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也太簡單了吧?”

想當初,吳雲在無憂峯將自己打敗的時候,吳雲可不止那些戰力,而今,吳雲的修爲提高了,難道戰力反而倒退了?

被攔腰斬斷的吳雲眼神淡漠,沒有半點痛楚,只是這般淡淡地看着前方,看着這個將自己攔腰斬斷的人。

吳雲的身影顫抖幾下以後,漸漸變得虛幻,最後完全消失……

這……是一道殘影……

在吳雲的殘影消失之後,那紅色的暮靄並沒有消失,而是向後撲去,向後面那個憑空出現的手持一把黑色長劍的白色身影。

不知爲何,紅色的霧氣從血色長劍擴散出來以後,血色長劍的紅色劍身竟然變成了黑色。

通體漆黑的劍身透露着詭異,在月光下竟如同一個張牙舞爪的魔鬼。原本有些血腥之氣的血色長劍,血腥之氣完全消失,而是在此刻出現了一種專屬於黑暗的神祕。

紅色的霧氣又一次將吳雲籠罩在其中,裏裏外外透露着詭異,這讓吳雲那瀟灑的身影多了幾分殘忍。

瞬間移動過後的吳雲,似乎已經恢復了神智,眼中的渙散迷茫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冰冷……

……

趙高和武憶邪都很是詫異地看着吳雲身上出現的這些變化,想不明白吳云爲什麼會這般。

而這種情況,從古至今,從未聽說過有什麼功法會讓修煉者變得如此詭異。

書院的桃花源中。

書院所有的先生被院長召集於此,似乎是要商量一些事情,據說是因爲這次招生考試的一個考生。

只不過,商量到一半,那個彥老師就提前離去,臨走時丟下一句話:“院長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而後拍拍屁股走人。

討論還在繼續,衆人爭辯的,無非就是錄不錄取吳雲這個話題。

不過,支持錄取吳雲的人,卻是不多,也就孫寒和山羊鬍子爲爲首的十幾人。


而持反對意見的,卻是以李直爲首的足足有三四十人。

而子車卻是一臉嚴肅地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發,不知道在想什麼。

如此一來,若是沒有其他變故的話,吳雲能夠進入書院的可能性幾乎爲零,根本沒戲。因爲書院爭辯到最後,如果不能協商一致的話,那邊只有一個選擇:投票決定。

少數服從多數。

只不過,這畢竟是最後一步,萬般無奈之下才選擇的。因爲這樣的話總不能做到盡善盡美,如果可以,大家卻是不願用這個以人數取勝的辦法。

……

“什麼?這種辱罵師長,顛倒是非,混淆視聽的人你們居然要錄取?”李直激動地說道。

“這種人,若是收了進來,那是會丟書院的臉的……”

“若是將他收入書院,那將書院的名譽可就毀於一旦了,書院會讓此子給玷污的!”

孫寒眉頭皺起,似乎有點看不慣李直這般貶低吳雲擡高書院,說道,“書院秉承有教無類的原則,讓吳雲進入書院,不是正好應了先師建立書院的本心嗎?”

“那是對於值得教導的學生而言,而此子,卻是一坨爛泥,你如何將其扶上牆?”李直一方的人立刻反駁道。

“有些事情,你沒試過,你憑什麼說你知道?”孫寒有點生氣了,事情的發展他從頭看到尾,事實上也不能說是吳雲一個人的錯。

論對錯,李直也有責任,他不應該這般刁難吳雲。這件事山羊鬍子看在眼裏,所以他纔會站在孫寒一邊替吳雲說話。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連一個改正的機會都不給,當初你的老師是怎麼教導你的?”

……

一時間,桃花源吵吵鬧鬧,打破了原有的寧靜。宅子外的桃樹上的桃花突然顫抖起來,似乎是被這些人的吵鬧聲給驚到了。

院長一直坐首位上,靜靜地看着分成兩派激烈爭辯的書院先生,面容平靜。

其實,收不收吳雲,在他的心中早已有數。因爲吳雲的身份特殊,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那個人的弟子流落在外,若是能夠將吳雲吸收進書院,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可是,書院一向講究道理,眼前上反對的人居多,院長也不好來硬的。

突然,院長臉色一正,喃喃道:“出事兒了……”

而後,院長霍然站起,在虛空中留下道道殘影揚長而去,留下正在激烈辯論的書院先生們。等到他們回過神的時候,院長已經不見了。

西城外,兩人的戰鬥卻是已經開始。


吳雲憑藉着在天梯上領悟到的空間之道和本身對人王斬龍劍上的劍意同王平一戰成平手。

吳雲有的是空間之道和劍意,而王平一卻是以經驗爲優勢,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不過,若是長久這般拖延下去,吳雲定會逐漸落入下風並最終走向失敗。

吳雲雖然修煉了紫薇大周天星雲經,體內的靈力雖然精純澎湃,但是畢竟比不上王平一修煉數十年的功法。靈力不夠深厚。

冥王劍法已被吳雲一劍斬去,此時吳雲已經無法繼續使出冥王劍法,不爲別的,就連冥王劍法這種高級功法都有一種詭異氣息,這讓吳雲不得不立馬斬了他……

西城門上,三更半夜沒有人把守,周圍一片被明夜籠罩在如積水一般的月光下,閒得格外寧靜。

這時,西城門上突然出現一個身形,一個看起來有些老的男人。此刻,他正一臉的期待和激動。

還有……

一絲疑問。

“他的這把劍好熟悉……!”

“有點意思……”子車的聲音突然在一旁響起,這讓人更有點吃不消了……

而此時此刻,吳雲內心響起驚濤駭浪。

“噬魂劍法!”

ps:今天有事,就2章了,表介意哈! “噬魂劍法!”

吳雲的眉心深處,識海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身影。他既不是心魔,也不是吳雲,他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侵入吳雲識海的外來人。

這個人渾身上下都是紅色的。衣服是紅色的,鞋子是紅色的,就連頭髮也是紅色。渾身上下都瀰漫着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修長的體型給人一種挺拔堅韌的感覺。

更引人注目的,是他手中的那把血紅得似乎有鮮血滴下來一般的長劍,,赫然是吳雲一直用的那把。只不過血色長劍在他手中比在吳雲手中更鮮豔奪目。

吳雲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突然來到自己的識海深處,他依稀記得,自己正與王平一戰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可是,沒想到在剎那失神之後,他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識海中。

看了一眼正躺在遠處正在恢復尚未清醒過來的心魔,見到他沒事,吳雲稍微鬆了一口氣。

不過,吳雲一臉凝重地看向眼前的這個負劍而立的紅色身影,看着隨時注意他的動向。

紅衣人緩緩舉起手中的血色長劍,身體開始動了起來,在將金色的識海攪的浪花翻滾,風起雲涌。

“噬魂劍法第一式——噬魂戮世!”

紅衣人冷冷地說出這句話後,身體猛地轉動起來,劍隨身舞,殺氣騰騰,似乎要將世間所有的人都滅殺一般。

無窮無盡的殺戮,似乎要將世上所有人都拉入地獄,永入輪迴。

而後,紅衣人的動作又隨之一變,劍勢峯迴路轉,劍意逐漸凝實,原先四處分散的劍氣開始合一。

“噬魂劍法第二式——噬魂斬神!”

……

“噬魂劍法第三式——噬魂滅仙!”

……

“噬魂劍法第三式——噬魂誅魔!”

……

“噬魂劍法第五式——噬魂逆天!”

……

隨着“逆天”二字出口,縱然是身處於識海之內,但是卻也在外界掀起一陣狂風,將遮住月亮的烏雲吹散,讓月光更明媚起來。

可是,風雖大,但還是吹不散圍在吳雲周圍的紅色暮靄,這些紅色的霧氣似乎天生就與吳雲連在一起吧。

城牆上的院長皺了皺眉,似乎不清楚吳雲身上爲什麼會出現如此多的變故。

“這小子,跟孟軻當年一樣,本事倒是不大,祕密倒是一大堆,說也說不完,惹麻煩的本事更是一流。”子車在一旁說道。

院長說道:“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師必有其徒。否則的話,依照他的性子,又怎麼會收吳云爲徒。只不過我怎麼老覺得哪裏不對勁,細細想來卻找不出哪裏不對。”

子車有點不耐煩道:“都當上院長了,你什麼時候能夠改改你那糾結的性子?”

“……”

城外,吳雲的雙眼在那一剎那失神之後又馬上恢復神采,眼睛清澈,沒有半點雜質。

識海中發生的一切在現實中卻是一剎那的時間,所以吳雲也不過是在那一瞬間失神而已。

實際上,吳雲並不是主動恢復意識的,而是被紅衣人的那最後一式掀起的紅色龍捲風捲了出來。

可是,王平一可不知道其中發生的那麼多事,而是一劍朝吳雲刺來。

“一劍定天下!”

自從上次在無憂峯被吳雲擊敗以後,王平一回到天璣峯主發了瘋地修煉,在加上成爲真傳弟子以後優厚的資源,王平一進境倒是飛快。

而今,王平一手中寶劍揮舞,攜帶者令人心悸的寒芒,誓要一雪前恥,將吳雲斬於劍下。

見王平一來勢洶洶,殺氣騰騰,來不及多想,吳雲下意識地使出那個紅衣人在識海中中的“噬魂劍法”。

環繞在吳雲周圍的紅色霧氣,終於不在死死地圍着吳雲,而是隨着吳雲手中的黑色長劍飛舞,凝聚成一把吧紅色的飛劍。

劍舞長空,蒼穹泣血,天地色變。

今晚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月亮並不是那麼圓,只不過,這並不影響月亮的皎潔與明媚。

天空中,皎潔明亮的月光突然被一團紅色的雲所籠罩,而後漸漸被這團不知來源的雲侵蝕,最後完全化爲一輪有缺的血月!


血月當空!

見到天空的月亮出現了這樣的變化,西城門上的院長和子車當即色變,立刻想到了那個夫子曾留下的一句話。

“爸爸,你看天上的月亮怎麼了?”一個孩童正在和父親在大街上漫步,擡頭看見天上的血月,問他的父親道。

孩童的父親順着兒子的手指看去,卻看見天上的月亮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紅色,似乎是被鮮血染紅了一般,令人不寒而慄。

孩童的父親臉立刻變得蒼白,沒有回答兒子的話,而是喃喃自語道:“出現了……出現了……傳說是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