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人頭蜘蛛也好,妖妃也好,她們就是不肯屈服的聖山妖靈,但過了那麼久,聖城還是不肯放過她們。

也許是意識到人頭蜘蛛快要死了,所以才放任她不管。而妖妃卻是不同,她不僅健康,而是本領高強,於是成爲了捕捉的目標,並最終擄回了聖城。

一切的罪魁禍首很可能就是那個邪惡的魔人,想搭救妖妃,就不可避免的要與那魔人爲敵。

這樣做,的確十分冒險,但卻勢在必行。因爲人頭蜘蛛口中所說的聖母,很可能就是女媧娘娘。

至於這所謂的聖石,它最開始應該就是聖石,只是在被魔邪之氣污染之後,所以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這或許就是爲何裏面明明蘊含着極強的靈氣,而無法直接吸收的緣故。

爲何童言會有這樣的推測呢?其實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也是從神魔遺蹟來到的這裏。既然他能進來,別的人或魔爲什麼就不能呢?

但以上也僅僅只是他的推測,他也並不能完全的確定。想解開一切,或許只有見到那個邪惡魔人,才能得到答案。

童言沉默了好一會兒,接着忽然問道:“你認識幽姬嗎?”

此言一出,人頭蜘蛛立刻瞪大了雙眼,滿是不敢相信的道:“你知道她?她還好嗎?”

童言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不好!實不相瞞,我之所以向你打探聖城的事情,就是想去聖城救她。她對我有恩,幫過我很多次。就在前段時間,她被聖城的人抓走了。我想,她應該就被囚禁在那兒吧!”

人頭蜘蛛聽此,有些痛苦的道:“幽姬是我最好的姐妹,沒想到她竟然也被抓回去了。五年前,她逃出聖山,還曾到我這兒跟我告別。她說過,她要去一個四季分明的地方,她要如同人類一樣,過上幸福的生活。可沒想到……沒想到……那些畜生,爲什麼就不肯放過她?”

童言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她,她一定會過上她想要的生活。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明天一早,我們就會出發。這些錢,就留給你的女兒了。你是個善良的母親,你的女兒會得到聖母的庇佑的。再見!”

放下錢袋,童言轉身就要離開。

人頭蜘蛛見此,突然喊道:“你等等,既然你是去救幽姬的。我想,這東西你可能會用得上!”

童言聽此,立刻回過頭來,接着就看到人頭蜘蛛努力的挪開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在她的身下竟然藏着一個盒子。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擡腿上前。等他將盒子打開之後,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盒子裏裝的是什麼呢?下章再說! 看着盒子裏的東西,童言真的驚喜異常。 只見這盒中放着的竟然是一柄金色的小劍,此劍只有一根手指那麼大,而且沒有劍柄只有劍身。

這樣的小劍,童言當然知道是什麼。而更加讓他興奮的是,這小劍加入了大量的庚金,如此一來,也就意味着它的威力將更加強大。

這是一柄飛劍,一柄很多人都夢寐以求的飛劍。

人頭蜘蛛見童言一臉驚喜,隨即微微笑道:“看來你果然知道這是什麼,喜歡嗎?”

童言趕忙點頭道:“喜歡,真是太謝謝你了。可是……可是你能告訴我,你是在哪兒得到它的嗎?”

人頭蜘蛛神祕一笑道:“偷來的!從聖城那惡賊的暗室裏偷的。那惡賊似乎有些忌憚這東西,所以被我偷出來了,他也沒有察覺。你既然知道它是什麼,想必也知道如何運用。希望你能用它救出幽姬,如此也不妄我跟她姐妹一場了!”

童言重重的點頭道:“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出她的。再次謝謝你!”

人頭蜘蛛輕嗯了一聲,然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說了這麼多的話,她有些累了。

童言沒有繼續打擾,立刻帶着夜鶯她們走了出去。

剛剛來到門口,夜鶯便不解的問道:“她給你的是什麼啊?不就是一柄小劍嗎?你怎麼會高興成這樣?”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道:“不用多久,你就可以知道它的威力了。好了,我們該找個地方休息下了。等明天一早,咱們就向聖山進發!”

在小鎮內走了好一會兒工夫,終於是發現了一個基本快要倒閉的客棧。當童言他們把馬繫到客棧前面的木柱上,小店的老闆這才意識到,原來有客人到了。

“幾位客官,沒想到你們竟會在我們這樣的小鎮上留宿。店內有兩個房間,應該夠你們住的了。”

童言打量了一番這個笑臉迎人的店老闆,微微笑道:“好,那就住在你這兒了。幫我們喂下馬,然後準備一些吃的。”

“好嘞,客官快快請進!”

童言他們幾人剛剛進入小店,老闆娘就熱情的招呼上來。

這小店很少有客人來,所以裏面也就擺了兩張桌子,不過桌子擦的倒也還算乾淨。

“幾位客官,一路辛苦了。快點兒坐下吧,我等會兒就把爐子搬來,好讓你們暖和暖和。”

童言聽此,點頭笑道:“多麻煩你了,對了,最好再給我們來一壺熱水。”

“好好,那你們稍等一下!”

幾人這邊剛剛坐下,藏在童言揹包裏的萬鬼之厄就有些不安分了。它把腦袋探出來,四下看了看,竟打算從裏面爬出來。

童言一看,趕忙伸手拍了一下它的小腦瓜。

“給我老實點兒,等會有吃的,我不會忘了你的。你長這樣,嚇到別人怎麼辦?”

萬鬼之厄聽此,吐了吐舌頭,這才縮回了包內。

飯菜倒是沒有那麼快做好,不過老闆娘卻提來了一個火爐,和一壺熱茶。

放下火爐和熱茶後,老闆娘趕忙又拿來了碗筷。

“幾位客官,你們先喝點兒熱水,我去後廚幫忙做飯。”

童言向她點了點頭,然後充當起服務生的角色,爲在座的幾個大美人兒各自倒了一碗水。

夜鶯一邊喝着熱水,一邊開口問道:“殿下,你說那個大蜘蛛真的就是妖精嗎?那她是不是很厲害?”

童言不知道夜鶯爲什麼會問這個問題,但還是耐心的回答道:“正常來說,她應該比人厲害。但是你也看到了,她很快就將不久於人世了。所以你不用害怕!”

“不,我不是害怕。我的意思是,連她那麼厲害的都要從聖山裏逃出來。咱們進入聖山,是不是很可能沒法活着出來?”

童言聽此,有些愧疚的道:“夜鶯,對不起。我其實不應該讓你跟我一起冒險的。要不這樣吧,你明天和這五個妹妹都留在這兒。我自己進聖山,如果真的沒法活着出來。你們就離開這裏。好嗎?”

夜鶯一聽童言是誤會了自己,趕忙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是我想在臨死前,可以成爲你的妻子……”說到最後,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整個人都快縮到桌子下面去了。

幾個巫女一看,不由得掩口笑了起來。

但童言卻有一絲不忍,成爲他的妻子,這可能是夜鶯最後的心願了。夜鶯想在臨死前不留遺憾,她是抱着死都要跟童言在一起的心態。正是這樣的情緒,讓童言有些難受。

爲了自己,讓她們跟着冒險,他實在有些過意不去。但都走到這兒,恐怕他就算想甩開她們,也沒有可能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平平安安的帶她們進去,然後平平安安的送她們出來。雖然這很難,但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

童言當然沒有答應夜鶯,但是他也沒有拒絕。他覺得這個時候需要給夜鶯希望,所以他可能沒法完成。

“等我們從裏面活着出來,我就滿足你一個願望!”

夜鶯一聽此言,立刻把頭擡了起來。“真的嗎?那你可不能反悔,你們替我作證哦。”

五個巫女笑着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又過了一會兒工夫,店老闆終於把飯菜做好了。幾人的確餓了,好幾盤菜,一掃而光。

吃飽之後,童言給了店老闆幾個飛龍石,便由他帶着衆人去休息了。

兩間房,自然是她們女孩兒住一屋,童言自己住一屋。但是夜鶯非要跟童言在一屋,無可奈何之下,童言只能答應了下來。

客房裏的火爐點着之後,童言這纔將萬鬼之厄從背囊裏放了出來,並給它幾個類似饅頭的東西。

萬鬼之厄有了吃的東西,立刻蹲在火爐旁大口的吃了起來。

至於夜鶯,她知道明天可能會遇到危險,所以十分自覺的繼續鑽研起她的魂珠,並時不時的操縱一下水變成各種形狀。

童言在椅子上坐下,伸手將人頭蜘蛛贈送的飛劍拿了出來,並仔仔細細的觀看了起來。

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飛劍的一側,他竟然看到了一個刻着十分小的篆體字。這個字不是別的,竟然是一個“吳”字!

這真的只是一個巧合?還是說,這飛劍與他頗有淵源? 童言陷入了沉思之中,聖城的那個魔人很可能是從神魔遺蹟進入的這裏。 另外,時間點正好是一千年前。

而在一千年前的神魔之戰中,參與大戰的就有吳家先祖吳不凡。這樣想來,這柄刻着“吳”字的飛劍會不會是天行者吳不凡的法器呢?

人頭蜘蛛還說過,那個統治聖城的魔人似乎很忌憚這柄飛劍。搞不好,就是吳不凡將飛劍打入了這魔人的體內,被魔人一併帶到了滅境。

這種推測並非沒有可能,因爲童言從不相信巧合。

回頭來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其實也很有意思。吳家先祖吳不凡沒有殺掉這魔人,現在吳家後人童言來了,並得到了這柄飛劍的傳承。也許正在預示着,童言將用這柄飛劍去完成吳不凡沒有完成的事情。

可是連吳不凡都沒能殺掉這個魔人,童言難道就可以嗎?凡事無絕對,事在人爲。也許真的可以,也說不定。

童言沒有再想這些,而是將真氣注入到飛劍之中。但可惜的是,以他現在體內真氣的量,根本就不足以催動飛劍。

他本來預計明天進山,似乎得向後推遲兩天了。正好在這裏可以買到不少的聖石,童言決定,在進山之前閉關修煉幾天。

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能夠催動飛劍,對他能否在聖山之中獲得生存能力極其重要。畢竟到目前爲止,他只有這一件真正意義上的法器。

至於他的軟劍,還有三王子射中他的那個庚金箭矢,都只能用來對付人或者一些猛獸,但對上了妖魔之流,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好不容易纔得到了這麼一件寶貝,他豈能眼睜睜的將它冷落呢?

修煉,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修煉!

下定決心後,童言當即向夜鶯說道:“夜鶯,我決定晚幾天再進山,你去通知下那幾個丫頭,讓她們安心休息吧,等什麼時候出發,我會再通知她們。”

夜鶯聽此,立刻歡呼的道:“好嘞,我這就去!”

進入聖山就等於要去冒險,又不是冒險家,誰願意那麼快的進山呢。能推遲幾天,夜鶯她們幾個小丫頭自然開心不已。

等夜鶯剛剛返回房間,童言便開始了修煉。夜鶯很自覺的坐到了他的旁邊,因爲夜鶯知道,自己要無時無刻的護着他,不能讓他出任何危險。

修煉,無休止的修煉,整整七天,童言都一直在修煉之中。

吸光了一塊聖石的極陰之氣,他便開始吸收第二塊、第三塊。整個小鎮的聖石几乎都被他一個人給買光了,他的修爲不僅正在精進着,小鎮的人們也爲賺到了不菲的收入而高興。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了第九天,終於童言停止了。

他爲什麼要停止了呢?在他的面前明明還有好幾塊聖石可以用啊?

其實並非是他不想繼續修煉,而是修爲達到了瓶頸,他必須突破瓶頸,才能進入下一境界。但讓他有些不能理解的是,他在人間修煉並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但是在這滅境反而出現了。

在一番思索之後,他忽然明白了過來。在人間之時,他的體內蘊含的是吳家的最強血脈。而在這兒,他只是靈魂進入了皇子趙睿的體內。而這趙睿的身體資質是根本無法和童言自己的身體相比的,正是因爲這個原因,他纔會遇到瓶頸。

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練武奇才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很高的境界,而平庸之輩究其一生也無法達到的原因。

這個瓶頸,童言是一定要突破的。因爲只要突破瓶頸,他的修爲將會大幅度的提升,而體內的真氣也將變得更加濃郁。

可是突破瓶頸,需要機緣,遇不到機緣,一生都無法突破。

幸運的是,正在童言頗爲懊惱之刻,機緣竟自己送上門來了。

幾頭不知死活的猛獸,竟然從聖山之中竄了出來,並直接衝入了平靜安寧的靠山鎮。

靠山鎮的民兵當即吹響了緊急的號角,所有鎮上的居民立刻關好門窗,一同祈禱着這些吃人的猛獸快些離開。

坐在房間裏閉目養神的童言自然也聽到了,但他卻顯得十分平靜。

可是夜鶯卻坐不住了,她猛地站起身來,直接向童言問道:“殿下,這是什麼聲音啊?是不是鎮上要過節了?”

童言聽此,慢慢的睜開雙眼,接着微微笑道:“這號聲不是進攻的,就是防禦的。我猜,可能是小鎮遇到了什麼麻煩吧!”

他這邊剛剛說完,店老闆就敲響了門。

“幾位客官,聖山的野獸跑到鎮子裏來了,你們可千萬別出門啊。那些野獸不僅個頭兒大,還吃人。多小心點兒吧!”

夜鶯一聽次,立刻摩拳擦掌的道:“我是堂堂的五品魂官,我要去保護小鎮。殿下,你去不去?”

聽夜鶯這麼說,他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五品魂官?誰給你封的?野獸那麼危險,我勸你還是老實待着吧。那些沒腦子的東西,找不到獵物,自己就會跑開的,犯不着跟那些畜生較勁。”

夜鶯撇了撇嘴道:“人家只是想試試我的水箭,看能不能射穿那些野獸的腦袋。既然你不讓我去,那就算了吧。”

看着她一臉失望的樣子,童言輕嘆一聲道:“唉……真是拿你沒辦法,既然你想去,那咱們就偷偷的去吧。萬鬼之厄,你也得跟着。如果遇到了危險,你就變大,之後瞎跑那些野獸。明白嗎?”

正在烤火的萬鬼之厄聽此,打了一個哈欠道:“知道啦,老大你可真願意陪她瞎折騰。該不會你看上她了吧?”

夜鶯一聽,臉上當即浮上了兩朵緋紅。

童言白了萬鬼之厄一眼,隨即向夜鶯道:“走吧,我們從這兒出去!說着,他指了指緊閉的窗戶。

夜鶯嘿嘿一笑道:“好,咱們去匡扶正義,爲民除害!走嘍!”

童言看着她單純天真的笑容,只是無奈的笑了笑。

下一刻,童言和夜鶯已經帶着萬鬼之厄來到了小鎮的大街上。

看着幾頭紅色的惡獸從遠處狂奔而來,他突然有點兒後悔。這哪裏是什麼野獸,明明就是嗜殺成性的魔獸!

還未等童言抽出軟劍,沒想到夜鶯的手中竟然已經用水凝聚出了一把天藍色的長弓。

長弓拉滿,猛地一鬆,幾隻水箭立刻“嗖嗖嗖”的射了出去…… 童言當然知道夜鶯對水之力的掌握已經越發嫺熟,只是他沒想到的是,竟然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現在就看看這些射出的水箭威力如何了,希望別隻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幾支水箭離弦之後,如同幾道天藍色的光芒一般,眨眼之間便靠近了那迎面狂奔而來的幾頭魔獸。

魔獸的智力比野獸還是不如,野獸至少知道怕,可是魔獸呢?不到死,估計都不會老實。

現在幾支水箭雖然迎面射來,但這幾頭魔獸半點兒躲閃的意思沒有,竟然就這樣用爪子或腦袋頂了過去。

只聽到“啪啪”幾聲響,水箭雖然射中了魔獸,但很可惜的是,並沒能對這幾頭魔獸造成半點傷害。

夜鶯見此,不免有些失落。“殿下,我的水箭怎麼一點兒威力都沒有啊。是不是因爲我的領悟能力太弱了?我真是沒用,真是沒用!”

童言聽此,搖了搖頭道:“並不是你的水箭威力弱,而是這些魔物的防禦強。萬鬼之厄,你還在猶豫什麼?想辦法嚇退它們!”

那些魔獸越來越近,童言這才發現它們的身上有一層類似岩石的外殼。一般跟石頭有關的異獸,普遍是皮糙肉厚、鋼筋鐵骨,甭說夜鶯的水箭,恐怕就算是尋常的法器,都無法對它們造成太大的傷害。

他必須得承認,對於此次貿然出門迎戰野獸之舉,實在有些失算。如果萬鬼之厄無法嚇退這些魔獸,他和夜鶯恐怕都會有生命危險。

萬鬼之厄仰頭髮出一聲嘶吼,接着用力的晃動身體,隨着它的晃動,它的體積也變得越來越大,最後又重新變成了那個足有四五米之高的黑色龐然大物。

跟萬鬼之厄相比,面前的四頭魔獸個頭要小的多,就好像一頭猛虎在與四隻狼對峙一般。

一隻狼或許不敢與老虎爲敵,但如果是一羣狼,它們就是無所畏懼的。這四頭魔獸在一起,就如同一個小型的狼羣一般,即使萬鬼之厄個頭龐大,可它們還是敢與萬鬼之厄這樣的“猛虎”較量。

萬鬼之厄瞪着唯一的一隻大眼睛,露出鋒利的獠牙,向着面前的四頭魔獸猛地發出一聲怒吼。

四頭魔獸被萬鬼之厄的吼聲所震,當即向後退了幾步。可沒想到的是,它們之所以後退,竟然是爲了助跑,以最強的衝擊力向萬鬼之厄發動猛攻。

“嗷……”隨着四頭魔獸紛紛吼叫,它們頓時快速狂奔起來,幾乎瞬息之間便高高躍起,一同撲向了萬鬼之厄。

萬鬼之厄是鬼獸之王,骨子裏有一種王者風範,一看四頭魔獸撲來,它又豈會避讓。只看它前肢向上一躥,揮起利爪便拍向了這四頭魔獸。

魔獸個頭小,動作迅猛,萬鬼之厄個頭大,動作稍慢,但勝在力氣足。

這場異獸與魔獸之間的較量就這樣拉開了帷幕,究竟誰會獲得最後的勝利,還真的不太好說。

夜鶯盯着萬鬼之厄與四頭魔獸惡戰,小聲的向童言問道:“殿下,小黑球能不能打過它們啊?”小黑球是她給萬鬼之厄起的小名,萬鬼之厄當然不肯接受,可她卻經常這麼稱呼它。

童言聽此,眉頭微皺道:“現在還不清楚,也許過會兒就能看出來了。夜鶯,你先回客棧吧。我留在這裏就可以了,如果萬鬼之厄真的打不過它們,我也好及時讓它逃。”

夜鶯一聽,立刻拒絕道:“不行,你自己留在這兒太危險了。我能凝聚水盾,可以保護你!”

童言微微笑道:“我知道你能保護我,但我更希望你保護好自己。聽話,回去,好嗎?”

他的聲音雖然溫柔,但卻稍稍流露出一點兒不容反抗的情緒。

夜鶯猶豫了一會兒,終於點頭道:“那你一定要答應我,如果有危險,可不能逞能,一定要快點兒回來。記住了嗎?”

童言笑着點頭道:“放心吧,我還沒有進聖山呢,又豈會把命扔在這兒?這幾頭沒腦的畜生傷害不了我。走吧!”

夜鶯答應了一聲,突然踮起腳尖在童言的臉上親了一下,這纔有些害羞的向着客棧的方向跑去。

童言伸手摸了摸被親的臉,有些恍惚。他不自覺的想到了譚鈺,也想起了高倩。但現在不是該分神的時候,這四頭魔獸不太好對付,必須專心致志,傾盡全力。

他伸手從腰間掛着的布袋裏取出火符,想試試這些魔獸會不會怕火。一般野獸是怕火的,可就不知道這些魔獸是否還保留着野獸的本能了。

手捏四張火符,他立刻高聲念道:“詭符詭符,聽我號令,火燒四方物,滅卻八方神,急急如律令,敕!”敕字一出,他手中的火符立刻泛起赤色火光,火光剛現,他便大手一揮直接打了出去。

事實上,詭門的詭符都是黑色的。可是在這滅境,連黃色的符紙都是童言好不容易纔找到的,更甭提黑色的符紙了。但是這些低階的道符,威力都相差無幾。至於顏色,無外乎就是身份的象徵罷了。

童言將手中的火符打出,瞬間化爲四顆火球,火球呼嘯而去,毫不客氣的打在了四頭魔獸的身上。

但讓他頗感無奈的是,四顆火球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這四頭魔獸似乎壓根兒就沒有在意似的,仍舊兇猛的跟萬鬼之厄纏鬥一起。

童言暗暗的罵了一聲,隨即又取出了一個金色的箭頭。這個箭頭就是從三王子曾射中他的箭矢上掰下來的,因爲是用庚金打造,所以童言才小心的收了起來。

這些魔獸皮糙肉厚,用庚金箭頭來對付,應該最有效。可惜他只有這麼一個,早知如此,他應該多問三王子要一些用庚金打造的兵器了。

他手捏箭頭,目光緊緊的盯着前方的戰局。他需要一個時機,需要一個目標。庚金箭頭打出去就收不回來了,所以他必須讓它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