聞不理,假裝看不見它。寧風宛心想,繞著石柱走,看能不能讓它纏住。結果人家看著他們繞來繞去,停在原地動都未動,見他們一直不停,感到奇怪才問問:「你們是不是玩瘋了?

我看你們也玩的差不多。接下來該是我玩你們的時候了吧……」

等到它玩自己,倒不如自己先下手為強。寧風宛索性起了殺心,不過太月共有六種絕密用法,這時候該用哪一種?寶劍?大刀?利箭?巨鍾?……

情勢迫在眉睫,不容選錯,否則就是離死拉近一半距離。因為絕密用法是每隔一刻才能用一次,只要它等不及和你玩下去,你用什麼辦法都是先到它肚子里。寧風宛想了想,最後果斷選擇巨鍾變法,算盤打的好好的,往它頭上一砸料它是鴻蒙力量,也得半死不活。就好比兩個一樣年紀大的年輕人打架一樣,用的力度是一樣重,就沒有誰怕誰了。

寧風宛一身正氣,隨即心中一喝:[太月天金.巨鐘鳴!急急如律令!杖頭!]

太月杖顫了顫,眼覷著金光猛地一閃,給人的感覺是無限希望,誰知是突然果斷迅速地熄滅了。寧風宛黑起半截腰,忙一拍它,[娘的天!這時候你可別跟我玩失靈呀!太月!太月!](未完待續。。)


… ps:【ps:錯字錯句,或修或補,稍改改】

一不留神沒入這等龍潭虎穴之中,他他!他娘滴!竟然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給老娘法器絕密失靈!老娘前世沒坑害過誰呀!

寧風宛又想罵那個鳥……我要那個那個,那個那個那個啊!……節奏版的罵?

墨藍的石林境域,令大齙蟒凶眸里煥發的犀芒盎盎懾魂,它不想再玩下去了,突然好想吞掉他們!想要給這被困的一萬年打牙祭。

「嗷兒……」大齙蟒山洞般的血盆大口赫然一張,視覺前的一切,似乎全被它的口給遮蔽。一陣越來越大的吸附力量,朝著二者狂惡襲卷而來。

寧風宛大怒,「沒有絕密用法,我照樣有辦法懲治你!哈哈,今日我小藍也要為民除害啦!」

怕也沒有用,怕是懦夫致命的一擊!

寧風宛像是一切生命者的中流砥柱,看到她的精神一起來,瘴焰糜隨之精神煥發,怕是什麼與我無關!橫秋怒氣頓即蹦上頭。瘴焰糜變回牛身,大喝一聲:「我捨命陪君子!哥們兒上!」

兩人在逐漸增大的吸附力量下,聯合在一起,寧風宛迅速地竄上它背,措不及防給凶蟒撲頭蓋面一杖!「喝啊!」

散打的一擊,不附任何功法。因為絕密用法用不了,功法現在是最寶貴的東西,處處得用在予它致命的地方才行。

瘴焰糜也同時向它巨大的上嘴顎發出散攻一擊,不由自已和寧風宛的心思想到一塊去。到底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啊。「吼!」

在比自己強大很多倍的敵手面前,能夠清楚的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和保持振定。一般人是很難做到的。雖然這也是一種很極端的思想,但好過某些人連極端都極不起來的人志氣多了。

不過若是讓某些感興趣的外界闖蕩者。知道它躲在這裡,很有可能會團結起來圍攻它。想要從它身上獲得至寶,就算冒著犧牲的危險也在所不惜。因為對付它是強者的光榮,連在它手下犧牲都是光榮倍至的。誰若是殺死傳聞中霸世兇殘的齙蟒,便能在世間稱為「皇中之皇」,換言之就是無與倫比的「至尊地皇」,第一代是伏羲,第二代則是ta。而一般像這樣的龐然大物身體中,是會有,讓人連做夢都難以想象的東西出現的……

眼下。一道彎月弧刃,一道如同丘石大的光波,打向它上顎。

「嗷啊……」齙蟒縱然有鴻蒙四段的藍色光芒護體,但同樣有鴻蒙四段的兵器攻擊它,它感到上顎疼痛的似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一樣。如此驀然打斷了它的吸附力量。

寧風宛見情甚好,趁機打落水狗,駕著瘴焰糜轉到它側面,連不停手立時對它揮起几杖。一道道速無影地弧刃便接二連三地向它眼珠衝去「嗖嗖嗖!」

看來物大即反,長得太大也並非什麼好事。縱然抵抗力強,也終有弱點可攻的,還不能自由閃躲。

「哪好打咱就打哪!」寧風宛盛氣凌人地喊道,「打它眼睛!打它上顎!打它鼻子!撕它背鰭!」

齙蟒每稍稍扭動一下。瘴焰糜都得花很大氣力拚命追擊,使得寧風宛不自禁的振奮了。在它頭顱四周汩碌碌轉動起來。鴻蒙弧刃打在對方身上時如同打在巨石上一般,「硜硜」勁撞作響。未能造成半點傷害。寧風宛神精、腦海、印象里卻統統只有「戰鬥」兩個字!

太月縱然已有些衰弱,幫助主人有心而力不足。可是每次劃到它眼睛上時,力量卻似絲毫不減。齙蟒鑽心地疼。應付同樣力量的神杖,它的鴻蒙護盾對於脆弱的眼睛來說,便是如同薄如紙的保護膜,頂多保證對方不能直接傷害到那。倒是瘴焰糜的光波攻擊,未能對它造成什麼威脅,齙蟒僅只感到眼睛里微弱的一點點癢而已。

在瘴焰糜靈活的轉動之下,加上寧風宛不停的揮掃,終還是有幾回掃入它眼裡,「呃嗷……」齙蟒這是第n次慘呼。

一萬年才好不容易被解開封印,醒來后沒想到是糟受這樣的罪。原以為殺她易如反掌,現在才知道是棋逢對手了。「你想整死我,哼……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呵嗤!」眼見攻擊又臨向眼睛,齙蟒頭一低,尾巴猛地從老遠的下面反翹起來。

如同巨藤般的長尾,「轟」地打破風屏,從石林中狠狠甩上來,一下子三根石柱發生劇烈的脆斷之聲「啪嚓啪嚓啪嚓!」合同它的尾巴瞬地如猛虎竄地翻躍而起「嗖嗖嗖!」

每根石柱的粗細卻與它一般無二,墨藍的空間這一時間只聽見如是風向颮變的聲音。

「注意!」寧風宛法杖一揮,三根石柱「硿」一聲撞裂成粉沫。

齙蟒卻趁此微渺的機會又折首咬向兩人,寧風宛回頭看到大嘴如洞,嚇地操起又是劈頭一杖「當!」弧刃剛好劈到它鼻子上!「咻!」它吸了吸,流鼻血了!

「啊呀呀呀……」齙蟒墨藍的眸子頓變猙獰,這次是真的發火了,惡吼一聲,向兩人不停吐起毒霧來。

黑色毒霧迅快將兩人包圍,前後左右不見了外界環境,幾乎要迷失方向,不知道它此時身在何處。

「啊……快撤退!」寧風宛迅快屏息,遂幫忙捂住瘴焰糜的鼻子。「它一定在前面!」你要注意!

齙蟒雖然體積大,不容易改變方向,但是反應很快,二者必須在它身邊轉著圈走,才不會被它吞進肚裡。不然憑它的法力,一進入它肚中,便會被它立刻煅融消化的。

瘴焰糜不再說話,卻很明白她的暗語,既預知對方在前面。又有黑霧擋著,它心想也許對方也看不清自己。瘴焰糜使勁往下一沉。快的面前的風颳得令人窒息。後果然看到它的後半身子正向前移動,迅即繞著彎又往上一竄。從它龐大可怖幾千倍大的褐色腰身擦肩而過,來到了它後腦勺處。

寧風宛感覺到瘴焰糜自己屏住了呼息,這時放開手,操杖使法,對準它的後腦勺使出功法「萬道影!」

聞聲從後面傳出,齙蟒頭也不回的便低頭閃速躲過,十幾把駭人的天刀影從它頭上無情的掠過。

這次它又尾部甩過來,不經意像之前一樣帶著幾根石柱撞上來,瘴焰糜則載著寧風宛往它下巴一躲。齙蟒感覺到他們的影蹤。這時用了最絕的一招,全方位從身上釋放力量,藍色光芒悄悄地溢出來,差點將兩人從它體外直接化噬,好在瘴焰糜觸到藍色光芒的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背上已經悄然疼痛有一種半被腐蝕的感覺,幸得拉著寧風宛迅即逃開了去。

此次齙蟒像是發現對付這兩人的好方法,便一直保持了噬力藍芒,但這種功法可惜只能貼身散發。因為它本是在體內起化噬物體效用的,能漫延到體外來已是最大限度了。遂它保持著這種狀態,不停地追起他倆。現在不求吃掉他們,只要能化噬他們。解它心頭之恨、洗它受屈之辱就行!

「它再敏稅,身體太大,轉動都是不靈便的。所以它往前咱們就往後!」寧風宛如同軍師一般指揮作戰。

瘴焰糜耐心受教。振奮道:「真是好辦法!」

有道是「軍師足智謀,轉機時時有」啊。

但剛才浪費了一個功法沒有打到它。寧風宛心疼的緊,索性還是給它來硬的。能打哪就打哪兒。此次將太月攤在掌心,轉起了霹靂神圈,那些巨力弧刃便是沒完沒了的從太月揮撒出來,屢次撞到齙蟒褐色的身體上都是硜硜作響,雖然聽似護甲很堅硬並未造成任何傷害,但隱隱地還能聽到它的痛呼,似乎也不是一點都不疼的。只不過比直接打在肉眼上讓它疼得輕鬆一點。

倒是因為,它怕再打到眼睛一直不敢轉過頭來,這次憑著感覺,背著頭用尾巴左一摔右一摔地驅趕起他倆來。本是很有規律地甩動尾巴,寧風宛和瘴焰糜也是一邊攻擊,一邊跟著有節奏地躲讓,就在這裡忽略了什麼。齙蟒變得狡猾,突然尾巴竟狂風亂作地一陣亂晃動起來!

「啊!」寧風宛和瘴焰糜被撞散,飛出去。

神龍擺尾,飛出去的瞬間,齙蟒再次找到機會,立時又回身從後面用力一掃,「啪!」又將他倆一尾給拍回去。

幸得它只是隨意用了點力,卻這一擊仍然猶若千金墜,寧風宛和瘴焰糜都口吐鮮血,前胸後背像要散架一樣,體內四處沖血火辣辣的疼。最終是隨著被拍飛的進度任其向前飛去。

「啊……」

「啊……」

「嗷……」

前方是一張牽扯著無數血絲一樣的涎口,恐怖的等待著他倆。

寧風宛知道一進去就慘了,它一定會很快煅化自己兩個的。但想到自己大仇未報,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沒有完成,絕不能就這麼死去,所以拼著最後一口氣也打起精神來。眼覷著馬上要進入索命獠牙的惡恐大口,還未進去,已經看見裡面燃起的雄雄煅物之幽冥藍焰,片刻之餘,寧風宛哽咽著,頓即意使潛力注入太月,「潛力無極!」

寧風宛緊緊的抓著太月,因為想到它今日的衰弱,生怕被眼下雄雄的幽冥之火給打斷,所以在輸出潛力以後仍是竭力的不停在往裡面灌輸著修為。

果不料,太月的潛力剛爆發在齙蟒嘴裡三丈之外,將藍焰抵觸在外界,寧風宛拉住繼續往前沖的瘴焰糜,以免他超過金光保護範圍,誰知太月的潛力此刻就在往回縮!

「不好!呀……」寧風宛繼續逼使意念引導太月的力量往外沖,卻感覺雄渾的烈焰,拚命的也在金光外界,極力阻止她的意念向外發展。

寧風宛活這一輩子,還是頭一回遇到「修為火焰」阻止意念的,寧風宛就不相信「修為」能勝過「意念」。都說思想是世間最快的,是世間最強大的力量,意念之力就是「思想之力」誰能阻擋?

可是對方修為是真正強不可擋,意念再強,終是有突破你意念的威險!寧風宛眼見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將潛力成功發出去。若能在它體內成功發出潛力,那說不定是一種最有力的攻擊,或者是對它一種最強的麻痹,那麼等到它衰弱之後,寧風宛就可以高枕無憂的將它絕斃了。

「噗!呃啊……」寧風宛意念受到強勁的攻擊,腦海里被藍焰逼得轟然一響,差點麻木了,忍不住終是暴吐一口鮮血。但她還在拚命的抵抗,只是腦海里好混亂,這個時候似乎有些意識被撞傻了,她流下淚來,[還有什麼辦法!還有什麼辦法……

啊……]

「哥們兒!怎麼樣了?你怎麼樣了!如果實在不行,就不要逞強了。有我和你一塊死,我會陪著你一塊死的。」瘴焰糜一來很笨,他好想幫助她,可就是想不出一點辦法。

「啊!不!」寧風宛忽見金光又變小了一丈,嚇地大喝一聲。

「沒事沒事。有我在有我在。哥們兒,你不要逞強了,我看著你這樣好辛苦。」瘴焰糜哭了。

「不!我絕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啊……不要……不要……」這時金光又變小一丈,寧風宛淚水越來越多,忽然間想起孚青、想起當年、想起師父,還有寧家兄弟、巨藍風隊的羽妃燕和穆雪依他們,她好捨不得,不料是這些情感令她冷靜下來,兀地靈機一動,道:「瘴焰糜……我要你幫我。把你的意念和修為一塊兒輸給我,越猛越好,快!最後的努力了!」說罷藍焰哆哆逼人的又向前衝起來,邁進了最後一丈金光的一尺二尺……

寧風宛頭轟地又一陣被刺激,第二口血暴吐而出「呃啊!」瘴焰糜幸在此時猛地先將法力輸入給了寧風宛,「意念我應該要怎樣幫你呀。我笨,你快告訴我。」

寧風宛咬牙忍著胸口火辣辣的痛,快速地閃出一句:「想,爆發潛力的過程,看你能不能在我身上爆發你的潛力!快!」

金光正變小從外向內四尺五尺六尺……

「還想要突破我的境界,你們兩個太異想天開了。看吧,你們的金光已經只剩下九尺了。」

瘴焰糜頓想自己吸收天元和自己丹田的純元驟地相撞,要爆發時的情景,隨著他已經在跟著情不自禁的在體內跟著做,可是因為他手上還在向寧風宛灌輸潛力,這樣等於是一心三用,好辛苦太辛苦了。對於任何級別的神仙來說,一心多用本都是禁忌,可在節骨眼兒上沒想到成了如今救人的最高招,瘴焰糜手上灌輸的力量漸漸的,漸漸的終於越輸越猛,忽地爆發了「轟!轟!轟!」

意念和力量狀如狂濫的洪水,分三批向寧風宛體內傾灌而去,再通過她體內七筋八脈湧向太月,太月禁不住力量衝勁的帶動,也興奮起來,兀地如同日月相撞、宇宙爆發之勢,比以前都不同的潛力爆發了「轟扎……」

整個墨藍石林驟然間變成為青天白色,以及重重金芒混合在一起,上空風起雲湧,波瀾壯闊!

絕三叉和巨狼在洞里看的魂震天外,「快看快看!齙蟒僵了!」(未完待續。。)

… ps:【錯字等等稍後改。】

天空的金白芒交匯宛如一塊塊閃電,令環境白的格外反常。

這一切只因為太月起初接觸到的是天階力量,後來又猛地聯接到天階以外很高的混沌階力量,換一句話說,現在的它就像人打了興奮劑一樣,無憑爆發出來的幾倍力量。雖然比起不滅階還不足,但估計也差不了多遠了。

如此碩大無朋的凶蟒,想想那是至少十多名修羅大神才能夠對抗的惡獸,卻被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子和一隻僅僅混沌階的金牛給治服,這相當於是多大的實力了?他倆有這麼大能耐嗎?而事實卻就擺在眼前!

看到環境里驟然大變樣,有白又有金色,二者矛盾,[這應該不是鬼帝的神力吧。外人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開靈帝劫的,這麼一看,他倆可是真的太嚇人了。]

由不住想起曾經江湖上流傳的「至尊地皇」……


絕三叉和巨狼瞧著,搽了眼又搽,這一定是白日做夢!

齙蟒乃是幽冥界鬼蟒,本以陰氣來壯大自己,此時被神聖的陽剛之氣,從體內到體外全方位的爆射出來,連身體的陰褐色都變成了金色,這下它是元氣傷至極限。仰頭朝天嘴一張,本欲嘶喊一聲發泄痛楚,誰知聲音竟被卡在喉中,連呼喊都沒了力氣。


接著一段比一段麻痛的感覺從頭部逐漸延伸到尾部去,[我不行了……看樣子他們會把我碎屍萬段。]

剎那間所有事物都停頓下來。從此石林的天空彷彿會永遠這般明亮。

可惜,這隻不過是眼前光景的迴光返照。


「誒?沒事了!」瘴焰糜從背後將頭伸到前面望著她。

「快扶我起來。」寧風宛有些抬不開眼幕,時時想要睡覺的感覺。之前她和瘴焰糜被齙蟒一尾拍回來,是一塊吐血的,可相比之下,她承受的力道卻比瘴焰糜要強幾倍。因為她沒有他那般深厚的修為抵抗力。當時能夠保持不死,還延續著小命將強敵敗下陣來,已是一件萬中之幸的事了。

但若不繼續攻打對方,遲早它還是會復甦的。

情勢危在旦夕,不容刻緩遲疑。睜眼四望。齙蟒嘴裡恐怖的血紅色。被它張著的嘴外斜映進來的白金兩種光芒,渲染的尤異鮮艷,幾乎都有些刺眼。卻看著前面,如同漫長遙遠石洞的道路都不感到怎麼恐怖了。


瘴焰糜抬著寧風宛的臂膀。讓她壓在自己掌上站起來。兩人嘴邊都附著血。而她更是咳了咳。寧風宛推開他。萬分疲憊的運起最後意念,使用了大絕招「焚萬里」。

「窣!」猛地一簇強撼的力量衝上杖扶,接著洶湧澎湃的同身體里一樣鮮艷的紅火焰。迅速爆滿身體。

「呼!」將寧風宛和瘴焰糜一鼓氣衝出了齙蟒的大嘴「啊……」

這之間,由於太月發攻力量的轉移,天空的奪目光明便同時消失。石林又變得陰森昏暗起來。

絕三叉和巨狼親眼見著他倆又從它嘴裡衝出來,連番揉了揉眼睛,[這倆傢伙果真逃出來了!]

瘴焰糜抱著寧風宛不遠附近停下,寧風宛緊盯著齙蟒嘴裡的火焰,知道它延續不了多久,即又追著向垂死掙扎的它連續發出功法攻擊。

大功法「洪三異!」化成一張浩大的火口沖向齙蟒,將它的腦袋包裹住呼呼地撲灼起來。

「花海漫天!」呈幾十個杖頭光影沖向齙蟒腦袋,一觸上即連續爆響「砰砰砰砰砰……」炸成漫天花心菜金橙色煙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