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問題,令的屍鬼有點不語而笑,反問道:「你又是何人?」

「看樣子,今天這事,是沒完沒了了。」

「既然知道你今天無路可退,那就按照我所說的,將你的邪惡力量發出來吧,讓我看看,你那邪惡力量到底有多強。」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是你的力量強悍,還是我的力量強。」

逍遙皓天面對著屍鬼,臉上邪惡的笑容。嘴上一說骨魔王就已經出手,一道精神攻擊發出。陰鬼人被控制了。

「手下陰鬼人,拜見大人。」

這老傢伙,居然給逍遙皓天跪了下來,逍遙皓天頓時笑了笑,問道:「你是那個家族的,還有什麼勢力嗎?」

「我在暗中建立起了一支屬於欲魔的勢力。」

「哦!你有勢力在?」

「沒錯,在各城之中,都有我們陰家的勢力,但卻僅存在於地下。」

逍遙皓天這下樂了,有這樣的好處,那對於自己日後的發展就大大有利了。欲魔你就等著吧,到時一定給你一個驚喜。

可逍遙皓天剛想問那些勢力都有些什麼人時,突然,一道人影,從天空中閃過,逍遙皓天眼神一轉,說道:「你先回去,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也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是,手下明白!」

沒想到剛到界神聯盟,成為階下囚,被押送到這洪荒山脈來做礦工並不是件苦差事呀,相反,還撿到了大便宜。

先不說鄭平跟任天行他們兩個,單單是這個陰鬼人,就已經是個頂級的強者了,加上他們陰家無數歲月下來,在暗中所建起來的勢力,雖然逍遙皓天現在還無法去肯定這將是一股怎麼樣的勢力,但既然是無數歲月所累積的,估計也不會小。

為不了讓任何人發現陰鬼人跟自己之間已經達成了一種主僕關係,逍遙皓天叫陰鬼人立馬回去,關於今天晚上的事情,不得跟任何人說起。

「小兄弟,你沒事?」

鄭平絕對不是跟隨逍遙皓天來的,他之所以現在跑過來,應該是有所擔心。

「沒事。」

「剛才到底是什麼人?」

「我也不知道,追到這裡就不見人影了。」

「連你都追不到的人,那估計是個厲害的角色應該又是無雙城派來殺我們的。」

「估計不會那個什麼長老這次吃了虧,他不會再去丟了自己的面子只要我們不亂來,那無雙城的人,就不會再來找我們麻煩了當然,想我們不亂來,那我們呆在這鬼地方也沒什麼意義了。」

鄭平點了點頭,說道:「對了,我剛收到消息,到時,各城的強者,都將聚集這洪荒山脈小兄弟,你打算怎麼做?」

「全部都會來?我看不至於。」

「怎麼說?」


「第一,他們那些人雖然強大,但在無法肯定消息的來源之前,他們就無法判斷消息是真是假而這曼陀羅身在界神聯盟,就算來要絕頂的強者,那也只會是這界神聯盟,另外四個各城又不是傻子,難道他們就不怕這是界神聯盟所設下的一個圈套嗎。」

「你的意思是說,除了界神聯盟外,另外各城,包括我們東城在內,都不會強者傾巢而出了?」

「如果這麼一點事情,就可以讓整個聯盟的強者全部聚集的話,我就把他們那些所謂的強者估計的太高了四個各城,只會來一些普通的強者,真正的強者,不會出現。」

「如果真正的強者不出現,那你搞出這麼一出,有什麼意義嗎?」

逍遙皓天苦笑一聲,說道:「我對那曼陀羅,沒有絲毫的興趣,這次搞出這事,只是為了引幾個人過來罷了」


「幾個人?什麼人?」

「跟我一起來的人」

說到這,鄭平反是對於逍遙皓天的家庭背景來了興趣,問道:「小兄弟,像我們東城的密探,那都是千挑萬選的,每一個密探,都必須要來自一個清白的家庭或者家族以小兄弟的力量跟手段,還有頭腦來說,絕對不可能是來自小門小戶的,不知小兄弟是屬於哪個家族的青年才俊?」

這個問題,逍遙皓天還真不好回答,就算說了,鄭平也不可能會知道,但如果不說,鄭平定會起疑的

「我只不過是久居於深山中的一個隱世家族子弟罷了。」

隱世家族子弟,既然是隱世的,那自然不可能人人都知道,逍遙皓天這樣說,也算是斷了鄭平的問頭。

可沒想到鄭平還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對於我們東城的隱世家族,我也知道一些,可小兄弟姓逍遙,這個隱世家族,我還真沒聽過。」

「小家小戶罷了,你自然沒聽過。」

為了不讓鄭平問下去逍遙皓天道:「整個界神聯盟,最強的人是誰?」

逍遙皓天這個問題問的好,問的鄭平整個人都獃滯住了

「怎麼,你也不知道?」

「最強的?這很難說,每一個各城,都有一個最強的存在,就拿這界神聯盟來說,最強大的人,是界神聯盟學院的長老會會長刑百萬,但此人極少露面,只要在界神聯盟陷入危機時,他才會出現。


鄭平說完深深嘆了口氣,說道:「也不怕小兄弟笑話,其實我這次來到界神聯盟要找的女人,就是刑百萬的關門弟子,也是除葉小倩跟艷陽天兩大絕世強者之外的第一美人,田曉翠。」

逍遙皓天「啊」了一聲,說道:「界神聯盟學院長老會會長的關門弟子,界神聯盟第一強者的關門弟子,我說哥們,你膽子還真是不小呀,身為東城的人,敢跑到界神聯盟來追求這裡第一強者的弟子,看來,你這條路,不好走啊。」

「哈哈,越是有挑戰性的事情我越喜歡。」

「好,既然你要挑戰這一方面,那我就奉陪到底,一定幫你。」

「那就先多謝小兄弟了。」

「客氣。」

男人之間,不需要太多的客套,有的時候,一個眼神,就能表達一切。

整整七天過去了,明天,就是洪荒山脈內那曼陀羅出世的時間,在這七天內,界神聯盟,也發生了點變化,不,不應該說是變化,只能說是發生了點事情。

無雙城,聯盟學院。

馬滕雲魔導師跟左輪魔導師兩個呆在房子里,兩個人的臉色都相當難看,因為這七天下來所發生的事情,讓他們兩個都有點手忙腳亂。

「馬滕雲,你覺得,消息到底是真還是假?」

左輪的身前放著一杯茶,但不管茶有多好,他都沒心情去喝。

馬滕雲比左輪要老謀深算的多,否則,他的地位也不可能比左輪要高一級。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當日突然傳出的消息,如果不是有人故意為之的話,這消息怎能傳的如此之快別忘了,地點,就是我們學院的礦場,既有可能,傳出這消息之人,就是礦場里之人,甚至還有可能是我們學院的人。」

「你的意思是說,在我們學院,或者礦場那邊有內奸?」

「不一定是內奸,也許這個消息,只是以一種偶然的機會傳出去的你想想,如果消息是真的,誰會傻到讓整個聯盟都知道,蚩尤所遺留下來的精血,包涵了無窮的力量,一個人輕易得到,總部比多數人去搶奪要好。」

「那如果消息是假的呢?」

「如果消息是假的,那事情就麻煩大了必定是有人,想要藉此事來做文章,在我們界神聯盟掀起一股腥風血雨。」


「那你希望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個我也不好說,總之,現在各城中,都有強者來到了我們界神聯盟而他們那些人也不是傻子,我能想到的,各城的人同樣想的到,不可能所有的強者全部跑過來,來的,應該只會是一些普通的強者,最多有一個帶隊的而已。」

「現在就在我們無雙城裡,都有各城的人進來,他們甚至是光明正大的進來,一點也不防範我們。」

「自然沒那個必要他們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消息的來源,還以為,消息是直接從我們無雙城傳出去的如果說,我們現在就動他們的話,那就證明消息是假的,我們界神聯盟動他們四個各城的人,也將讓他們四個各城聯合起來,向我們界神聯盟興師問罪所以,他們不但不需要有任何的防範,還會大張旗鼓走到我們的面前,甚至……」

就在這個時候,房子的門響起。

馬滕雲魔導師苦笑一聲,說道:「你信不信,現在,就有人來拜訪我們了。」

「膽子可真不小,我倒想看看,是哪方面的人。」

門打開,一個像是老師的男人說道:「兩位魔導師,外面有人說要拜訪你們二位。」

「請」

不一會的工夫,只見兩個男人進入了房子,這兩個男人的年紀都不是很大,兩個人在進入房子后,面對馬滕雲跟左輪,都非常有禮貌。

「晚輩西城官員,見過馬滕雲跟左輪兩位前輩。」

表面的禮貌,其實,內心深處隱藏著高傲又是自稱晚輩,又自稱官員,兩者之間的差距,也太大了點。

這個男人,是西城的人,但看他這樣子,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角色,他們西城來的,也不會以他為首,真正的帶隊人,是不可能現在跑來拜訪的,派人前來,只不過是探一下界神聯盟學院的虛實罷了,相信連同另外三大學院,也有人去拜訪,無雙城方面,還有人去拜訪

「西城,你們來到我們界神聯盟,我們可以把你們當成客人看待,就算我們之間是敵對的關係,但來著畢竟是客人,身為客人的,當然也要有做客人的樣子。」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第483章怎麼會這樣

馬滕雲說話很是委婉,不會一張口就是一大堆諷刺或者叫囂。

「馬滕雲魔導師果然是名不虛傳我們西城這次來到你們界神聯盟,也沒給你們帶來任何麻煩而我今天前來拜訪的目的,相信馬滕雲魔導師應該清楚?」

「清楚,當然清楚,怎能不清楚。」

左輪說道:「你們想知道些什麼,就儘管問。」

「我們想知道的,應該也是你們剛才在討論的事情關於蚩尤遺留下的精血消息,到底是真還是假?」

不等馬滕雲跟左輪說話,另外一個男人先說道:「兩位,我們這次前來,也不打算從二位的口中得到真實的回答,我們只是想知道,明天的洪荒山脈,會不會有你們界神聯盟學院的人」

這人也直接,明天的洪荒山脈,如果有界神聯盟學院的人,那就說明,這個消息,界神聯盟學院也是剛剛知道的,他們必定會派人跟其他的人一起進入山脈,這樣,他們也沒機會對其他人下手,如果想要對其他人下毒手,他們自己人,就的先死可如果界神聯盟學院的人明天不會進入洪荒山脈,那又說明了什麼,相信就連傻瓜,都應該想的到。

「那你們西城,是希望我們進入洪荒山脈,還是不希望我們進入?」

「說句實話,如果你們不進入洪荒山脈,那消息必定是假的,是你們界神聯盟學院的人傳出的假消息,怎麼說,那洪荒山脈,也是屬於你們界神聯盟學院的礦場。」

「言下之意,如果我們界神聯盟學院不進入洪荒山脈,那你們各城,就有借口聯合在一起,來對付我們界神聯盟了?」

馬滕雲直接反問道。

「沒錯馬滕雲魔導師,不是我們這些身為晚輩的自以為是,而是自古以來,各城之間的關係,你是清楚的很東南西北各城之間,如果不是因為關係到各自利益的關係,相信早就聯合在了一起,同時向你們界神聯盟發動猛攻了。」

「小子,你這話,也太囂張了,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你們兩個是不是不想出去了。」

左輪一動,頓時,在房子外,出現了幾個老師。

兩個西城的人,見到左輪動怒,外面的老師,是一點也不驚慌,相反,還非常放鬆。

「如果我們今天出不了界神聯盟學院,那將會有什麼後果,兩位前輩難道不知道嗎。」

「哈哈……」

馬滕雲大笑一聲,說道:「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呀不錯,現在的年輕人,真不錯好了,我也實話跟你們說,關於這個消息的真假,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明天,我們界神聯盟學院,以及另外三大學院,還有無雙城的人,都會進入洪荒山脈到時是福還是禍,各方勢力,就聽天由命。」


五個各城,都在同一時間得到的消息,反是洪荒山脈這邊的人是最後才得知這件事的最為可笑的是,這次的事件,還偏偏發生在洪荒山脈,但洪荒山脈的第一管理者老陳,卻一直被蒙在鼓裡。

當老陳收到界神聯盟學院那邊的傳令后,整個人都愣住了,界神聯盟學院命老陳這幾天內將所有的礦工全部關押起來,不需要做任何的工作,等這次的事情結束之後,才說其他的另外,老陳還要將他的人馬全部給派出去,在各城的人進入洪荒山脈之前,將消息的來源,以及真實度查清楚.

看看在這洪荒山脈中,是不是真的有蚩尤的一滴精血留下,如果有的話,想盡一切辦法,不犧一切代價,將那個地方給保護好,曼陀羅一但出世,老陳這邊,是最熟習洪荒山脈的,也能第一時間得到曼陀羅可如果消息是假的,在這洪荒山脈中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曼陀羅,什麼蚩尤的精血,那老陳就什麼都不用幹了,只要將礦工看好就行了。

「有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我在這裡工作了近千年,都未聽說過。」

老陳感到很迷惑,這種迷惑如果發生在幾天前,估計他是幾晚都不用睡了可到事情發生的頭一天才收到消息,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