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些問題,出發點,都是建立在對他的關心上。

可是,他迎回來的一句,確實這麼毫不留情又十分尖銳的一句。

神鈺在這張椅子里坐了好久,他都沒有再出聲。

「你……」

「好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神鈺突然站了起來,他匆匆丟下這句,甚至都沒有聽清楚,眼前這個弟弟也剛剛開口準備要說話,然後,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霍司爵便在背後蹙眉盯著他。

但一直到最後,他的背影都消失在走廊里了,他也沒有開口叫他,而是漠然地收回目光后,片刻,又打開了那本日記。

那也是一本畫滿了各種人物關係圖的日記本。

只是,和那個人在地下室畫的神家勢力圖不同,這筆記本畫著的,則是神家如羔羊,而四周急等著要分食它的狼群,又到底有哪些? 屋子裡靜悄悄的,落針可聞,

忽然傳來球球喝酸奶的聲音,把幾人拉回了現實。

秦世明此時,心情已經恢復了平靜。

「我把老母親服侍走了以後,我就想回去找我的妻子,可是,我再也找不到那片林子,我再找不到那個洞口,就連當年紮營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我以為這件事,就過去了。我也漸漸地從傷心中走了出來。

後來,十年前的一天,忽然我的家門口被人放了一根木頭,上面綁了一封信。我趕緊打開,上面寫著:十年後,我來取你性命。」

「那字跡,竟然是我妻子身邊的副將的筆跡。他為什麼要取我性命?而且這塊木頭,是我和我夫人的定情之物。」

聶師皺眉:「因為你拋妻棄子,所以被追殺?僅此而已?」

秦世明點點頭:

「沒了!」

甘甜笑了:

「那為何不直接面對來人?或者直接跟他們回去呢?也許還能見到您的妻子和孩子呢!」

秦世明搖搖頭:「我負了她,她身邊的人都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我怎麼敢和他們面對面呢?」

聶師拿起佛珠看了看:

「每個甲子,才有一次時空隧道打開的機會,為什麼你們會這麼隨便地到處亂走呢?到底哪裡出現了問題?」

甘甜點點頭:

「既然您已經回不去了,按理說他們也來不成。他們怎麼能來去自如,而且輕鬆就找到您呢?」

秦世明搖搖頭,表示並不知道。

聶師見他不願多說,緩緩站起來:

「你再想想!我們晚上再聊。我先去見見李三,他回來了。」說完離開了會客室。

甘甜拿起佛珠,掛在秦世明的脖子上:

「您今天一天,不要把它摘下來。我們一直在想辦法,不要過於擔憂。」

……

三樓茶室。

偌大的茶海,冒著熱氣。章弘昱成了斟茶的小童,負責給二位長輩倒茶。

李金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心情舒爽:

「秦世明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了?」

「他不說實話,總是說半句,留半句,總是那麼精明。我怎麼能找到癥結所在?」聶師有些不高興。

他瞎子一個,千里迢迢來救命。

這廝居然不說實話?

真讓人氣悶。

「我有個辦法能讓他說實話,」章弘昱抿嘴笑了笑:

「不如炸他一下,也許能炸出來。」

李金生疑惑:「這麼個歲數了,都是老狐狸了,誰能炸出來?」

章弘昱笑笑:

「秦大師在我媽手底下做事,比較貪財。但是人還算有原則。他有一個寶貝,是一個非常迷你精緻的小茶壺,單手握在手心沒問題。這個寶貝……誰碰也不行,誰碰跟誰急!」

「所以,你可以炸他:秦世明,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個小茶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看看他什麼反應?」

聶師覺得這個方法不錯。他是個立刻行動的人,茶也不喝了,馬上去找秦世明。

此時的秦世明,正在心不在焉地看著孩子們逗狗。

「秦老弟,你過來。」聶師勾了勾手,秦世明趕緊走到他身邊。

「你想明白了嗎?說不說實情?我感覺這個別墅也不安全了,像是有危險!我準備趕緊採取行動。」聶木生故意嚇唬秦世明。

秦世明無奈地說:

「我真的沒有撒謊,我已經把實話說了,她就是因為我的不辭而別,所以派人追殺我,我真的是很無奈!聶兄!」

聶木生忽然高喝一聲:

「你別以為那個小茶壺的事兒我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你說騙就騙?我告訴你,你再不說實話,我馬上啟程回江南,不管你死活!」

秦世明呆若木雞。

「你……你怎麼知道……」

「還不快說!」

……

眾人回到了會客室。

球球去睡覺了,章弘昱在哄孩子。

甘甜坐在椅子上,看著三個沉默的老頭子。

「我偷走了她們家的祖傳寶貝,就是擺在我博古架最上端的小茶壺。那是他們家的至寶。卻被我順走了,所以她不但覺得我是一個感情騙子,還是一個賊……可能是……對我絕望了吧?」

秦世明解釋著。

李金生點點頭,而聶木生卻搖搖頭:

「你還在有所保留,他們追到這個時代來殺你,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秦世明頹廢地低著頭:

「我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什麼了。」

甘甜想了想:

「如果實在沒有頭緒。那就在對方來的時候,跟他們談一下,到底為什麼要取人性命呢?看看能否調解一下。」

聶木生見秦世明什麼也不想說了,只好作罷。

「你今天跟我睡,我盯著你,避免你夢遊。」

幾人從電梯上樓,然後各自回房休息。

聶木生走在前面,正想說話。忽然發現身後沒了腳步聲。他回頭一看,秦世明正在緩緩地往二樓的窗戶走去,他正試圖拉開窗戶跳下去。

「喂!你幹什麼?」他發覺不妙趕緊跑過去,咬破舌尖對著秦世明就是一口:

「噗!」

秦世明頓時有些清醒了。

「怎麼了怎麼了?關燈睡覺啊!」

聶木生猛拍他的天靈蓋:「回來!」

秦世明這次徹底清醒,「嗚嗚」地哭起來。

「他們來了,來了啊……怎麼辦呢?我控制不住我的腿啊……」

這時,住在舟寶房間的小白狗跑到走廊里,對著秦世明瘋狂地叫起來:

「汪汪汪!」

舟寶說:

「我的小狗說,秦爺爺在撒謊。」

秦世明真的很無奈,長嘆一聲:

「我沒有說謊。我已經全部都說了。我沒有覺得我有所保留。如果實在不行,就對我進行催眠吧。」

聶木生忽然有了啟發,拉著秦世明的手回到房間,拿出一張紙符,從廚房裡拿來一枚雞蛋。

然後他在紙符上寫下秦世明的生辰八字,貼在雞蛋上。

雞蛋立著。

開始冒熱氣。

忽然紙符燃燒起來,雞蛋也開始散發著蛋香,雞蛋……熟了!

秦世明見過這個方法,他拿起雞蛋,剝皮,吃進嘴裡。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頭痛欲裂起來。

「疼……我感覺……頭要炸了……」。 說完,她起身迎向魏芳,「路過這裏,正好遇見楊叔,就一起進來喝杯咖啡,阿姨氣色看起來還不錯。」

「嗯嗯,昨晚睡的不錯,就是沒什麼胃口。」

「我去給你盛一份水果沙拉吧。」喻色把魏芳摁到了楊誠的身邊坐下,就親自去為魏芳盛沙拉去了。

魏芳迷糊的看楊誠,「喻色都到家門口了,怎麼不找安安出來消遣,反倒是找上你了?」

「阿芳,喻色知道了你的病況,她會診病,不如,讓她給你看看,好嗎?」楊誠現在腦子裏全都是喻色第一眼看到魏芳后就給出的結論。

「真的嗎?」魏芳自然也是不相信的反問了一句。

「真的,我覺得她會診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