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傢伙太淡定了,即使殺人案和他無關,利用催眠術詐騙的事實是鐵定成立的,可是他沒有半點驚慌的神色。

蘇紫萱突然趴在自己的辦公桌前一動不動了。

「喂!午睡還不到時間吧?」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萱一動不動。

樂天奇怪的走過去看了看,一股隱約的臭味從蘇紫萱的身上飄出來,樂天嗅了嗅鼻子,面色微變。

他馬上扶起蘇紫萱,發現這個女人面色慘白。

「靠!女人就是麻煩!」樂天嘟囔了一句。

他馬上抱起蘇紫萱快步的走出了她的辦公室,樂天往蘇紫萱的宿舍里衝過去,一路上不少的警察都看到了這奇怪的一幕。

「什麼情況?」有好事的問了一句。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旁邊的同事說道。

說是這麼說,可是沒人傻乎乎的去看,那可是蘇隊!

這要是有什麼流言蜚語傳出來,他們的工作量至少能增加一倍。

樂天一腳踢開蘇紫萱宿舍的門,將蘇紫萱放到了床上,毫不猶豫的撕扯蘇紫萱的衣服。

韓妮妮急匆匆的從宿舍門口跑了過去,依稀發現了什麼,她又退了回來,看了看在蘇紫萱宿舍的兩個奇怪的傢伙。

「要不要幫忙?」韓妮妮看著樂天。

「要!」樂天點點頭。

韓妮妮驚訝的挑了挑眉,難道一個蘇隊還伺候不了你?你有這麼強的能力嗎?以她對男人的了解,一百萬個男人裡面也不會出現一個可以同時滿足兩個女人的牲口!

她極度懷疑的走了進去,順手關上了房門,心裡居然還有點小激動……

「你幹嘛?」樂天看著韓妮妮。

「啊?不是你讓我進來的?」韓妮妮看著樂天。

「我說你關門幹嘛?」

樂天費了不小的勁把蘇紫萱的外衣脫掉,這女人的衣服脫起來就是麻煩。

「關門……有什麼不對的嗎?這種事開著門有點太大膽了吧?」韓妮妮吸了口氣。

光天化日之下……

想想就覺得刺激!

「大什麼膽?你想多了吧……」樂天似笑非笑的哼了一聲。

他又脫下了蘇紫萱的褲子,只留下了內衣。

樂天仔細的看了看蘇紫萱的身體,唔……這妞的身材不錯,皮膚也挺白,不過現在蘇紫萱的背後隱隱泛著一絲烏青。

「你不是要和蘇隊滾床單?」韓妮妮湊了過來。

樂天瞪了她一眼。

「我哪有那閑工夫!再說了……這種好事哪輪得到蘇紫萱?」

韓妮妮差點沒一口口水噴出來,什麼叫這種好事哪能輪得到蘇紫萱?這話說的好像這個男人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幫忙。」樂天說道。

「怎麼幫?脫上面還是下面?」韓妮妮問。

「脫什麼脫?你再說脫我就先把你脫了……按住蘇紫萱!」樂天瞪著韓妮妮。

韓妮妮很不自然的晃了晃身體。

「你要是想脫我……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脫了一次之後不能賴上我!」她嘟嘟囔囔的說道。

「我真是服了!你是哪個鑽出來的傻妞!趕緊按住蘇紫萱,晚了就麻煩了。」樂天被韓妮妮搞得直翻白眼。

這也許就是所謂的一物降一物,韓妮妮這樣的女變態在這個世界上也幾乎是一種無敵的存在。

韓妮妮這才大力的壓住了蘇紫萱的身體。

樂天看到這個女人可能連吃奶的勁都使上了。

「我說……蘇紫萱沒挖你家的祖墳吧?」他疑惑的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莫名其妙的搖搖頭。

「那你特么用這麼大的力氣幹嘛?要把她掐死啊?」樂天瞪著眼珠子。

韓妮妮急忙小了一點力氣。

樂天這才快速的用拳頭在蘇紫萱的背後快速的上下搓動!

「啪!」

蘇紫萱背後的胸衣帶子開了,樂天也沒去理會,韓妮妮看了看樂天,這傢伙還挺能裝正經?

很快蘇紫萱背後就紅了,慢慢的又變紫了,接著甚至有點變得烏紫。

「濕氣怎麼這麼重?」韓妮妮奇怪的問。

她畢竟是學醫的,法醫也是醫!

「那個林雄壯有很大的問題!」樂天沒有解釋,而是沒頭沒腦的說了這麼一句。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不知道下一步該問什麼。

「唔……好痛!不要壓著我!」

蘇紫萱突然醒了,她痛苦的想要掙扎。

「別動!我是樂天……」樂天馬上說道。

蘇紫萱這才不掙扎,她扭過頭看了看身後的樂天,這傢伙還在用拳頭搓自己的後背,蘇紫萱感覺後背像是著了火。

「你在做什麼啊?好痛。」蘇紫萱哼哼道。

「你還說!被人家用陰氣侵入了你的身體都不知道!要不是我發現的早,明天市警局隊長突然猝死的消息就該上頭條了。」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什麼?什麼陰氣?什麼頭條?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蘇紫萱一愣。

她看了看韓妮妮。

「妮妮你快點鬆開我!我痛死了。」

「這可不行,我是受人吩咐辦事,樂天沒說鬆開,我不能松。」韓妮妮果斷的拒絕了。

「你這個傻妞!他是隊長還是我是隊長!」蘇紫萱惱怒。

韓妮妮自動過濾了這句話,以自己在山海市警局的身份和地位,別說蘇紫萱這個隊長了,就是局長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樂天仔細地觀察著蘇紫萱的表現,緩緩地放鬆了力道,蘇紫萱這才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韓妮妮看到樂天示意她離開的眼神,這女人終於學的聰明了一次,悄悄地溜走了。

順帶著還給樂天關上了門。

韓妮妮剛剛走出宿舍,迎面就看到十幾雙眼睛看著自己。

「幹嘛?」她嚇了一跳。

「韓法醫……你剛剛在蘇隊的宿舍里做了什麼?」一個小女警瞪著大眼睛詢問。

「為什麼我們聽到了蘇隊凄慘的叫聲?」另一個也笑著問道。

韓妮妮無語。

「你們是不是嫌工作還不夠忙?蘇隊只是身體不舒服,我給她調理了一下身體!胡思亂想什麼?還不趕緊回去工作!」她眼睛一瞪。

一群人一鬨而散。 “遮天盟……”赤煌眼眸中蘊含着無限的神彩,最終豪氣沖霄的應允道,“好!從今以後,五族聯盟便名爲遮天盟!五族共同進退,資源情報共享,共同度過危難時刻!”

“盟主萬歲!遮天盟萬歲!”

五族人馬激動的熱血沸騰,振臂高呼,呼喊聲直衝雲霄。

最終遮天盟成立,總盟主爲新我至尊赤煌,副盟主則爲北海老龜,如此一來,攻守兼備,老龜沉穩而目光長遠,適合做保守派不至於讓整個聯盟動輒遭受滅頂之災,赤煌則屬於激進派,可以在戰鬥中充分的調動所有人的戰意,無往而不勝,化作銳利的尖刀,攻守齊備之下,無往不利!

而老頑童、秦守、風霓裳等五族族長和至尊,則各自擔任僅次於副盟主的聖王。

有關南嶺所發生的事情,宇智波斑的威名,也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四面八方瘋狂的席捲出去,宇智波一族的威名也是如日中天,口耳相傳於大陸億萬生靈之中,無不是震撼莫名,聽聞之後渾身冰涼,同時伴隨着震驚而崇拜到無以復加的渾身戰慄,天上那一顆突兀出現的大星就是這場戰鬥中最激烈的一場留下來的殘骸!

以一人之力,年僅二十五歲的宇智波一族族長宇智波斑,以摧枯拉朽之勢擊潰烈羽玄、海皇等兩位新晉的皇者,並且與大陸第一人神尊沐秋殤搏殺。而且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在世人面前的三元歸一巔峯狀態,與此人戰鬥竟然還被封印了天元、地元分神,這恐怖的戰績實在是讓人愕然驚歎!

竟然有猛人恐怖如斯。真正的威名統統都是實力一拳一腳打出來的!

值得欣慰的是,秦守看着不斷在上漲的信仰力雖然很緩慢,但是卻永不停息,以恆定的增長率提升着,很快就滿足了兌換七尾和八尾的條件,七尾重明、八尾牛鬼都被兌換出來了,總算有了兩尊強大的尾獸作爲自己的依仗了。至此,十大尾獸都已經兌換成功了。這就意味着,秦守隨時可以成爲十尾的人柱力,變成六道仙人的模式!

但是根據系統的鑑定,兌換出仙人之體第四段。需要的一億信仰力,仙人之體第四段,也就是最巔峯的第四段,並非只是單純的十尾人柱力的六道仙人模式,系統給定的第四段之所以這麼貴,是因爲第四段代表的是‘血繼網羅’+‘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

作爲神樹化身,輝夜擁有永生不死的能力,不論什麼攻擊都無法將她殺死,唯一的手段就是將她封印。

血繼網羅

血繼網羅。是超越血繼界限和血繼淘汰的存在,血繼限界是與生俱來的任意兩種查克拉性質變化組合成新的性質變化,血繼淘汰則是使三種查克拉性質變化組合而成。而血繼網羅。則是集中了風雷水火土陰陽一切查克拉性質,是十尾人柱力或者得到六道力量後的人憑藉求道玉才能展現的一種能力。

血繼網羅集中了所有查克拉性質,並且可以通過液化而改變形態,再變爲固態物質進行攻防或變化武器。能使世間一切忍術無效化,比如毀滅穢土轉生之軀後其無法恢復。但無法使仙術無效化。

即便是六道仙人也做不到這一步,只有具備三大瞳術的大筒木輝夜纔是唯一做到的。比起自己的母親,六道還是差了一大截。這第四段巔峯仙人之體指的就是大筒木輝夜的終極仙人之體,在此之前的六道仙人模式、十尾人柱力模式,只是無限接近,但始終差了一點,無法永生,同樣也有着十尾被剝離的不穩定性,試想,即便是最終成就六道仙人模式的宇智波斑,還是被帶土抽掉了部分查克拉,這種不穩定性再加上非永生不死之身,所以還是沒能列入仙人之體第四段。

這算是個好消息吧,雖然說一億這個天文數字單純的一聽就差點兒讓人暈菜,但並非遙不可及的目標,而且更重要的是,仙人之體第四段就是最終的進化方向了,這可是超越了六道仙人的陽遁巔峯力量,六道仙人模式的仙人之體,也只是一個過渡和跳板!

而且只有進入了六道仙人模式,纔有資格兌換,也就是說,如果秦守手裏沒有十尾的話,那兌換價格就不只是一億信仰力這麼點兒了,這是不斷積累的過程,同樣的,陰遁力量的輪迴眼兌換也是如此的艱難,兌換最終的仙人之眼,九勾玉輪迴眼,也是需要在輪迴眼的基礎上,再加上一億信仰力纔可以兌換!

任重而道遠啊,秦守發現自己明明都有那麼多的信仰力了,但是與最終的目標相比,還是不知道差了多少,始終只能仰望啊!九勾玉輪迴眼、第四段仙人之體,不論得到哪一個,都象徵着仙人降世!真正的神靈出來了都不是自己的對手!

信仰力增長還是太慢了,快點兒再到3000w吧,這樣就能地喚出輪迴眼了,秦守對於力量的不斷提升極爲執着,可以說望穿秋水了,只要能兌換出輪迴眼,那樣的話,秦守就具備擊殺皇者的能力了,現在秦守自己的轉生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真正爆發出來的戰鬥力自己都怕,面對皇者也有一戰的資本,但是魔界的浩劫即將來到,魔皇當初離去是放下的狠話可不能只是單純的聽聽。

當初魔皇可是說了,等一年之後魔界大軍降臨,那麼魔界的十二大魔王出現的時候,每一個可都是代表着魔皇級別的實力,秦守總覺得魔界似乎在醞釀什麼可怕的陰謀,或許一年之後,十二大魔皇級別的聖魔會真的出現!這要是那樣的話,大陸真的能抵抗麼?

爲此,短短的一年時間,秦守拼了老命也要狠狠的撈信仰力和兌換,不斷的提升自己還有曉組織的綜合實力!

咻咻咻!

三道璀璨的炫光破空飛舞,其中兩道遁光傳來的威壓竟然是十聖至尊的階位壓制,頓時讓在場的人紛紛露出警惕之色,但是當他們看清楚來人竟然清一色的紅底火雲服,竟然是曉組織的人!不由得紛紛鬆了口氣,同時暗暗咋舌不已,曉組織底蘊果然雄厚,竟然有着兩位隱藏的十聖至尊啊!

來人赫然是青龍龍淵、白虎喵喵、玉女薇薇安三人。

“如此一來,我們就要暫別了,我們曉組織一行,便應邀前往精靈之森了!”秦守拱手對老龜、赤煌、凌煙薇等人告別。

“鳳仙就拜託你了!”凌煙薇柔聲道。

“我以生命擔保!”秦守鄭重其事的說道。

“終於準備走了麼?真是讓我好等!”

這個時候,一臉高冷倨傲的英俊精靈路易這才施施然的飛來,居高臨下的露出專屬於精靈一族的驕傲,氣質高冷,但是怎麼看都是帶着做作的味道,秦守眼睛最爲犀利,強忍住不笑,洛清則是暗暗震驚,想不到洛姬雅的泡‘妞’技術竟然如此爐火純青,貌似這位男精靈有些淪陷了,這般強憋出來的便祕的高冷模樣是在給洛姬雅看,彰顯出自己的‘男子氣概’……

洛姬雅婷婷款款,顧盼生姿的豐滿身材簡直如同熟透的水蜜桃,就這麼跟在心撲通亂跳幾乎都能聽到悶雷似的聲響的英俊精靈路易身後,與曉組織一同前行,不老實的當然還有另一個人,那就是金小胖,那傢伙臉上已經開滿了菊花,一個勁的往女精靈卡卡的身邊湊,腆着臉就差流口水了,卡卡顯然是涉世未深,只道是金小胖熱情開朗,爲此卡卡非常高興的跟金小胖一同攀談,興致勃勃的模樣洋溢着青春的活力,讓人深深的沉醉其中。

在兩位精靈的帶領下,曉組織一行人,便化作同樣的流光,如劃破長空斜陽的飛火流星,眨眼之間消失在了南嶺地帶,五族的聯盟遮天盟就此成立,赫赫威名以恐怖的速度蔓延遍整片大陸,五族聯盟如日中天,諸多舉棋不定的小族羣紛紛請求加入尋求庇護,遮天盟敞開大門海納百川,勢力急速膨脹起來。 殤知道自己和樺柑之間的差距,他並不會無腦死拼,而是做了周密的計劃。殤在和樺柑鬥了幾個回合后,他已悄然調轉方向,背朝輝所在處。

「異類,納命來。」

殤為了不讓樺柑察覺自己的計劃,就強頂著樺柑的能力,拼勁全力對樺柑發起了攻擊。

樺柑一愣,她見殤要玩命,於是也使上所有力氣,試圖用推力折斷殤的身體,結束這場戰鬥。而樺柑沒想到,她此舉正中殤下懷。

只見殤一個轉身,由背對輝轉而背對樺柑,並藉助推力,蹬地躍起,幾乎在瞬間就趕到了輝的身邊。可由於這推力過強,殤沒能立刻停下來,但他也沒因此亂了陣腳,而是繼續接著這推力一掌將千枚拍飛,順帶卸掉了一部分推力,這才得以止住腳步。

其實,殤這次並沒打算真正攻擊樺柑,他只是想藉助樺柑的推力來到輝身邊。殤能看出,輝的實力不及千枚,輝根本不可能獨自拖住千枚等其他異類。殤也知道,要想讓輝離開這裡,那他就必須出手幫輝。由於方才的戰鬥拉開了殤和輝之間距離,所以殤就想出了這一招,不僅來到了輝身邊,還順帶給輝創造了逃走的時機。

「千枚!」

樺柑沒想到殤會來這一招,當她想收回推力時已經太晚了,殤已經拍飛了千枚。樺柑能看出那一掌之重,這讓她無暇顧及殤的下一步行動,而是趕忙去接千枚,以免讓千枚遭受重摔於地的痛苦。

「輝,別問太多,我們雲端上再見。」

殤這麼對輝說了一句,示意輝先行離開。

而輝也明白殤的意思,他聽殤如此自信,也就什麼都沒說,只是瞥了殤一眼,然後就轉身向來時的方向離去了。輝沒有選擇就此逃離此地,因為他還有一件事沒完成,那就是帶著同為人類的流蘇一同離開。

「輝那傢伙,看來是想讓我多撐一會啊。」

殤看著輝離去的方向,立刻就明白了輝的意思,這讓他苦笑一聲。

與此同時,樺柑也接住了千枚,並將千枚平穩放置在地。千枚在受了殤那一掌后,直接就失去了意識。殤這一掌可以說是拍散了千枚的右側軀體,讓她的身體呈現出可怖而又扭曲的姿態,若不及時治療,千枚必將送命。

不過,殤這一下也徹底激怒了樺柑,她最見不得自己的同伴被人類所傷了。

「醫生!救千枚!」

樺柑吼了隊伍中的醫生一句,然後將推力和引力同時加在殤身上,令殤動彈不得。

「人類,你生性殘暴!我要徹底清除你!」

「若早如此,你同伴也不會受傷了。」

對於樺柑的憤怒,殤只是淡然回應了一句。不過,殤能感覺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比剛才大了不止一倍,如此下去,殤必將被這力量擠碎。而殤應沒有足夠的力氣掙脫樺柑那越來越強的力量了。

而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幾根冰錐拔地而起,刺入樺柑腿內。 樂天也累得夠嗆,剛剛他可是一點力都沒留,汗都出來了。

「感覺怎麼樣了?」他看著蘇紫萱。

「痛的要死你說我能怎麼樣?」蘇紫萱嘟囔著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