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些傳承久遠的古老勢力明白「妖魔宮」這幾個字的含義。

三千年前妖魔宮一統魔道,在大6掀起血雨腥風,大6上那些正道聯盟的修者足足被殺了大半,那些年大地流血漂櫓,到處都是死屍,連老天都一直在下血雨。

最後若不是衍皇橫空出世,估計這片大6早已經被妖魔宮完全控制,生靈必定是一片塗炭。

不過,紅陌雨、崖龍、這類各大勢力未來的掌控者,還有不少老不死的臉上卻是鬆了一口氣,因為此前「黎荒」身上那股不帶一絲情感,讓人心生絕望之意、似九幽之主那般的氣機並未出現。

血修羅此刻臉上也帶著一絲奇異之sè的望向光幕。

他血戰無數對於此前那種氣機自然非常熟悉,自笑聲傳出他便感覺到那一絲變化,卻沒有道破。

「這是黎荒本身,不是武之魔。」

終於有人感覺到笑聲的變化。

雖然這聲大笑滿是張狂,但卻給眾人一種死裡逃生的味道,至此,眾人心中此刻卻是終於落下那塊石頭,一個個暗呼幸運。

天刑與騰柄二人此刻也終於放下心來,此前他們被人控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被魔xìng控制的黎荒被封印,心中的滋味自然難受。

光幕內,黎荒笑聲不斷,盡情的泄心中的壓抑、那份憋屈。當然,還有一絲慶幸的味道。


本以為會被武之魔控制自己,成為一個殺人機器,而真正的黎荒將永遠的消失。

當時黎荒心裡有無盡的遺憾,來此是為了得到魔刀以及老魔的傳承來增長實力,從而去查清自己的身世、替自己的雙親向那些所謂正義之士討回血債還有要用一生來照顧的女子,然而最終卻差點連命都搭上。

此刻,他僥倖逃的一命,要盡情的宣洩自己的情緒。

許久。

笑音停止,黎荒幽幽然開口:「我,回來了。」

於此同時,將黎荒包圍還在變淡的血sè光幕咣的一聲碎裂,化作漫天還略顯紅sè的光點,最終消失不見。而黎荒此刻的樣子也完全露在眾人眼前——一身長袍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塊塊碎布,上面的血已經凝固。

裸露出來的皮膚幾乎披上了一層血痂,那是此前從他身上溢出的血珠凝結形成的。一頭黑則因為血液的凝固而結在一起,泛著一絲血sè。

除了雙眸,他現在幾乎是一個從血池裡爬出的人,或者說一個來自地獄的血魔。

看到黎荒這個樣子,眾人不禁感到心中麻。而天刑二人則是迅衝到黎荒面前扶住了他--就在袁暑聽到黎荒的笑聲后便解開他二人的穴脈。

「黎荒,現在怎麼樣?還撐得住么?」

騰柄焦急的問道, 索歡霸愛:杜少的替身情人

「就是流了不少血而已,死不了。以後你們少去幾趟青風閣,多帶我喝些酒就好。」

看到二人無事,黎荒也不想二人擔心,取笑二人道。

他傷的很重,在破開那條鎖鏈時他的肉身被震的巨傷,心神受到的傷更重,現在他只有平時一層不到的功力。 神奇寶貝之傳奇降臨 ,就算武之魔身被鎖住,他也是一個死人。

「嘿嘿,黎荒,等出了這裡,我們大喝七天七夜。」


聽黎荒這麼一說,天刑倒是猥瑣一笑,一點也看不出此前那滿是擔憂的臉sè。

「你這個混蛋。」

騰柄也笑罵。

「恭喜黎兄,想不到竟然會有武之魔身,如今武之魔身被封,他rì黎兄的的修鍊之路必定一路坦蕩。」

崖龍當先打招呼。

他說的也是實話,會有武之魔的武者,一旦能封住它,他的修鍊之路比一帆風順。

他也不提此前出手之事,雖然是迫不得已而為,但一旦說出來多少會讓人心中生出疙瘩。以後也難以有什麼更深的交情,就目前來說,黎荒很有展的潛力。如果能處理好,以後他聖殿就會多出一位絕世高手。

「此前黎兄被武之魔控制,我怕黎兄的兩位朋友會做傻事,不得不出手阻止,不過現在想必也不用擔心了。」


袁暑怪裡怪氣的說道。

他此前已經與黎荒交惡,現在就算上去套交情也只會適得其反。就算黎荒是天才,未來極有可能成為一代高手,但對於他們這樣的勢力來說,天才夭折這樣的事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恭喜黎兄了。」

冰凝霜也上前道喜。

一時間,倒似乎成為黎荒的慶功會,除卻五龍族外的所有人都前來道喜,絲毫沒有一絲尷尬,要知道此前他們可都出手要滅殺了黎荒。對此,除卻少數幾人外,對於其他人黎荒都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應付。

這些人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黎荒朝血修羅輕輕點頭,此前他被心魔所控,只有他沒有動手,當下心中升起結交之意。

如此過了一段時間,黎荒那本僵硬麻痹的身體也逐漸恢復正常,這才感到一陣難受--他的身上可被血痂完全的包裹住。黎荒輕輕一陣,那些血痂也全部脫落,露出黎荒那古銅之sè的皮膚。

「嘿嘿,黎荒,你走光了。」

天刑在yīnyīn笑道,眼睛還偶爾的瞄向某些地方。

「你個混蛋原來是只兔子。」

黎荒臉sè少有的一紅,一把扯碎前者的衣服圍在腰間罵道。

這時黎荒才看清其他人的臉sè,崖龍一臉什麼也沒見到的表情,而紅陌雨則是扭頭與自己族內一位老者小聲說著什麼。

這裡女人很少,但此刻幾乎都如紅陌雨一般行為,而不少男修者則向崖龍一般,只有袁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先說正事,各位,似乎我們真的進了一個局。」

黎荒大聲說道,這句話很成功的緩解了此前那種尷尬的局面,也是眾人最關心的。

「各位,我決定要退出,至於那張地圖木族也知道,你們可與他們一起繼續。」

黎荒說出自己的打算,這次突的狀況讓他差點丟了命,好東西也得有命用才行,他可不想成為貪食而死的鳥。

「黎小兄弟,如果能退回去,我們現在也不會留下來了,退往第一層的路已經封死了。」

有位老人說出了目前的情況。

不經意間,他對黎荒的稱呼也有所改變。

「是的,我看到此前他們都想原路返回,卻是徒勞。」

騰柄說到。

「黎兄,我們各自都有人在前方開路,現在後路是沒有了,只能繼續往下一層走。想必你也知道,在第四層有一條暗河能離開這裡。」

崖龍與紅陌雨冰凝霜等一干相同輩分之人一同走向黎荒。

他們見無法退回原路,便問向木族的木向神,此刻他們的命運都綁在一起。木向神也沒有掩藏,悉數告訴眾人。

「這…」

黎荒心中一緊,難道這個殺局是要將他們悉數殺死么?連後路也被堵死。

「接下來的兩層不知道還會有什麼變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一番思慮,黎荒對眾人說道:「現在是明知山有虎,也不得不上山,也只有這樣大家才可能有一絲活命的機會。崖少殿主,我同意你們的想法,與其在這裡等待未知的死亡,不如繼續拼上一拼。」

說罷,黎荒也不待眾人回應,帶著天刑二人走向大殿內那道木門。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通往下一層的通道打不開?」

魔殿第一層內,六七十人都站在黎荒此前所立之處,一個老者不解。

他是大6上聞名的散修,實力極為強悍,他已經是融芒之境,卻歲月不多,只希望能靠突破來延長壽命。此前就因為走錯石門而浪費不少時間,本以為終於找到正確的路,卻現已經進不去,不禁十分惱怒。

「難不成是你們這些勢力想要獨吞么?」

老人厲聲問道。

「張鶴,你莫要血口噴人,當真以為我們怕了你?」

有幾位長老聽到這樣的話,不禁怒火心生。他們的少主還在裡面,這樣的情況出乎了他們的預料,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對他們那幾方勢力來說是不可估量的損失,他們現在的心情比之前者要更差。

「各位,我聖殿先行告退。」

不待張鶴與那老人爭論,聖殿一方有人向眾人打了聲招呼。

出現這樣的突情況出了他們的預料,必須儘快將這裡的事告訴殿主。

有人帶頭,倒是驚醒了其他人,打了聲招呼便帶人回去,只是留下一兩人在此等待是否會有轉機,餘下十數位化龍境界的散人在那裡暗中思慮。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會有什麼把戲。」

張鶴見此,直接就地打坐調息,看樣子是想在此乾等。

有了張鶴做榜樣,剩下的十數位高手經過一番思慮都留了下來。

無論如何,留下來都不會吃太大虧,這次很有可能是被那些宗門晃點,如果等來他們,自然免不了一場大戰。這可關係到他們的顏面,他們哪個不是在6上有臉有面的人物,如果就這麼回去,那他們以後情何以堪。

而此刻,第二層石殿,滿目瘡痍。

大殿內坑坑窪窪,大大小小的圓坑不計其數,能抵擋百年歲月的石壁此刻也完全塌掉,只有通往下一層的木門此刻還依然完好。

三道身影先後走了進去。三十多人都緊隨其後。他們都沒有了剛來時的心情,現在最大的奢望就是能逃離這裡,哪裡還有心思去想什麼傳承。

這是一個紅sè的石窟,石窟內有著一天岩漿流。周圍則是紅sè的石壁,而在石壁之上刻滿字跡,龍飛鳳舞,氣勢磅礴。石壁下三人正盤坐靜悟。

忽的,一道身影在幾人身後顯化而出,隨後左手輕輕一劃。三人就那麼毫無知覺的輕輕飄向那片岩漿里消失不見,整個過程不過眨眼間,悄無聲息。隨後身影逐漸消失,彷彿一切不曾生過。



「呼。」身子還沒站穩,黎荒便感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這是充滿岩漿的石窟。

在眾人眼前,一條岩漿之流貫穿整個石窟。炎流之中不斷有岩漿像噴泉一般衝天而起,足有數丈之高。而在對面,則是又是一個石窟通道。

眾人不禁看向在他們面前的黎荒與木向神。

此處現在實力最差的莫過於黎荒的兩個兄弟,不到翻海第三重天。他們已經用勁氣將自己的身體護住,儘管如此,他們依舊被烤的滿臉通紅。

而凌風凌雨二人此前被「黎荒」嚇怕了,遠遠的跟在隊伍的後面,他們此刻比騰柄天刑二人也好不了多少。

「諸位,這裡是炎之殿,我們只要淌過這片岩漿之流就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話。」

木向神向眾人解釋。

「這…」

有人心中膽顫,光憑藉那陣陣熱浪就讓那幾位翻海二重天的武者不得不儘力抵抗,若要真的淌過熱浪的來源處岩漿之流,那肯定會被燒成灰。且這條岩漿之流足有百米之寬,憑他們的實力也得連續騰跳個十數次才能過去,但岩漿流里顯然沒有任何提供落腳的地方。

「無妨,你們跟著我便行。 惡魔校草蜜汁愛:萌寵,小青梅 ,我的魔xìng已經被封印,傷害不了你們。」

黎荒淡淡笑道。

此前他曾忽悠幾人,現在是給他們嘗甜頭的時候,同時也是送那所謂北域雙雄兄弟二人喪命的好時機。

聽黎荒這麼一說,那幾人面面相覷而後點了點頭。

「你們先過去,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