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下糟了。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擅闖這裏。”

數十名基地人員走到了門口,然後就看到了動彈不得的冬月。

衆人大喊道:“抓住她!”

阿放連忙吼道:“冬月快跑啊!”

冬月苦笑說:“逃不了了,我受的傷似乎嚴重過頭了。”

“這種時候還笑什麼啊。”

就在阿放這麼說的時候,許多人向她走了過去。

帝少的心尖啞妻 阿放心想:“不好,這樣下去冬月就要完蛋了。明明我已經決定了至少要拯救冬月的,但是這樣到底要怎麼做纔好,這樣只好……”

——既然當不了好人,那我就當一次惡人好了。

“都給我住手。”

實驗室中的喇叭突然響了起來。

至於原因,當然是阿放控制了整個基地,當然順便控制喇叭這些都只是小事而已。

衆人被那非常震撼的聲音給徹底鎮住了。

“你們不許動。”

“你以爲你是誰啊,你叫我們不要動我們就不動,當我們是傻瓜嗎?”

人們聽到他的聲音後,紛紛發出不爽的聲音。

“我再次警告一下,整個基地的電腦系統都被我控制了,我記得你們的基地是修在地下的吧,氧氣都是依靠抽氣機來輸送的吧,假如我把這那玩意停下,順便把大門關閉的話,你們能活幾個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放已經腹黑狀態全開了。

“你……”

衆人都被嚇住了,紛紛向外界狂奔,畢竟沒有一個人喜歡被人操控生死的感覺。

“這樣就解決了,就這樣去迎接冬月吧。”

阿放一邊輕輕的低聲喃喃說,一邊繼續向着基地的所在前行。

話說基地的地理位置還真是偏僻啊,明明就是在一座偏僻的小山中,但是它偏偏處在這座山的最偏僻之處。

就在阿放向着基地趕的時候,很多人也向着外界衝了出來。

由於山上的草量充足,而且高得有些離譜,當然更是由於天黑的原因。所以阿放勉強躲過了人羣沒有被一個人發現。

就在他來到基地門口的時候,雖然說那並不能稱爲是真的門,只是一個又破又小的洞而已。

——冬月差不多就要出來了吧。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冬月從洞口鑽了出來。

順便她的身後還揹着一個少女,這點稍微讓阿放有些不爽。

——明明自己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但是竟然還要救人嗎?這樣的行爲很有趣呢?

“喲!”

就在阿放笑着向冬月打招呼的時候,冬月去突然大聲的向阿放喊着什麼:

“快躲開!”

“啊!”

阿放突然感到了後背有種溫暖的感覺,然後突然就變得冰涼。

一把刀就那樣插入了阿放的後背,那溼潤的感覺正是阿放流出的鮮血。

“呃呃呃!”

阿放轉過頭便看見了殺氣騰騰的嫣然。

——下手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情啊。

“你幹了什麼啊啊啊啊!”

冬月像是發狂一般的向她衝了過來,但是她完全沒有碰到嫣然的機會,冬月受重傷的身體只在一瞬間就被嫣然一腳踢飛了。

飛出去老遠。

然後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當然同樣動彈不得的還有阿放,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痛苦掩蓋了。

阿放趴倒在了地面上,背後還插着那麼大的一把刀,鮮血流了一地。但是這樣還不算完,血還在不斷的流。不斷的流,不流乾決不罷休一般。

好痛啊!

好痛啊!

身體好痛啊!

心好痛啊!

爲什麼非殺我不可呢?

當然是非殺我不可吧。

我對她做了這麼過分的事情,過去不知不覺的傷害着她,知道了一切之後還是傷害她。

這就是我的世界。

我的真實。

沒有任何的拯救方式。

沒有一個人會歡笑。

虛僞的愛究竟是什麼呢?

真實的愛有算是什麼呢?

我原本就不知道所謂愛是何物? 但是……真的就要這麼結束嗎?

如果這樣結束的話,反而是正確的結尾吧。但是我卻想要救她。想要拯救自己。

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到,明明女孩哭了,明明她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的哭泣了。

我卻什麼都做不到,什麼都沒能做到。

這樣的結局,這樣的結局,這樣的結局,我纔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你就這麼恨我嗎?”

阿放奄奄一息的問着那個少女:

“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吧?但是卻要一直裝成一副喜歡我的樣子,那還真是可憐啊。”

就這樣死去也不錯吧,因爲對於那個少女來說,我纔是真正的壞人吧。

其實我早該死了吧?

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但是這樣是不對的。

虛僞也好,真實也好,我對那個女孩的心情絕對不是虛假的。

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所謂的愛。

但是但是但是……

“但是……我……一直……真心的……喜歡……喜歡……”

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一個人真正在乎我?怎可能?

阿放的話沒能說完,疼痛已經開始消失了,這並不是傷好了,而是已經痛得超過我神經的極限了吧。

糟糕了,意識已經開始消失了。

就在阿放百分之九十暈過去的時候,他彷彿聽到了少女哭泣的聲音。

“說什麼我不喜歡你啊,我只是不能容忍自己的心情而已,明明我應該恨你,但是不知爲何我卻完全無法恨你,明明喜歡你的事情是那個男人強加的,但是爲什麼我卻對你……對你……”

那是幻聽嗎?

“你喜歡我的本兒子嗎?”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除了阿放意外,清醒的幾個人紛紛看向了那個人。

嫣然驚奇的說:“你爲什麼還活着。”

“爲什麼你還活着,在那樣的爆炸中。”

“你都活着,爲什麼我會活不下來呢?你從一開始就應該想到的,畢竟那些機關是我親手做的啊。”

男人的話語簡單明瞭,但是卻如同嘲笑一般。

“你果然是最大的騙子。”

嫣然再次將拿把刀舉了起來,對着阿放的爸爸,他的殺氣提到了最大。

但是男人沒有絲毫害怕的意思,搖了搖頭。

“不能容忍自己的心情嗎?真是有趣啊,我的兒子還真是可憐啊。被喜歡的女生捅了一刀哦啊。”

“……”

少女看着地上痛苦不堪的阿放,不知爲什麼突然突然有些想哭。

明明自己已經報仇了啊,但是這種結局究竟算什麼啊。

“那麼我再告訴你一件我騙過你的事情吧,雖然我的確讓你失憶過,但是用藥物讓你喜歡我兒子什麼的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喜歡誰不喜歡誰只是你自己的選擇而已。”

男人的話語惡毒無比,但是卻又幹淨無比。

“換句話說,你親手將你喜歡的男生殺掉了,不過他也是我的兒子,硬要說的話我還是要恭喜你終於得抱大仇了。”

“你說什麼?”

女孩這時候完全呆住了,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

“怎麼還沒聽清嗎?好話不說第二遍。”

“開什麼玩笑啊!”

少女握着柴刀向男人衝了過去。

她全力向男人的身上砍去。

眼看着少女的刀即將摧毀他的身體,男人根本沒有任何的恐懼,而是冷漠的笑着。

“爸爸!”

冬月驚呆了,想要衝過去救援,但是卻完全沒有救援的機會。她的身體早就已經到了極限,現在還能動都已經算是奇蹟了。

就在人人都以爲男人必死無疑的時候,卻突然從某個地方冒出來了一隻手。

抓住了那把刀,他的手力量極其大,像是鐵箍一樣,讓少女的刀完全動彈不得。

“阿放!”

衆人驚奇的看着手的主人。

阿放雙目無神,但是卻以超出人類數倍的速度衝到了二人的中央。擋下了嫣然的攻擊。

“爲什麼?”少女問。

就在她失神的瞬間,少年已經從她的手中搶下了刀,然後反手一掌將她打飛了出去。

“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騙了你,我的兒子明明開發過大腦但是卻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原因,不是他的自我封印,而是我封印了他,因爲從我將他帶入實驗室的那天開始,他就已經完全只是我的工具而已。他就是我最成功也是最失敗的試驗品NO.1。”男人說。

“竟然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做這種事情,你還算是人嗎?”

嫣然不甘的看着他,但是她卻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好了。

“這就是大人的世界,你們雖然擁有超出常人百倍的能力,但是畢竟只不過是小孩子罷了。我可是骯髒的大人啊!”

“……你開什麼玩笑啊,大不了我就再殺你一次!”

少女站了起來,她的異能全開了。

那是怎樣美麗的力量呢?彷彿整個世界的光輝都被她一個人壓了下去。

整座山上都被她的光輝照亮了。

“我的異能是驅動!”

驅動!

驅動萬物的驅動!

若是不顧一切,那就可以達到神的領域。

凡是她力量能夠到達的地方都會成爲她的武器。

整座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彷彿成爲了她的士兵。

活過來了。

整座山活過來了。

草木突然變得非常的怪異,變成了扭曲而恐怖的模樣。

那萬千的草木石塊就那麼衝向了那個男人,以及他身前的阿放。

那是天威!

那是神怒!

那是絕望的力量。

包含了他人的絕望,自己的絕望!

好想死啊!

好痛苦啊!

好想哭啊!

但是這個世界完全不給人任何哭泣的空間。

所以我只能夠破壞,將一切都破壞殆盡!

“真是可怕!”

男人就那麼淡然的看着她的攻擊,這樣的攻擊躲避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吧。

——我就用最驕傲的姿態看着你吧!

他的驕傲是應該的。

因爲戰鬥的等級已經不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