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下好了,神榜直接自行卷了起來。

宣布了暫停。

神榜雖然暫停了,但是各方強者,卻更活躍了。

一些強者,已經直奔那些剛剛上榜的幸運兒。

準備搶奪他們手裡的獎勵。

當然除了元始這種聖人級的存在,他們不敢下手以外,其餘的存在,就沒那麼幸運了。

一時間。

大家都是能藏就藏,能直接煉化就直接煉化。

神榜之下。

燃燈等人,在神榜下守了半天,收穫甚微。

在神榜捲起之後,直接折返西方。

周元也拍了拍身上的土,對身後兩位美女微微一笑,「兩位美女,就此別過。」

「剛剛本皇向你們體內注入的真氣,足夠你們修習上乘術法,提升戰力。」

「金靈謝元龍皇,今日的救命之恩!」

「龜靈也在此謝過元龍皇!」

說實在的,周元幫了她們,同樣也收穫不小。

辭別後。

兩位截教弟子,折返到各自的道場中,準備好好修鍊鞏固神元。

而周元也回到了天龍山。

所有人,又開始期待著接下來的三天之後,神榜的繼續宣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空更是黑壓壓的一片。

百種飛禽劃過天際,如同烏雲壓境,朝著瑾王府的方向湧來。

別說是那群普通的百姓們,便是萬獸宗的人看到如此多的飛禽走獸,全都嚇得面容蒼白,身子哆嗦。

「這……這野獸怎麼會來京城?」

「還有如此多?」

「弓箭手呢,快,準備弓箭手!」

楚辭沒有動靜——

她緩緩的抬眸,一剎那,便從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隱約看到那兩道熟悉的身影。

夜瑾一襲紫色長衫,俊美尊貴,邪氣凌然。

他的懷抱之中,抱著一個陷入了昏迷的小糰子。

小糰子的臉色發白,緊閉著雙眸,躺在夜瑾的懷抱之中,連呼吸都很摔落。

那一刻,楚辭的面色終於變了,身形一閃就向著夜小墨沖了過去。

將夜小墨拉入了懷抱之中。

「墨兒?」

見夜小墨沒有動靜,她匆忙拿出而來一顆藥丸,放入了夜小墨的口中。

夜小墨的眉頭顫了顫,這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一眼入目的,便是站在她面前的楚辭。

此刻的楚辭滿眼擔憂的望著她,眼神中盡含著緊張。

當看到她已經睜開的眸子之後,這才悄然鬆了口氣。

「墨兒,我不是說過,若是我不在,你不許隨意召喚這些野獸?」

他現在的能力還不夠。

如若強行召喚這些野獸前來,會讓他陷入沉睡之中。

幸好,在空間之門得以打開之後,因之前夜小墨昏迷的例子,她特意準備了藥丸,這才讓他如此快便能醒來。

「娘親。」

夜小墨的眼眶泛紅,抱著楚辭的脖子,嗚咽了一聲:「我也想要幫娘親,墨兒已經長大了,可以保護娘親。」

小糰子的話讓楚辭的心臟顫了顫,低眸看著懷中的小糰子,心裡有些泛酸。

「對不起,墨兒,是娘親沒有顧慮好你的情緒,才讓你如此害怕。」

這些時日,她一直忙著救治夜瀟瀟,沒有理會到夜小墨,這才讓他如此害怕。

以後,再也不會了。

楚辭緊緊的抱著夜小墨的小身子,將她用力的摟入了懷中。

微風下,一襲紅色衣裙淺揚,美的傾國傾城。

夜瑾微微皺眉,低眸看向夜小墨,呵斥道。

「以後,別再隨便離家出走,不管是因為任何事情。」

「如若你再讓阿楚為你擔心,本王不會隨意原諒你!」

……

街道上。

鴉雀無聲。

眾人的表情都有了變化。

誰都沒有想到,這些野獸,是夜小墨帶來的。

萬獸宗的人,更是悔恨交加,一雙眸子內都夾雜著後悔。

以前他們只知道夜小墨能召喚飛禽,卻沒想到,他連萬獸都能號召。

早知道如此,他們之前也就不會猶豫了。

楚辭將夜小墨從虎背上抱了下來,向著人群緩步走去。

她的視線看了眼尉言,再將目光望向了萬獸宗眾人,淡淡的道:「你們不用再爭了,我什麼地方也不會去。」

萬獸宗,她不會讓墨兒前去。

至於神醫門——

縱然和她有些關係,但並非是她所創立而下,她對神醫門沒有感情,更不會前去。 陳翰文說,陸心遠早上沒有去公司,請假了

林奚問陳翰文,陸心遠私下會不會經常說起安洛,陳翰文搖頭,他告訴林奚,自己坐了陸心遠十年的小跟班,非常了解這個男人,十年,陸心遠從沒喜歡過誰,直到那一年遇到安洛。

陳翰文稱陸心遠有人群恐懼症,別看他在直播間永遠都是侃侃而談,私下裏沉默地很,哪怕和朋友吃飯,也沒有過多的話語,更加不會主動找誰聚會,安洛讓他一次次主動。

「奚奚,安洛是誰都不喜歡還是不喜歡陸少?」陳翰文下巴蹭著林奚的額頭問。

林奚猶豫了下,安洛很少說自己的私事,哪怕是面對林奚。

「我還真不知道,這幾年安安跟誰好像都近,但跟誰又都遠,但我肯定的是,她一直獨身,平日裏除了打理微瀾、看書、上網、逛街……其它沒啥愛好。」林奚如是道。

陳翰文哦了一聲接:「這麼說陸少還有機會,不然我們來湊合他倆?」

「安安的性格你不知道?她不感興趣的事情,別人再怎麼嘰歪只會讓她覺得煩。」林奚也就偶爾提提陸心遠,真要有所行動她不敢。

陳翰文嘆了口氣,可憐的陸少。

安洛和微瀾的員工宿舍和民宿對外開放的房間之間隔了一個小小的院子,客人不可以來主人的院子這是訂房的首要條件,並且訂房時會簽訂一項違約協議,因此,客人雖多,安洛的生活卻不受影響。

除了制定規則總結大事,其它民宿的日常事宜安洛都放心地交給下屬去做,容言居然高價從別人手裏買了一周的住宿,並且做好了被罰款的準備。

米花在自家老婆身上,值得!

程光把容言送到機場時,再三確認要不要他陪同,容言斬釘截鐵地搖頭說不用。

他是去求安洛複合,怎麼能讓別人看到他低聲下氣的樣子呢。

「卓安交給你了,也許一周后我還要續訂房間。」容言已經做好了常住的準備。

程光可以感覺到容言這次是真的要跟家裏反抗了,他做了個加油的手勢:「行,祝你好運。」

微瀾,安洛大半天沒看手機,魔星的熱門還是行政小彭高速她的,聽完,女人面上毫無波瀾,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

下午,林奚約會回來,被陳翰文洗了半天腦,她抱着豁出去的態度決定問出安洛對陸心遠的感覺。

陳翰文說了,這事要是辦成,陸心遠絕對大大地有賞。

安洛在修剪花枝,順便摘了幾朵玫瑰插在花瓶里,大概因為太入迷,沒有注意到林奚已經回到微瀾。

「安安。」林奚蹲在安洛旁邊。

「嗯,回來了?滿面紅光,被滋潤地不錯。」安洛拿林奚打趣。

換做之前,林奚一定扭扭捏捏,但今天她靈機一動,順着安洛的話:「有些東西,是滋潤女人的必備品,任何化妝品都無法取代,你要不要被滋潤下?」

安洛瞬間聽懂了林奚話中之意,她豎起玫瑰花:「信不信我用刺扎你?」

林奚把捲起的袖子放下:「扎我也得說。」

。 路棉心一個人呆愣愣的坐在客廳里,身上的傷口還有些疼痛。

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運氣怎麼會這麼差,總是無緣無故的變成了全民公敵。

在學校里她已經盡量的壓低自己的鋒芒。

雖然成績也是同年級的第一,但是她也從來沒說過驕傲自大的話,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那些經歷,在他們面前根本沒有辦法高傲的抬起頭來。

她的想法很簡單,只要能讓她平平淡淡的度過大學,這4年就足夠了。

對於未來的路該怎麼走,就讓未來決定吧。

可是即便她盡量的掩蓋自己的鋒芒,還是會被人發現。

學校霸凌這種事情,似乎從小學到大學都少不了她,真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的嫉妒心那麼強,因為一個自己愛慕而從來不認識自己的人,卻能對和這件事情毫無關係的人發生口角,甚至是動手。

她生命中也就發生過這兩次學校霸凌事件,卻偏偏每一次都被喬夜宸給遇到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