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世間的元氣只多不少,只減不增,很多至高強者都在追求增加元氣的方法,至於其中原由前面提到過很多次,元氣的珍貴可謂是這個世界的實力整體核心,若是你的元氣不夠,實力也就只能止步於此,沒有任何辦法。有些強者窮極一生都想要找到增加元氣的方法,正常的,歪門邪道都有很多嘗試,但無一成功!

但就在此刻,加里奧卻發現了增加元氣的方法,若是這一方法被人知曉,定然會轟動這個世界!

「加里奧,你確定?」傑斯雙眼閃爍著星光,加里奧呵呵一笑,「你可以問問憐她自己的感受。」

憐目瞪口呆的看著加里奧,增加元氣的方法他竟然找到了!這算是迄今為止最震撼世界的發明了吧,這是要有多少強者為這個消息感到瘋狂!

「元氣的確增加,千真萬確,只不過……這是元鬼的功效?」憐看著加里奧手中的小瓶子,只覺得不可思議,元鬼這種植物可是能夠吞噬元氣,而且吞噬的很為猛烈!剛才進入她體內僅僅是一小滴而已,就能將她的很多元氣吞噬掉,可想而知若是進入更多,她的元氣空間也會有被抽空的危險!元鬼,乃是吞噬元氣之物,怎麼又會起到增加元氣的作用?

「這就叫物極必反吧,元鬼的確吞噬元氣,只不過它吞噬的量有限,當吞噬了過量的元氣之後,元鬼會爆發完全相反的力量,吞噬就會變為增加!」加里奧笑看著手上的小瓶子,這可是憐交給他的三株元鬼提煉而出,十分寶貴。

「上帝!增加元氣,太不敢相信了!」傑斯忍不住喊了出來,「小子,你是製藥方面的天才啊!」

加里奧呵呵一笑,「起初我只是想深入研究一下元鬼,畢竟那麼珍貴的藥材放著也可惜,偶然的機會下我發現元鬼如此。」

憐在瞬間的狂喜過後反倒是陷入沉思,那個她打過照面的聖殿強者交易元鬼不是一次兩次,異族以元鬼作為交換,她當初也曾疑惑為什麼要元鬼這樣的東西,現在總算是想明白了!那聖殿強者十有八九也知道這一增加元氣的方法!只不過沒有公之於眾罷了,他要元鬼是為了增強自己的元氣,突破實力極限!

怪不得那位聖殿強者如此在乎交易物品,甚至親自趕來!這樣珍貴的東西若是遺失,也是夠窩一口氣了。

不過這樣的東西對於別人來說是珍寶,對於憐來說倒是有些雞肋,以憐龐大元氣空間的面積,根本不需要再提升元氣,實力晉陞至此,元氣空間內的元氣雖然有所減少,但對於整體來說消失的還不到三分之一!不到三分之一的元氣造就了憐如今聖殿魔導的實力,可想而知後面的三分之二會將憐推升到如此高度,增加元氣?根本不需要!

「加里奧,你的發現足以震撼這個世界了。」憐呵呵一笑,加里奧哈哈一笑,「若不是你得到元鬼,並且交給我,我也根本沒有這個機會,憐,這一切都是你賜予的。」加里奧將手中的瓶子遞過來,「這也應該是屬於你的。」

憐搖頭,「相信我,我絕對不會用到這東西,留給你還有需要的人,會更有益處。」

加里奧還想說什麼,憐想了想,「剛才的一小滴已經能夠發揮很大作用,若是你堅持的話,給我……二十滴怎麼樣?」

加里奧笑了,「好。」拿出滴管,二十滴落到小瓶子里只有十分淺薄的一層,憐滿意的拿了過來,那二十人的實力雖說都到了高級以上,但若論長遠,當然還需要更大的提升,這東西可是能幫上不少忙。

「那個……那個可以也給我一滴嗎?一滴就好!」傑斯紅著臉開口,「若是你想要什麼,我可以交換!」

加里奧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手伸出來,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小氣。」

傑斯興奮的看著加里奧,手立刻伸了出來,加里奧滴了一滴上去,「剛才你看到了憐的做法,可別做錯了。」

傑斯連忙點頭,按照剛才的步驟將東西投入到體內,很快便驚喜的睜開雙眼,「這東西……真的太棒了!」

加里奧將裝滿神奇液體的瓶子收起,「我將這東西叫做增元液。」

增元液,還真是直接的名字,不過也名副其實。「這個消息不要走漏出去,這東西對於目前的我們來說是珍寶也是危險,在沒有絕對實力之前,還是不要亮出為好。」

加里奧和傑斯都是慎重的點頭,若是增元液的消息傳出,毫無疑問,眾多強者定會蜂擁而至,搶奪掠殺!

門被大力推開,夏海喘著粗氣沖了進來,憐很驚訝,很少見到他如此激動,「夏海,發生什麼事了?」

夏海深吸一口氣,雙眸深深的看著憐,「憐,有消息了。」

憐睜大雙眼,消息,總算出現了。

卡特一族徹底傾頹之後,所有的家族產業均有憐。貝拉接手,進而更名在貝拉一族名下,貝拉一族在北大陸開始聲名鵲起,憐最為得力的二十人組依舊為貝拉一族服務,在貝拉一族中擔當著很高的位置,只是這一天,他們又被召集到一起,再次被憐送入了室之內的傳送陣內。

「你們二十人的實力雖強,但絕非是你們的終點,突破極限,我希望看到你們更為驚喜的蛻變。」憐說完了這番話,將增元液交到每個人手中,雖然只有小小一滴,但二十人沒有一個有過疑問,全然的相信憐,全然的跟隨憐,他們從最初的選擇開始,就已經決定要跟隨這姑娘不斷的往前走!

傳送陣再一次開啟,二十人的身影再度消失,憐走入小木屋之內,看著坐在那的美艷女人站起身,「妹妹。」

憐的心頭陡然一疼,面無表情的神情和五官,吐出的任何詞語都不帶有任何感情,但對於憐來說……夠了。

「姐姐,今天還好嗎?」憐笑著走過去,杜拉。卡特機械的開始回答,「很好,妹妹。」

憐輕聲笑笑,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依舊溫暖柔軟,憐握緊,杜拉。卡特站在那,沒有任何動作,手掌僵硬的任由憐動作,不管她是握住還是撫摸,都沒有任何回應。

「憐,你這樣做真的好嗎?」一道聲音出現,憐回頭,小小的黃色身影飛過面前,拍打著小巧的翅膀落在地上,分明就是一隻小黃雞。

「小黃!你好了?」憐驚喜,小黃雞白了一眼,揮舞著小翅膀直接飛到憐的腦袋上,眼睛盯著杜拉。卡特,「這是傀儡,可不是你的姐姐。」

憐一愣,「無所謂,我只是想要她在我身邊,就算是自欺欺人的也好。」

小黃眼睛轉了轉,這傀儡現如今可是聖殿級別,那條龍走了,多一個幫手也是好的。庫伯那個傢伙心思還不明,魔靈這東西可是不被信任的,防著點也好。

「你送那麼多人進來幹什麼?」小黃開口,憐呵呵一笑,「自然是有我的用意,那二十人是我的心腹,我想要將他們的實力再進行提升。」

小黃瞪大眼睛,「再提升?二十個堪比青銅級別的,還不夠用嗎?在北大陸之上,這些人也都算是高手了!」

「不夠,或許遠遠不夠。」憐沉思,她只是有這種預感,不,應該說在剛成為憐。貝拉的時候就有這種預感,說到底,貝拉一族到底是怎樣的家族,不說其他,單說這個身體內的龐大元氣空間之外的冰層,到底是誰做的?

遠在南大陸的邊陲小鎮,為何這個身體會被如此對待?這龐大的元氣空間怎麼可能是普通人的產物?!憐心中有太多疑問,而現在……也是時候該開始尋找答案了!奧拉。卡特是屬於從前的曾經,憐。貝拉才是她現在該背負的命運!

憐不知曉貝拉這個姓氏背後深層的含義,更不知曉這個姓氏有著怎樣的過往記憶,雖然她的父親什麼都沒有提起過,雖然在那個南大陸的邊陲小鎮,她本該就如此的過完一生,但一切都變了!

自這具身體入駐新的靈魂之後,這一切已經發生改變!

憐甚至覺得,這一路她經歷了這麼多,得到亦或失去忽然變的那麼微不足道,似乎這一切都是場試煉,為的就是面對更加未知的以後!


憐嘆口氣,小黃坐在她的腦袋上,「憐,你說那條蜥蜴什麼時候會回來?還有那條龍?還有那個叫隱月的男人?」

憐的黑眸閃爍,一抹淺笑緩緩躍上嘴角,「我不知道。」

小黃看著前方那依舊被薄霧籠罩的地方,「這個空間,還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憐呵呵一笑,「我不知道呢,小黃。」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虧你還是這裡的主人!」

憐笑了,小黃忍不住再度開口,「我說憐,今後,我們還會遇到什麼?」

「我不知道……」

憐望著外面,那薄霧就似她面前的這條道路,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無法清晰,儘管前路濃霧繚繞,儘管有著很多她無法預知的東西,甚至是危險,但無論是什麼,她都已經無所畏懼。

不管命運如何,她都已經做好準備,前行,唯有前行。

希望所有的親在面對挫折和困難時刻,能夠有繼續前行的勇氣,不論人生如何,前行,我們唯有前行! 章節名:章140出發!

一段時間的沉寂,總會預示著一段新時光的開始,時間不會為任何人停留,你若是抓不住時間,只能任由它拋棄你不斷前行,最後你被吞噬在時間的洪流中,就此消失。

在增元液和傳送陣的雙重幫助之下,二十人的實力再一次得到可喜的提升變化,雖然無法一步登天,但也為後來的高成就埋下伏筆,對於這二十人來說,一生的機遇皆因為一人改變。將這二十人送出室之後,憐也繼續按照自己原有的計劃前行,她是時候收拾行囊開始出發了。

「憐,你現在就要走嗎?!」門被人大力推開,傑斯喘著粗氣額頭冒汗,手扶著門框氣喘不已,憐點點頭,其實她沒有什麼收拾的東西,最重要的東西她早就帶在身邊,她需要的東西很少,其他的瑣碎根本不用帶。

「恩,我準備啟程。」憐淡淡開口,傑斯一愣,「那、那我也和你一起……」


「傑斯,我是去尋找父親和兄長,這是我自己要做的事。」憐很嚴肅,異常的嚴肅,傑斯聽后臉頰微紅,「我、我並不是非要跟著你!我只是對西大陸感到好奇,一起去不是更方便嗎……」

「跨越大陸本身並不是好奇能夠成就的事情,你從東大陸平安到這裡,已經算是奇迹了。我可以通過空間傳送陣過去,你呢?」

「我、我不行嗎?空間傳送陣……」傑斯連忙開口,憐搖頭,「只能允許一人,我的能力也只能照顧好我自己。」西大陸尚且未知,更何況那片地域可並非普通地方,那是龍族的老巢所在!龍族盤踞的地方!西大陸因為龍族顯得極為特殊,如果說其他大陸上人類和異族尚且是人類佔據優勢,人類控制著大部分的區域,那麼在西大陸,龍族和人類勢均力敵!

龍族和人類各自佔領了一半區域,龍族雖然隱世,但依舊強勢,驕傲高貴如龍,怎麼會輕易同區區人類妥協,受制於教廷勢力的束縛?西大陸,龍族與人類並存,硝煙和戰火叢生!對於西大陸的民眾來說,和龍族發生大大小小的戰役或許已經數不清了!

教廷不會為了佔據剩下的半塊大陸和龍族發動徹底戰爭,龍族也同樣如此,兩者都清楚,真要動起手來,輸贏根本不確定,若是兩敗俱傷之後被其他鑽了空子,誰都不願看到!教廷忌憚著黑暗教廷的存在,而龍族也同樣忌憚著其他異族,精靈和巨人關係尚不錯,矮人不願意同任何異族來往,習慣特立獨行,而龍族一直自持為異族之王的姿態,那藐視一切的態度也讓不少異族心懷怨念。

憐自己一人前去仍舊有些擔心,若是再跟著一個傑斯,以傑斯目前的實力只會讓他陷入更危險的境地!「抱歉傑斯,我不希望出現任何意外,我想要儘快找尋到父親和琥珀。」

消息傳來,在南大陸和西大陸的交界處發現了憐父親的蹤跡,最後的線索中斷與此,可以百分之百斷定,憐的父親已經進入了西大陸!當夏海將這個消息告知的時候,憐的整顆心狠狠懸了起來!父親進入了西大陸,這讓憐始料未及,她原以為父親會直接進入東大陸,卻沒想到他又遊走回去,隨後進入了西大陸!

想到西大陸的特殊性,憐心中更是緊急萬分,自己晚出發一天,父親就面臨著多一分危險,而琥珀到底在西大陸的幾率又有多大?

「可是我……」傑斯還想說什麼,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你就別去了,要不留在這裡,要不就回東大陸去。」加里奧走進來,掃了一眼傑斯,傑斯臉頰一紅,「你難道不跟著去嗎!跟屁蟲!」


加里奧冷冷一笑,「不知道誰才是跟屁蟲啊,大少爺?」

憐無奈,加里奧轉過身,將幾瓶藥劑交給憐,「我知道你的實力已經不需要我再跟著你,所以我選擇留下,但是這些你必須帶著。」


憐點點頭,接過加里奧的藥劑,加里奧的製藥水平極高,能夠得到他親手製造的藥劑也算是自己的榮幸,雖然她是聖殿魔導實力,但若是遇到強敵,她自然也要小心。未知的世界,你永遠是最渺小的存在。

「你不去了?」傑斯聽到加里奧的回答很吃驚,加里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以為這是去旅行?你到底知不知道要面對什麼?再說大少爺……憑你目前的實力,你能幫到憐什麼?」

「我的實力有增長!」傑斯紅了憐,加里奧不屑一笑,「青銅級別的戰士而已。」

「你……!」傑斯被激怒,加里奧也意識到自己說的有些過分,憐忍不住開口,「傑斯,加里奧並沒有任何瞧不起的意思,加里奧也是擔心你的安全,我這一次不打算和任何人一起,若是你執意跟隨,我很困擾。」

傑斯站在這裡,忽然覺得有些難為情,「是我自作多情了,我的確幫不到你什麼,我最沒用!我這就回去,不給你們添任何麻煩!」傑斯轉身跑了出去,加里奧忍不住嘆氣,「這貴族少爺的氣質還是無法擺脫,你不用管他,這小子若是真能回到東大陸去,我可要對他刮目相看了。」

「加里奧,若是他真的要回去……」

「放心,我和夏海會確保他安全到達東大陸,你走你的,一切順利。」加里奧說的雲淡風輕,就好似每天的再見一樣輕鬆,就好似這根本就不是一場別離,「對了,西大陸若是有什麼不錯的藥材,記得幫我留心下!」

「一定會的。」憐笑了,加里奧呵呵一笑,擺擺手,「那我走了,回見。」

「好,回見。」

加里奧離開,憐原本想著和夏海和安妮告別一下,只是沒想到看到一副很為賞心悅目的畫面,她都有些不忍打擾,夏海靠坐在窗邊的躺椅上,安妮趴在他的膝蓋上天天睡去,小姑娘的嘴角洋溢著很為甜蜜的笑容,夏海的視線看向窗外,在沉思著什麼。

憐默默離開,安妮很喜歡黏著夏海,每次見到他小姑娘都會不由自主的臉紅,這是憐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表情,屬於少女獨有的嬌羞閃爍在那雙漂亮的眼睛里,安妮現如今也已經十幾歲了,小姑娘的感情或許已經萌芽,若是夏海的話……也不錯。

憐邁出這個豪華的宅邸時,忍不住回頭看著,這裡有著她最甜蜜也最痛苦的回憶,這裡曾經住著讓她最愛也是最恨的人,這裡有著太多屬於奧拉。卡特的回憶和情緒,從今天起,她也許能放下這一切,將這過往的記憶就如此刻般,拋在身後,轉身離開。

憐嘴角帶笑,轉身離開,一抹陽光打在她耀眼無比的金髮之上,那抹金光如初升的太陽耀眼,刺的有些讓人睜不開雙眼,少女大步向前,沒有任何遲疑,也不需要有任何遲疑。

別了,卡特一族。別了,奧拉。卡特的所有、所有。

一輛馬車緩緩駛離北大陸的帝都,駛離這個發生著翻天覆地的中心城市,駛離了屬於卡特一族輝煌的記憶時代,駛離了曾經喧鬧不已的家族勢力頂峰。

夏海的眼神一直望向窗外,看著自帝都大門離開的那輛樸素馬車,那輛他早已經為她準備好離開的馬車。夏海的嘴角露出淡淡笑意,我心愛的姑娘,上帝會保佑你,實現你所有的願望,因為我願付出所有。

原本正在熟睡的安妮悄悄睜開雙眼,眼光掃到夏海嘴角的那抹笑容,小嘴不禁苦澀的笑了,隨後合上雙眼,她知道的,他的目光始終都不曾落到她的身上,他的目光追隨的只有一人。

馬車經過一段時間的奔波順利來到北大陸和西大陸的交界處,憐自馬車下來,車夫不由得開口,「你要去西大陸?」

憐點頭,車夫忍不住開口,「西大陸那邊太亂,不過還好這邊過去是人類的地域,從南大陸那邊過去的才慘,那邊可是龍族的地盤!」

憐的黑眸陡然沉下,父親正是自南大陸而行,龍族領地么……父親的安危現如今又是怎樣,她不能再等了!

「你可以在這裡稍微等一下,結伴走才是明智的,小姑娘。」車夫好心提醒一句,憐笑笑,剛要拒絕車夫已經好心的招呼起來,「你看!那邊就有人要去北大陸,哎!你們等一等啊!」

正欲往前走的幾人聽到喊聲停下,車夫連忙開口,「小姑娘,你也一起……嗯?人呢?」

憐的身影此刻已經走入兩片大陸的交接地帶,這裡一片祥和,畢竟這裡是唯一人類和人類生活區域的交界區域,其他大陸在交界處都有著異族生活的領地,人類想要跨越為求安全只能繞邊而行。

憐原本想要直接進行空間傳送,以她如今的附魔能力,尤其是在製造空間傳送陣方面,小光的幫助讓她強行提升,想要跨越這片交界地帶,已經不是問題了!

「那車夫有毛病吧,瞎喊什麼!」十分不滿的聲音,憐警覺的側目,在製造空間傳送陣之時,要保證周圍的空間不能有任何異動,顯然此刻是不行了。

幾個人影有男有女的走出來,年齡都有些年長,看上去皆有三十好幾的歲數,憐剛想要遠離,卻不想已經有人發現了她,「那位金髮的小姑娘,你也是要去西大陸嗎?」 章節名:章一到底誰可怕?

憐不想理會,這一次西大陸之行她不想與任何人同行,憐本想裝作沒有聽到腳步快速往前行去,怎料這幾人似乎不想就這樣讓憐走掉,已經有一個男人沖了上來直接將憐攔下,「小姑娘,同行的話不如一起走如何?你一個人要穿過這裡還是很危險的。」

「不用,我喜歡獨行。」憐淡淡開口,越過他繼續往前走,怎料這個男人根本不想放棄,閃身一繞再次將憐攔下,「年輕人就是脾氣暴躁了點,這地帶雖然是人類和人類的地域連接處,但也生活了不少魔獸甚至也有少數異族出沒,小姑娘,就算你的實力再強,也還沒有到達聖殿級別吧?」

憐呵呵一笑,眼神掃了一眼,他的幾個同伴也已經走了過來,兩男兩女走過來之後見到憐,幾人都是友善的開口,「小姑娘,和我們一起吧,你也好有個伴。」

憐沒有說話,這群人如此誠摯相邀必有古怪!幾人見憐沒有說話,繼續開口道,「我們可不是什麼壞人,我們是為教廷辦事的,只不過沒有穿制服罷了,你看,這是我們的衣服。」

憐看去,說話人手上拿著的正是裁決所的制服,憐挑眉,裁決所的人?

「你們去西大陸做什麼?」憐隨口問了句,幾人都是呵呵一笑,「小姑娘,這就不能告訴你了,我們是不想看你暴露在危險之中,才來邀請你,如果你執意不肯的話,我們不勉強。」說話的人看上去十分和藹,憐揚起嘴角,「謝謝你們的好意,那我就……」

幾人見憐這麼說,都是笑呵呵點點頭,「我就不打擾了,再見。」憐說完轉身離去,留下這幾個人愣在原地!憐離開之後,這幾個人的神情不由得陰沉下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