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些眾人心裡都十分清楚,大家心照不宣,也不多管閑事。在這新國王上任,政局依然不太穩的情況下,必須時刻提高jǐng惕,下好自己的籌碼了。

送走了最後一位賓客,此刻已是深夜。

趙炎站在落葉窗邊,靜靜的看著夜空,一股無盡的深邃湧進他的全身。

曾幾何時,趙炎會想到自己也會有這樣一天。他感覺自己越變的無情起來,為了戰爭、為了利益,他已經不再在乎犧牲、不再在乎流血、不再在乎殺戮、不再在乎帶上虛偽的面具、不再在乎……

「戰爭使人變的瘋狂,歷代的君王又有誰不是這樣呢?」趙炎如此安慰著自己。

趙炎心一緊,一道流星自天邊劃過。

他暗想,阿大此刻應該和查克斯聯繫上了吧?他們,恐怕已經到前往洛梅達克的路上了。

轉眼間,就快一年了……

和愛櫻莎的婚期,馬上就要來臨了。

(欣賞更多章節,請登6。。請大家在支持作者,支持正版的同時,能為5.12地震事件盡一點力,獻一份愛心。國家是大家的,世界也是大家的,我們每一個家人都需要關懷。)

三天很快便過去,曉卿蓮這才不舍的和梅因希里分開,為第二天的大典做準備。

前夜,他終於肯召見了任何人。當然,第一個自然是趙炎。

在隔音效果極好的王宮客房中,曉卿蓮的咆哮聲依然讓石牆微微顫。

曉卿蓮不知哪來的勇氣,雙眼紅通通的瞪著趙炎。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事先不和我商量!」

趙炎平視著曉卿蓮,雙目一刻也不曾離開他。他心理清楚,在曉卿蓮當上國王后這第一次的談話極為關鍵。

「如果不這樣做,我現在能稱呼你為陛下嗎?」

「可是……」曉卿蓮抓了抓後腦勺,道:「他是我的父親啊!儘管他長期以來服用庫庫提思的毒藥,但畢竟還是你那一粒毒藥要了他的命啊!」

趙炎道:「老國王不死,新國王就不會誕生,洛丹和庫庫提思就有反擊的機會。。到那個時候,你要當上國王的機會就將少掉很多。我很欣賞陛下的善良,但這不是你應該具備的品質。」

「還有……」趙炎又道:「當我開始稱呼你為陛下后,陛下的脾氣也長了不少,看來陛下二字也不是那麼好叫的啊!」

一股冰寒刺激著曉卿蓮的背後,他聲音本能的低了一些。原本他是想給趙炎來個下馬威,但沒想到還是被他給逼了回去。


他嘆了口氣,道:「事情已經生了我還好說什麼,只是我這心裡……哎!好了,不說了,丞相,您為我的事也的確辛苦了,我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等稍微安定了一些,你的雕像將會在洛梅達克的任何一個城鎮豎立。你的功勛,將會過洛梅達克以往的任何偉人。」

趙炎微微閉眼,沒有作答。

曉卿蓮從辦公桌後走出來,突然道:「丞相,你還想要什麼?以我現在的地位,除了國家以外,什麼都能滿足你。」

我真的不是禍害啊 ,道:「陛下,你這是什麼意思?」

曉卿蓮突然淡淡一笑,道:「丞相,你是我見過天底下最聰明的,以我的智慧根本無法與你相比較。。我雖然已經成為了國王,但國家內外都掌握在你和洛希的手中,我需要你們的幫助,讓我在磨練中逐漸成為一名成熟的君王。」

「陛下想給我賞賜,讓我留下來一直幫助你嗎?」

「不是我想,而是你一定會留下來。」

趙炎雙手負后,淡道:「陛下,你知道,我是一個喜愛雲遊的大魔法師,此次來相助你也屬於機緣巧合……」

曉卿蓮打斷趙炎的話,焦急的說道:「丞相!你很聰明,但你卻把我看得太愚蠢了!也許……也許你是一個喜愛雲遊的大魔法師,在遊歷四方的同時尋找刺激的遊戲。但現在,這場遊戲對於我來說也許結束了,我也勝利了,但對於你來說,他恐怕還遠遠沒有結束,或者說,你還沒有玩夠!」

趙炎全身微微一震,突然較有興趣的看著曉卿蓮,心道:「年輕人就是衝動啊!」

趙炎淡道:「何以見得?」

曉卿蓮繼續道:「如果不是如此,你為什麼要答應和哆絲玲娜的婚事?為什麼一向冷傲的你會善待那些巴結你的大臣?為什麼……為什麼要把弒兄弟殺重臣的罪過推到我的身上?」

趙炎這下真的蒙了,他瞳孔微微一擴,彷彿眼前這個人他從來不認識一般。。

曉卿蓮淡淡一笑,道:「丞相,不要驚訝,我能考慮到這些都是你教我的。那本書真的很不錯,他讓我看見了人xìng的yīn險。」

只是短短几天,曉卿蓮彷彿成長了幾歲。

趙炎整理著幾乎被打亂的思緒,曉卿蓮的質問出乎他的意料。

頓了一下,曉卿蓮又道:「所以,丞相,我希望你不要隱瞞。把你想得到的告訴我,我想我能滿足你的。你是個聰明的人,厲害的人。如果我自知沒有足夠的資本能夠吸引你來為我效力,我不會試圖玩火**。」

趙炎突然微微一笑,這是他第一次對著曉卿蓮笑,「陛下,你的聰慧讓我驚訝。」

曉卿蓮不語,等待著趙炎的回答。

趙炎突然轉過身,向門邊走了幾步,突然驀然停住,道:「陛下,我不是一個忠誠的人,因為我並不是屬於哪個國家。但我是一個忠誠的遊戲者,一個遊戲者,對你是不會有威脅的。遊戲玩膩了,他自然就消失了。」

趙炎推開門,向黑夜中走去。

曉卿蓮緩緩的走到門前,扶在門邊,望著趙炎離開的方向,心道:「你是個危險的遊戲者,我知道書上記載的那套鳥盡弓藏的方法並不適合你。。但我如此的向你坦白,真的就能有效嗎?」

……

新國王的繼任大典,很順利的完成了。

在眾大臣的齊心合力,萬民的呼聲之中,曉卿蓮.艾廉森正式的成為這個王國的主人。

這位年輕的國王,頓時成為了許許多多張嘴討論的對象。

新聞的傳播度是令人難以想像的,當洛梅達克的周邊勢力,耶羅爾和凡布文知道這件事後,頓時明白了那位和新國王一同上任的炎丞相是何人了。他們不禁對趙炎佩服的五體投地起來。

曉卿蓮成為國王之後,立馬向洛希下達了命令,將洛丹和庫庫提思處死了。

公正無私的洛希大人很「榮幸」的接受了這個命令,而趙炎也趁機大大的提拔了奧丁洛克一番。這其中貓膩自然是讓人費解,但他們也沒那個心思和膽量去揣測王國最當紅的倆個大臣的心思。

繼任大典結束后,最熱鬧的事情便是丞相與公主的婚事了。

曉卿蓮繼位后的第一件大喜事,這對於整個洛梅達克來說都是意義非凡的。在這件事上,趙炎沒有表任何看法,任由曉卿蓮和相關大臣們安排,他只是乖乖的做他的新郎。

頗於政治需要,這還是趙炎第一次結婚。

當然,第二次很快就會來到,等北方的戰火撲滅,他便會和他真正心愛的女人出雙入對。

忙騰了一夜,他和哆絲玲娜終於安靜下來,倆人回到了寢宮。但洛梅達克的夜並不寧靜,整個丞相府和王宮歌舞昇平。

趙炎和哆絲玲娜四目相對,這個女子很漂亮,很典雅很細緻。但和愛櫻莎比起來,那絕不是能放在同一個檔次的。就是娜曼姿的相貌,也遠遠壓過了她。但在她的臉上,卻找不出一絲瑕疵。

她是一朵永遠綻放的花,無時無刻都是那樣的耐看。

趙炎打破了這個不尋常的氣氛,道:「哆絲玲娜,你愛我嗎?」

哆絲玲娜搖搖頭,道:「不愛,只是有點喜歡。」

她的直接讓趙炎有些驚訝,「那你為什麼不拒絕國王?」

「他的話就是命令,何況,這還是他最後的命令。」哆絲玲娜的眼神有些惆悵。

「可是面對一個不愛的人,這對於你們女人而言難道不是種痛苦嗎?」

哆絲玲娜突然微微一笑,道:「身為公主,政治婚姻本就如此,我能遇上一個我還有點喜歡的人我已經很滿足了。」

趙炎也露出微笑,道:「但如果我告訴你,我還有幾個女人,有幾個我心愛的女人呢?」

哆絲玲娜平靜如水,道:「我說了,我們只是政治婚姻,並不是兩情相悅。你能得到你需要的,我也能得到我需要的,這就夠了。正如你們男人往往面對一個漂亮的女人,只需要她的**,並不在乎能否得到她們的心一樣。從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便知道,真正的愛情對於我來說,是永遠不會存在的可笑玩意。」

趙炎再一次被哆絲玲娜震驚了,初識這個公主的時候,她是那樣的活潑,她那樣的外向,在和丘陵巨人嬉鬧的時候也是那樣的天真無邪。但此刻,她卻又完全是另外一個人,彷彿什麼事在她眼裡都微不足道,現在的她,卻又冷靜的可怕。


趙炎想起曉卿蓮說過,他這個妹妹是看不透的。仔細回想,趙炎這才親身有這種感觸。

趙炎道:「那你跟著我,需要得到什麼呢?」

「權勢,地位,威嚴!」哆絲玲娜眼中泛起一道銳利的金光。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清晨的第一縷光芒撫摸翠綠的草地,整個大地頓時被點燃了。


趙炎從舒適寬敞的大床上爬了起來,身邊的哆絲玲娜還在酣睡。昨夜的激戰,幾乎讓他筋疲力盡。他從沒有想到過,哆絲玲娜居然是如此厲害的一個女子。

睡前,在趙炎詫異的目光下,哆絲玲娜脫掉了身上的大衣,她那白皙如玉般的肌膚頓時完全展現在趙炎的面前。除了這件大衣,裡面居然什麼都沒穿。

趙炎還來不及準備,便被她騎在了身上。

緊接著,她那狂野的xìng情表露的淋漓盡致。她脫除趙炎身上的任何絲掛,用她所有能辦到的方式為趙炎服侍起來。

在哆絲玲娜的攻勢下,趙炎被她弄的**高漲。趙炎並沒有猶豫,在名義上,哆絲玲娜是他的第一個老婆,他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事情的繼續展。

趙炎道:「哆絲玲娜,你想清楚了嗎?」


哆絲玲娜柔嫩的縴手在趙炎的身體上溫柔的遊走,道:「當然,我已經是你的妻子了。」

趙炎換了個姿勢,讓自己舒服一些,道:「你就這麼相信我?」

「我相信,你能帶給我我所想要的一切。我看的出來,你並不是一個安分的人。。」

「哆絲玲娜,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難道懷疑我有異心嗎?」

「不不……你是一位喜愛雲遊的大魔法師,本來就心無定所的人,又何來異心這一說呢?」

哆絲玲娜嬌嫩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屋。趙炎突然打了個冷顫,他突然間覺得整個世界變了一般。原本那些單純愚蠢的人們就如那冰冷的雕塑,突然之間,這些雕塑蘇醒了,他們獲得了智慧,也擁有了**。

曉卿蓮、洛希、甚至是哆絲玲娜,在虛偽的外衣之下,他們都猶如是一條緊緊盯著趙炎的毒蛇啊!

這是趙炎第一次在洛梅達克,感到了一陣驚慌。

哆絲玲娜似乎感覺到趙炎的變化,低聲道:「老公,不要慌。我是你的人,我永遠都只會站在你這一邊的。」

趙炎明顯感覺到背後有冷汗冒出,道:「一直我還在納悶,現在我總算明白了。」

「明白什麼?」哆絲玲娜好奇的問道。

「明白那天在王宮比試的時候,你為什麼幫我說看見智慧羽毛了。當時的我清楚,以公主的脾xìng,是不會和那些大臣一般愚昧的。。」

「呵呵……」哆絲玲娜突然嘻笑,道:「那是因為我知道我未來的老公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的神秘之處,恐怕不單單隻是如此呢!」

趙炎驚道:「那個時候,你又怎麼知道我會是你的老公呢?」

哆絲玲娜的臉上,掠過一絲嫵媚的笑容。

「哎呀,我差點都忘記了,在父王xìng命垂危的時候,我急忙告訴她我中意的人選呢!」哆絲玲娜那起床邊的毛巾,湊進臉sè極為難看的趙炎,道:「哎呀老公,你怎麼全身都是汗?好像一直都是我在動吧……」

想到這裡,趙炎不禁又在哆絲玲娜的臉上望了一眼。

這是個多麼厲害的女人吶!

「老公,你醒了?」

不知何時,哆絲玲娜睜大眼睛,朝趙炎望去。

趙炎朝窗外看了一眼,道:「天亮了,我該起來了。」

哆絲玲娜突然爬到趙炎的身上,將嘴湊到趙炎的嘴角,將他按趴了下去。

「哆絲,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