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也正常,五系通法回歸沒多久,就算神腦有替換新曆練珠的計劃也不可能這麼快執行,人類文明功績堂的戰士眾多,那是驚人的數量,只是製作都不知道需要多久。

五系通法回歸前五系領導星哪裡會讓這種歷練珠應用?

「人類!別妄想對我施陰謀詭計!本神王絕不會上當!」

「呵呵……相反,是有事相求。」許問峰面含微笑,在易之女王詫異的注視下,反問道「人類文明五系通法回歸對種族而言的確是好事,可是,強者做出的貢獻跟得到的回報,怎麼平衡?」

「哼!人類就是如此自私!」易之女王毫不掩飾不屑和嘲諷的態度。「你們擁有夢幻真神遺留的神腦那種強大不可思議的力量,卻當作累贅!」

「神腦固然強大,但分配並不妥當。你們花園精靈族的神王掌握強大的權力,有權支配大量的金錢,物資,法器,人力。可是我們人類的強者能支配什麼?沒有——我們能做的就是在神腦的五系通法面前各司所職,誰都沒有權力支配別人,沒有權力支配薪酬以外的任何金錢,物資。你說,這樣的狀態下,弱者和強者除了薪酬有差別,還有什麼區別?強者的優越感何在?強者付出更多,貢獻更多的價值何在?」

這類話易之女王聽到過太多,這也是路上天選擇背叛的原因,她意識到許問峰要說什麼。

「你想投靠我們偉大的花園精靈族?」

「沒錯,帶著你們渴望得到的魚形武器!所以,是我想請你幫忙引薦——」

……

戰鬥的時間一點點的臨近。

會議廳裡衣水藍抱著恆毅,埋首他懷裡沉沉熟睡了四個時辰。

恆毅算計著時間,閉目養神的等待作戰的開始。

眼看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衣水藍睡眼惺忪的醒了過來,她萌獃獃狀揉了揉眼睛,眨巴著眼睛盯著恆毅看了半晌好像才從迷糊狀態記起自己身處何處。

「嗯?我有沒有睡過頭呀?」

「沒有,時間剛好。」

「嗯嗯,那我們出發吧?」

「你也去?」恆毅頗覺詫異。

「嗯呢,戰鬥的時候我想跟你一起。」

再次去見花園精靈族的軍神王應該還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衣水藍跟他一起戰鬥?

恆毅只是想想都覺得擔心!

他是什麼戰鬥風格?一起作戰的白問神,金天使,黑月,一個個都是習慣兇險惡戰的人,哪裡能分身保護她?

「太危險了,你還是……」

「吾——」衣水藍飛快搖頭,笑著,態度卻很堅決。「不會呢,我會保護自己的呀,恆毅很前呢,跟你一起作戰一定比什麼都安全。」

想到剛才許問峰安排戰鬥分配的時候衣水藍睡著,恆毅真忍不住疑心當時衣水藍既是睏乏,也是有意迴避被許問峰安排戰鬥位置,卻又不好追問。

「真的很危險。」

「真的不用擔心我的,雖然我的修為是不強,可是要相信我也有本事能夠在危險中生存呀!可不要忘記了哦,我在宇宙生存好幾百年了呢,不是都靠幸運呀。」衣水藍充滿自信的話讓恆毅不由啞然失笑。

是啊,衣水藍比他年長的多,八百多歲了,在宇宙中經歷過多少風險呢?

根本無從預料,即使每一次危險憑藉的都是幸運,那這種幸運也可以稱之為無敵了。

何況衣水藍不是沒有生存能力的人,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會多少種強大的法術絕技,何況還有傳說中的神話魔幻音,憑那一點就足以確保她能在亂陣具備很強的生存能力,說不定比他們的生存能力還更高。

「那好吧。」恆毅不再勸阻,他覺得自己不知覺間把衣水藍想的太弱,過於擔憂和保護。

實際上她不可能是個弱者,或許他更該擔心自己能不能在大戰中活下來更妥當。

三色的戰神守護光芒覆蓋了恆毅身體,在戰神守護力量提升的真氣精純度下,恆毅直接開啟時空傳送術——

穿過時空通道,恆毅和衣水藍再次出現在大聯盟超戰區軍團中央的定位陣。


這一次,花園精靈族的大軍再沒有用幻術隱藏自身的蹤跡。

周圍密密麻麻的戰士,全都精神抖擻的等待作戰,當恆毅出現的時候,他們那種凝聚已久的昂揚戰意,如火焰般迅猛騰升!

「未來的十二色騎神王果然是信人!」紅甲的軍神王駕龍前飛,語氣里透出壓抑不住的一絲興奮。

希拉星系,宇宙中唯一擁有奇特聖能量的地方,靈魂一體法器,星器的主要盛產地。

宇宙中多少大種族都渴望據為己有,可是一千多年來,辛德文明一直穩穩據守,在暗影族無數次的瘋狂、持續的攻擊下仍然屹立不倒。

大聯盟一直垂涎三尺,可是根本沒有機會進攻。

沒有希拉星系軍用定位陣的信息,靠飛?

在辛德文明神腦的監察陣邊緣就會被發現,而那時候距離陣陣侵入邊緣的任何一顆星球都還要飛趕幾個時辰的路,足夠希拉星系的守軍從容調度迎擊了。(未完待續。。) 進攻的只能靠飛,防守的隨意穿過傳送陣迅速調度集結,那種戰鬥能打贏?

當然不可能,從不計較效率,戰鬥單位源源不絕的暗影族靠這種方式進攻了一千多年都沒能成功,根本沒有對希拉星系造成過足夠大的破壞和威脅性,只是在戰鬥中不停的殺傷守軍而已。

大聯盟當然不會再做這種蠢事,可是,大聯盟非常渴望得到希拉星系!

五系通法的回歸終於帶來機會,讓路上天決定叛變。

有了眼前這場合作,有了路上天泄露希拉星系軍用定位陣的信息,才讓大聯盟得到能夠奪取的天賜良機!

大聯盟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花園精靈族更不可能錯過佔據希拉星系的機會。

所以,恆毅如約回來,是他們翹首以盼的事情。

「作戰的軍用定位陣信息都清楚了?機會只有一次,如果不能成功,辛德文明的神腦一定會修改希拉星系所有定位陣的信息!路上天需要成功,也希望你們別失敗。」恆毅交給軍神王的作戰計劃里的定位陣信息是這場戰鬥的關鍵,但這裡也藏著一個很大的破綻。

軍神王迅速瀏覽后,果然發現了疑問。「為什麼指定是這三百萬顆星球?交給我們的應該是全星系所有星球的軍用定位陣信息!進攻的選擇該由我們決定。」

這是關鍵的破綻,但也是無法彌補的破綻。

如果進攻的星球不可控制,那麼希拉星系的戰鬥力就無法實現埋伏。就成了真正的引狼入室。

能否讓軍神王消除疑惑就是這個計劃的關鍵!

但這一點,恆毅和許問峰早有對策。

恆毅故意冷笑道「軍神王想要決定進攻計劃可以,請自己派人跟路團長商量。不過我看也是多餘。軍神王別忘了,奪取希拉星系後路團長是希拉神王,讓你們決定進攻計劃,合適嗎?」

「路上天不相信我們?」黑甲龍騎十分氣憤,花園精靈族是驕傲的,承諾和信用被質疑,那簡直是種羞辱!

在花園精靈族內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一旦發生,被質疑的人必然用最激烈的方式挽回聲譽。

既然承諾了路上天,偉大的自然王當然不會失信!

可是恆毅的話說的明白。路上天不交所有軍用定位陣信息,不讓他們決定進攻哪裡,就是杜絕他們控制希拉星系。

「路團長的擔心理所當然,當然。希拉星系的事情跟我無關。你們要繼續商量我可以代為傳話,反正我要得到的神王權位跟這場戰鬥關係不大。」恆毅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他投靠的條件不包括奪取希拉星系這個必然條件,那是路上天的事情,有這場戰鬥的成功讓他投靠錦上添花,沒有也無所謂。

只要你們花園精靈族不著急,願意浪費繼續商量準備,錯過立即就能展開的作戰計劃願意慢慢的跟路上天商量。他恆毅更不在乎。


紅甲的軍神王沉默不語……路上天當然會有這種擔心,也當然會這麼干。

可是。這卻讓她感到更不踏實。

短暫的沉默后,紅甲的軍神王突然問了恆毅一句。「那兩個神精靈雇傭兵呢?」

恆毅對此早有準備,但其實他知道自己的借口並不是很完美,原本他該信守諾言的把諾德利亞和諦菈還給西德亞,但那不可能,如果那兩個神精靈帶了過來,什麼後續戰鬥計劃都不用想了。

就在恆毅要回答的時候,抱著他胳膊的衣水藍卻搶先道「死了。」

「什麼?」黑甲龍騎失聲驚呼!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約定的事情狂殺神不但沒有遵守,反而把西德亞的私軍殺了?


衣水藍神色不善的冷冷道「如果你們下次再讓這樣的女人勾引恆毅,我還會把她們殺了!」

這不是約好的事情……

但恆毅卻暗暗鬆了口氣,實在沒有比這更高明的理由了。

一個女人的嫉妒,當然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甚至還讓幾個時辰前他支開天仙子再談女人的要求銜接的那麼合理。

天仙子只要添上一個善妒的標籤,全都順理成章了。

「呵……女人的嫉妒真是可怕的力量!」黑甲騎士的語氣變的輕鬆,帶著感同身受的調侃。

即使在花園精靈族,為了爭奪感情的嫉妒決鬥也屢見不鮮。


兩個神精靈死了,不過是雇傭兵,恆毅將來賠給西德亞一筆合適的錢事情就可以解決,本不是大事。

「原來狂殺神的事情是仙子才能做主。」紅甲龍騎的語氣明顯帶著嘲弄,這本是讓人意想不到的,狂妄的狂殺神原來在女人的問題上得順著天仙子的心意。

恆毅用沉默回應紅甲龍騎的嘲弄,彷彿聽不出弦外之音。

天仙子微笑反問道「女人的事情難道我不能做主么?或者說軍神王將來的丈夫跟別的女人發生點什麼的時候你會在一邊看著祝福?」

「咳!」恆毅一聲輕咳,插話道「正事要緊,時間不多了,儘快給我態度!」

紅甲的軍神王一直就沒有停止思考。

這是讓他們甘冒很大風險的計劃,因為進攻的目標不由他們操控,如果路上天不可靠,毫無疑問他們會落入陷阱;但如果路上天可靠,這場戰鬥的勝利一定會來的很輕鬆很容易。

「既然路團長控制了一切局勢,我們應該可以先派小股精銳戰鬥力試探虛實吧?」思量片刻,軍神王只能想到這種辦法,不可能放棄這場戰鬥,但也不能毫無防備。

「開玩笑?你們通過軍用定位陣出現,辛德文明的軍團會不發動星系干擾符?」恆毅故作詫異,其實早就知道敵人必定會用這種方法選擇兩全。

「我們知道希拉星系的情況,小股戰鬥力如果出現在不多的星球上的非主要傳送陣,又恰好是在路團長的管轄區,那麼是否發動星系干擾符就由人類決定,路上天完全能夠對萊特說情況在控制之中,沒有使用星系干擾符的必要。辛德文明從來尊重人類文明的權力,絕不會反對。」

「多此一舉!隨你們,反正我只負責帶話,但是——如果辛德文明發動星系干擾符,修改所有傳送陣信息導致作戰失敗,責任全在你們。」

「當然!」軍神王對此不以為然,她仔細考慮過,只要路上天真的合作,那麼辛德文明絕對不會發動星系干擾符。

「希拉神殿見。」恆毅帶著天仙子穿過時空之門離去。

紅甲軍神王對黑甲龍騎吩咐道「叫西德亞準備。」

「他去?」黑甲龍騎十分意外,試探作戰很危險,有意外肯定沒法活著回來,沒有意外也會成為進攻的先鋒部隊,承擔的攻擊最多,很難倖存多少戰鬥力。西德亞是年輕一代最傑出的神團長之一,也是西撒族的王族血脈,但畢竟還是眾星之尊一重修為,這種戰鬥本不應該派他。

「西德亞最合適,他仍然不相信狂殺神,絕不會因為貪婪希拉星系的戰功樂觀看待,相反,他會竭盡全力找尋能夠證明人類有詐的證據。」紅甲軍神王的理由讓黑甲龍騎十分欽佩,從這個考慮而言,西德亞的確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

……

「西德亞願意領命!絕不辜負軍神王重託!」得令的西德亞精神抖擻,他本以為會在軍神王心裡留下無能的印象,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種光榮的重要作戰任務!

他不怕危險, 帝王燕:王妃有藥 ,危險意味著責任的重要,意味著榮譽,意味著價值得到肯定的驕傲!

因為沒有人會把危險又重要的戰鬥任務交給無能之輩。

「西德亞神團長!軍神王期待你的表現!」

「是!」

西德亞召集早就整裝待發,做足戰鬥準備的金色龍騎團以及失去諾德利亞和諦菈的兩支精銳傭兵團。

「出發——希拉神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